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2010-11-12 10:23: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代《经典阜平》序言 中国行政的区划,县一级举足轻重,记述其发展历程的县志,同样举足轻重。老县志多是精粹的,它通常字数少,页数薄,内容却厚重。时下,县志写作有了变化,字数渐多,页数渐渐变厚,有的状若砖头(我还见过多卷本的县志,如分成上、中、下三册种种),内容却变得枯燥,果真有那多可以入志的人或事吗?多是修志者唯恐遗漏了地方各届领导的政绩,事无巨细,一概要记录在案。且行文也乏味,八股样式,照猫画虎。或是受时下公文写作影响太深? 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内容厚重、行文凝练。绘人状物,生动形象多彩。许多句子与句式,仍为今人耳熟能详。“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绝非过誉之辞。即使站在今人的视角与高度,去解剖《史记》,恐怕也多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呢。有人慨叹,为什么当代的文人学者,不能应用司马迁的“写作技术”去记述历史与现实呢?是文学涵养不足?或是思想境界缺乏高度?乍听上去,问的似有道理。细想想,却是不得要领。仅从技术层面去考虑,自古以来的文史写作,可出司马迁其右者不多,那么,抛开政治因素,究竞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修史效果的差别呢?若让我说,或是在路数? 何谓路数?大概含有结构的方法?或还含有技术的质量?却又不完全是方法与技术所能涵盖。姑且称作路数。 套用一句流行语,路数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比较而言,我这两位文兄辛苦做成的这本《经典阜平》,倒是
采用了很好的路数。这本书,旨在撰写阜平发展历史,意在提取阜平历代精华。阅读全篇,逐一检阅体例凡例,它确是受了《史记》路数的影响。但它却又绝不同于《史记》的路数,我既不好说青出于蓝的话,也不好说剑走偏锋别开生面的话,但它的确与其它县志的写法迥然不同。这却又是不可比较的,正如我们不好比较茄子与土豆的优劣。掩卷深思,我只是判断《经典阜平》路数很对。 甲:说它路数对,作者精确地实现了它的要义,即“不求记录阜平全部,但求展现阜平经典”。只此一句,却是区别开了《史记》的写作和县志写作的不同。曾有人总结过这种路数的关节点,这是以点带面的写法。话是这般说,作好的真不多呢。或是这本书准确描写了阜平的“眼睛”?套用一句,此书或是写阜平之眉目,传阜平之情怀? 乙:说它路数对,也在于它的剪切技巧。这两位文兄,笔下多是智慧与狡猾共生,说其智慧,他们竟把阜平的历史与发展,纵向拉长,横向切开,可谓快刀斩乱麻。说其狡猾,他们竟能把刀下的材料归结为“经典历史”“经典故事”“经典瞬间”等13个板块,活脱一部长篇电视系列剧,整体并联,又各自独立。一卷在握,尽知阜平矣。 丙:说它路数对,还在于写作方法的活泼。《史记》精彩纷呈,却有故纸之嫌;县志的文字平稳,却有公文之疲。读费劲的书,读者或要生吞活剥;读轻松的书,读者方能大块朵颐。这两位擅写小说与随笔的文兄,视阜平县的历史与时下,人物与景点,文化与传承种种如文心雕龙,且笔下龙飞凤舞,一路写来,风生水起,乱花迷眼。有分

