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李月英大夫  

2006-06-05 15:50: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月英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与她交往近二十年了。她年长我一岁。我称她大姐。

   李月英是一名中医。世人与大夫相识,大多是缘于闹病。我也如此。

   二十多年前,我莫明其妙地患了一种顽固的疹子,长满了全身,痒。且难挨。开始不在意,却是愈演愈烈,开始疼。竟发展到胃肠道也长了。更疼。一时痛苦难当。先后找了几个大夫看过,北京天津也惶惶去过,西药中药输液打针,救火般地折腾了三个多月,一概不管用。我近乎绝望了。其间,有一个热情的大夫动员我做手术。我犹豫(还有别的办法没有?)。此时,有人提议我再找个指上明白些的中医看看。谁明白?有人推荐了李月英大夫。我对中医不大迷信,可事情至此,就只好抱着有病乱投医的态度,去了。

   就见了李月英。她清瘦的身材,寡言少语,总是微微笑着。检查了一通之后,她斟酌了许久,伸眉一笑,说,你还是不要动手术的好。你吃几副药试试?那就吃吧。大概吃了二十多副中药,好了。就这样,我与她熟悉了。渐来渐往,就成了朋友。朋友么,了解就多了。

   她熟知古汉语,对一些名篇名句,大都张嘴就说上来。我常常与她讨论一些古文。这样,又成了文友。我有一个叔叔,也是一个中医,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在河北完县(现在的顺平县)颇有些名声。叔叔早逝,留下了一堆验方,我曾经想帮助堂弟们整理出版。这件事情我告诉了李月英,她想了想说,出书可以理解,但是这验方你并没有亲自试验过,一旦出版了,难免有人照方抓药。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呢?用药如用兵,关乎人命啊。说这话时,她摇了几次头,认真地看着我,似乎马上就要我答复她。我听得在理,便打消了为叔叔出书的念头。

   因为朋友了,便常常介绍一些朋友熟人到她那里去看病,有个朋友抱屈说,李大夫开的药总是十分便宜。她从不用好药。我把这话传给了她。她笑了,说,看病下药主要是对症。名贵药材未必就能对症。所谓人参杀人无罪,大黄救命无功。也是这个道理。她后又感慨说,有时的确要尽量用些便宜的药材。下岗工人和农民,他们的收入本来就低,能不用贵重的药材就不用。以治病救人为根本。说这话时,她很郑重。我知道,有段时间各地医院的改革办法,把用药与大夫的奖金挂钩。即医生的奖金多少是要按照开出的药价总和来决定的。换句话说,李月英总开便宜的药,她的奖金自然就要少得多了。可是她依然如此。

   是一个下雪的天气,我在路上遇到她,风雪茫茫,她推着自行车艰难的行进。我问她去干什么?她说有一个老年病号不宜来医院,需要出诊。她的表情很急迫,只说了两句,便匆匆地推车走了。我知道,这种义务出诊的事情,她常常做,她从来没有收取过出诊费。

   那天,雪下得很大,纷纷扬扬的雪片子毫无诗意地在空中飞舞着。我呆立在街上好久,远远目送着她在风雪中时隐时现,她的步子有些微微的软弱。我心中突然有一种很古的东西一寸一寸地汹涌上来。撞击的我的眼睛有些湿润。

   写这篇文章时,我已经三年不见她了。偶尔想给她打个电话,可总是赶上占线。她的电话很忙。有时一些工友告诉我,他们曾经到李月英大夫那里去看过病,花钱不多,挺见效。我听了很高兴,一个医生,最高的荣誉,大概就是这个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