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尤二姐与尤三姐谁更倒霉?  

2006-08-09 10:19:00|  分类: 说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姐妹二人是一个悲剧。姐妹二人性格不一样,姐姐是一个好脾气,妹妹则是一只母老虎,对不起,我这里不是贬损尤三姐,我只是讲,三姐的脾气有些暴烈。谁摊上这么个女人,谁也得牙疼。

这姐妹二人都挺不幸的,她们应该是苦出身,是母亲带着嫁过来的么。两只“拖油瓶”么。在贾家不定遭了多少白眼儿呢。现在的再婚家庭为什么不愿意带孩子呢?大概就是怕孩子受制于人吧。如此说,古今同理?有孩子的最好别离婚,离婚的千万小心再嫁。招人家不待见。孩子也受气。

先说尤二姐。尤二姐自话自说过,她曾经“不检点”过。用现在的话说,大概就是当年在生活作风出过点问题。有点儿“乱”。这可能是世界上所有无钱无势的漂亮女子都尴尬的事情。穷么!不检点也是为了过日子么。可是,如果你有一次不检点,你就成了有缝的鸡蛋,苍蝇们就会嗡嗡叫着叮上你了。忽一日,贾琏这只大苍蝇叮上了尤二姐这只有缝的鸡蛋,他大概也能唱出“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这类迷人的歌曲,这世界上,热爱妇女事业的男人未必多,可热爱妇女身体的男人肯定不少,贾琏就应该属于后者。这只大苍蝇就让尤二姐当起了“二奶”,包养起来了,之后大概也唱“亲爱的,你跟我飞,飞过丛林去看小溪水”之类。写到这里,谈歌一叹,这人穷了,是没办法。未必尤二姐多么喜欢贾琏,可是一个有钱有势的贾琏喜欢上了她,她能不同意么?能不被喜欢么?也就是说,苍蝇非要叮,鸡蛋有什么办法?那就叮吧!后来就出事了,贾琏是热爱妇女身体,可他不只是热爱一个妇女的身体,苍蝇能够始终如一叮一个有缝的鸡蛋么?得,外边又有相好的了。这就对尤二姐淡了,偏偏二姐又怀孕了。王熙凤能饶过她么,老公包二奶她尚能容忍,二奶要生孩子万万不行!嘿嘿,我都总流产了,也生不出一个男孩子来呢,凭什么你能生一个?你要是生出个男孩子来,我还往哪摆?王熙凤阴啊,就哄着尤二姐吃了如狼似虎的堕胎药,得,流产了。尤二姐算是万念俱灰了。孩子也没有了,贾琏也有新欢了,尤二姐就绝望了,就吞金自杀了。写到这里,谈歌想象不出这位尤二姐死前的痛苦心境。但是,选择吞金自杀这种方式,应该是尤二姐慎重考虑过的。一位学者分析过,说如此死法,或许是穷人对幸福的选择?

能吞一块金子死掉,也算是穷人的幸福么?金子值钱么!或许是,反正谈歌还没有听说有吞秤砣自杀的呢。

再说尤三姐。尤三姐的死,戏剧化了些。她的性格暴烈,似乎是作者有意为之,就是为了跟软弱的尤二姐形成铿锵有力的鲜明对照?记得书中写过一个情节,贾珍贾荣都看中了她,大概想调戏一番,吃吃豆腐。三姐却不是豆腐,母老虎似撒泼闹腾。这二位明白,这尤三姐哪里是豆腐啊?就是一只刺猬,太咬手了,只能尴尬地离席跑了。文革中有人写文章,夸奖尤三姐这是大无畏的造反精神。这种夸奖,有些虚妄。尤三姐的造反精神显得无力,你尤三姐能独立自主地生活么?你还得在这苍蝇堆里混日子哟。但读书读到这里,心情毕竟稍稍好一些,知道了尤三姐不是好欺侮的了。可是尤三姐下来之后会怎么样呢?她又能怎么样呢?唉,她能跑出这片倒霉的高粱地么?