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采用了很好的路数。这本书,旨在撰写阜平发展历史,意在提取阜平历代精华。阅读全篇,逐一检阅体例凡例,它确是受了《史记》路数的影响。但它却又绝不同于《史记》的路数,我既不好说青出于蓝的话,也不好说剑走偏锋别开生面的话,但它的确与其它县志的写法迥然不同。这却又是不可比较的,正如我们不好比较茄子与土豆的优劣。掩卷深思,我只是判断《经典阜平》路数很对。 甲:说它路数对,作者精确地实现了它的要义,即“不求记录阜平全部,但求展现阜平经典”。只此一句,却是区别开了《史记》的写作和县志写作的不同。曾有人总结过这种路数的关节点,这是以点带面的写法。话是这般说,作好的真不多呢。或是这本书准确描写了阜平的“眼睛”?套用一句,此书或是写阜平之眉目,传阜平之情怀? 乙:说它路数对,也在于它的剪切技巧。这两位文兄,笔下多是智慧与狡猾共生,说其智慧,他们竟把阜平的历史与发展,纵向拉长,横向切开,可谓快刀斩乱麻。说其狡猾,他们竟能把刀下的材料归结为“经典历史”“经典故事”“经典瞬间”等13个板块,活脱一部长篇电视系列剧,整体并联,又各自独立。一卷在握,尽知阜平矣。 丙:说它路数对,还在于写作方法的活泼。《史记》精彩纷呈,却有故纸之嫌;县志的文字平稳,却有公文之疲。读费劲的书,读者或要生吞活剥;读轻松的书,读者方能大块朵颐。这两位擅写小说与随笔的文兄,视阜平县的历史与时下,人物与景点,文化与传承种种如文心雕龙,且笔下龙飞凤舞,一路写来,风生水起,乱花迷眼。有分 ——代《经典阜平》序言

教:如何读来不释手?必是引人当注目! 丁:说它路数对,更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当代化。浏览本书各个章节,多是设计奇巧,旧瓶装新酒。或短文、或传说、或掌故种种,大多配有摄影技术极佳的图片。且这些图片创作者,多为阜平摄影家。如此文图并茂,或是适应了时下的读图年代? 行文至此,突然生发了一个想法,《经典阜平》或能成为一个样式或一个提倡,修志的作家们若能由此借鉴,使今后的方志著作,写得生动活泼,引人阅读,或是《经典阜平》的另一个收获呢。 我曾问过业鹏与新生二位文兄,为什么要花费数年心血搞这本书呢?以文人的观点看,以你们数十年的文学积累,何如创作几部长篇小说呢?二位文兄却粲然一笑:“我们是阜平人么,阜平总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么,为家乡做点事,心里舒坦呢。” 我听了很感动。或可说感动莫名。

 

 

谈歌: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教:如何读来不释手?必是引人当注目! 丁:说它路数对,更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当代化。浏览本书各个章节,多是设计奇巧,旧瓶装新酒。或短文、或传说、或掌故种种,大多配有摄影技术极佳的图片。且这些图片创作者,多为阜平摄影家。如此文图并茂,或是适应了时下的读图年代? 行文至此,突然生发了一个想法,《经典阜平》或能成为一个样式或一个提倡,修志的作家们若能由此借鉴,使今后的方志著作,写得生动活泼,引人阅读,或是《经典阜平》的另一个收获呢。 我曾问过业鹏与新生二位文兄,为什么要花费数年心血搞这本书呢?以文人的观点看,以你们数十年的文学积累,何如创作几部长篇小说呢?二位文兄却粲然一笑:“我们是阜平人么,阜平总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么,为家乡做点事,心里舒坦呢。” 我听了很感动。或可说感动莫名。

 

