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刘金山的申辩  

2009-03-07 15:55: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事人间》的书稿摆在了案头,厚厚的一摞。之前,刘金山先生电话告知谈歌,这本《世事人间》收录了他近两年来的部分上网的博文。刘先生开“博客”,许多朋友都知道。不知道的是,他竟然陆续写出了这么多。如此说,勤奋也是一种天才。

书稿前后看了一遍,大概齐看出了主题,一以贯之的,仍然是刘先生的文化主旨,即“为生活的底线申辩”。

关于《世事人间》的主题

生活即万古江河。但是,在它存续的每一个时代,在每一个“此时此地”,它或许都是一种脆弱的、无助的、甚至是引发猜疑或者备遭蔑视的不可说之事。同时,它那些最热情饱满、最真诚可爱、最勇敢无畏的维护者们,也经常辛辛苦苦地使它僵硬或者凝固——使生活的江河干涸。悖论吗?不!

故此,古今中外的作家们强烈地为之申辩。无论如何艰辛,也要在申辩中重新领会生活的价值,领会生活的过去和未来,领会生活的自由与平等,领会生活真正的内涵和生活鲜亮的生命。还要领会它胜负难测的底线力量。

写这篇文章,谈歌选择了“底线”与“申辩”这两个词,似乎轻松飘逸,却是颇费踌躇。谈歌喜欢这两个词的招架力量与防守的姿态。不得不辩——乃是刘金山先生此书的主旨,守住底线——更是刘金先生文集的要义。但是,这个“辩”,并非“说吵就吵”的莽撞,也并非“三寸不烂之舌”的炫耀,更并非“巧言令色”的狡猾。“辩”是为了“申”——自我认识和申明。申辩的过程其实就是反思的过程,既要辩之于人,也能反求诸己。同样,这个“底线”,并非“命悬一线”的危险,也并非“穿针引线”的实用,更并非“上纲上线”的拷问。“底线”的提出,是为了说明界限——社会自我调节的界限。底线的丈量,其实就世道人心的质问,即要说清楚人际的终端,也要弄明白最初的尺寸。

先生近两年来或上天入地或环顾左右或四面八方或刨根问底,如此奋笔疾书或不屈不挠地求证于“博客”文章,非是刘先生身怀利器必须讨价还价,更不是为了传道解惑从而诲人不倦,他只是为了求证——面对公众和同行,面对自己与知己,面对社会与坊间,小心翼翼地求证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价值与其诸多的可能性。

由此突发奇想,这本书或叫做“时下生活的可能与实践”,或更为恰切?

关于《世事人间》的思想质量

或许可以说,这是一本可能要被大众忽略的杰作。也是一本勇敢与孤独并行的文集。它有力地想象和小心的求证,提示了中国人时下生活中多多的“现代问题”是如何发端——点燃导火线的,或是张三或是李四。而张三李四身后的背景,常常是“王五”或“赵六”。作者信心百倍地提出了一个敢于自我选择的话题,坚定了一个对自己对世界都能够负起责任的信念。遗憾了,这部书仍有可能被民间忽略,之所以被忽略,证明了笨重必遭报应,从而也证明了刘金山这种人物的稀少和孤独与缺失。在这个遍地声色犬马吃喝玩乐的历史转折点上,如果娱乐至死的观念不被拒之于门外,那么,匹夫有责的英雄们就必然冻毙街头。可说乎?或是不可说。

仍然可说的是,虽然本书中的一些文章,在网上获得了广泛赞誉,某些篇什还引发了热烈或是热闹的争论。但是,不管怎样的繁华与喧嚣,这仍然是一部低调的书。对生活经验自信的占有,对特殊事件绞尽脑汁的精密分析,在从“自我认识”开始的生活诸元素之间,刘金山先生悄然领会着人性之复杂、考验人性之力量,笔勤之举,风生水起。不求象征、不求引申,不求宏大,不求炒作,不求什么……什么,但是,透过这本《世事人间》,只要具有初中阅读水平的看客,皆可读出,刘先生的炼金术从我们含混暧昧的生存习惯中,的确提炼出了确切的金质见解。

或许还可以说,这是一本孤绝的、充满血性的、彰显负罪感的奇书。读者一路艰苦的阅读过程,不免热汗三身之后再冷汗三身,即会变成胆战心惊的同谋。经济文化政治时事的种种议论,刘金山站立在危险而狭窄的如刀似剑的笔锋上,竟然丰满了文采、壮阔了文胆?由此,这本文集中的诸多篇章,都呈现了纷纷扬扬的潇洒之态,都显赫了五颜六色的人间万象。都展露了刘先生大而化之的变化莫测的文化技能。除此,我们或许只有古怪的感慨与新鲜的喟然长叹。不是么?

