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三国时代的超级女生:徐夫人  

2007-06-06 12:19:00|  分类: 说三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来了几个朋友,喝酒聊天儿。现在想不起为什么,就说到了女子杀人这个话题。一个朋友说,“在中国古典小说里,为夫报仇的故事多,为妻报仇的故事少。说明那时候,女子们比男人们重情感。”有人抬杠说,“那也不一定。”当下就举出了一个《水浒传》扈三娘的例子。是啊,扈三娘这一个女子,也的确让后来的女子们气短,也让人无话可说。那是怎么回事儿呢?未婚夫让人家杀了,未婚夫的全家都让人家杀了,自己全家老小也让人家给杀了,可她什么态度呢?别说报仇了,真让人泄气啊,她一点儿也不记仇,还跟仇家欢天喜地入洞房了。说到这里,话题也就多了,旧时候,被逼良为盗贼的女子并不在少数啊。理由只有一个,屈服于强大的黑恶势力。除去当事人,这种压力绝非外人知道的,那不一定得受多少罪呢。但就有例外,就有不肯屈服的,有人就讲到了《三国演义》里的徐夫人。

   徐夫人是《三国演义》这部书里的被认真刻画的一个女子。比之貂蝉孙尚香,篇幅虽然不长,可是作者用简洁的笔墨,写出一个遇事不慌,胆大心细,有仇必报的奇女子。比较书中另外一些女性,徐夫人应该写得最为干练的一个人物。

   徐夫人的爱人是孙权的弟弟孙诩,也就是孙权的弟媳,她在书中三十八回出现了一次。猛一读还挺奇怪,徐夫人既然是孙诩的媳妇儿,那应该叫做孙夫人啊。好比现在我们知道常识的,张大哥的媳妇,我们应该叫张大嫂,或者张夫人。虽然张大嫂自己姓赵,我们也不能喊她赵大嫂,或者赵夫人吧。如果那样喊,张大嫂不干,张大哥也不干了,喊谁呢?别乱说,这是我老张的媳妇,跟老赵家没关系!如此看,古时候不似现在,女同志是有姓名权的,我既然姓徐,就是嫁给你老孙家,或者老赵家,或者老李家,我永远是徐夫人。这应该是女权主义的表现?

   咱们再说说孙翊同志,他是丹阳市太守。套用现在的行情,孙翊也就是市长。书上说,孙市长性格暴躁,爱喝酒,而且是嗜酒,而且经常喜欢喝醉了。谈歌喜欢喝酒,知道喝醉了有几种表现,有哭的、有笑的、有闹的、有唱的、有骂人的、最好的是回去睡觉的(自我表扬一句,谈歌属于喝高了就回去睡觉的那种)。孙市长喝醉了不哭,不笑,也不骂人,他喜欢打人!打谁?当然是打下属了,打身边的人了。打外国人他也打不着啊,再说,人家外国人也不干啊。唉,孙市长的性格有点像张飞同志了。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某人喝醉了总打老婆孩子,就属于家庭的事务了,严重点儿说,属于家庭暴力。可是你总打下属,可就要影响工作了,打得再厉害些,就可能属于刑事犯罪了。您说,就这么一个性格的人,能当干部么?而且还当领导干部?怎么不能当?他还当了市长了。丹阳市的人民群众跟着这么一位市长,能有什么作为啊?您还指望他带领着全市人民奔小康啊?孙市长还不得天天号召广大人民群众喝酒啊。当然,您别指望这是开人代会选举出来的,这是任命。如果有人提意见,孙权就要说了,“我弟弟不就有点爱喝酒的毛病么,这跟当市长没关系么。你们有意见?谁敢有意见?有意见也白有意见!难道不让我弟弟当市长,还让你弟弟当市长不成?”那时候也没有人民代表大会,你也罢免不了孙市长。群众能说什么呢?群众只能说,“那您……就……喝……吧。”