教:如何读来不释手?必是引人当注目! 丁:说它路数对,更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当代化。浏览本书各个章节,多是设计奇巧,旧瓶装新酒。或短文、或传说、或掌故种种,大多配有摄影技术极佳的图片。且这些图片创作者,多为阜平摄影家。如此文图并茂,或是适应了时下的读图年代? 行文至此,突然生发了一个想法,《经典阜平》或能成为一个样式或一个提倡,修志的作家们若能由此借鉴,使今后的方志著作,写得生动活泼,引人阅读,或是《经典阜平》的另一个收获呢。 我曾问过业鹏与新生二位文兄,为什么要花费数年心血搞这本书呢?以文人的观点看,以你们数十年的文学积累,何如创作几部长篇小说呢?二位文兄却粲然一笑:“我们是阜平人么,阜平总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么,为家乡做点事,心里舒坦呢。” 我听了很感动。或可说感动莫名。 谈歌: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采用了很好的路数。这本书,旨在撰写阜平发展历史,意在提取阜平历代精华。阅读全篇,逐一检阅体例凡例,它确是受了《史记》路数的影响。但它却又绝不同于《史记》的路数,我既不好说青出于蓝的话,也不好说剑走偏锋别开生面的话,但它的确与其它县志的写法迥然不同。这却又是不可比较的,正如我们不好比较茄子与土豆的优劣。掩卷深思,我只是判断《经典阜平》路数很对。 甲:说它路数对,作者精确地实现了它的要义,即“不求记录阜平全部,但求展现阜平经典”。只此一句,却是区别开了《史记》的写作和县志写作的不同。曾有人总结过这种路数的关节点,这是以点带面的写法。话是这般说,作好的真不多呢。或是这本书准确描写了阜平的“眼睛”?套用一句,此书或是写阜平之眉目,传阜平之情怀? 乙:说它路数对,也在于它的剪切技巧。这两位文兄,笔下多是智慧与狡猾共生,说其智慧,他们竟把阜平的历史与发展,纵向拉长,横向切开,可谓快刀斩乱麻。说其狡猾,他们竟能把刀下的材料归结为“经典历史”“经典故事”“经典瞬间”等13个板块,活脱一部长篇电视系列剧,整体并联,又各自独立。一卷在握,尽知阜平矣。 丙:说它路数对,还在于写作方法的活泼。《史记》精彩纷呈,却有故纸之嫌;县志的文字平稳,却有公文之疲。读费劲的书,读者或要生吞活剥;读轻松的书,读者方能大块朵颐。这两位擅写小说与随笔的文兄,视阜平县的历史与时下,人物与景点,文化与传承种种如文心雕龙,且笔下龙飞凤舞,一路写来,风生水起,乱花迷眼。有分

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代《经典阜平》序言 中国行政的区划,县一级举足轻重,记述其发展历程的县志,同样举足轻重。老县志多是精粹的,它通常字数少,页数薄,内容却厚重。时下,县志写作有了变化,字数渐多,页数渐渐变厚,有的状若砖头(我还见过多卷本的县志,如分成上、中、下三册种种),内容却变得枯燥,果真有那多可以入志的人或事吗?多是修志者唯恐遗漏了地方各届领导的政绩,事无巨细,一概要记录在案。且行文也乏味,八股样式,照猫画虎。或是受时下公文写作影响太深? 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内容厚重、行文凝练。绘人状物,生动形象多彩。许多句子与句式,仍为今人耳熟能详。“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绝非过誉之辞。即使站在今人的视角与高度,去解剖《史记》,恐怕也多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呢。有人慨叹,为什么当代的文人学者,不能应用司马迁的“写作技术”去记述历史与现实呢?是文学涵养不足?或是思想境界缺乏高度?乍听上去,问的似有道理。细想想,却是不得要领。仅从技术层面去考虑,自古以来的文史写作,可出司马迁其右者不多,那么,抛开政治因素,究竞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修史效果的差别呢?若让我说,或是在路数? 何谓路数?大概含有结构的方法?或还含有技术的质量?却又不完全是方法与技术所能涵盖。姑且称作路数。 套用一句流行语,路数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比较而言,我这两位文兄辛苦做成的这本《经典阜平》,倒是谈歌: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教:如何读来不释手?必是引人当注目! 丁:说它路数对,更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当代化。浏览本书各个章节,多是设计奇巧,旧瓶装新酒。或短文、或传说、或掌故种种,大多配有摄影技术极佳的图片。且这些图片创作者,多为阜平摄影家。如此文图并茂,或是适应了时下的读图年代? 行文至此,突然生发了一个想法,《经典阜平》或能成为一个样式或一个提倡,修志的作家们若能由此借鉴,使今后的方志著作,写得生动活泼,引人阅读,或是《经典阜平》的另一个收获呢。 我曾问过业鹏与新生二位文兄,为什么要花费数年心血搞这本书呢?以文人的观点看,以你们数十年的文学积累,何如创作几部长篇小说呢?二位文兄却粲然一笑:“我们是阜平人么,阜平总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么,为家乡做点事,心里舒坦呢。” 我听了很感动。或可说感动莫名。 谈歌: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采用了很好的路数。这本书,旨在撰写阜平发展历史,意在提取阜平历代精华。阅读全篇,逐一检阅体例凡例,它确是受了《史记》路数的影响。但它却又绝不同于《史记》的路数,我既不好说青出于蓝的话,也不好说剑走偏锋别开生面的话,但它的确与其它县志的写法迥然不同。这却又是不可比较的,正如我们不好比较茄子与土豆的优劣。掩卷深思,我只是判断《经典阜平》路数很对。 甲:说它路数对,作者精确地实现了它的要义,即“不求记录阜平全部,但求展现阜平经典”。只此一句,却是区别开了《史记》的写作和县志写作的不同。曾有人总结过这种路数的关节点,这是以点带面的写法。话是这般说,作好的真不多呢。或是这本书准确描写了阜平的“眼睛”?套用一句,此书或是写阜平之眉目,传阜平之情怀? 乙:说它路数对,也在于它的剪切技巧。这两位文兄,笔下多是智慧与狡猾共生,说其智慧,他们竟把阜平的历史与发展,纵向拉长,横向切开,可谓快刀斩乱麻。说其狡猾,他们竟能把刀下的材料归结为“经典历史”“经典故事”“经典瞬间”等13个板块,活脱一部长篇电视系列剧,整体并联,又各自独立。一卷在握,尽知阜平矣。 丙:说它路数对,还在于写作方法的活泼。《史记》精彩纷呈,却有故纸之嫌;县志的文字平稳,却有公文之疲。读费劲的书,读者或要生吞活剥;读轻松的书,读者方能大块朵颐。这两位擅写小说与随笔的文兄,视阜平县的历史与时下,人物与景点,文化与传承种种如文心雕龙,且笔下龙飞凤舞,一路写来,风生水起,乱花迷眼。有分  