咱们接着看书。

贾琏似乎想办一件好事?也不能把坏人全想得坏透顶了。我们可以善良地想象,贾琏的确是想给他的“准小姨子”找一个婆家。他还真用心用力了,他把票友柳湘莲介绍给了尤三姐。柳湘莲是什么人物?此人出身世家,也就是有来头的。后来不学好,不上进,也就是不好好学习,经常喝个小酒,票个小戏什么的,而且票得还不错,也就算名票了吧。有了些名气。所以姑且称他为大艺术家吧。现在不是讲究“超女”么,柳湘莲姑且算是一个“超男”吧。“超男柳湘莲”曾经见过尤三姐,当下就同意了。而且还把随身的一口宝剑交给贾琏带回去作为信物。这搞艺术的人真是有个性,定情之物,怎么能有送宝剑的呢(送送法国香水或者英国化妆品之类的还靠谱)?如果你随身带着把菜刀呢?也敢送一把当信物?最后尤三姐还是真是倒霉倒在这口宝剑上了。

行文至此,不禁哀叹,这人啊,有时候是命。要是倒了霉啊,你就跑不出高粱地哟!这柳湘莲回来遇到了贾宝玉。贾宝玉也是个口无遮拦的主儿,事儿就出在他身上了。二人谈起了尤三姐,贾宝玉忙说,我认识,我知道,你问吧。贾少爷这不是多嘴么?柳湘莲这一问,就问出事儿来了,柳湘莲对贾家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一听说是珍大哥的小姨子,柳湘莲就恼了:什么玩意儿啊?怎么什么人都给我介绍啊?不行!不行!书读到这里,十分奇怪,柳湘莲是个什么玩意儿啊?神神道道啊,你对贾家没有好印象,可你怎么跟贾琏贾宝玉这些人来往密切呢?看样子你跟贾琏贾宝玉还混得跟哥们儿似的,否则,你怎么会同意贾琏给你介绍对象呢?

柳湘莲就找尤三姐反悔去了。这么个聪明人,怎么就不细想想呢?贾少爷也没说什么啊,你怎么听风就是雨呢?或许他那天喝多了,晕了头?脑子进水了?反正他是去了,而且他还不客气,见面就对说尤三姐说,对不起,我有对象了,是我亲戚介绍的。咱两人的事儿得吹了。这谎撒得也太拙劣了点。不行就不行吧。还绕这么大圈子?这位柳湘莲还挺财迷,非要回那口宝剑,一把宝剑值几个钱啊,送给人家了还有往回要的?小气么!如果你送给过尤三姐一瓶擦脸油呢,也往回要?三姐说了,对不起,我用过了。你怎么说?不行,你得买一瓶还我。读书到这里,真替柳湘莲气短。这一要,出事儿了,尤三姐抹脖子了。书上还有两句诗形容,谈歌没记住。大概意思是:桃花灿烂,十分壮观。

二姐死于吞金,是象征着穷人的梦想。三姐死于宝剑之下,象征着什么?没法说了。能说的是,这两个倒霉的女子,真是不走运啊!

柳湘莲这个傻小子这才明白了,这个女子真正是他心中所想啊,眼睁睁这么没了,柳湘莲心中是个什么滋味呢?谈歌估计他彻底傻了,气傻了?吓傻了?急傻了?后悔傻了?

得,一代著名的票友柳湘莲成傻子了,傻不叽叽的柳湘莲跟着一个瘸腿道士走了。有人感慨,说柳湘莲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儿,落得这样一个傻了巴叽的下场,这是一场爱情的悲剧。谈歌不这么看。谈歌总觉得柳湘莲是惊吓过度,他大概没见过当面抹脖子的。而且是一个女人抹脖子。他应该是一个见血就晕菜的主儿。谈不上柳湘莲多么爱情。以他的历练,久在江湖上走动,好看的女子见过多少了?未必肯为了一个尤三姐神魂颠倒。他只能是惊吓过度。如果偶尔惊吓一下,掐掐人中,拍拍后背,也还能缓过来,或者拎着一只鞋,半夜到街上,扯开嗓子叫叫魂儿,也还能缓过来。如果是过度的惊吓,那真不容易治好了。那是一辈子疯疯癫癫的事儿了。请跳大神儿的也不一定能治好啊。

   柳湘莲由此不知所终。一代名票,被爱情折腾了这么一个结局,还搭进去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尤三姐,算是怎么回事呢?用现在时髦用语讲话,柳湘莲这个人,技术含量不高哇!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