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票儿》32(续)注:一次贴不上,只好拆开…  

2009-01-05 19:26: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盐水卤,就是淡盐水。过去保定的穷人家吃面条,没有菜,只是放些盐水,调一下味道。这是保定老百姓司空见惯的吃法儿。但是以票儿的身份下饭店,吃盐水卤,就有些不对了。)

老魏苦笑:“票爷,您别是开玩笑吧?您……就……吃这个啊?”

票儿哈哈笑了:“老魏啊,你听明白喽。如果我请好朋友吃饭,当然不能吃盐水卤了,至少要四凉八热吧,至少也要一坛子好酒吧。今天不行,我是请日本人吃饭。日本人么,算朋友吗?不算!他们不够档次!可我今天是跟他们谈生意呢,当然得我请客。要不然,传出去,好说不好听,人家得笑话票儿不懂事儿了。我请客呢,他们也只配吃这个,一角钱一碗的面条儿,还不带油腥儿。酒嘛,就用凉水代替了。这就不错了。都知道我这人小气,舍不得花钱。还有一条,我是管了不管饱。不够吃,他们再加餐吧。”说到这里,他转身数了数人头儿:“八个人,来八碗。”就掏出一块银圆扔到柜上:“找两角。”

丰田看着票儿,就笑了,他走过来,对票儿说:“票司令啊,今天我请客好了。你随便点菜就是了。”

票儿眼睛一瞪:“丰田司令啊,你可别乱说,票儿请客就是票儿请客。你不能跟我抢这个风头。我刚刚说过了,这要传扬到江湖上去,是要招人笑话的。显得我票儿不懂事儿了。是啊,如果你们不够吃,你们可以另外花钱嘛。票儿肯定不拦着。”

丰田摆手笑了笑,就不再理会票儿,转身对魏掌柜说:“行了,店掌柜啊,把你们店里的好菜都端上来吧。”

票儿愣住了一下,就搓搓两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丰田司令啊,真是不好意思,怎么能让你破费呢?显得我小气了。”

丰田淡淡一笑:“大日本皇军,有的是钱。看样子,票司令真是喜欢钱啊。”他招了招手,副官就拿出两封银洋放在了柜台上。丰田用鄙薄的目光看着票儿,讥讽地说:“票司令,今天你就随便点菜吧。这些两百块钱肯定够用了。”

票儿看着那封银洋,目光变得贪婪了,他喜出望外地笑了:“你们……真有钱啊,看样子,你们也真是舍得花钱啊。那好吧。既然你们真要请客,我也就不客气了。”

张之际就说:“掌柜的,皇军请客,你就拣好的上吧。”

老魏答应一声,两个伙计就进了厨房,就匆匆上灶上忙活去了。一会儿的工夫,餐桌儿上就摆满了鸡鸭鱼肉,还有几坛老酒,“嘭、嘭”地启封了,扑鼻的酒香立刻弥散开来。

票儿吸了吸鼻子,嘿嘿笑道:“好酒!好菜!这日本人还真大方啊。凤池,铁龙,你们快下嘴吧。我可不管你们了。”说着,就挽起了袖子,抄起筷子,埋头吃喝起来。

一桌子的人,看着票儿狼吞虎咽的吃相,都呆了。票儿边吃边喝,嘴里含糊不清地招呼着大家:“吃啊,都吃啊。这可是个好馆子啊。”他似乎喝得性起,干脆捉起一只酒坛子,双手捧着,仰脖子灌了起来。

丰田看得瞠目结舌,或许他从没见过票儿这种吃相,他惊讶地用日语对张之际低低地耳语了几句。张之际翻译道:“票司令啊,丰田司令说了,你真是英雄气概啊,中国汉代有一个名叫樊哙的英雄,在鸿门宴上,大块吃肉,大口喝酒,肆无忌惮,西楚霸王项羽也敬佩他。票司令真是当今的樊哙啊。”

票儿头也没抬,只是摆摆手:“行了!行了!什么‘饭快、饭桶’的,又是字儿话了,我听不懂。大家快吃,趁热!”

丰田就哈哈笑了。招呼手下的人吃饭。

一会儿的工夫,票儿风卷残云般地吃完了,他扔下筷子,抹抹嘴,拍了拍肚子,打了两个饱嗝儿,又抄起衣襟擦了擦汗,就哈哈笑了:“饱了,真饱了!今天可是我请你们吃饭的,你们得知情。你们主动掏钱加菜,那是你们自愿的事儿,跟我无关啊。可别说我票儿小器,怠慢了你们。”说罢,他站起身,对丰田说道:“丰田司令啊,你慢用,我酒足饭饱,还有点事儿缠着手呢,得先走一步。”说罢,就抱拳向丰田拱手告辞。

正在吃饭的丰田就愣住了,他停下筷子,疑问道:“票司令,我们还没有谈正事儿呢,你怎么就能走呢?”

