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喝酒喝出来的笑话  

2010-03-02 14:2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岁之前,国家粮食紧张,酒少。喝不到什么好酒。多是薯干酒,或是医药酒精兑水的“酒”,喝过不少。那天,酒桌上谈到了喝酒的事儿,朋友朱向英笑话我:“你30岁之前,不应该算喝酒,如果一个喝酒的,都喝了好多年了,一瓶像回事儿的酒都没喝过,那还算喝酒么?”

想想也是。不算!

能喝的时候(四十八岁之前),真是喝了不少。感谢商店里的酒多了,喝的昏天黑地分不清东南西北。凡中国的名牌子的酒,都找来喝过了。朋友石桥说:“知足吧。咱们喝得够本了。”于是,石桥把酒戒了。大概他是够本了?我还没有戒。或许我还没有够本?

喝不多的时候,也就是近几年,喝够了?没喝够!唉!喝不动喽。

喝酒么,常常喝多了,喝多了,常常闹出笑话。讲几个谈歌喝酒的笑话吧。

笑话之一,有一次喝多了,走路回家,怎么也找不到宿舍区的大门,好在方位还记得大概齐。蒙蒙澄澄地在一条马路上转游,后来见到一个大门似乎是?就进去了,被门卫拦住了。说不是。怏怏地退了出来,感觉实在找不到了的时候,大概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就在路边买了一包香烟,借此问路:“请问,某某宿舍在什么地方?”卖烟小贩的抬头看我,他笑了,我也笑了。熟人。小贩大笑:“你捣什么乱嘛?”我一抬头,心中暗道一声惭愧。宿舍大门就在眼前。

笑话之二,还有一次喝多了,踉踉跄跄回家,上楼,推门,门没锁。进门一看,楼下的同事两口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见我进来,忙起身迎上。我笑:“来了,你们可是总不来串门了。快坐,快坐!”然后就说:“喝茶啊。怎么不喝茶呢。”我起身就找茶叶罐子。又在茶几下边找烟,“咦?我记得还有一盒好烟呢。放哪儿了?”人家就笑:“你别忙了,快坐下吧。又去哪儿喝了。”我坐下说:“没喝多。”又聊了几句,忽然发现不对,走错了呀!这是楼下。我家在楼上。还差一层呢。唉!赶紧告辞。

笑话之三,又有一次喝多了。一位酒友叫来了出租车,又把我搀上去坐了。一路到了我家的宿舍门口,两腿拉不开拴,实在下不了车。就跟司机瞎商量,我说:“您能不能把我搀下去,搀到院子里(夜间大门不让出租车进),我给你加十块钱。”司机摇头说:“不行。”我又让步说:“我给您加二十。”出租车司机再次坚决地摇头说:“不行!您快下车吧!”我生气了,说:“嘿,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厚道呢。你不搀我下去,我就不给车钱了。”出租车司机说:“行!车钱我不要了,您下车吧。”我心中一乐,这十几块钱的车钱真是赖了呢。赶紧着下车吧。第二天,酒友打电话关心问候:“没事吧?”我得意地说:“没事,我还赖了十块钱的车钱呢。”电话那头,酒友嚷起来了:“靠!亏大了呀!我已经给了他五十块钱。多退少补。这王八蛋司机怎么没找零儿呢?”

笑话之四,参加一个会议,在某大学的一个大餐厅里聚餐。大餐厅打了两个隔断,我们这边是开会的,那边是是结婚的。我喝多了,上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就走错地方了,跑到人家结婚的那边去了。醉眼朦胧,随便找到谁就瞎套瓷,抒发感情,关于友谊友情的话肯定讲了不少。他们那个桌上也喝多了,几个小伙子端着杯子轮番跟我猛喝。他们的酒也稀里糊涂喝了不少。结果会议召集人发现我不见了,跑过来找我,我这才知道喝错地方了,忙着起身走。那几位还不愿意让我走呢,其中一个还一劲拉着我,大声嚷嚷:“别走哇,再喝会儿,你这人也真是,在哪儿喝不是喝嘛!”

笑话之五,在北京去吃酒。一个做生意的朋友老马要请我吃饭,一个做电视剧的朋友也要请我吃饭。我对老马说:“你省省吧。做电视剧有钱,我带你去吃他吧。”老马笑了笑:“行,那我就省省。吃电视剧。”于是,就去吃饭,结果,我酒喝多了。回来吐在了老马的车上,把车窗玻璃也吐坏了。怎么也启动不了。老马修了修车,花了两千多。老马眯缝了眼睛笑着问我:“你还让我省省不?”

上边讲了谈歌喝酒的几个笑话,再讲几个酒友的笑话吧。也都是真人真事,当事人么,就不必提名字了。免得让他们看到不好意思,说谈歌诚心出他们的丑。

笑话之一,那一次到天津,多年不见面了,便聚会了一帮酒友,到某酒楼去喝,坐在一个雅间里,某个天津酒友喝多了,内急,跑出去了。回来,惊讶地说:“介(这)酒店的生意真好哇。洗手间里都摆了一座(桌)。”眉宇间的神色羡慕不已。他的话音刚刚落,两个大汉撞进门来,骂道:“你们这屋刚刚是谁啊?跑到我们屋里撒了泡尿就跑了?”

