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票儿》之2  

2008-12-03 13:04: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定旧时土匪

 

谈歌暂且放下票儿与肖桂英的故事,先讲述一下保定民国年间的土匪情况。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保定的土匪队伍很多,稍稍夸张一点儿说,便是如牛毛了。《保定志》只统计了有些名堂的,就有五十多绺。旧话说,狗逼急了跳墙,人逼急了为匪。具体分析土匪队伍的成分,或者做下了什么坏事,被官府通缉追捕、或者被仇家追杀,在走投无路的当口儿,便会一跺脚,狠下心肠,当了土匪;或者欠了人家的债务,或赌输了钱还不上,不得不逃走,没有出路,就当了土匪;也有因为天灾人祸,穷困潦倒过不下去的农户,被迫离家为匪。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即一些旧军人,因为军饷发不下来,便成群结队地当了土匪。值得一提的是,谈歌察访保定民国时代的土匪历史,竟然还有为爱情当了土匪的。谈歌随手记下,以资读者兴趣。

满城县的大地主徐子平,有一个儿子名叫徐小双,那年二月二去曲阳县赶庙会,看上了曲阳县杨家村的女子杨玉梅。杨玉梅长得好模样,徐小双偶一搭眼,心下就喜欢上了。就笑着一张脸,上前搭腔。徐小双相貌堂堂,一表人材,杨玉梅也就爱不释眼了。言来语去,话越说越多,用现在的话讲,两个人嘴里说着闲话,眼睛就对着放电,心里早就搂在了一处。杨玉梅也是个泼辣性格,就说:“你要愿意娶我,就回去跟你父亲讲,派媒人来提亲。”徐小双当下满口答应。回去之后,就让家里去曲阳杨家村提亲。可是家里不答应,家里已经给徐小双定下了满城县商会会长的女儿。再说,就算还没有给徐小双定亲呢,也绝对不可能答应杨玉梅这门亲事。杨玉梅就是一个普通农家的闺女,门不当,户也不对啊。徐子平劈头盖脸把儿子臭骂一顿,愤怒之下,几乎动了家法。眼看着这门亲事无望,徐小双急眼了。当天晚上,他就独自骑马去了曲阳,找到杨玉梅,二人一商量,就干脆了一回,私奔了。可二人能哪儿呢?下来如何谋生呢?爱情虽好,可当不得粮食嘛!横竖这样了,再干脆一回!二人一跺脚,双双上山当了土匪,就在曲阳县的山上拉开了杆子,招兵买马。动静竟越闹越大,渐渐成了曲阳行唐一带,名头十分响亮的一绺土匪。抗日战争刚刚爆发,这夫妻二人领着队伍跟日本人打了起来。他们也曾偷袭日本人的据点儿,还攻打过曲阳县城。后来被日本人抓住,夫妻二人坚决不投降。被日本人割下人头,在曲阳县城的城头上,悬挂了半个月。这也算是土匪中间的传奇故事了。

徐小双与杨玉梅生下过一个儿子,名叫徐大龙。被老百姓匿名收养了。解放后,徐大龙被曲阳县人民政府作为烈士的后代抚养,徐大龙解放后被政府保送上了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鞍山钢铁公司工作。曾任技术员、工程师、炼铁厂副总工程题。文革中曾因父母为匪一事,受到冲击,文革后平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退休,曾回保定观光一次。后来的情况,谈歌不得而知了。此是闲话,打住不提。

国人对土匪或称绿林好汉概念的认知,大多从旧戏文中而来。国家不义的时候,土匪即是绿林好汉,或许是悲壮的正道?他们或许代表着另一种公正?秦叔宝,程咬金,窦尔墩等,这些大名鼎鼎的土匪形象,实在是影响了、并且妨碍了我们对真实情况的认知视线。我们仅仅是从戏文里领悟到,大难来临之时,他们怒目金刚,敢于拼得鱼死网破。而且,这些绿林好汉多为艺术家们称道。可是,真实意义上的土匪概念,应该不是这样的。至少,我们这样去认识土匪,在概念上是粗陋的。

近年来,保定有不少学者专家,对保定民国年间的土匪历史,作了深入细致的专门研究。如 石桥先生(知名的学者,谈歌的朋友),在这个领域,多有著作及专论。比如,他在《保定匪患的形成》一文中,深入分析当时人们为匪的目的,无外乎三类:第一类是躲人命官司。这一类,读者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水浒传》中这类情况甚多;第二类是图当官。民国初年,政府无能,天下大乱,有枪就是草头王,一些有财力的地主豪绅、旧军阀,挑杆子,拉山头儿,招兵买马,壮大势力,表面是企图以自保,实际是练“内家功夫”,逐日坐大,想着日后被政府招安,以实力跟政府讲价钱,索要个一官半职,也算是一条出路;第三类,就是图财。旧时的保定地面上,流行着一句土匪的顺口溜:“当个土匪好,穿得好,吃得饱,钱财少不了。”很多穷人(或者不是穷人),一旦走上打家劫舍这条凶残之路,就要过着出生入死,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他们图的就是钱财。石桥先生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概括地总结了,“土匪的‘土’字,应该是由‘土地’引申而来,这决定了中国的土匪多是农民成分。他们与土地是离不开的。说到底,当土匪是农民的另外一条出路。”如果我们不带偏见,细细去想,石桥先生的论述,颇有道理。农民嘛!中国几千年的农业社会实践证明,农民的出路无外乎两条,即或者当地主,或者当农民。如果连农民最后也当不成了,那么,就只有走第三条路,就是当土匪了。凡举数千年来所谓的农民起义,都是农民的第三条道路。而且开始,都是以土匪面目出现。黄巢如此,李自成也是如此,张献忠还是如此。这部小说里所讲的票儿与肖桂英,仍然是如此。

为了叙述方便,先介绍票儿。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