   就真喝出事儿来了。话说孙市长手下有两名干部,一个是督将妫览,一个是郡丞戴员,套用现在的说法儿,这二位应该是副市级领导干部,却把孙市长给杀了。写到这里,谈歌心里有些阴冷了,这种同僚之间行凶杀人的事儿,不是什么新款的事儿,看来自古就有了。这二位大概也是真恨蒙了孙市长,一直想杀了孙市长。为什么这么大仇恨?书中没有详写,但是读者可以猜测,这两位说不定让孙市长酒后打过几回呢?如果孙市长再有同性爱的毛病,说不定酒后还强暴过他们呢。是啊,是啊,如果仇恨到了想杀人的地步,可见孙诩先生已经把他们得罪苦了,无论我们怎么猜测这种得罪的缘起,也不为过了。肯定不能是半瓶酱油一瓶醋的事儿。这二位也是真豁出去了。也有人猜测,或许是孙市长的存在,妨碍了他们二位的进步,他们因为孙市长的存在,就一直提拔不起来?为了自己的前程,他们必须杀掉孙市长这个绊脚石?谈歌觉得这种猜测不成立,为什么?您想啊,就是把孙市长杀了,人家孙权也不会提拔他们二位当市长啊。孙领导还得再派一位市长来,也不会让外人当啊。这是老孙家的买卖么!

   杀心虽然已定,但是他们与所有想杀人的政客一样,他们二位绝对不想自己动手,他们跟当代某些雇凶杀人的干部一样,也想找一个杀手,干掉孙市长。至于花钱多少,他们肯定不在乎。

是啊,花钱是一回事儿,这二位肯定有充足的财力准备。可是,雇佣杀手又是一回事儿。这可不是雇人装修,价钱差不多就成交。反正就是这么点手艺活。这可不是杀狗,是杀人啊,而且是杀本地的最高长官。随便找人肯定不行。找一个卖烤羊肉串的去干,即使他也愿意去,他不在乎价钱多少,他愿意当志愿者,也不行啊。他也接触不到市长啊。

   思来想去,他们想到了孙市长身边的一个随从,也就是跟包儿,谁?边洪。这边洪也不是什么好鸟儿啊,他还真就答应了,估计妫览戴员也是先给了他一半定金,另一半得事成之后再给。给了多少定金?书上没说,反正不会少,给边洪买十斤西红柿的钱,边洪肯定不干啊。至少也得够买一辆高级轿车的钱才行啊。除去价钱上的事儿,估计这个边洪,也是把孙市长恨得“钢钢”的了。或者说,别的跟包儿都提拔了,就剩下他,辛辛苦苦地干了多少年,还一直当着副主任科员呢,每次市里调整干部,都没有他的份儿。或者说,他也给孙市长的送过礼,孙市长或者心太黑,或者忘性大,收了钱就是不办事儿,边洪能不恨得咬牙切齿么?他做梦都杀了孙市长好几回了。妫览与戴员找他说这事儿,他肯定答应啊,“行啊,交给我吧。”写到这里,谈歌一叹,唉,这领导身边的跟包儿,也不保险啊。可是,市长说杀就那么容易杀的么?这可是不杀一只兔子啊。得有机会啊。

   说着话儿,机会就真来了,这天,正赶上丹阳市召开全体干部大会,开会得吃饭啊,晚上,孙市长还得举行工作宴会,招待各县区来开会的干部们,跟现在一样,当领导的得挨桌敬酒啊,得跟下属们道声辛苦啊。妫览和戴员就准备在这宴会之后动手了。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徐夫人不让孙市长参加这场宴会,为什么?徐夫人说了,她感觉不对,她懂《易经》,她算了一卦,孙市长出席这次宴会,凶多吉少啊。如此说,徐夫人还有算卦的技术?谈歌是个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这个情节。或者说,徐夫人听到了什么风声,知道了有人想加害自己的老公?不管怎么回事儿吧,反正徐夫人就是劲孙诩不要去。

   就孙诩那个脾气,能听么?说什么呢?媳妇儿啊,你怎么还迷信啊?害我?谁敢害我啊?我是谁啊?在这丹阳市,我就是老大。敢害我的人还没生出来呢。于是,孙市长牛哄哄地就去赴宴了。

   肯定是大吃二喝啊。孙市长也左一杯右一杯喝得飘飘欲仙头重脚轻了。宴席散了之后,孙市长也得回家啊,就是不回家,孙市长也得去歌厅舞厅或者泡脚屋啊,边洪是跑包儿,他就跟着孙市长到了外边,估计嘴里还说客气话呢,“孙市长啊,您慢点儿走,这道儿黑,没路灯。您小心着脚底下。”得,嘴里说着,边洪就暗中把刀拿出来了,“咔嚓”一刀,就杀了孙市长。写到这里,谈歌心里发冷,奉劝诸位现任领导一句,你们可得小心你们周围的跟包儿啊,你们知道他们哪一个是边洪呢。真要是他对您不高兴了,再有人给他一定数量的钱,他也真敢杀你们啊。您还甭说您是市长或者是主要领导,边洪这种人杀您,跟杀猪宰羊没有什么区别。

