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被一顶绿帽子逼上梁山的杨雄  

2006-05-25 11:12:00|  分类: 说水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雄绰号病关索,是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首席刽子手,也算是国家公务员了吧。应该算是法院法警队长这样一个级别的官员。正科?股级干部?反正官儿不大。放在首都东京城里,怎么也显不着他。可是在一个蓟州这个地方城市里,他应该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这就是老百姓的话,做官别上京城。

书上讲,杨雄是河南人,跟着叔伯哥哥来到了蓟州,叔伯哥哥当知府,也就是市长。后来叔伯哥哥大概调走了(书中写得不详细),新任市长看在前任的面子上,也照顾了杨雄。不然,这样一个位置是不会给杨雄的。这可是个肥缺啊。这样看来,杨雄在蓟州是有背景的。这样有背景的干部娶上一个美丽漂亮的老婆也应该。后来让老丈人开一个肉铺也应该。让工商税务部门少收点管理费也应该。可是好事总不能都落在你一个人头上。这就遭人恨了。于是,某一天就在街上遭人哄抢了。哄抢的人不是一般的泼皮(一般的泼皮谁敢抢法警队的杨队长啊?找死啊),是当地驻军的几个士兵。石秀这时候出来了(应该说句套话,是闪亮登场),三拳两脚就给杨雄解了围。

其实石秀也是多此一举,有借机巴结杨牢头之嫌。没有石秀,那几个军汉也成不了事儿。就算是你们抢了杨雄,你们跑得了吗?杨雄在这城里总算是一霸啊。一个电话,110就得立刻出动,就得全城戒严。也有聪明的读者怀疑这是石秀下的套子。事先买通了几个军汉,上演了这出拔刀相助的好戏给杨雄看。我看书中没有交待。就算是明眼人怀疑的有理。

石秀也是一个没工作的人(书中讲,他自称是南京人,跟着叔叔做贩牲口的生意,叔叔半路病死了,折了本钱,便卖柴为生),大概正发愁如何在蓟州找份工作呢。如此算是通过打这一架与杨雄相遇,石秀就跟杨雄套上瓷了。就留下在杨雄家里干活了。干什么?潘公开了一家肉铺。石秀每天跟着杨雄的老丈人卖肉,石秀还当会计(由此看石秀有文化,至少是中专毕业。否则怎么能当会计呢?可能石秀还有会计证呢),估计工资也不会太低。肯定不是白尽义务吧。高级打工仔?可话讲回来,这应该是双赢的事情,杨雄肯定也赔不了,否则他为什么要用石秀这个进城的民工呢。这里边杨雄也应该有赚头儿。

作为一个进城打工的民工,能如此与市里的一个司法干部结识上,又找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这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生活中有一个屡试不爽的常理:人生大概不能太顺了,太顺了就要出事。古人讲,福兮祸所倚。大概是讲幸福和倒霉往纠缠在一起。杨雄撞在了这个常理上了。他家开买卖,找了一个能干的临时工,买卖也开得顺当,可预想不到的问题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杨雄这种吃穿不愁的小日子开始短路了。如果杨雄的家里人与邻居的关系再差些,街坊四邻就会咬牙切齿地说:让你美。

出现的事情还真不是小。石秀发现了杨夫人的婚外情。这对杨家来说,实在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而且对石秀来说,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杨夫人爱上了一个和尚,而且还具有了实质性的进展,爱到床上去了。这是一种自己美好,别人看着不美好的爱情。石秀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应该怎么办呢?一般来说,石秀对这件事有两种处理方法:

第一个处理方法,就是装看不见。这样做是少管闲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用自由主义观点处理的原则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杨夫人愿意爱就随便爱嘛。你就是一年爱出两个孩子(双胞胎)来,关我屁事?用现代生活观点处理问题的原则即是,要充分尊重潘巧云女士的私人生活空间。也免了跟宗教界打交道。一个和尚嘛,管他干什么呢?可如果这样做,石秀便有了道德风险,想啊,将来一旦杨夫人的婚外情暴露了,杨雄会怎么看石秀啊。我说石秀啊,咱们还是不是哥们儿啊?你都事先知道了,总该告诉我一声啊。你真不够朋友。这是对不往朋友的风险。