或许更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是一本厌恶堕落的大书,甚至于作者的厌倦感如滚滚红尘,旺盛鲜活,从而触类旁通。文集的主题是罪与罚——法律的与灵魂的、人世与宗教的、现实与浪漫的、此时与彼时的。刘金山有“白茫茫大地”的道家心肠,或许在鲜花束锦之下,或许在烈火烹油之时,他都能从容淡定。可是,读者能么?除草剂的技术,我们或许能够领教一二,但解惑的大道,无论如何言之凿凿,我们必须保证自己心领神会。我们做得到吗?反正,刘金山做到了。

关于作者的探讨姿态

当刘金山用他的一系列杂谈,与我们无休止地探讨道德“底线”之时,我们切要注意,他是在假设道德如一架通天之梯,他明确无误地告诉我们:直入云霄的那一端超凡入圣,而最接近地面的那一端,就是不可逾越的底线。他指挥我们,至少要达到底线。我们或许要为难地说,我们到不了最高处,我们比地面高一点点还不行吗?不行!刘金山断然拒绝了我们最后的哀求。他不依不饶,一个也不宽恕。他从不在乎手中的红牌随时举起。

如果,我们按照刘金山的这种梯阶理论,似乎底线这件事,应该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容易的。问题是,基本而容易的事情,大家都不能做到。于是,刘先生就痛心疾首,就感叹世道浅薄。刘金山这时或许又要发问:谁让你们浅薄了?

刘金山还告诉我们:要揭穿生活中的错觉。这种错觉一定程度上是“底线”这个词在匆忙之间,因为疏忽大意的误读才造成的。它在汉语里意味着最低的条件、最低的限度,而当这个词与道德短兵相接之时,“限度”便正言厉色或是刺刀见红地指出:社会中关于人的行为是否正当的起码的共识,或者说具有最大普遍性的价值应该是怎样的表情?你们必须明白!在刘金山如醍醐灌顶的追问下,我们必须回答问题:这两个“限度”的意义是不同的,前一个限度在逻辑上是必要条件,而后一个限度,却未必能构成人类生活的必要条件。再说的明白些:在道德问题上,“基本”未必是容易的,道德底线与其说是我们最易达到的,不如说是我们最易逾越的。或许这样讲,便是击中了刘金山先生的软肋?

我们不妨举例说明:比如,我们初入幼儿园或者小学的时候,老师即开宗明义规定的一件事,不说谎。这应该算作是底线了。但是我们应该摸着自家的心口诚实地想一想,如果这算是底线,恐怕绝大多数人都在底线之下呢。底线之上呢?或许只有若干圣人和那些天真未凿的孩子充任主角。又比如,不偷窃,这件事做到了也难,你固然不会——主要是不敢——当街扒窃或撬门开锁种种。但盗版软件大家不都是用得正气凛然吗?不得而知或许另有大道理悬置在更高处?但是,我们都还能记得启蒙老师曾教育我们:别狡辩,赶紧把东西给失主送回去,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再比如,不杀人,说起来大家似乎无异议,当然是底线。但是人类为万物之灵长,其主要的本领之一,即是比任何物种都更善于相残同类。而且还能巧舌如簧地找出许多不可辩驳的理由。或是某某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是某某为恐怖分子,种种。吁呼哉!杀人也要杀得义正词严。

在此,刘金山表情悲哀地告诉我们:假设现在有人站在这里,低眉顺眼谦虚谨慎地夸夸其谈:女士们先生们,本人从不撒谎从不欺骗从不背信,从不偷窃从不贪婪从不嫉妒从不杀人,本人达到了底线吗?对此我们会怎么说呢?刘金山告诉我们的答案即是,凡是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能在一秒钟之内,判断这件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是骗子;要么,他就是传说中的圣人。如此说法,冷血么?

