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焦大为什么不爱林妹妹?  

2006-10-22 11:45:00|  分类: 说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是因为鲁迅先生讲过,贾府也有焦大不爱林妹妹的(鲁迅先生或许是讲阶级的问题?),于是,人们便都说焦大不爱林妹妹。焦大为什么不爱林妹妹?咱们得分析。

那天,有个名叫石桥的作家朋友找谈歌喝酒,酒桌上,不知道怎么就谈起了焦大不爱林妹妹这句话,石先生直摇头:这话看怎么说,我就不相信焦大不爱林妹妹。事实上,应该说焦大有自知之明,老焦知道林妹妹看不上自己,也就死了这份心。老焦明白啊,如果他天天上林妹妹那儿去献媚,那林妹妹早就告他性骚扰了。

石桥先生说得有道理啊。

焦大应该是个明白人。明白人从来是不做白日梦的。按照石桥先生的观点:焦大并非不爱林妹妹,只是碍于身份悬殊太大,不敢妄想罢了。按照书中所写,老焦是一个老同志了,参加工作早,知道的事情多,立下的功劳大。多少年风风雨雨地过来了,如果连这点儿男女事儿都看不明白,老焦岂不是白活了?可是话讲回来,真要把这点男女事儿看明白,也真不是一件容易事。这跟年纪大小没有关系。八十岁还玩儿“张生跳墙”的,也不乏见。你说他不带劲,他还挺来劲。人们可能会说,老糊涂了。可是年轻人呢,哪儿都明白,脑筋活,门槛精,可是一掺和上这男女事儿,也就变得糊里糊涂,找不出东南西北了。

讲一个笑话,真事。某君是某单位里的一个普通职员,姓名咱也不提了,姑且称他是“焦二”吧。焦二不起眼,属于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那种。焦二工作也算积极,为人也算本分,日子过得也算安静。忽一日,单位里调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子,且这女子有些背景,父亲是省里的一个高级干部,母亲是大学里的教授。而且还有海外亲戚。属于“留(留过学)忙(有人帮忙)无(无配偶)知(知识分子)”之类。焦二竟然不管天高地厚,强烈而且热烈地爱上了这个女子。人家爱不爱他,他不管,人家有电没电,他不问,反正他就是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人家。今天发短信,明天写情书,人家置之不理;他继续奋勇前进,赶上了情人节,他就献花,赶上了双休日,他就邀请吃饭。这位女子修养好,没有发脾气,一概婉拒了;他不屈不挠,继续升级,上班下班,尾随追踪。于是,闹了一个七荤八素。女子终于愤怒了,把焦二的行为告诉领导了。领导生气了,这个傻小子不是添乱么。领导得出面啊,于是,个别谈话,会上批评,闹到这般地步,焦二应该止步了才是。可是这个傻小子仍然不知趣,不看眉眼高低,继续顽固地纠缠,要将他的爱情进行到底。人家没电他继续来电,人家没戏他有戏。领导也管不了了,就跟这女子说,得,您啊,干脆上法院告他吧。结果,法院判了,焦二被判了几年劳教。按说,这个傻小子也是大学毕业,接受过高等教育,如何就傻到这般地步呢?你凭什么爱上人家呢?现在社会上流行一句傻话:你爱不爱我没关系,反正我是爱上了你。我爱你不讲理,就像老鼠爱大米。说这种话的人果真是疯颠了。说着玩玩可以,可不能来真的啊!爱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个人都同意,那叫爱。有一方不同意,这种行为就叫不可能、就叫傻、就叫单相思。说贬损点,就叫不要脸。

焦大是贾府的老资格,过去跟老爷出征过,上过战场,出过力,流过汗,立过功,从死人堆儿里背过老爷。就凭这种老资格,老焦就敢在贾府里骂大街,于是被人塞了一嘴马粪。这是老焦倚老卖老,招人不待见。你有老资格算什么?那是过去,现在你不能吃老本,你得立新功。也算老焦糊涂一回。

可是老焦在爱情问题上,就从来没有糊涂过。他知道贾府里这些如花似玉的妇女们,并不是给准备的,给他享受的。看罢《红楼梦》全书,老焦从来没犯过作风问题(或者老焦偷偷到街上的洗头房泡脚屋去过?可是人家在大观园里从来不乱来)。别说焦大去爱如花似玉林妹妹了,谁都没见到焦大给大观园的哪一位丫环或者老娘们儿抛过飞眼,或者打电话邀请哪一位出来吃个便饭,或者情人节那天给谁送过鲜花。老焦算是明白透了。如此说,老焦就算是半夜三更睡不着觉,他宁可吃安定,或者拿脑袋瓜子撞墙,也绝对不会给林妹妹打骚扰电话。

再讲当代的例子,一些像老焦这样有资格的老先生可真不如人家老焦先生明白啊,就说文学圈艺术圈里的一些有资格有资历的有资本的老先生吧,怎么不敢爱林妹妹呢?他们恨不得连张妹妹李妹妹王妹妹都一起爱了。那丢人现眼的小动作,那色眯眯粘乎乎的目光,谈歌真是见多了。赶紧着别过头去。眼不见为净了。

再强调一句,并不是老焦不好色,只是老焦明白。男人明白到这个份上,就算是真明白了。《红楼梦》里也就真有整不明白的男人,那个贾瑞就是个天真烂漫的傻小子,一点也不比上边那个职员逊色,爱王熙凤爱得魂不守舍,爱得一塌糊涂。到底让王熙凤折腾了一个乌鸡六受,调理了一个乱七八糟。老百姓常常说,你就不拿镜子照照自己?这是讲人要有自知之明。这个瑞大爷倒是照镜子了,可是照了几回,最后高低给照死了。什么镜子?黄片儿!可怜,浪漫主义至上的瑞大爷哟,到死也没有把爱情这件事儿整明白,你凭什么爱上人家王熙凤啊?你有什么资格?爱王熙凤的人多了,闭上眼摸上八圈儿,怎么也轮不上你啊!且不说你这种没指望的爱情是不是虚幻?人家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么,哦,你以为人家跟你笑了笑,你就指望人家给你开门的钥匙呢?你以为人家夸奖你两句,你就指望人家要跟你上床了?东北人讲话:你这不是扯呢么?

可惜哟,当代像焦大这样明白的老先生不多了。让人泄气的却是,当代的瑞大爷也真还不少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