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票儿>之11  

2008-12-09 13:38: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岳成久

岳成久上山当土匪之前,是易县小清河村的私塾先生。科举废了,民国年间的私塾先生,日子就过得清苦,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真不及当代的教师耶,不仅有工资,还有课时费,年底奖金什么的。勤快些的,再搞个家教,编点儿教材辅导书,能时常从学生家长的兜里,掏出点儿散碎银两。日子过得滋润啊。饥肠辘辘之时,眼前金星乱闪,非礼勿动这种圣贤的话儿,大多是脑子还依稀记得住,肚皮就完全记不住喽。有一回,岳成久挨饿不过,就偷吃了东家一块红薯,竟然被东家吊起来乱打了一通,又被送了官,县里判了岳成久一个偷盗罪,关了两个才放出来这财主也真个小气哟!一块红薯至于吗?能值几个子儿啊?。岳成久的自感斯文扫地,颜面丢尽,便在乡里呆不下去了——大凡这路知识分子,那脸皮儿比纸还薄呢,即使别人不讲,他也无地自容想撞墙喽(脑子醒过来,肚皮就在其次了?)。他咬牙跺脚,就投奔了赵振江。

赵振江看岳成久写得一笔好字,就安排他当了师爷。可是赵振江骨子里看不起读书人,虽然给了岳成久一个师爷的位置,并不看重他。除了让他抄抄票价,写写信,基本上也就是一个摆设。赵振江是毛驴脾气,对手下非常粗暴,张嘴骂,动手打,简直成了他的第四顿饭。岳成久没少挨了打骂。开始,岳成久还能忍受,觉得刚上山,赵振江还了解自己对他的一片忠心。久了,就深深地伤害了岳成久的自尊心,觉得自己那点读书人的斯文,都让赵振江骂没了,打没了。岳成久就有了离开赵振江的心思。岳成久刚刚看到票儿言语得体,应该是一个能够成大事儿的人,他就想投靠票儿。是啊,跟着票儿,或许将来能干一番大事业呢。这个赵振江是个什么东西嘛?连自家亲哥哥都不放过的人,能长久共事吗?我们现在可以有把握地猜测,那天夜里,岳成久就是揣着这个心思,来找票儿的。

岳成久气喘吁吁地跑到票儿那里,门外站岗的喽罗以为岳师爷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要见票儿,也不敢阻拦,就放他进去了。岳成久进门就说:“票儿啊,你快跑吧,一会天亮了,赵振江就要杀你了。”

票儿正没事儿人似的,坐在屋子里喝茶呢,刚刚喝多了酒,他口渴得很。他抬头搭了岳成久一眼,“哦”了一声,淡淡地说:“我知道了。岳师爷,你怎么告诉我这件事呢?”说着话,他端起杯子,若无其事地继续喝茶,笑道:“还别说,赵寨主的酒还真是有些劲道呢。总是叫水了。”

岳成久急慌慌地说:“行了,快行了哟!票儿啊,你快跑吧,你还喝什么茶呢?我真是来救你的啊!”

票儿笑道:“岳师爷救我,为什么呢?”说着话儿,他又提起茶壶往杯子里续水。并不看岳成久。

岳成久怔怔地看着票儿,一时不知道再说什么了。他后来回忆说,也就是在这一刻,他被票儿这种镇定自若的神态折服了。是啊,有志不在年高。一个二十岁出头儿的年轻人,在凶险迫在眉睫之际,还能够这样沉着,还能够这样慢条斯理地喝茶,真是经过历练啊。

票儿又喝了一口茶,噗哧笑了:“岳师爷啊,让我猜一猜你的心思,你救我出去,是想跟我走?是不是?赵振江这个人很难共事,你想与我重新干一番事业?是不是?”

岳成久急急忙忙地点头:“行啊,行啊!算是你都说对了。咱们快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啊!”

票儿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才放下茶杯,抹了抹嘴,才起身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快跑吧。你认识路,咱们找个小道儿走,别让赵振江捉了去。票儿倒不是怕死,只是票儿我还没活够呢。”

岳成久上前扯住票儿的手,忙不迭地说:“行了,少当家的,别说笑话了!”就带着票儿出了门,他对站岗的说:“当家的要跟票儿说话。”

站岗的就不敢阻拦。岳成久就带着票儿从后山跑下去了。

果然让岳成久猜中了,赵振江一觉醒过来,就派喽罗下山,通知聂双会上山来谈判,聂双会上山来,说了条件,赵振江当下就同意了,用票儿的人头换地盘。聂双会还讲定,票儿的人头送到,张才明在保定城里的店铺,送给赵振江两处,任赵振江挑选——这些条件,都是聂双会临行前,牛桂花嘱咐好的。两下里说好了,赵振江就派人来杀票儿。谁知道票儿跑了呢,而且还带走了岳成久。赵振江气坏了,他第一生自己的气,怎么能让煮熟了的鸭子又飞了呢?唉,都是这酒闹的。第二,他生岳成久的气,这个混蛋王八蛋啊,他可是跟了我这么些年了,怎么能是一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呢?不行!一定要把他们抓回来。他派几十号人从后山追下去了。他发了狠话,一定要把票儿和岳成久捉回来,他一定亲自要把票儿的人头割下来,送给聂双会。他还要把岳成久活活儿剥了皮,然后再点了天灯!

