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票儿》17  

2008-12-11 11:49: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才明的心思

 

票儿的队伍越来越大了,《完县志》记载,到民国二十三年(公元1934),票儿的队伍大概有五百多号人了。而且票儿手下的心腹,也越来越多。旧话讲,属下尾大不掉,主子必然戒备。黑道白道,皆是如此。张才明就渐渐地不放心了。他或许想过,如果把票儿继续留在完县,票儿的队伍还会继续壮大,任其发展,可能就会出事儿。土匪之间互相残杀的事情经常发生,张才明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张才明就想调票儿去唐县的莫家山去驻守,只让票儿带走他自己的卫队。余下的队伍要划到张才明的手下。他决定了之后,让师爷李满江去请票儿来天马山来吃酒,并让先给票儿吹吹风,试探一下票儿是个什么态度。李满江第二天就回来了,李满江说,票儿没表态,只说过完县的山寨还有缠手的事儿,处理完了,他就过来。张才明真有些吃不准了,票儿能不能同意他这个决定呢,且不说票儿能不能放下现在的势力,只说莫家山那地方,穷山恶水,周围连个能绑票的财主,也找不着的。票儿能去吗?。牛桂花则说:“当家的,你让李师爷把口信儿捎给他,他还能来吗?他肯定不会来,若是真来赴宴,也会有备而来,要带大队人马随身护驾。”

出乎牛桂花的预料,两天之后,票儿竟然来了,而且轻装简从,只带着岳成久前来赴宴。酒席之上,张才明用商量的口气说了调票儿去莫家山的意思。票儿听罢,粲然一笑:“爹啊,这事儿,李师爷已经给我讲了。票儿的一切都听爹的。爹要是急着派我去,我今天就不回完县,径直去莫家山。”

张才明有些猝不及防,他没有想到票儿会满口答应。按照张才明与牛桂花事先商量的意思,如果票儿不同意,他就当下扣留票儿,另派人去接替完县的匪事。可是,票儿答应了,而且答应的这么痛快,张才明反到无话可说了。他怔了一下,笑了:“票儿啊,你先别急着回答我。你先想想看。爹是不是有点从你碗里夺食的意思了?”

票儿就哈哈笑了:“爹啊,看您说到哪儿去了?爹从儿子的碗里吃食,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啊。我也就实话说了吧。这几年啊,我直干累了,也正想歇歇呢。您想啊,带着几百号人的队伍,人吃马喂,我得操多少心血呢。得了,得了!我听您的,喝过酒,我就回去收拾了,我只带着我的卫队去莫家山。您就再派人去带完县那些队伍吧。”

张才明心中彻底消除了疑虑,他哈哈笑了:“是啊,票儿啊,你说得是,你这些年干得也太累了,你也应该歇歇了。来,喝酒!”

吃罢酒席,票儿就与岳成久动身回完县。一路上,票儿愉快地唱着小曲儿,岳成久却是愁眉不展,深深叹息。

票儿笑了:“老岳啊,你叹什么气么?”

岳成久叹道:“当家的啊,你岂不知么?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啊。”

票儿摇头笑道:“老岳啊,你说什么呢?你别跟我说字儿话,我听不懂。你不知道我不识字儿吗?”

岳成久苦笑:“这是古人的话,意思就是,树木长得太直,就会先被人砍了。井水甜了,就会先让人喝干了。当家的,鹰立如睡,虎行似病,才可攫鸟噬人啊。”

票儿笑:“老岳啊,你这又是说字儿话了。其实啊,你这字儿话我也听懂了,也就是我的队伍太强壮了,老当家的不放心了。再往深里说,也就是牛尾巴不放心了。对吗?”

岳成久点头:“也就是这个意思吧,这件事儿,谁都看出来了,你那老当家的爹,对你不放心呢。”

票儿摇头笑了:“这回行喽!我这一走,他也就放心了。”说罢,就继续唱小曲儿。

岳成久沉吟了一下,笑道:“当家的,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票儿道:“老岳哟,你跟了我好几年了,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说吧。”

岳成久看了看票儿,迟疑道:“那我就说了。”

票儿哈哈笑了:“老岳啊,你们这读书人啊,真是扭捏啊,有话讲,有屁放么!”

老岳说:“票儿啊,我有一件事儿弄不明白,依我们现在的队伍势力,老当家的根本就没办法再指使你。你如果另起炉灶,也就是为尊一方的山大王了。你何必再委屈在他的手下呢?辛辛苦苦攒起来的队伍,你就舍得让了?当年楚汉相争的时候,有个叫韩信的,有人劝他另立门户,他不听,结果死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真是可叹啊!”

票儿嗯了一声,他勒住马,木木地看了岳成久一眼,长叹了一声:“老岳啊,还真让你说着了,这句话啊,你真是不当说哟。不过呢,你说了也就说了吧。我也就对你实话说了,你说我今天能怎么办呢?老当家的话,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我还能说半个不字?今天这个结果,我来之前,就想到了。我若是不想答应他们,我根本就不能来。我既然来了,就是想答应他。为什么?我只能如此。你说的那韩信的事儿,也就是韩信的事儿;票儿的事儿,就是票儿的事儿。两下里的事儿是不一样的。无论我当年是怎么上山的,老当家的终究是收养了我一遭啊。我把队伍都交给他,并不只是为了让他放心,我这更是报恩啊。老岳啊,你记住喽!这也是最后一回了。我谁的也不欠了!你放心,韩信死在了女人手里,票儿绝不会死在那个女人手里的!再有,从今往后呢,不该讲的,你老岳就不要讲了啊!不是你讲的不对,是我不爱听,我听了心里发堵!”说罢,票儿仰天大笑一声,就奋力加鞭,他的坐骑,就疯了一般向前跑了。

四十年之后,岳成久回忆他与票儿这段对话时,仍然感喟莫名,他说,当时,他分明听出票儿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他已经感觉到票儿对张才明的彻底失望了。后来票儿与张才明反目成仇,岳成久一点儿也不奇怪,岳成久知道,票儿对张才明仇恨的种子,就是从这时候种下的。是种子,当然就要发芽。迟早的事儿啊!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