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明朝的故事之四  

2007-07-18 12:25: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碧辉煌的紫禁城,雄伟肃穆庄重,显示着皇家的气派和威严,德胜城楼前,徐达和冯胜各自勒住坐骑,眺望之下,冯胜禁不住心生感慨,由德胜城门望过去,皇宫已经是遥遥在目了,两年前,皇上就是在这里率文武众臣送他和徐达出征的。他们已经整整两年没有见到皇上了。可是等待在他们前头的命运又是什么呢?冯胜不禁侧目看了看徐达。徐达面如止水,只见他一声令下,传令官手中的红旗摇动,徐达冯胜身后的军队立刻肃静下来,又恢复了整齐威严,有微风扬起,两面写有“徐”“冯”的杏黄大旗在风中飘动,分外夺目鲜艳。队伍就在德胜城门前伫立着。

   他们在等待着皇上的接见。

   终于,一阵喧天的锣鼓突然响起,德胜城门前走出来两列整齐的御林军,齐整地分列站好。随后,朱元璋率文武百官走出了德胜城门。头前的太监高声喊道:“万岁驾临。”

   徐达冯胜慌慌地远远下马,疾步上前,跪伏在城门前。朱元璋大步走上前来,哈哈大笑看着跪在脚下的徐达和冯胜,声音爽朗地说道:“二位将军辛苦了。今日班师凯旋,朕已经备下酒宴,为二位一洗征尘。”

   徐达冯胜叩头谢恩。朱元璋上前扶起二人,一手拉着徐达,一手拉着冯胜,向宫中健步走去。众臣随着朱元璋进了皇宫。徐达下意识地回头张望了一下,他的目光正好与身后的刘基对接在一起。电光石火般地一对接,二人的目光似乎一下子融会贯通了些什么。两年不见,刘伯温似乎苍老了许多,徐达心中几分悲伤陡然涌过,一股酸涩难以抑住。他此时的心情颇为复杂,但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皇宫内,盛大的酒宴已经摆好。文武百官依次坐定。徐达冯胜坐在了上首席上。

   朱元璋端起一杯酒,站起来道:“如今元胡已彻底扫平,天下大定,朕真是欣慰啊。徐达冯胜二位将军劳苦功高,朕敬你们一杯。来来来,满饮此杯。”

   徐达冯胜同道:“谢皇上。”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众臣也纷纷举杯饮了。

   这一席酒宴当然只是一个仪式,一个时辰便散了,群臣告退。朱元璋兴致勃勃,似乎情绪依然不减,他将李善长、徐达、汪广洋、胡惟庸、刘伯温、宋濂、冯胜以及太子朱标及朱标的儿子朱允文,还有几个皇子留下了,朱元璋笑道:“朕昨夜想起一盘残局,请诸位臣工和几个皇子都看一下。”

   几位大臣面面相觑,暗暗忖度,不知皇上此举又有何深意。

朱元璋似乎猜破了众臣的疑虑心思,他暗笑了一下,站起身向上书房大步去了。一班大臣诚惶诚恐,各自揣着满腹的疑惑,忙不迭地紧随其后。朱爽朱冈朱棣朱肃等几个皇子更不知父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都小心翼翼地跟在了太子朱标的后边。

  上书房是皇宫中的禁地,是皇上用来与臣子们研究重要国事的地方。寻常人难得一进,能进此中之人必是辅国重臣,或是皇上倚重之心腹,偶尔传人进去谈话,也算是皇上对臣工之特殊恩宠。众人尾随着朱元璋走进了上书房,看到一局残棋已经在龙书案上摆好。朱元璋招呼了众人一声,便踱到棋盘前,凝思不语。众人也忙围上前来,仔细地看着棋盘。

   这是一局残局,黑白双方,几有危势,烽烟烈烈四起,各自多有不测。众人看过,都不明所以,并无人说话。良久,朱元璋的目光从棋盘上收回,他抬起头来看看大臣和皇子们,微微笑道:“诸位臣工,来来来,俗语说观棋不语真君子,可是今天则不然,朕不许可你们装聋作哑,朕要你们毫无保留,畅所欲言地对这一个棋局做个评判,你们看得破这局棋吗?此局貌似风和日丽,彼此并无争抢,落子时,却是机关重重,云山雾罩。置身其中,初感四通八达,却是步步陷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朱元璋说罢,众人小心地再往前凑了凑,更仔细地盯住棋盘,各自皱眉沉思。唯刘伯温置身众人之外,不动声色,脸上似笑非笑。

   朱元璋轻轻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浓眉皱起,露出了怀想的神情:“这是当年朕与云中声先生对弈时留下的一局残棋。可惜啊,朕已经多年不见他了。这局残棋,朕希望诸位能够破解。”

   朱元璋眼睛扫过众人,目光复杂地停在刘伯温身上:“刘爱卿,人人皆知你一向聪明过人,当之无愧称得上本朝第一才子,你对此局有何奇论妙解啊?”