岳成久带着票儿刚刚摸下山,突然就听到一阵呐喊,斜刺里冲出了几个人,举着刀,端着枪,就气势汹汹地围过来,嘴里喊着:“抓活的!”岳成久认识这几个人,他们是赵振江放在后山的暗哨,他长叹一声:“命该如此!”票儿却笑:“岳师爷,还没见什么呢,你怎么就泄气了呢?”说着话,他从怀里掏出几块银圆,笑道:“几位弟兄,这几块大洋,送与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将来咱们还能见面呢。”为首的暗哨,是个小头目,冷笑一声:“票儿啊,你翻错眼皮儿了吧?这几块大洋想买命?你做梦呢?”票儿冷笑:“这几块大洋是少了点儿,可总也算是个人情啊,你们不要,票儿也得送给你们。票儿说过的话,是不能不作数的!”话音未落,他手一扬,几枚银圆如箭一般飞了出去,那几个人的面门便立刻见血,齐声惨叫,倒下了。岳成久看得眼呆:“票儿啊,你这是什么功夫啊?”票儿哈哈一笑:“这是我的救命功夫啊。老岳啊,快走吧!”

二人便沿着大道一路奔跑下去了,天光大亮的时候,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徐水县地界,岳成久毕竟是个读书人,从来没这样疲于奔命过。他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再也跑不动了。他知道赵振江的人还在后边猛追呢,这徐水县还是赵振江的地盘呢。他大口喘着气说:“我真是跑不动了,票儿啊,你年轻,你别管我了,你先跑吧。赵振江是一个从来都不肯吃亏的性格,他一定要捉咱们回去的。”

票儿冷笑:“岳师爷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么?你把我放出来,我怎么能扔下你呢。传到江湖上,票儿怎么招人笑话呢?”他朝前看看,距离徐水县的城门已经不远了,他想了想,便有了主意:“岳师爷,跑了一夜的路,我知道你累了,你能骑马么?”

岳成久点头:“能骑啊。可是马呢?”

票儿笑道:“这个简单,咱们进城弄两匹马。”

岳成久疑问:“票儿啊,你带着钱呢?”

票儿摇头:“出来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一出啊,我是一个子儿也没有哇!”

岳成久苦笑:“咱们身无分文,到哪弄马呢?票儿啊,你就别说笑话了。”

票儿瞪起眼睛:“谁讲笑话?我有办法,行了,你先拍拍身上的土,弄干净些,跟我走。你把气儿也喘匀实些。”

岳成久晕头晕脑地跟着票儿,二人就进了徐水县城,此时太阳已经出来了,集市也已经开张,街上熙熙攘攘,票儿就拣近处进了一家鞍马店。岳成久起疑,跟在票儿身后悄声问了一句:“票儿啊,咱们来这里干什么呀?”

票儿笑道:“买马鞍啊!”

岳成久疑惑道:“你弄马鞍子干什么啊?”

票儿笑道:“老岳啊,你傻么,没有马鞍怎么骑马呢?”

岳成久苦笑:“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讲究啊?弄到两匹马就不错了。”

鞍马店见到有人来了,一个胖胖的老板就欢快地迎了出来,他满脸堆笑道:“二位先生,想买马鞍?”

票儿冷着脸说:“掌柜的,您这不是没话儿找话儿说么,我们当然是来买马鞍了。我们要是买棉花,就不会来你这里了。少废话,给我们拣两副上好的。”

老板赶忙挑拣了两副好鞍:“这两副鞍子真不错。只是价钱么……”

票儿摆手说:“价钱你先不要提,我不在乎。我只是要东西好。可是了,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呢?这样吧,等配好了马,我就结账。谁知道有没有合适的马呢?你找两个伙计,扛着马鞍,跟着我们去马市吧。我们总得试试呀。”

老板眉开眼笑:“就是,就是!得试试!”就立刻喊出两个伙计来,一个扛着一副马鞍,跟着票儿和岳成久去了熙熙攘攘的马市。

明清两朝,徐水县城就是一个买卖马匹的集市,到了民国,牲口集市仍然热闹。票儿拣近处,进了一家。卖马的老板很热情,就跟票儿讲价钱。票儿摆手笑道:“我不在乎几个钱,就按你讲得价钱,给我找两匹好脚力的马就是了。我们要跑远道儿。”

老板亲自挑拣了两匹马,拉过来交给了票儿:“二位,先看看这两匹怎么样?”

票儿看了看两匹马,笑问:“掌柜啊,我买马可是要跑路的,这两匹马的脚力如何?”

老板的笑道:“说不上是千里马,肯定也是好马。你们放心。”

票儿一笑,转脸对岳成久讲:“岳老板,看上去么,这两匹马还不错,咱们骑骑试试?再看看这马鞍是不是合适?”说罢,就回头对鞍马店的两个伙计说:“上鞍子!”

等候在一旁的鞍马店的伙计,赶忙答应一声,就走过去,把两副马鞍放上去,捆绑好了。票儿和岳成久跟老板要了两只鞭子,就骑上去了,二人相互使个眼色,各自手下猛一加鞭,两匹马就飞奔出去了。眨眼之间,就消失在马店老板的视线之内了。二人再一加鞭,就跑出了县城。真险啊,马作的卢飞快,回头一望堪惊。他们刚刚跑出城,赵振江的一队人马就追到了徐水。后来岳成久回忆此事,仍然心有余悸,他说,幸亏票儿想出“买”马的主意,否则,他们是根本跑不脱的。是啊,他们跑了,那卖马的与买马鞍的,可就真亏了啊。

写罢这个情节,谈歌也忍不住苦笑了,马店的老板肯定以为扛鞍马的两个伙计跟票儿是一伙的呢。后来见票儿和岳成久不回来,才明白是被骗了,马店的老板肯定要捉住鞍马店的两个伙计要人啊。可是他哪儿知道,马鞍店的老板也被骗了呢。两家肯定要上衙门里去打官司了。

只因这出一手赚两家,精彩的连环“套”,岳成久愈加佩服票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