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明朝的故事之七  

2007-07-25 20:30: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元璋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他匆匆走进内宫,大步向前,搀起跪在他面前的一个商人模样的中年汉子。

   这汉子便是杜若飞。当年朱元璋起事时,杜若飞倾尽家财相助。但是,当朱元璋坐了天下,正要论功行赏,大封公侯之时,杜若飞却隐匿而去。好让朱元璋伤感了些日子。

   朱元璋紧紧握着杜若飞的手,好一刻才松开,他与杜若飞相对坐下,太监倒了一杯茶上来,朱元璋伸手接过来,亲手递给杜若飞:“若飞啊,一定走得渴了吧,先喝茶。”

   杜若飞慌忙接过:“皇上,您太客气了。”

   朱元璋看着杜若飞,目光潮湿了,他感慨万端道:“若飞啊,朕几次下诏晋见你,你如何不来见朕呢?屈指算来,我们分别已经五年了,你真是一面也不肯见朕,莫非你真要逼朕学晋文公的样子,放火烧山不成吗?”

   杜若飞摆手笑道:“皇上啊,玩笑了。杜若飞一介商贾,当年只是仇恨胡元,才追随皇上于鞍前马后。胡元已经败回草原,大明灿烂建国,若飞文不能,武也不能,做什么?只能重操旧业,经商盈利罢了。若是我来朝做官,庸人误事且不说,岂不是要被天下骂皇上胡乱用人了吗?”

   朱元璋哈哈大笑:“你讲话还是那样有趣。”

   杜若飞也哈哈笑了。

   朱元璋道:“说吧,此次你进京找朕,有什么事情。我知道,若是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你是不会抛头露面的。”

   杜若飞苦笑道:“南方洪水灾情紧急,逼得我不得不找皇上啊。”

   朱元璋摆摆手,打断杜若飞的话:“哦,这件事情,朕已经知道了。”南方水患严重,朱元璋早已得到奏报,他长长叹了一口气:“阳武一带近日决堤,这,朕也知道了,胡元多年只知苛捐重税,却不晓得治理河患。积重难返啊。我们十余年不见,先不谈这些个糟心的事务,先说说你这些年都做些什么呢?好让朕惦记啊。”

   杜若飞道:“商人么,忙忙碌碌,利来利往,盈盈余余罢了。”

   朱元璋关切地问:“家中都好吗?孩子们都长大了吧?你应该带他们来见见朕嘛。”

   杜若飞笑了:“现在大明国安定,国运方兴未艾,百姓再无战乱之苦,家中自然好过了。孩子也都长大了,他们都在市井之中,见不到场面,也上不得场面,我怎么好带他们来朝中呢,一旦鲁莽起来,岂不是招众人笑话了。”

   朱元璋挥挥手:“你这人啊,总是这样小心翼翼。好了,你不愿意带他们来,朕不不勉强你,朕还是要旧话重提,朕几次下诏,你如何不来京城见一见朕呢?你是不是怕朕学了陈胜王呢?朕可是颁给过你块免死牌,这是大明国唯一的一块免死牌啊。”

  杜若飞笑着说:“皇上啊,我是一个江湖中人,有了皇上的免死牌,行走江湖,即使凶险,也无所顾忌了。只是我现在仍是一个商业中人,依这样一个身份,实在不好来见皇上。此次若不是为了向皇上举报一些事情,也是不会来的。”说到这里,杜若飞顿了一下,他的声音低沉下来:“其实,我在梦中常常与皇上相遇啊。”

   朱元璋听罢,也有些伤感了。他打量着杜若飞,他注意到杜若飞的头发有了不少白发,他有些凄凉地说:“若飞啊,你也老喽!”

杜若飞也感慨道:“日月追人啊。不过皇上精神健旺不减当年,真是让人欣慰啊。”

   朱元璋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若飞啊,你莫要奉承朕了。你刚刚也说了,光阴似箭追人老啊。朕的精神大不如当年了啊。”他看着杜若飞,问道:“若飞啊,你千里赶来,除了南方水患之情况,还有别的事情吗?”

   杜若飞知道,朱元璋这才与他扯到了正题。他刚刚要答话,太监进来奏道:“禀奏皇上,皇后娘娘到了。”

   话音未落,马皇后大步走了进来,朗声笑道:“皇上,是何方的贵客啊?”

   杜若飞见到马皇后,忙上前跪倒:“草民杜若飞叩见皇后娘娘了。”

   马皇后一怔:“哎呀,老杜啊,你怎么来了?快起来,快起来啊。”

   朱元璋也笑道:“今天没有旁人,若飞啊,你就不要拘泥了。”

   杜若飞站起身,三个人重新落座。马皇后上下打量着杜若飞,错愕道:“你真是……杜若飞?”

   杜若飞笑了:“正是。”

   朱元璋哈哈笑道:“皇后啊,不是他杜若飞又会是哪一个呢?”

   马皇后感叹道:“一别数年,老杜啊,我们想念你啊。”

   杜若飞笑道:“皇后娘娘还是当年那样神采飞扬啊。”

   马皇后摆手笑道:“行了,你不直说我丑,反拿这样老套的虚言搪塞我,多年 不见,你这样一个直人,如何也有了弯弯肠子了?”

