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票儿》之15  

2008-12-09 14:13: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连枢与乔振东

 

清剿肖桂英这绺土匪的是冯连枢的队伍。冯连枢负责清剿雄县霸州一带的土匪势力,肖桂英这绺土匪自然在冯连枢清剿任务之中。

冯连枢是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以打阵地战著名。对如何清剿这些总在山里钻来钻去的土匪,冯连枢一时摸不着头脑。有点儿似猎人扛枪进山追兔子的味道,清剿了近一个月,连肖桂英的鬼影子也没有逮着。大概冯连枢也埋怨上级用人不明,他根本就没有山地作战经验,为什么把他派来呢?

因为总没有清剿的进度与效果,冯连枢受到了上峰的训斥。至今保定民间有传说,他夜读兵书,受到了诸葛亮南渡泸水收服孟获的启发,立刻改变清剿战术,采取了以夷治夷的策略,他把雄县乔振东的团防队伍借调过来,共同剿匪。他了解到,乔振东是当地名士,而且与肖桂英有世仇,乔振东定能全力来做事的。果然,乔振东的团防合并到冯连枢的队伍之后,便成了冯连枢队伍的眼睛,紧紧盯住肖桂英不放,拼力追剿。由此,冯连枢的队伍如虎添翼。两阵下来,肖桂英的队伍折损大半。肖桂英眼见得不是对手,便立刻把队伍化整为零,全部撤进山里,与冯连枢开始周旋。

眼见得一时找不到了肖桂英,冯连枢给肖桂英写了一封信,意思是肖桂英的队伍民愤不大,如果放下武器,就地解散,冯连枢就不再追剿了。肖桂英是一个暴烈脾气,她当即回了一封信,信上说,肖家当土匪,是被乔家和官府逼的,如果冯连枢能把雄县的团防局长乔振东杀了,她就立刻带队伍下山投降。

谈歌写到这里,且交待一下乔振东。乔家被梁家灭门之后,乔振东就从日本回来了,他跪拜在坟上发下毒誓,一定要把梁家兄弟碎尸万断。乔家虽然被灭门,但乔家是大户人家,还有上百亩好地呢。乔振东就变卖了一些家产,购买枪支弹药,招募青壮年参加,成立了乔家村的武装队伍。后来,他名声大了,就被雄县县政府任命为雄县团防局长。他在县里训练了五百多人的团防队伍。准备剿匪。雄县政府,曾遭受过那一场人祸,痛定思痛,也觉得匪患确是心腹之患,便也出资出力,全力支持乔振东剿匪。由此,乔振东便时常带着队伍进山,与鸡鸣山的土匪队伍多次交手,很是打了几场恶仗。至到肖桂英掌握了山寨,乔振江对鸡鸣山的土匪仍然穷追不舍。只是,肖桂英的队伍逐渐强大,乔振东后来几次与之交手,收效甚微,且自身损伤太多。便暂时歇手了。此次突然被合并到冯连枢的队伍里,乔振东狐假虎威,当然要对肖桂英痛下杀手。有人说,肖桂英给冯连枢写这封信,大概是想借冯连枢的手,除掉乔振东这个死缠烂打的对手。也有人另外分析,或许肖桂英也知道冯连枢绝不会把乔振东如何,她之所以这样写信给冯连枢,大概只是要表明一个态度。

肖桂英生在书香门第,自小由父亲言传身教,写得一笔漂亮的好字。据说,冯连枢看罢了信,击节叹息了好一刻,他深为这样一个奇女子身陷绿林,而不能自拔,感慨万端。只是,他对肖桂英在信中总是“爷”、“爷”地自称,很不理解。他对送信儿的人说:“回去告诉你们寨主,信上所提条件,冯某概不应允,要你们寨主识相些,快些投降,冯某保她一条活路。如若不降,即日攻破山寨,届时定然玉石俱焚。”

送信儿的刚刚走,乔振东就来了,他进屋就问:“团座,肖桂英派来的人说了些什么?”

冯连枢笑了:“肖桂英与我们宣战了。你想怎样?”