问题牵动了我们的观念历史

刘金山的文集中只言片语说到了宗教。世界上的各大宗教,包括我们顶礼膜拜的孔夫子及其系统,几千年来苦口婆心连劝带吓的教诲,不过是告诉我们一些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道理。可以推想一下,如果这些基本道理做到了,凡人距离圣人或圣徒其实也就半斤八两矣。这种上层次上素质上档位上境界一步一个台阶的合理想象,读罢之后,总会有渐入佳境的美感。但是要知道,这与人类的真实道德体验与道德实践从来无关。以为所谓道德底线就是放宽了要求,即而放低了标准,因此大家都会达标。那最终呢,必会失望至极。不信么?你可以试试。

说到底,所谓道德底线,就是我们能知而难行的那些道理或者规矩。父母溺爱孩子,这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道理。但这不能成其为底线。因为正常人都能做得到。但不要往牛奶里放三聚氰胺,这件事天下人都知道不对,有关人士等在没有被抓获之前,就是做不到!故而,一旦抓住,国人皆叹:底线何在?官员不要贪污,百姓不要堕落,不可以强凌弱,不可……诸如此类万千之事大家都能知道,即是公理,更为共识。如果民意测验,应该百分之百的赞成。但这百分之百之中,或许仍有异数,即总有人偏偏就做不到。

还可说的是,刘金山先生似乎从不相信也从不在乎网上炒作的那些道德表态。他在一篇文章中言之凿凿地说:如果只看统计数字,你会觉得我们是遍地尧舜。但道德感从来不是靠群众举手通过搞出来的,举手通过,只是证明我们知道,却不能证明我们能够行动。君不见,多少贪官被逮捕之后,不也理直气壮地生气别人贪污得更多么。

最后的思考退路

刘金山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底线不必费心去寻找,从来就有,俯拾皆是。问题在于,众人——或者有些人,为什么做不到?刘金山如此洋洋大观再写五百篇,也未必说得出子午卯丑,一二三四。谈歌适才胡乱翻书。正好翻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句。可再作话头儿强调。

这一句人人明白,确凿无误的话,主要的路径是推己及人,也就是“己”与“人”。这个路径延伸到了汉儒那里,即用来阐释人事关系,由男女调情到君臣关系,由鸡毛蒜皮到军国大政,总之,一切都是由近及远,联类推广开去。讲到刘金山先生,《人间世事》或是一本道德教材?我们可以从这本书学到知道明白明确许多东西。比如,所要学习的并不是见了企业家如何睡不着觉,而是见了企业家们要想起财富想起银行。如果没有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至少在当代中国,世界就不成其为世界了。因为,如果按照刘先生书中的规划,这个秩序井然的道德世界就是“己不欲勿施人”。说白了,就是推比之联想,由私,推之到公;由小,推之到大;由一棵白菜,推及到房产地价。理论上,“底线”应是一路逶迤,不绝如缕。

如此说,许多事情看上去很美好,而在刘金山这样的杂文家们看来,虽然济世救民,但是就有了一个问题,即并非人人都是杂文家。按照能量守恒定律,推拉的效用都会递减以至于无,比如,当我们知道菜市场的黄瓜白菜涨价,谈歌即要考虑是不是抢购一些?如果明天的大米白面都涨到了不可忍受的价格,我们大家都会拎着口袋去到超市拥挤。但如果金融风暴在千里之外某国席卷了众多股民的血汗基金,倘若谈歌时下只是一个农民,谈歌就会无动于衷,还得认真考虑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呢。

无奈的结尾

这本文集还告诉我们,由私,推之至公,可能有私德而常常无公义。公义何在?我们当然知道,但问题是,公义与我们何干?说白了,你倒是拿人家当爹了,谁知人家是不是拿你当儿子呢?热脸贴“什么”的事儿,总是时有发生!

人们啊!当然热爱自己的儿子,但也不要给别人的儿子吃三聚氰胺么。否则,便是底线荡然无存。说到“底线”,终究要说到“私人”如何成为“公民”。这应该是这本书告诉我们的主旨。也是其“申辩”的最终主题。

说了许多,或许言不及义,刘先生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