中国行政的区划,县一级举足轻重,记述其发展历程的县志,同样举足轻重。老县志多是精粹的,它通常字数少,页数薄,内容却厚重。时下,县志写作有了变化,字数渐多,页数渐渐变厚,有的状若砖头(我还见过多卷本的县志,如分成上、中、下三册种种),内容却变得枯燥,果真有那多可以入志的人或事吗?多是修志者唯恐遗漏了地方各届领导的政绩,事无巨细,一概要记录在案。且行文也乏味,八股样式,照猫画虎。或是受时下公文写作影响太深?

教:如何读来不释手?必是引人当注目! 丁:说它路数对,更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当代化。浏览本书各个章节,多是设计奇巧,旧瓶装新酒。或短文、或传说、或掌故种种,大多配有摄影技术极佳的图片。且这些图片创作者,多为阜平摄影家。如此文图并茂,或是适应了时下的读图年代? 行文至此,突然生发了一个想法,《经典阜平》或能成为一个样式或一个提倡,修志的作家们若能由此借鉴,使今后的方志著作,写得生动活泼,引人阅读,或是《经典阜平》的另一个收获呢。 我曾问过业鹏与新生二位文兄,为什么要花费数年心血搞这本书呢?以文人的观点看,以你们数十年的文学积累,何如创作几部长篇小说呢?二位文兄却粲然一笑:“我们是阜平人么,阜平总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么,为家乡做点事,心里舒坦呢。” 我听了很感动。或可说感动莫名。

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内容厚重、行文凝练。绘人状物,生动形象多彩。许多句子与句式,仍为今人耳熟能详。“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绝非过誉之辞。即使站在今人的视角与高度,去解剖《史记》,恐怕也多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呢。有人慨叹,为什么当代的文人学者,不能应用司马迁的“写作技术”去记述历史与现实呢?是文学涵养不足?或是思想境界缺乏高度?乍听上去,问的似有道理。细想想,却是不得要领。仅从技术层面去考虑,自古以来的文史写作,可出司马迁其右者不多,那么,抛开政治因素,究竞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修史效果的差别呢?若让我说,或是在路数?