乔振东的情绪十分激烈,他请战说:“团座啊,我要求与肖桂英见阵。如若不成,乔某当杀身成仁。”

冯连枢急忙摆手,苦笑道:“哎呀,振东兄啊,你以为这是戏台上演戏呢?你是不是戏台下边站久了?戏看多了?或者旧书也看多了?打仗嘛,怎么能总是张嘴闭嘴见阵呢?行了,行了!你就听命令吧。”

冯连枢是一个办事负责认真的正规军人,在清剿的问题上,他与祁国兴是一样的坚决态度,他也是下定了决心的,要把雄县霸州一带的匪患彻底肃清。或许是票儿和肖桂英都命不当绝啊,冯连枢的部队正要继续追剿肖桂英的时候,他与祁国英却都被一道紧急命令,调到了河南,因为军阀开战,山西的军阀打了过来,冯连枢和祁国英都另有作战任务。清剿保定土匪的事情,只能这样暂告段落,不了了之了。

那天,乔振东便在雄县城边的饭店,摆下酒席与冯连枢话别。乔振东感慨道:“团座啊,保定剿匪之事以来,乔某日日夜夜,枕戈待旦,恪守职责,如履薄冰,本想彻底清剿,指日可待,却不料,如此功亏一篑。团座啊,乔某心中,实有不甘啊。”说到此处,乔振东声音哽咽,泪就落了下来。

冯连枢长叹一声,拍了拍乔振东的肩膀:“振东兄啊,你我由剿匪之事,而相识相知,此是缘分啊。今日话别,冯某有一言相告:你满腹书卷,日后必然前程远大,莫要为一己之私愤,坏了你整个的人生事业啊。”

乔振东疑问:“团座,此话怎么讲,振东愚鲁,还望团座明示。”

冯连枢笑道:“此是观念更换之事,振东兄,你若是明白其间道理,自然会妥善处理眼下的燃眉之急。不过,就我看来,振东兄积累十几年或更长一些的成见,困顿日久,若能弃旧图新,也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啊!”说罢,站起身,向乔振东拱手:“振东兄啊,如此相识,而又匆忙苦别,不得已啊!的确是公务在身,自家作不得自家的主意啊。青山不倒,绿水长流,若是缘分不尽,你我弟兄,必有再见之日。振东兄保重!”说罢,便出门去了。

门外,阳光大片地洒下来,冯连枢匆匆地化进了正在行进的队伍。乔振东感慨万端,他自语道:“连枢兄啊,山不转水转,你我定有相见之日呢。”

可惜了,二人竟再没有机会见面。

再十二年后,乔振东在抗战期间有功,被任命为望都县县长,他为人刚正不阿,难免得罪小人,他刚当了不足一个月的县长,竟被属下诬陷贪污,几封信告上去,上峰竟然偏听偏信,审也不审,就把乔振东押进了保定的死牢。乔振东喊冤,政府置之不理。事有凑巧,肖桂英的几个手下,那天在保定城中作案,不慎走漏了消息,被警察捉了,也被关进了大牢,肖桂英就劫了政府的大牢,顺手也把乔振东放了出来。乔振东看到肖桂英时,只觉得面前这个女子眉清目秀,并不似匪类中人,他失声道:“肖桂英啊,你直是耽搁了啊。”

肖桂英却只是看了看他,便转身扬长而去。事隔多年之后,有人问肖桂英,问她与乔家有世仇,为何不借此机会杀了乔振东,却还要放了他呢?肖桂英笑了:“乔振东是个清官哟。我若杀了他,只是报了私仇,便是要惹动了公愤。”

仍然记得,当年采访到这个情节时,谈歌不禁击节称赞,肖桂英果然是一个有卓识有心胸的女子啊!

乔振东出了大狱,就一怒之下,脱离了国民党政府,只身跑到了解放区,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他文化高,颇受重用,曾担任过河南禹县的土改委员会副主任,解放后,他被任命为郑州市三区的宣传科长。1954年,全国上下公私合营,乔振东为此事走街串户做宣传,十分积极,却想不到,他劳累过度,竟晕倒在了一户私营企业的门前,匆忙送到医院,却已经不治。终年55岁。可惜了。

冯连枢在抗日战争中,表现不俗,立了几回战功,被提升为少将师长。后来参加了过国共两军的淮海战役,他当时已经是副军长了,在双堆集战役中,身先士卒,在阵前冲杀,被解放军击毙。时年43岁。之前,他曾到过解放军的劝降书,被他严辞拒绝。写到这里,谈歌感喟,或然记起了冯连枢当年劝解乔振东的话,用在冯连枢身上也是道理。世事如棋局,冯连枢积习十几年或更长一些时间,也是困顿日久。弃旧图新,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啊!人生在世,多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啊!

(《保定志、匪患卷》记载:冯连枢(1995——1948),山西平定人,黄埔军校二期毕业生。曾参加保定剿匪。)

人间的日子哟,真若是瞬息万变啊。写到此处,谈歌不禁想起杜诗两句:

天上白云似白衣,

斯须改变如苍狗。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