   按说,这事儿就算结束了,妫览戴员二位,目的也达到了,趁着孙市长刚刚死了,赶紧着出面收拾残局,再给边洪点儿钱,“行了,老边啊,你任务完成的不错,你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暂时先别露面了。”这也就完了。这应该是边洪的想法,这种想法比较单纯,也比较幼稚。是啊,我老边替你们二位干完活儿了,你们得把另一半儿的钱给我啊,你们至少也得再请我一顿儿,犒劳我一下么。唉,边洪这个傻东西啊,你那想法,也就是小学二年级的水平,你就没想过啊,古今中外,政客们买凶杀人之后,从来都是要灭口的啊。以妫览戴员二位的政治经验,他们能让你边洪活着出去么?情知,这杀的不是一般人啊,是最高升官孙权的亲弟弟啊,孙权一定得在全国悬赏通缉。这肯定是本年度第一号大案了。他们二人是幕后啊,一旦边洪落网了,还不得把他们都招出来啊?行了,干脆点儿吧,边洪你就永远闭嘴吧。我们也省得费心了。他们就把边洪杀了,搞政治的,黑啊!

   杀完了边洪,戴员和妫览就开始抢劫孙市长的家产了,是啊,当市长的,能没有点儿家底吗?妫览不仅见钱眼开,而且还是见色眼开,他一眼就看上孙市长的太太徐夫人了。他立刻就动了歪脑筋,我们不妨翻译一下这场对话。妫览一定不知羞耻地说:“徐夫人啊,您看这事儿闹的,您节哀顺变吧,孙市长是让边洪这个王八蛋给害了。大家都知道,孙市长一直对边洪不错啊,他儿子大学毕业,工作都是孙市长给解决的呢。这个王八蛋怎么能恩将仇报呢?我呢,一生气,就把边洪给杀了。算是给孙市长报仇了。徐夫啊,您还年轻呢,也不能总守寡啊,你就嫁给我吧。我虽然不是个正厅级干部,我也算是一个副厅级么。”

   徐夫人说了:“妫先生啊,我不能嫁给您啊。我现在这情绪,真是顾不上考虑这件事。”

   妫览肯定要威胁利诱啊:“你要是真不嫁给我,我可就杀了你了。”

   徐夫人多聪明啊,她肯定微微的笑了:“妫先生,您为什么一定要娶我呢?”

   妫览一定也急眼了:“为什么?我喜欢你啊。我都是千年等一回了。”

   徐夫人一定会说:“哎呀,妫先生啊,承蒙您看得上我,那真谢谢您啊,说实话,孙诩这个东西,自打我过门儿,就没有对我好过,每天喝醉了,就拿我开练。我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就没有干净过呢。”

   妫览高兴啊:“是啊,所以你就嫁给我吧。我保险好好爱你。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徐夫人得说:“妫先生啊,您说的是啊。不过,妫先生,您看,孙诩再怎么不是,他也是我男人吧,他刚刚死,我还穿着孝服呢,我要是现在就嫁给您,这群众意见肯定少不了,街面上也不好听啊。您别急,等这个月末,我就该着脱孝服了,到那时候,我明媒正娶地就嫁给您了。您看如何?我想,您也不在乎这几天吧。”

   妫览一算计,也真是没有几天了,说:“行啊,徐夫人,还是你想得周到啊,这群众的意见咱们也得考虑。那咱们就等到月底,就这么说定了。”

   徐夫人肯定说:“当然,您看,事情都这样了,我还能跑到哪儿去啊?您就等到月底吧。也正好赶上发工资,我得请您下趟馆子,好好吃一顿儿。”

   应该说,这是一场智力对话,妫览也不是白给的,他一定算计好了,徐夫人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刀都架到脖子上了,她敢不同意么?妫览为刀俎,徐夫人为鱼肉啊。刀把子下边出政权,刀把子下边也一定出爱情啊。相信,此时的妫览是相当自信的。

   读书读到这里,也就有了另外的猜测,妫览杀孙市长,是不是有徐夫人的原因呢?一个朋友对谈歌讲过,不能排除妫览为色杀人的情况。或许说,徐夫人是一个有名的美妇人,早就被妫览看中了,一直暗恋着呢,可是这个美妇人眼巴巴地被孙市长娶走了,妫览先生能不妒嫉吗?他一直放心不下啊。再深入一些说,是不是妫览当年也曾经追求过徐夫人呢?当代这种看中了某个明星,于是,就把明星的配偶当作仇敌的骨灰级“粉丝”,不也是层出不穷吗?如此说,妫览先生或许是一个呆头呆脑的“痴情男人”?也真备不住啊!