何谓路数?大概含有结构的方法?或还含有技术的质量?却又不完全是方法与技术所能涵盖。姑且称作路数。

套用一句流行语,路数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比较而言,我这两位文兄辛苦做成的这本《经典阜平》,倒是采用了很好的路数。这本书,旨在撰写阜平发展历史,意在提取阜平历代精华。阅读全篇,逐一检阅体例凡例,它确是受了《史记》路数的影响。但它却又绝不同于《史记》的路数,我既不好说青出于蓝的话,也不好说剑走偏锋别开生面的话,但它的确与其它县志的写法迥然不同。这却又是不可比较的,正如我们不好比较茄子与土豆的优劣。掩卷深思,我只是判断《经典阜平》路数很对。

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代《经典阜平》序言 中国行政的区划,县一级举足轻重,记述其发展历程的县志,同样举足轻重。老县志多是精粹的,它通常字数少,页数薄,内容却厚重。时下,县志写作有了变化,字数渐多,页数渐渐变厚,有的状若砖头(我还见过多卷本的县志,如分成上、中、下三册种种),内容却变得枯燥,果真有那多可以入志的人或事吗?多是修志者唯恐遗漏了地方各届领导的政绩,事无巨细,一概要记录在案。且行文也乏味,八股样式,照猫画虎。或是受时下公文写作影响太深? 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内容厚重、行文凝练。绘人状物,生动形象多彩。许多句子与句式,仍为今人耳熟能详。“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绝非过誉之辞。即使站在今人的视角与高度,去解剖《史记》,恐怕也多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呢。有人慨叹,为什么当代的文人学者,不能应用司马迁的“写作技术”去记述历史与现实呢?是文学涵养不足?或是思想境界缺乏高度?乍听上去,问的似有道理。细想想,却是不得要领。仅从技术层面去考虑,自古以来的文史写作,可出司马迁其右者不多,那么,抛开政治因素,究竞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修史效果的差别呢?若让我说,或是在路数? 何谓路数?大概含有结构的方法?或还含有技术的质量?却又不完全是方法与技术所能涵盖。姑且称作路数。 套用一句流行语,路数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比较而言,我这两位文兄辛苦做成的这本《经典阜平》,倒是

:说它路数对,作者精确地实现了它的要义,即“不求记录阜平全部,但求展现阜平经典”。只此一句,却是区别开了《史记》的写作和县志写作的不同。曾有人总结过这种路数的关节点,这是以点带面的写法。话是这般说,作好的真不多呢。或是这本书准确描写了阜平的“眼睛”?套用一句,此书或是写阜平之眉目,传阜平之情怀?

:说它路数对,也在于它的剪切技巧。这两位文兄,笔下多是智慧与狡猾共生,说其智慧,他们竟把阜平的历史与发展,纵向拉长,横向切开,可谓快刀斩乱麻。说其狡猾,他们竟能把刀下的材料归结为“经典历史”“经典故事”“经典瞬间”等13个板块,活脱一部长篇电视系列剧,整体并联,又各自独立。一卷在握,尽知阜平矣。

