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俗想俗写  

2007-03-13 22:28:0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自己活得很累。

   大都说是心里太累。

   有一副对联,记不大清楚了,是哪个庙里的?写得是: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怎晓得那步留神;

   富贵也好,贫贱也罢,百年后皆是古人。

   大意如此。上联应该是写人生的惶恐,下联应该是写死猪不怕开水烫。猛一看,这副对联是有些境界的,是啊,也许直到死的那一天才,人,才可放开。还有一句禅语:有不如无。直译过来,大概就是干不如不干,有不如没有。这的确是一句很让人省心省力的话。可人世间有谁能够完全体验呢?或者说,如此放得下,又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呢?世上多是拿得起的人,放得下的何曾见过几个?举重若轻是洒脱,可我辈见过几个真正洒脱的人物呢?多见的是举轻若重。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万丈红尘,累啊!

   可是,我们不都是这样尴尬地活着呢吗?

   还有一种理论:你这个也不争了,那个也不想了,什么也不做了,任谁也不爱了,那你还活着个什么劲儿啊?

   说得理直气壮,直直能让那些所谓的超脱者,先出冷汗三身,再发热汗三身。

   人总是愿意活下去的。不管日子多么沉重。前年,一位同学住进了医院,他所在的企业效益不好,医药费拿不起,而他患得是绝症。我去探视他,他垂危的目光盯着我,我却不敢与他那濒死的目光对接。我从医院出来,感觉自己像一株缺氧的草。天空是闷闷的,不透气。只有几朵灰色的云在天边悄悄移动,很随意,一点也不着边际。但那是一种移动,我想,只要移动,就是鲜活的,情绪也需要移动,不移动的情绪是会“木”死的。

   三个月后,那个同学终于一病不起了。我想,他应该是木死的!

   我想说的是,活着么,总要有一份好心情,不管在什么时候,我们总不能木死。曾经看过一张画,是前苏联一个画家的作品:一个老兵倚在树杆上,吹着一只口琴,一支枪靠在树上,几个小兵坐在草地上,仰着头,呆呆地望着老兵吹琴,都是几张嫩气的脸,布满了天真,而老兵的确是老了。远方的落霞,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树们,象征着什么?看这幅画时,我年纪还小,看不大懂这张画的精神含义,而现在这幅画竟是常常想起,我已经知道了这幅画的悲剧效果。我永远会记住那个老兵嘴上的那支口琴,那应该是一种人生的支撑啊。我每每想起这张画,总会被画面所传达出的那种悲情击中。于是,我就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可能,我就写出这篇小说。但是我一直没能写出,我只觉得自己心力不够。但是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讲清自己感觉的概念。那就是人生美丽的悲情。我们的精神里,或许缺少的就是那支口琴,至少,应该是那样一支口琴。

   我曾经对朋友说起这幅画,朋友说,那支口琴是一个象征,象征着传统。朋友满脸不屑。我反驳一句,传统真的就那么不好么?朋友反驳我一句:传统好么?

   仅就目前而言,我们的生活中不可能产生“后”什么,硬性的输血,会感觉到排斥的痛苦。单讲对生命的认识,中国人骨子里讲轮回,从我们的老祖宗开始,我们一直讲到现在。而西方讲得是一次性的生命消费,也讲了多少年了。东西方使命和责任的范围也是不一样的,体验已经植根在我们的血液里了,就是对传统无可选择的承接。如果我们走得太远了,别人就会发现我们脑袋后边那支长长的中国式的小辫子,他们会哈哈大笑,掉头而去。民族的特征,是抹不掉的。《天鹅湖》让东北二人转来演出,会是一种什么样子?让于魁智带着胡子去唱普罗米修斯,或者是二黄导板,或者是西皮流水,又该是一种什么效果?外国人讲自立,很多当代中国人高呼开明之至。可是喊归喊,可那一个中国人等孩子长到十八岁,就轰出家门,一分钱也不管了。过去不行,现在更不行。独生子女,是祖国的花朵,更是家中的牡丹。换句话说,我们总是高喊自由,民主,可是,如果明天就把这两样东西交给我们,我们会使用它们吗?

   的确,我们闭关锁国的时间久了些,一经开放,洋货便潮水一般涌来。洋货并非全是补药,不可乱吃,自己原本很结实的身子如果虚了,也要对症下药。药书上讲过一句真话:是药三分毒。一味乱吃,肯定要吃出毛病来。退一步讲,洋药是不是都是补药还应该两说。橘枳的道理,我们讲了多少年了,我们却好像总是在犯同样的错误。我们越来越变得不自信。或者说,我们日常生活中缺乏一种应该有的顽固。对,顽固!

   改革开放了,有人欢喜有人愁。前几年,悲观主义都讲,学生们都去经商了。而乐观主义讲,报考大学的人越来越多。还有更乐观的讲,在这个人人都说挣钱第一的年代,可是人人还想文化一点,中国骨子里还没有最后消除掉唯有读书高的理念。是不是这样?还要具体分析,有一句偏激的话:外国人读书为做事,中国读书为做官。是不是这样?我不大相信,但仅从读书这一点来讲,我们至少是跟外国人是不一样的。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先生,仍为要去掉教授职称前边的“副”字,而年年自费出书。我见过。

   悲哀么?我说不清楚!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