   说笑了几句,马皇后又细细把杜若飞打量看过一遍:“若飞啊,这些年不见,若飞,你一向可好啊?”

   杜若飞微微笑道:“谢皇后惦记了,我还好。”

   马皇后笑道:“你几时到的?”

   杜若飞说:“刚刚到。”

   朱元璋打断他二人的话头,问道:“你二人先不要忙着叙旧。若飞啊,你方才说有要事相告,是什么要紧的事?”

   马皇后在一旁笑道:“若飞啊,皇上怎么一见面就急着与你谈公事呢?”

   朱元璋笑道:“不是朕谈公事,是老杜么,他来见我,自然是要谈公事的。若飞啊,你说吧。”

   杜若飞苦笑道:“我先送些东西给皇上……”他拿过身边的行囊。

   朱元璋笑道:“来就来吗?还带什么东西啊?客气了。”

   杜若飞却不笑,他取出一些状子递给朱元璋。

   朱元璋笑道:“你刚刚来,就先告状啊?谁敢欺侮你啊?好,朕先看看。”他一一翻看着状纸,脸上渐渐地就变了颜色。他终于看不下去了,把状纸猛地拍在了桌案上,虎地站起身来:“反了,反了。天下竟然有如此黑心的贪官污吏,岂不是与胡元的黑暗毫无二致了吗?如此下去,大明国不消一二年,便要亡在这般恶欲难填的狗官们的手里了。”他恼怒地在堂上走来走去。

   马皇后急忙端起一杯茶,递给朱元璋,却被朱元璋扬手打翻在地。朱元璋怒声喝道:“来人啊。”

   太监陈成忙应声上来。

   几个宫女也忙跑来收拾打碎的杯,被马皇后拦住,她让几个宫女退下去,她弯腰动手收拾茶杯的碎片。

   朱元璋怒冲冲地对陈成道:“传李善长刘基汪广洋胡惟庸速来见朕。”

   太监匆匆退下去了。

   朱元璋看看杜若飞,动情地说:“若飞啊,朕要谢谢你了。若不是你来报告这些事,朕还一无所知啊。真像人们说的那样,人睡觉常常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床上,一个是鼓里啊。朕就是睡在鼓里啊。”说罢,他猛击桌案。

 

   片刻,李善长刘基汪广洋胡惟庸四人匆匆赶进了后宫。

   四个人看着一脸怒气的朱元璋,皆露出惊异之色。朱元璋把一堆状纸扔在他们面前:“你们都看看,都看看。”

   四个人把状纸都传阅了。

   朱元璋震怒道:“你们天天向朕奏报,天下一片歌舞升平,你们何时能报一报天下之忧?朝中发下的赈灾银子大都被一些官员们贪污了。你李善长莫非一点都不知道吗?这里边还有告你侄子李和年的状子呢。你和汪广洋胡惟庸立刻处理这些事情。两天之内给朕答复。”他顿了一下,又道:“刘基留下。你们都退下去吧。”

李善长胡惟庸汪广洋战战兢兢地领命退下了。刘基没有得到让他退去的旨意,尴尬地站在一旁。

   朱元璋把怒气撒在了刘基身上:“伯温先生啊,朕就是不明白一个事情,从洪武元年开始,关于国家大事,你如何就一言不发呢?朕相信,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你如何装聋作哑呢?你是不是因为退休不得回家,就忌恨朕呢?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你不应该是这般性格啊,你现在如何学得慎言慎行了呢?”

   刘基看了一眼朱元璋,似有话要讲,却又咽了回去,他淡然说道:“皇上啊,刘基已经是退休之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这救济灾民之事,韩国公一手掌管,我若越俎代庖,且不说会惹得朝中议论,于韩国公的声名也不利啊。”

   杜若飞眼见到气氛紧张,心下不安起来。他与刘基是至亲至厚的老友,此时恐怕祸及朋友,于是起身忙打圆场,陪着笑说道:“皇上,伯温先生既然已经退休,你就放他回乡就是了。闲云野鹤,伯温本就是一个这样的性情啊。”

   朱元璋见杜若飞惶惶地为刘基求情,呵呵笑了:“若飞啊,世人皆知你和伯温先生是莫逆之交,朕知道你会庇护他的。好了,好了,今天你初来乍到。不谈这些让人不快活的话题了。伯温啊,你今天就不要回府了,就在这内宫里陪朕和若飞吃饭吧。”

   刘基笑道:“谢皇上。”

   马皇后却摆手道:“皇上,我看还是让若飞先生先去跟伯温先生叙一叙旧情吧。他们也是多年不见了。”

   朱元璋看了一眼马皇后,无奈地点点头,他轻轻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朕也看得明白,朕当了这个皇上,朋友之间的友情啊,也就多了客气,少了义气啊。行了,伯温先生,你带若飞去你府里去吧。不过,明天你得把若飞还给朕啊。朕与若飞还有许多话要说呢。行了,你们去吧。”

   杜若飞看一眼马皇后,略略迟疑了一下,笑道:“皇上,那我们去了。”

   朱元璋笑道:“要去就快些去吧,若是朕一会儿反悔了,你们二人都要留下。”

   杜若飞和刘基退下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