笑话之二,石家庄三位酒友,与我多年不见,高兴。从中午喝到晚上,倒下一个,投降,回家了。晚上又喝了两场,又倒下一个,也投降。却不敢回家,怕挨夫人骂,回单位睡觉了。还剩下一个不投降的。跟我继续喝。散时,已经后半夜三点了。我回招待所,这酒友摇摇晃晃地不肯走,仍然要喝。说要一拼高低。我真的顶不住了,对这种亡命之徒,我投降了。我没想到他有这种死缠烂打的毛病呀(怎么以前没发现过呢?),我不敢再与他纠缠(明天一早还得开会呢)。死活把他推上了一辆出租车。给了司机十块钱(这酒友的家距离这里也就是六块钱的路程),拉他走了。又怕他半道返回来,我告诉招待所的值班员,谁找我也说我不在。就去睡觉了。第二天一早,还没睡醒呢,电话响了。我不高兴,冲着电话嚷,不是说不要找我么。电话说,是派出所打来电话,说找我去领人。就说了这位酒友的名字。我吓了一跳,他出什么事儿了?急忙去了派出所,这位正在小屋里乱吼呢。民警说,昨天出租车司机把他拉来了,说此人找不到家了。也不交车钱。他说了你的名字。我生气地问酒友是怎么回事?酒友不说话,我把他搀出来,酒友得意地说:“他(出租车司机)想蒙我,拉着我乱转。结果车费八十多块钱。我不给他,我让他拉我到这里来了。一分钱没给他。在哪儿睡觉不是睡呢。你说是不是?”我气急了,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他笑道,你知足吧。我可是天亮才把你的名字告诉派出所的。让你睡了一晚上,你还不感谢我啊。”谈歌望着他得意的笑脸,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笑话之三,酒友梁某到某城出差,酒友赵某便给他接风,喝酒的地点在赵某单位的招待所,好酒好菜,二人吃得大醉,相扶着很友情地走出来,走了几步,梁某内急,就在墙角解决。几个男人走过来,为首的一个怒道:“如何喝成这样?随地大小便了。”梁某大怒,系上裤子,走过去,骂道:“管你屁事!”上去就是一拳,将为首的男人击倒了。他得意地对身后说:“赵哥,给我叫个好。我这勾拳怎么样?”赵某急道:“叫屁的好啊,他是我们主任!”

笑话之四,八十年代的事了。酒友方某傍晚找住在城西的王某去城东赴宴。王妻不乐意,说:“太远了,他的自行车坏了,还没修上呢。回来得半夜了(那时城市里还没出租车)。”方某说:“没事,我骑车带着他。”王妻说:“你得看着他,少喝点。”方某答应了,就带着王某去赴宴。散场时夜已经深了。方某带王某回家,王某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一路上方某还跟王某聊天呢,说:“你今天没喝多,你媳妇肯定不发脾气了。”一路聊着,过一段路,正在修路,王某说:“你小心点。”方某说:“你放心吧。”,又骑了一会儿,就到了王某家了。王妻正不放心,在门口等着呢(那时没电话),方某不高兴地说:“看你啊,大嫂,你还不放心呀,跟我老方出去喝酒,他肯定没事,我把他给你送回……”方某回头一看,傻眼了,王某没有车上。方某吓得酒也醒了,赶紧着骑车往回找,到了修路的那沟前边,见昏黄的路灯下,王某正从沟里向上爬呢,浑身是泥,走近了看,脸上还有血。摔的。王某一边爬一边骂:“你个老方哟,你太缺德了,你扔在我沟里,怎么也不管我呢。我怎么喊你,你也听不着呀!”

笑话之五,谈歌在报社当记者时,有一次开记者会,住在了某企业招待所,企业请吃饭,喝“四特酒”。当时“四特酒”很有名。酒桌上没喝够,于是,一个酒友把剩下的酒带回了房间。晚上想接着喝(这位酒友明天还要上台发言,要选举先进记者,奖金五百块钱——八十年代五百块钱是个钱儿呀!据说内定的获奖名单里已经有他,但是还要看明天上午的经验介绍的情况如何)。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我们几个的酒瘾上来了,就要开始喝,有人不小心,把半瓶酒从桌上碰下来了,瓶子碎了,这位酒友赶紧抢救。一个瓶子底里还残剩下一些,他端起来就喝。结果玻璃把他的嘴唇刺破了。当下血流不止,身边也没有创可贴。就撕了一块卫生纸捂住了。第二天早晨起来,感染了,酒友的嘴唇肿得老高,也不能讲话了。也就没有上台,结果,他也没有选上先进。事后,有人劝他戒酒,他恼怒地说:“为一口酒,耽搁了我这么大事儿,损失了五百块钱,我都赔死了。能买多少‘四特酒’啊!我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还戒酒?不戒了。喝!”

笑话之六,在秦皇岛开会,遇到了诗人李某。李某带着他的妻子来旅游的。当然要大喝一番了。天气太热,我们就衣冠不整地进了一家饭店。李某要请客,轰轰烈烈地喝了三瓶白酒,又喝了一堆啤酒。晚上十点钟方散,可是,李某没有带钱,我穿着短裤,也没有带钱,就跟饭店好声商量,把我们的身份证押在这里,明天一早来结账。可是饭店不干。没办法。就把李某的妻子押在了这里,李某说他回旅馆拿钱。大家就散了。结果第二天早上,李某与他的妻子打了起来。原因是:李某在旅馆门口的大排档遇到了熟人,又喝上了,早把抵押在饭店的妻子忘在脖子后边了。李某的妻子在饭店抵押了一夜,好几次打电话到旅馆,也没人接电话。一直到天亮,饭店老板跟着她回到旅馆取钱,才发现李某已经在旅馆门口睡着了。后来的事您也猜得出,两口子狠狠打了一架。

先说到这里,下边还有可乐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