采用了很好的路数。这本书,旨在撰写阜平发展历史,意在提取阜平历代精华。阅读全篇,逐一检阅体例凡例,它确是受了《史记》路数的影响。但它却又绝不同于《史记》的路数,我既不好说青出于蓝的话,也不好说剑走偏锋别开生面的话,但它的确与其它县志的写法迥然不同。这却又是不可比较的,正如我们不好比较茄子与土豆的优劣。掩卷深思,我只是判断《经典阜平》路数很对。 甲:说它路数对,作者精确地实现了它的要义,即“不求记录阜平全部,但求展现阜平经典”。只此一句,却是区别开了《史记》的写作和县志写作的不同。曾有人总结过这种路数的关节点,这是以点带面的写法。话是这般说,作好的真不多呢。或是这本书准确描写了阜平的“眼睛”?套用一句,此书或是写阜平之眉目,传阜平之情怀? 乙:说它路数对,也在于它的剪切技巧。这两位文兄,笔下多是智慧与狡猾共生,说其智慧,他们竟把阜平的历史与发展,纵向拉长,横向切开,可谓快刀斩乱麻。说其狡猾,他们竟能把刀下的材料归结为“经典历史”“经典故事”“经典瞬间”等13个板块,活脱一部长篇电视系列剧,整体并联,又各自独立。一卷在握,尽知阜平矣。 丙:说它路数对,还在于写作方法的活泼。《史记》精彩纷呈,却有故纸之嫌;县志的文字平稳,却有公文之疲。读费劲的书,读者或要生吞活剥;读轻松的书,读者方能大块朵颐。这两位擅写小说与随笔的文兄,视阜平县的历史与时下,人物与景点,文化与传承种种如文心雕龙,且笔下龙飞凤舞,一路写来,风生水起,乱花迷眼。有分

:说它路数对,还在于写作方法的活泼。《史记》精彩纷呈,却有故纸之嫌;县志的文字平稳,却有公文之疲。读费劲的书,读者或要生吞活剥;读轻松的书,读者方能大块朵颐。这两位擅写小说与随笔的文兄,视阜平县的历史与时下,人物与景点,文化与传承种种如文心雕龙,且笔下龙飞凤舞,一路写来,风生水起,乱花迷眼。有分教:如何读来不释手?必是引人当注目!

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代《经典阜平》序言 中国行政的区划,县一级举足轻重,记述其发展历程的县志,同样举足轻重。老县志多是精粹的,它通常字数少,页数薄,内容却厚重。时下,县志写作有了变化,字数渐多,页数渐渐变厚,有的状若砖头(我还见过多卷本的县志,如分成上、中、下三册种种),内容却变得枯燥,果真有那多可以入志的人或事吗?多是修志者唯恐遗漏了地方各届领导的政绩,事无巨细,一概要记录在案。且行文也乏味,八股样式,照猫画虎。或是受时下公文写作影响太深? 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内容厚重、行文凝练。绘人状物,生动形象多彩。许多句子与句式,仍为今人耳熟能详。“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绝非过誉之辞。即使站在今人的视角与高度,去解剖《史记》,恐怕也多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呢。有人慨叹,为什么当代的文人学者,不能应用司马迁的“写作技术”去记述历史与现实呢?是文学涵养不足?或是思想境界缺乏高度?乍听上去,问的似有道理。细想想,却是不得要领。仅从技术层面去考虑,自古以来的文史写作,可出司马迁其右者不多,那么,抛开政治因素,究竞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修史效果的差别呢?若让我说,或是在路数? 何谓路数?大概含有结构的方法?或还含有技术的质量?却又不完全是方法与技术所能涵盖。姑且称作路数。 套用一句流行语,路数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比较而言,我这两位文兄辛苦做成的这本《经典阜平》,倒是

:说它路数对,更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当代化。浏览本书各个章节,多是设计奇巧,旧瓶装新酒。或短文、或传说、或掌故种种,大多配有摄影技术极佳的图片。且这些图片创作者,多为阜平摄影家。如此文图并茂,或是适应了时下的读图年代?