票儿哈哈笑了:“丰田司令啊,你真是不懂规矩了。今天的正事儿就是吃饭。吃饭就是正事儿。还谈什么?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说罢,他抬脚就要走。

站在饭馆儿门口的四个日本兵,端枪冲进来。凶猛地拦住了票儿。

冬日里的阳光十分明媚,款款约约地涌进了餐厅,就在四支明晃晃的刺刀上舞蹈一般闪闪地跳跃,十分骇眼。

董凤池与霍铁龙见状,也飞快地拔出枪来,上前对准了丰田。

票儿笑着点头,问丰田:“丰田司令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丰田鼻子里哼一声,恼怒地扔掉了手里的筷子,他站起身,走到到票儿面前,恨恨地说:“票司令,你也吃了,也喝了,也总该谈谈正事儿吧?”

加藤也愤怒地站起,手就握住了腰里的战刀。

票儿笑了笑,就拍拍肚子:“我也吃饱了,也喝多了,丰田司令啊,你总该让先我回去,再细想想投降的事儿吧。”

丰田满脸不屑地冷笑一声:“票司令啊,今天如果谈不出个所以然来,你能走得了吗?”

票儿也冷笑了:“丰田啊,就你们这几个烂人,能拦得住我吗?”说罢,他凶蛮的目光,逼视着丰田。丰田有脸色渐渐涨得紫了。

张之际急忙凑到丰田的身边,耳语说了几句。

谁也不知道张之际对丰田秀男说了几句什么。丰田怔了一下,脸上紧张的表情渐渐松弛下来了,他点了点头,摊开双手,无奈地苦笑了:“好吧,就依票司令,投降的事情,明天再说。”说罢,他泄气地摆摆手。门口的四个日本兵,就放下枪,闪到了一边。

票儿笑了笑,就从柜台上取了礼帽,就看到了桌上的那两封银圆,眼睛一亮,又站住了。

丰田见状,就鄙薄地笑了:“我知道票司令喜欢钱,你可以拿走。”

票儿点点头:“丰田啊,你还真知道我的心思呢。”就拿起了一封银圆,掰开了,抓起一把,在手里掂了掂,有十几块。他称赞了一句:“果然是中国的真钱啊。”说着话,手再一扬,银圆就带着风响,箭一般飞了出去。

只见房内银光乱闪,啪啪一阵急响,这一把银圆,都刀子一般,深深地吃进了房梁,房梁上就有了一片骇人的颤响。

丰田和他手下的日本兵,仰起脸盯着房梁,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票儿笑道:“丰田啊,就这点儿钱送给我?也太少了些吧?你真把票儿当成财迷了?”他又看了看躲在墙边一脸惊慌的老魏,笑道:“老魏啊,这房梁上的大洋,就是今天丰田司令的饭钱了。你收拾吧。你把我的帽子拿来!”

老魏颤抖地答应了一声,就取过柜台上的礼帽,递给了票儿。

票儿戴上礼帽,朝众人拱拱手:“告辞!”就哈哈笑着出门走了。

目瞪口呆的丰田醒过来,追出店门。

只看到票儿三人三骑,扬起一路烟尘,飞驰而去。

冬阳悄悄躲进了云层,天边早早地浮涌起大片青黛色的暮岚。丰田若有所思的目光盯着票儿三人渐渐远去了。

店内的魏掌柜盯着房梁上那十几块银圆,撩起围裙,搓着两只手,怔怔地发呆。

魏掌柜,本名魏小豆。沧州河间县(今为河间市)东八里庄人。祖上以屠狗为业。曾在保定“一招鲜”饭馆任掌柜。后“一招鲜”关张歇业,魏小豆在街中卖小吃为生。1942年被日本人捉进保定城外的“北街据点”做饭。几个月后逃走,潜回河间老家。解放后回保定,任保定市建华饭庄厨师。1965年退休回乡。文革中,因抗日战争时期给日本人做过饭的问题,一度被揪回建华饭庄审查。1978年国家政策许可,魏小豆开办了河间县第一家私营狗肉馆。字号“喂得饱”。1981魏小豆病故(卒年77岁)。狗肉馆由孙子魏东风接手。后有多家店铺加入连锁。“喂得饱狗肉馆”逐渐发展成为食品企业集团。其重孙魏得奇现在为河间“喂得饱食品公司”董事长。所制“魏式麻辣狗肉”“魏式椒盐狗肉”等,成为当地品牌。出口日本韩国等地,很是抢手。五年前,谈歌曾采访魏得奇先生,提及他的曾祖父与票儿的故事,魏先生便能津津乐道地讲出许多,票儿请日本人吃盐水卤混合面条的故事,以及票儿在房梁上留饭钱的故事。魏先生讲得更是津津有味。魏先生还透露,他曾祖父曾说过,票儿喜吃狗肉。他受此启发,正在研制一个取名“票儿狗肉”的品牌,其味道杂合酸、咸、麻、辣、甜五种滋味。谈歌当时心念一动,这五种味道掺杂在一处岂不暗合了票儿的人生滋味嘛!谈歌已经五年不见魏得奇先生了,也不知“票儿狗肉”问世了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