第二个处理方法,实事求是。石秀既然知情了,跟杨雄说一声就是了。这样做也算对得起朋友。杨大哥,咱哥们儿可是不错,这事儿我可是告诉你了,你可是本市的知名人物,大嫂这样乱来,对你影响可不好。你看着办。可是这样作风险也很大,石秀有法律风险。你石秀在现场没有抓住什么,你有现场录相吗?你有证据吗?你凭什么在人家丈夫面前胡说八道。外人要骂你多事儿。骂你唯恐天下不乱。杨夫人要是请律师上法庭告你一个污陷罪,你还真得顶着。裴如海和尚要是起诉你,这官司你石秀也得输。所以讲,石秀如果跟杨雄挑明了这件事情,他就要担当法律责任的风险。

如此看来,无论如何,石秀都要担待一份风险。他只能选择其中之一。思前想后,石秀还是告诉了杨雄:杨大哥,大嫂外边有人了。

古今中外,天底下大概没有一个男人喜欢让老婆给自己戴上一顶绿帽子的。谁听了这种事,都得生气。不生气就不正常了。可是生气归生气,你也得沉得住气,俗话说,捉奸要双啊。你得稳住神,逮个正着再说。偏偏杨雄是一个二百五,他喝了点酒,嘴上就没有一个站岗的,回去就大骂潘巧云。潘巧云多聪明啊,肯定有人在老公面前说什么了,不然恩爱的老公怎么会骂人呢。这多嘴多舌的会是谁呢?一定是石秀。杨夫人反应快啊,当下就反咬一口,说石秀调戏她不成,才污她。这是自古以来,有奸情的妇人通用的老套招数。老公啊,你怎么就信他的鬼话哟,这个石秀啊,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他自一进咱们家门就打我的主意呢。我是看着你们是朋友,我可是强忍委屈不好告诉你啊。你这交得什么朋友啊?哦,我不顺从他,他就给我造谣啊。老公啊,你可得给我做主啊,不然我就真活不了了啊。杨夫人一哭二闹三上吊,杨雄就半信半疑了,是啊,我老婆说的有理啊,我们毕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你石秀算什么啊。哦,闹了半天你是打我老婆的主意啊。行了,老婆啊,你也别闹了,明天我让他走人就是了。睡觉吧。写到这里,谈歌心下顿生感慨,奉劝当代的哥们儿,你们遇到这种事可千万别急着学习石秀,你们得先看看你那哥们儿是不是杨雄这样的二百五。你们要真是遇到了一个二百五啊,你就什么也别说了。绿帽子就让他戴着去吧。

写到这里,有点替石秀冤枉。又不禁想到有一些文化人读《水浒传》到此,又开始无聊地猜测,他们硬是怀疑石秀是看上了潘巧云?忌妒。就跟一些文人怀疑武松一样,读过一篇三十年代的小说,写石秀对潘巧云单相思的。写石秀的性心理躁动。写石秀看到潘巧云跟裴如海亲热,就心中火烧火燎。这就有点无聊且透顶了。这应该是小说作者自己喜欢潘巧云,就借着石秀说自己的心事儿。这是闲话,带住。

石秀大概也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难堪的结果,自己挺哥们儿的啊,可是怎么会让哥们儿给误会了?石秀这一脚算是踩进烂泥里,干净不了了。杨雄还让老丈人关了肉铺子,歇业了。这明摆着让石秀走人嘛。石秀算是失业了。读到这里,读者心里会感觉一阵寒冷,且顾不及说什么人情冷暖呢,便已经知道石秀起了杀心了。如果说,他对潘巧云的恶感,先自出于对杨雄的爱护,现在则全是为了自己的名誉,他一定要抓住这一对贼男女。写到这里,谈歌也得批评石秀几句。你交哥们儿不错,你对哥们儿交心也没有错误,可是你得看看对象啊。杨雄这哥们儿,耳朵根子软,嘴上也没有个把门儿的。你说话得小心点才是啊。你没有现场录音录相,你多什么嘴啊?

等石秀杀了裴如海之后。杨雄便醒悟过来(还没有糊涂到底)。杨雄起了杀心,妈的,我得杀了这个娘们儿,她竟敢给我戴绿帽子。写到这里,觉得杨雄这人也太愣了些。不就是老婆有了外遇了嘛,你跟她离婚就是了。那时离婚也容易,不用上法庭,连财产都不用分割,你放屁的功夫就写一张休书。让她滚蛋。完事儿。你犯得上杀人吗?石秀还在一旁拱火,杨大哥,我看行,杀了这女人,咱们就上梁山入伙去。这时候显得石秀不够意思了。你一个没工作的人,你敢情好办,上梁山也是吃饭。可杨雄不能跟你比啊,他可是有一份好工作的国家干部啊。收入也不低,待遇也不错,说丢就这么丢了?