   徐夫人能怎么样呢,拖延一天是一天,肯定会有办法的。是啊,先把妫览这个狗东西打发走了,我再想主意。

   妫览前脚走,徐夫人就赶紧把孙市长的两个心腹找来了,孙高与傅婴。是啊,孙诩当了多年市长,手下不能都是边洪这样的吧?他肯定有朋友啊。都说孙市长喝醉了酒爱打人,哪得看打谁了,打也得打边洪那样的。对孙高和傅婴,估计孙市长从来没打过。要不,徐夫人怎么找他们两个商量呢。徐夫人说了:“孙高啊,傅婴啊,你们二位可得给我帮忙啊。妫览戴员这两个王八蛋,就把我男人给害死了。还把罪名都推到边洪身上去了。他们还以为我不知道呢。其实我什么不明白啊。孙市长活着的时候,可是对你们二位不错啊。你们得替我报仇啊。”孙高和傅婴忙说:“徐夫人啊,您放心,我们都是孙市长提拔起来的,我们的房子还是孙市长给的呢,我们一定给孙市长报仇。您说怎么办吧?”徐夫人说:“咱们这么办,你们一面给孙权领导送信儿,他还不知道呢,得让他知道这件事儿啊。一面想办法杀了这两个混蛋。”孙高和傅婴肯定拍胸脯啊,“行了,徐夫人,您就瞧好吧。”

   得,这就算是定下计策了。

   写到这里,真得佩服徐夫人不一般啊,换上一般二般的妇女,或者因为胆子小,早就给妫览戴员给吓坏了,“行,行,妫先生啊,您要我嫁给您,行啊,您只要饶了我,您让我嫁给武大郎都行。您别伤害我的孩子就行了。”或者,赶上一个脾气暴烈的,肯定气懵了,“什么?你们杀了我男人,还想让我嫁给你,呸!老娘跟你们拼了。”什么结果呢,肯定让那两个混蛋一刀给劈了。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仇也别报了。还得说徐夫人沉得住气啊。

   接着往下看,转眼就到了月底了。徐夫人就让孙高和傅婴事先藏在自己的卧室里,她也脱了孝服,浓妆艳抹了一番,估计也得打扮得跟坐台小姐差不多的样子。妫览也不是傻子啊,他也小心着呢,先派人监视了一回,得到消息说,徐夫人已经换妆了,高兴着呢。妫览高兴啊,行了,这漂亮女人归我了。孙夫人也就派了贴身丫环来请他过去啊,妫览就去了,徐夫人就跟他喝酒,唱歌,估计打打麻将,也未可知啊。妫览也喝得差不多了,舌头根子都硬了,“亲爱的……时候不……早了……咱们……休息吧。”徐夫人就带着他进卧室,妫览大概这个时候全是想着跟徐夫人的床笫之欢了。可是徐夫人就一声喊,或者摔杯为号,孙高和傅婴就出来了,“妫览啊,你这个王八蛋,明年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得,妫览大概还没醒过味儿来呢,就上西天了。徐夫人一鼓作气,又派人去请戴员过来喝酒,同样的方法,重复使用一次,跟演电视剧一样,好情节不怕雷同啊。戴员也就被解决了。得,徐夫人就把这两个混蛋的人头,祭奠到了丈夫的灵前了。读书至此,让人拍案叫绝啊,徐夫人也是一个女中豪杰了。用当代的话讲,她就是一个超级女生啊。

   最后,回到本文开头的闲话,在中国古典小说,为夫报仇的故事有许多,为妻报仇的故事则很少。说明那时候,女子们比男人们重情感。当代文学里,女人为男人杀人的故事少了,男人们为了女人争风吃醋而杀人的故事多了。为了一个眼神,就敢拔刀而起,挺身而斗,五步流血。或许是女人们退步了?男人们进步了?

   谈歌真是说不清楚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