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代《经典阜平》序言 中国行政的区划,县一级举足轻重,记述其发展历程的县志,同样举足轻重。老县志多是精粹的,它通常字数少,页数薄,内容却厚重。时下,县志写作有了变化,字数渐多,页数渐渐变厚,有的状若砖头(我还见过多卷本的县志,如分成上、中、下三册种种),内容却变得枯燥,果真有那多可以入志的人或事吗?多是修志者唯恐遗漏了地方各届领导的政绩,事无巨细,一概要记录在案。且行文也乏味,八股样式,照猫画虎。或是受时下公文写作影响太深? 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内容厚重、行文凝练。绘人状物,生动形象多彩。许多句子与句式,仍为今人耳熟能详。“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绝非过誉之辞。即使站在今人的视角与高度,去解剖《史记》,恐怕也多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呢。有人慨叹,为什么当代的文人学者,不能应用司马迁的“写作技术”去记述历史与现实呢?是文学涵养不足?或是思想境界缺乏高度?乍听上去,问的似有道理。细想想,却是不得要领。仅从技术层面去考虑,自古以来的文史写作,可出司马迁其右者不多,那么,抛开政治因素,究竞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修史效果的差别呢?若让我说,或是在路数? 何谓路数?大概含有结构的方法?或还含有技术的质量?却又不完全是方法与技术所能涵盖。姑且称作路数。 套用一句流行语,路数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比较而言,我这两位文兄辛苦做成的这本《经典阜平》,倒是

行文至此,突然生发了一个想法,《经典阜平》或能成为一个样式或一个提倡,修志的作家们若能由此借鉴,使今后的方志著作,写得生动活泼,引人阅读,或是《经典阜平》的另一个收获呢。

探寻《史记》与县志中间之路 ——代《经典阜平》序言 中国行政的区划,县一级举足轻重,记述其发展历程的县志,同样举足轻重。老县志多是精粹的,它通常字数少,页数薄,内容却厚重。时下,县志写作有了变化,字数渐多,页数渐渐变厚,有的状若砖头(我还见过多卷本的县志,如分成上、中、下三册种种),内容却变得枯燥,果真有那多可以入志的人或事吗?多是修志者唯恐遗漏了地方各届领导的政绩,事无巨细,一概要记录在案。且行文也乏味,八股样式,照猫画虎。或是受时下公文写作影响太深? 想到了司马迁的《史记》,内容厚重、行文凝练。绘人状物,生动形象多彩。许多句子与句式,仍为今人耳熟能详。“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绝非过誉之辞。即使站在今人的视角与高度,去解剖《史记》,恐怕也多是高山仰止,心向往之呢。有人慨叹,为什么当代的文人学者,不能应用司马迁的“写作技术”去记述历史与现实呢?是文学涵养不足?或是思想境界缺乏高度?乍听上去,问的似有道理。细想想,却是不得要领。仅从技术层面去考虑,自古以来的文史写作,可出司马迁其右者不多,那么,抛开政治因素,究竞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修史效果的差别呢?若让我说,或是在路数? 何谓路数?大概含有结构的方法?或还含有技术的质量?却又不完全是方法与技术所能涵盖。姑且称作路数。 套用一句流行语,路数者,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比较而言,我这两位文兄辛苦做成的这本《经典阜平》,倒是 我曾问过业鹏与新生二位文兄,为什么要花费数年心血搞这本书呢?以文人的观点看,以你们数十年的文学积累,何如创作几部长篇小说呢?二位文兄却粲然一笑:“我们是阜平人么,阜平总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么,为家乡做点事,心里舒坦呢。”

我听了很感动。或可说感动莫名。

教:如何读来不释手?必是引人当注目! 丁:说它路数对,更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当代化。浏览本书各个章节,多是设计奇巧,旧瓶装新酒。或短文、或传说、或掌故种种,大多配有摄影技术极佳的图片。且这些图片创作者,多为阜平摄影家。如此文图并茂,或是适应了时下的读图年代? 行文至此,突然生发了一个想法,《经典阜平》或能成为一个样式或一个提倡,修志的作家们若能由此借鉴,使今后的方志著作,写得生动活泼,引人阅读,或是《经典阜平》的另一个收获呢。 我曾问过业鹏与新生二位文兄,为什么要花费数年心血搞这本书呢?以文人的观点看,以你们数十年的文学积累,何如创作几部长篇小说呢?二位文兄却粲然一笑:“我们是阜平人么,阜平总是我们最大的骄傲么,为家乡做点事,心里舒坦呢。” 我听了很感动。或可说感动莫名。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