   刘伯温并不看棋盘,从容笑道:“皇上,刘基的确学过一些江湖小术,当年也曾经招摇过市,大多只是为了糊口,浪得一些虚名而已。这局残棋如果皇上都解不破,那刘基更是望尘莫及了。”

   朱元璋又把目光转向徐达,眼中含笑道:“徐将军,你的棋艺朕心知肚明,过去军营之中,朕常常与你对弈,每每多是我险胜于你,可朕心里一点都不胡涂,你不过成全朕的体面,有意相让罢了,今天你可不必大智若愚,你要直抒胸臆,对此局如何议论呢?”

   徐达谦逊地一笑,话里有话道:“皇上取笑了,皇上乃真龙天子,天命所授,棋风凌厉,所向披靡,世人所不能及之。微臣这点微末道行,雕虫小技,岂敢与皇上同日而语,今天来此观局的各位同僚和诸位皇子,之才能见识都远在微臣之上,他们必有解法。”

   朱元璋笑道:“你这般夸奖他们,他们若无解法呢?”

   徐达笑了:“那微臣又哪里敢班门弄斧呢?”

   朱元璋哈哈笑了:“徐达啊,你若不出头,其它臣子们又怎敢置喙呢?”说罢,他看着众人道:“朕不过是要你们解一局棋,又不要你们诸位的脑袋,君臣之间娱乐而已,你们不必多疑?难道在诸位眼里,朕难道是个反复无常、暴虐无情的皇帝吗?”说到这里,朱元璋又瞧了一眼面色有些尴尬的徐达,爽声道:“好吧,近来,北方战事不吃紧,南方沐英进军一路大捷,朕也难得浮生半日闲,今天大家就都不要回去了,朕已经吩咐御厨为你们准备了晚膳,你们就留在宫里破解这道残局吧。朕有言在先,非是朕软禁你们,乃是为了让诸臣工放松一下,做个游戏而已。不过,棋理若似人世,若无一星半点真知灼解,不用我说,恐你们明日也无颜见朕了吧。”

   朱元璋这一席话,众臣的心思松懈下来,脸上浮出笑容。

   朱元璋忽然又收敛了笑容,皱眉又看了一眼众人,众人心里被他这一瞥,心里不由地悚然起栗,只见朱元障冷冰冰道:“其实嘛,这也不算什么闲情逸趣,找你们来拆解这局棋,朕还有另一层意思,朕是想看看众位的心思和手段。屈指数来,诸位臣工都是我大明朝的精英才俊,几位皇子也都已经长成了材干。如果你们都解不破这道残局,便是让朕有些伤感了。在朕眼里,你们都应该是上马可以得天下,下马可以治天下的人物啊。”

   李善长汪广洋等大臣见朱元璋不快,更不敢多言,只有在脸上堆起干巴巴的笑来,皇子朱刚上前说道:“父皇以此局观察我等的心智,用意深远。只是儿臣才疏学浅,这棋理中的奥妙曲折,还望父皇点拨一二,儿臣才好破解啊。”

   朱元璋开颜笑道:“当年云中声先生所讲,留下这局残棋的乃是一位世外高人,朕也望尘莫及啊。不过,今日君臣一道,和衷共济,破了他这个残局。不信这一道残局便能难倒了朕的满朝大臣。”

   众臣纷纷点头称是,正在附和间,太监赵琪来报:“皇上,杜若飞来了,他要求见皇上,说有紧急事情。”

   朱元璋一怔:“谁来了?”

   太监道:“是南方商人杜若飞先生求见。”

   不只是朱元璋,刘伯温徐达冯胜胡惟庸李善长都怔了。杜若飞是他们多年的旧交啊。只是朱元璋做了皇帝之后,杜若飞便退隐江湖了。今日突然现身,众人都非常意外。

   朱元璋大喜道:“杜若飞?他怎么会现身呢,朕以为他真要学春秋时的介子推,从此隐居起来呢。多年不见他,还真是让朕心中好生牵挂啊。赵琪啊,你去御膳房安排一下,晚上做几个精致些的小菜,老友重逢,朕要与老友痛饮一番。”

   众人听得出皇上果然高兴了。朱元璋平日里极为节省,无嗜酒之好,除了庆典及席宴群臣之外,饭菜多是素食青菜,荤腥都少见,今日破例让御膳房加菜,可见杜若飞的突然到来,使朱元璋有些出乎意料的兴奋。

   赵琪领命去了,朱元璋犹自兴奋地对大臣们说:“诸位爱卿,孔子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朕就不看你们下棋了。朕知道,你们中间大都与杜若飞相交甚厚,朕也猜出你们都急于想与他见面,但是今天不行,你们仍然要解破这道棋局,你们不许搪塞敷衍,每人都要拿出一个解法来才可。”说罢,他匆匆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