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转载)太行石的博客文章:“文革”历险记  

2009-09-20 18:13: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blog.sina.com.cn/taihangshi2009

 

“文革”历险记

读了陨石雨的《枪口下的晚餐》自然就想起了文革中的那一段危险的经历。

那是1968夏天,麦收刚要过完。那天早晨,队里的最后一块小麦刚拔完,就看到村西通往詹庄的路上,有一队人猫着腰,提着枪,从这片坟地窜到那片坟地,就像电影里的情景一样。大家知道这是酝酿已久的武斗开始了。

保定的武斗是从 1966622河北农大第一声枪响开始,已经整整打了两年,现在是决战时刻。清苑县共分5个区,有4个区已经被“工总”派统一,只剩下藏村区还在“红楼”派控制之下。我们村北面是徐水的地界,所以总攻就选在了我们这里。

社员们把拔下的麦子拉回队里,接着就响起了枪声、炮声和手榴弹声,下午就传来了消息,我村一个武斗队员被打死了,于是大队的喇叭响了,告诫大家不要出门,以免发生危险。

第二天早晨没有上工,这种安逸只有下雨时才能享受到。天刚刚亮,屋子里能看到书了,我就蜷缩在屋角里看《暴风骤雨》,突然地声巨响,屋里被震得尘土乱飞,我知道这里一颗炮弹落在了附近。还没容我想一想炮弹落在了哪里,就听到有人喊我的小名,是我老叔,就我婶被炸了。

我没来得及穿鞋,翻身跳过墙去,看到我婶倒在血泊里。我从小跟着老婶长大,老婶特别喜欢我。我当时就急了,把她的一支胳膊搭过来,一下子就把她背在身上,向马庄跑去。老婶身量高大,长得又胖,有一百多斤。多当时身体瘦弱,若是平时,我很难背得动她。可那天,不知哪来得那么大劲。我顾不得炮弹还在飞落,背着老婶翻过了我家的墙,连路也没有走,串着麦茬一气跑到马庄。

马庄是公社所在,有卫生所。但是面对着一个血人,医生束手无策。我只好找到同学,借了一辆双轮车,双朝人借了一双破旧的鞋子,没来得及吃饭,也没顾得上喝水,四十多里路,一溜小跑就到了保定。

进了医院,总算到了救命之地。可是没想到串了几家医院,竟然没人收治,原因是不知是哪派的。当时气得我真相信想劈面骂他们一顿,但老婶生死不明,一路都在痛苦地呻吟,所以只能拉着老婶在保定城里一路狂跑。最后找了熟人,住进了263医院(现在的252)。这才喘了一口气。

快到中午的时候,检查结果出来了,都是外伤,没有危险。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我安慰了老婶几句,赶紧得往家赶,给家里人去报平安。

我不知怎么走出了保定城。我的脑袋已经迷迷糊糊,身体摇摇晃晃,肚子咕咕作响。这才想起从早晨起来到现在没吃饭没喝水,鞋子已经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我不知是想抄点近道不回是迷了路,我走的已经不是路,是刚刚割过麦的麦荐地。脚已经鲜血漂流了。看到一口水井,嗓子立刻冒起火来。我浇上一斗水,真凉真败火,一口气喝饱了肚子,歇了一歇,又喝了几口,这才酒饱饭足似地打起呃来。

我仍然插着生地走,中铸迷了路,大致方向我还能把握,渐渐地看到了路,前边不运,就是能南阎庄的大道,南阎庄离家还有十里地。可是我的肚子突然疼起来,刀搅一般,冷汗立刻从头上冒出来,我滚翻在地,但没有昏倒,前面不远有个机井房,我勉强爬到机井房的阴凉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到了正西。肚子不再疼痛了,大概刚才是因为凉水喝得太多。但浑身没劲儿。我爬起来,正准备要走,突然一声断喝:“站住!”我定晴一看,是道北阎庄中学的土墙上,伸出一个头来在喊,他的两边,驾着机枪和步枪。

好在我从来都不胆小,也从来都不惊慌。我从容站起来,摇摇搭在肩上的上衣,故意抽打一下身上的土,然后才慢慢朝他们走去。

原来上午我拉着老婶从这里走过之后,这里就发生了一场武斗。在我到来之前,工总派战斗失利,刚从这里撤走。我插着生地一路走来,本身就是很难说清的问题,又加上我一出辛庄,就已经被几条枪同时瞄上,倘若他们喊我站住时我撒腿就跑,恐怕当时就没命了。

我被人用枪逼着,押到武斗队的总部里。他们一口咬定我是“工总”派的探子。我知道这里是“红楼”的地盘,就把今天的经历如实告诉他们他们还是不相信,说我这样从容镇定,根本就不像个老百姓。我只好让他们找来我的同学,才把我保了出去。

后来我回到家里,又仔细地勘察了老婶被炸的地方,在炮弹炸开的东侧墙面上一尺见方的地方,竟有100多个弹片炸出的大大小小的坑。老婶当时刚从屋里开门出来,距离较远,而且正处在弹尾的方向,所以没有受了致命伤。

那次武斗我村受损失的一共两家。另一家是我的一个本家远房的二叔家,让炮弹掀了房顶,没有伤人。两派联合后,政府给了损失费,每家10元,还让感谢这个感谢那个的。老婶拿到钱感动地流了泪。

老婶是个很善良,想不善良都不行的人。可我经历了这生死一劫,许多当时和后来人们都说的话我再难出口,彻底告别文革之初的幼稚,可能就是从那时开始。

 

说明:看了陨石雨兄的《枪口下了晚餐》,感慨颇深。后来看了各地修的地方志,对文革中本该上志的一些人物和事件都只字不提。后来方知这是有统一指示的。许多历史就是这样掩盖的。正史的特点就在于多粉饰,至少是观照不到百姓的感受。因此,作为一个经历过若干年历史的人,应该有责任把那时的人,那时的事如实记录下来,虽然这并不等于历史,但也应该是历史的一部分。故此,我的博客里增加一个栏目——《旧影楼记事》,以酬以后关注我走过的这段历史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