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文学不是“圈养”的宠物  

2006-10-22 11:4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须讳言,在近年来的小说创伤中,能够吸引大众的作品,在数量上已经不占多数了,也不占优势了。占优势的是那些在“圈子”里被叫好的东西。

“圈”,这个字还有另外一个读音,念JUAN,是一种有棚和栏的建筑。根据人类的经验,任何野生动物,只要被圈养起来,就会失去活泼的生气。而变得人工化了。小说这种东西,本来来自民间,一旦被圈养起来,就会变得造作。作家们不可以忘记,小说如果离开了民间,拒绝了大众,作家们就会失血,就会变得无力,像安泰离开了大地,像纸人一样轻飘飘的了。

读者不要误会,谈歌从不反对小说的高雅。过于粗俗的民间俚语,同样是不能搬到纸面上的。但小说终究还是大众的艺术,艺术跟学术是有区别的。提倡小说家学者化无可厚非,提倡小说学者化,简直是愚蠢透顶了。一些作家,如果一张口,就是让人听不懂的名词。张嘴全是外国大师的人名,以至连全称都念出来,并且常常在汉语的口述中,夹带英语以及别的什么外语,那么这个作家已经离开了大众,至少他已经考虑不再与中国大众对话了。

谈歌曾经参加过一个文学创作会,会上几个大作家小作家七嘴八舌,全是“小说要超越对应物”。“小说是作家与对应物的灵魂对抗。”“是作家不断地自身灵魂的拷问和追踪。”“不要怕自己的灵魂被拷打得伤痕累累。”种种语言,近似黑话。至今记得当时会场之上,掌声雷动,谈歌听得已经是云里雾里了。谈歌感觉他们已经走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去了,至少不再是小说的房间。小说创作上的完整意义完全被他们推翻了。当时对一篇小说的评论中,还有一位评论家发表了一通妙言,谈歌只记住一句,是说“此文本是浮出地表的颠覆。”当时身边的一位初学作者问谈歌:“谈歌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呢?”谈歌干脆地回答说:“是地震的意思。”

如此花样翻新的名词,的确让人一头雾水。他们不再把读者叫做读者,而是叫“对应物。”也许他们在进行一场物理意义上的文字实验,让所有大小读者懵懂地听不出东南西北。如果你一再声明你听不懂,那就是你的无知了。

好像已经互相约好了,大家齐心协力与海德格尔,与博尔克斯较劲。巴尔扎克托尔斯泰早已经过时,人们羞于提起了。曹雪芹们更是不再话下,谁要是不在题记里或者小说里提几句博尔克斯或者卡夫卡,谁就是土老冒一个了。大家仿佛走进了一家西餐厅,仿佛已经太饥饿了,都眼睛红红地要去抢西方大师的饭碗,至于抢得动抢不动,姑且不论,重要的在于你要去抢,要有一个抢的姿态。

为老百姓写作,已经为人们所不齿,大众的喜怒哀乐,已经不再为作家们所关注。但是人们不可忘记一个最浅层的道理,只要小说被印成书刊,后边就一定要有定价。而这定价是要读者掏腰包,如果读者不掏腰包,作家的劳动就只能给书店增加库存。想一想,即使作家们不为读者负责,也要为书店经理们负责一点吧。现在的书店已经都是企业性质了,如果亏损,书店的职工一样是发不出工资的。

是的,这真是一个浮躁的年代,浮躁的风气越刮越厉害,小说写到苍白无力的时候,还要冠之以“生命对抗”,“追问灵魂”。不要藐视读者,读者眼中一杆秤。近年来,读者反映作家的创作多是从外国人身上扒衣服情况太多。真是悲剧,且不说扒来的衣服穿起来合不合适,单就这一个“扒”字,很容易让人想到大街上那种很不好的动作。

话题还是回到小说创作上,“灵魂对抗”的话大可不必再说,不管怎么讲,小说创作是一种劳动,只要是劳动,就要诚实。不要搞什么花活。最后鉴定作家劳动成果的,是读者。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