可是杨雄的愣劲上来了,谁劝得住啊?(也没有人劝,他身边就一个石秀,还一劲拱火呢)杀吧。不能上家里杀,上翠云山去杀。此时此刻显出了石秀的机警。他没有亲自去杀潘巧云。而是用了杨雄的手。杨雄在翠云山,用残忍的手法杀人,石秀冷静地在一旁观察。我们已经很难猜测石秀那时的心情。

读书至此,读者才会感慨:拼命三郎,有心眼儿啊。有读者评论,说石秀此人阴毒啊。是一个不可得罪的小心。这个结论的根据是,不就是潘巧云在她丈夫面前给你造了几句谣嘛,你也不至于非拱着你哥们儿杀了人家的老婆嘛。

回过头来想想,杨雄是被女人惹得怒火中烧才杀人,才上梁山的。由此说,一个男人娶什么媳妇十分重要。我们想啊,如果杨雄娶得不是水性杨花的潘巧云,而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女子,他根本不会被戴上一顶绿帽子,也就不至于杀人,杨雄有一份好工作,在本市也是知名人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愁吃,不愁喝,他干嘛上梁山啊?也有人讲,杨雄实在不应该结交石秀,如果不是石秀,潘巧云那点婚外情也不会给发现。就是发现了,换上了别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着。也就没事儿了。潘巧云跟那裴如海就是再好上些日子,玩够了,也就拉倒了。或许是逢场作戏呢。可是偏偏让石秀赶上了。好,赶上了就算赶上了。你石秀也不至于挑唆着杨雄杀妻啊。

杨雄上梁山,到底是因为石秀呢?还是因为潘巧云呢?一本糊涂账。但是,他的确是被一顶绿帽子逼上梁山的。

写到这里,有些替杨雄感慨,他为了一个女人,丢掉了自己的正经职业,值不值呢?再说,潘巧云跟裴如海的事情的真相如何呢?如果说裴如海是潘巧云的初恋情人呢?二人偶尔旧情复发一次,也不值被杀了啊。讲一个现在的例子,某法制报上讲过一件案例,说有一个副市长,工作干得不错,老百姓也爱戴,夫妻也恩爱。可是出事了,他的夫人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与一个老同学拉扯上关系了。二人多年不见,格外亲热,由大家聚会发展到了单独邀会,由酒桌上,发展到了床上。结果被人捅到副市长的耳朵里。这位副市长怒火中烧(这是人之常情,不怒火中烧就不对了),竟然把夫人给杀了。副市长也自杀了。这位副市长刚刚四十岁,正是干事业的年龄,而且前途很大呢。如果从爱情观点上去看,或许副市长爱得太深了,不许可夫人对他怀有二心。可是值得嘛,夫人红杏出墙,无非是两种可能,或者是一时把持不住,掉进了温柔陷阱,事过之后,她会后悔莫及,便回头是岸了。你副市长原谅就是了。或者夫人发现了新的彼岸,人家再爱你了,怎么办?你副市长先生就走开嘛,像歌曲里唱得:请你离开我。你杀人干什么呢?为一个已经不再爱你的女人,你值得把生命和事业都搭进去吗?

从这个观点上讲,杨雄没有必要杀人。石秀先生的确起了特别不好的作用。是他一步一步把杨雄引向杀人现场的。由此说,杨雄有些交友不慎了。

从书里的写法来看,杨雄应该是石秀的陪衬。二人上了梁山之后,杨雄基本上没什么露大脸。也就是说,没怎么受重用。而石秀倒是挺受领导赏识,上级总是常常给石秀派下任务。石秀的任务也总是完成的不错。在梁山上也算是露了几回大脸儿。这人比人,真是不能比啊。不过杨雄倒没有露出什么忌妒的意思来。也没喝多了出去乱吹,你们说石秀能干啊?什么啊,哼,当年如果不是我收留他,他能有今天啊。杨雄从没有这么说过。算是一条汉子了。

杨雄是一个厚道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