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马兰、余秋雨、王涛,谁的脑子进水了?——反…  

2006-09-01 12:1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涛是一个律师,应该还是马兰女士和余秋雨先生的朋友。王律师目前正在代表马兰跟安徽黄梅戏剧院吵架,火药味挺浓,好像还要进一步升级,有打官司可能?日前,王律师质问安徽黄梅戏剧院的文章,挂在了马兰的博客上,谈歌凑趣看了,大失所望。现在中国律师多多,马兰如何使用了这样一个脑子进水的人物?图便宜?为了省钱?省钱也不是这么个省法么!马兰女士啊,你检查王涛的律师证了吗?他是不是真的律师啊?这个王律师的水平也的确太差了,太水了,技术含量不高哇!从哪儿冒出来的呢?马兰女士和秋雨先生,你们将来如果真要使用这样一个半生不熟,而且不着调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输赢姑且不说,也实在掉价啊!(郑重声明,谈歌绝对是好意。)

 且分析一下王涛律师这篇破绽百出的文章。王律师先是着力夸奖了马兰一番,然后就开始攻击安徽省黄梅戏剧院。

 之一,王涛先是引用蒋建国的话,不让马兰演戏的原因是:“这几年适合马兰主演的新戏太少,加上年轻人多,机会就给了年轻人。”这话本来不错。但是王律师认定,“这显然是假话”,“从马兰那里剥夺下来的机会,并没有给年轻人。”你王律师怎么知道“机会”没有给年轻人呢?谈歌好奇,同时看了丁普生先生的文章。还看了丁先生列出的近年剧院的演出表。剧院的确把机会给了年轻人。谈歌宁愿相信丁普生先生的话。王涛作为一个律师,你也不去调查调查。证据呢?没有?没有就敢满世界瞎嚷嚷?敢问一句,你王律师每年的律师费是怎么挣的?莫非都是睁着眼睛瞎说说来的?嗯?

 之二,王涛继续引用蒋建国的话,说马兰还属于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演员。让王涛律师痛心疾首的是,介绍演员不介绍马兰的名字。这不是废话么,马兰六年不上班了,让人家怎么介绍哇?王涛说,安徽黄梅戏剧院不放马兰。是这样么?谈歌还是相信丁先生的话,马兰的档案不在黄梅戏剧院里。这是常识,马兰的档案应该在文化厅。王涛与余秋雨马兰一个腔调,说马兰是迫不得已离开,如何一个“迫不得已”?王涛弄明白了没有?是自身原因?还是他人原因?还有,如何“强行发工资”?天底下还有强行发工资的?谁家的钱多的没地方使了?没听说过。只听说过有强行扣工资的。谈歌还是相信丁先生的话。黄梅戏剧院没有做错什么。顺便在此提一句,谈歌与丁普生先生素不相识,有感于丁普生先生敢于顶着一片恶骂之声,站出来讲真话,句读之间,凛然正气,跃然纸上。谈歌十分感佩!

 之三,王律师说“秋雨先生辞去上海的全部重要职务”一句,这不是事实吧。问一句:秋雨先生辞去了什么重要职务?说清楚!好,就算是辞去了“重要职务”,秋雨先生也是为了马兰。秋雨先生不爱“重要职务”爱美人,无可争议。八十岁的老爷子还有学张生跳墙的呢,虽然不是味儿,可是不犯法。谁也管不着。这跟黄梅戏剧院没有任何关系。事实是,秋雨先生是退休之后去的合肥。再有,“马兰一年演出二百多场”,这话听着都悬,是假话。二百多场,还不得把人累稀了哇?不能这么吹牛么!写到这里,谈歌心里非常奇怪,这“全国各地演出,每年多达二百多场”的牛皮假话,马兰女士和秋雨先生怎么也不制止一下,或者更正一下呢?就很舒服地默认了?享受了?再有,往下看,王律师又说了,“马兰常常演到当场晕倒在台上”,“国家文化部根据各地观众反应还专门发过文件,要求安徽方面注意马兰过度劳累的问题”。这更是瞎话!谈歌就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你王律师的脑子进水了,国家文化部的脑子不会进水。一个国家部委,可能会为一个马兰专门发一个文件吗?年年都有晕场的演员,国家文化部年年发文件?发的过来么?这也是王律师睁着眼睛说瞎话。一个律师,不去了解真实情况,就张着大嘴胡咧咧,王律师真不怕风紧闪了舌头?王律师还说,马兰“不想卷入安徽式的权力斗争”,“悄然离开”的。好,这句话讲到点儿上了。这应该是马兰离开的真实原因和恰当方式。是马兰自己“不想卷入”“权力斗争”,然后“悄然离开”的。这应该是事实。怎么说是被人家挤走的呢?王律师哟,你一不小心,说露嘴了啊!

 之四,王涛豪气冲天地说了,他要“代表全国的马兰观众”“强烈要求”什么什么。这是典型的文革语言,你王涛“强烈”个什么劲儿啊?你能“代表”全国的马兰观众吗?凭什么?蒙谁呢?你王涛自己是不是认为自己长得特别好看?具有代表性?你代表得了么?马兰信任你,不等于全国的马兰观众都信任你。全国的马兰观众都给你委托书了么?你连委托书都没有拿到手,你凭什么代表?你算哪块儿地里的哪棵葱?王涛律师还自以为是地说,“马兰的人品,艺品全国皆知”,这话也是吹牛,强加于人的。我相信,许多观众应该跟谈歌一样,只知道马兰唱得好,并不知道马兰的人品、艺品如何。这种事情的认定,你王涛也代表不了。王涛律师啊,您就省省吧!拜托!

 之五,王涛还说,“蒋建国是在马兰离开之后才终于担任院长的。”这句话看着有点莫名其妙。这跟马兰离开有什么关系呢?分析王涛话里的意思,蒋建国当院长不适合?那谁当合适?马兰离开了,人家总要有一个院长吧。张三不当,李四当。李四不当,有人当。这有什么错误呢?你王涛管得着吗?走了马屠夫,还吃带毛猪?真是的!

 说到底,王涛律师在网上的这篇文章,除却吼了几句过度愤怒的话,似乎没有讲出什么有硬度的理由来么。写到此处,仍然纳闷儿,马兰女士啊,您如何就看中了这样一个完全说不到点儿的律师呢? 谁介绍给你的?如此一篇驴嘴对不上马嘴的文章,余秋雨先生还竟然大加赞赏,还表扬为“文章条理清楚,心态平和”。莫非余秋雨的脑子也进水了?或者让驴踢了?让门框挤了?您就看不出王涛律师这篇文章是如何的不着调吗?嗯?

 马兰女士和秋雨先生啊,话说回来,如果你们两口子真的想找一个律师,向安徽黄梅戏剧院讨个说法,也不是不行,肯定行!可你们也应该请个脑子明白点儿的啊。哪怕多花点钱呢。

 还是那句话,你们两口子且按住“火气”,先审查一下王涛的律师资格吧!这年头儿,冒名顶替的事儿,假冒伪劣的事儿,太多了。人心不古,多多提防为妙!

 谈歌虽非出家人,却从不打诓语(现在出家人打诓语的多了去),善哉!善哉!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