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转载]谈歌与郑渊洁之争  

2010-05-04 11: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谈歌与郑渊洁之争作者:阿辉

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

谈歌与郑渊洁之争,到底争的是什么?两位著名作家通过博客公开争论的意义,到底在哪里?谈歌与郑渊洁之争,从一开始,就被模糊了焦点,转移了视听。谈歌与郑渊洁之争的深刻社会意义,从一开始,就被人为地导向了一个错误的方向。二人之争的深刻内涵是:公众人物到底如何对待自己的社会责任?或者说公众人物到底如何使用自己的影响力?

从郑渊洁博客中,除了郑自己在博文中声明的三个理由外,再从近五千条读者评论来看,大致涉及了如下几个方面:第一、赞美郑渊洁的。第二、谩骂曹文轩和对郑渊洁博文公开发表质疑的作家谈歌的。第三、谩骂作协甚至政府的,要求作协关门关张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奇怪的是,评论中没有一个不同的意见。据说郑渊洁拥有一个强大的团队,在日夜操纵其博客和微博。所有对郑及其言论提出质疑的评论,均被删除。郑是中国最早抓住市场经济脉搏,最早商业化运作,最早拥有强大文化系列产品运营团队的作家,因而,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中国最早发财致富,最富有的作家。再看对郑氏言行提出一些不同看法的谈歌的博客,顿时硝烟四起,谩骂声一片,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对谈歌的人格极尽攻击和侮辱。谩骂者多是匿名的新浪网友,或者显然是为了这些谩骂而注册的博客。谩骂者还公开叫号,是爷们就不要删除这些谩骂。既然看到这些谩骂,已经证明博主没有像郑的操纵管理团队那样,见不同意见就删除。

郑渊洁是个影响了许许多多儿童,许许多多从儿童成长为青年,许许多多从青年又成长为成年的人的童话作家,拥有大量的读者和粉丝。其博客的点击率超过5767万,其微博的粉丝超过20万。其多年的辛勤写作,多年的刻苦经营,多年的市场化运作,再加上网络,博客,微博等现代传播工具的帮助,为其累计并放大出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影响力为其带来了的巨大的财富,而财富又反过来为其扩大更大的影响力提供了物质保证,使其率先成为拥有一个市场化运营团队的作家。这些,形成目前任何其他作家无法望其项背的巨大不对等优势。这些优势,使郑的影响力,甚至远远超过了作协这个半官方半民间的政府组织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组成作协的千百名作家影响力的总和。一张100万元的捐款支票,超过了作为国家一级部级机构的捐款的一倍。钱才是硬道理!就这张捐款支票,在抗震救灾这个关键时刻曝光给公众媒体,当郑氏对作协,对全中国的作家们公开叫板的时候,除非大家砸锅卖铁,少发或者不发工资,恐怕只有在全国人民面前丢人现眼的份了。大家的思维很容易被诱导到这样一个定势上来:捐了钱的,一定比没有捐的道德水准高。捐的多的,一定比捐的少的道德水准高。那么谁捐的最多呢?郑渊洁呀。那么,郑的道德水准肯定是中国作家中最高的了,不然,你也捐出钱来试试?连作协才捐这么点,跟郑老师一个人的捐款都相差巨大,那么,这个协会,道德上,立刻处于全体国民的质疑中。为郑氏100万捐款感动的热泪盈眶的人们,很容易被诱导而忽略这样一个事实,郑氏在没有发迹前,也曾经在作协领过工资,花过纳税人的钱,那时,他也和其他的作家一样,没有经济能力捐出100万,那时,他也没有公开公开质疑,作协为什么要花纳税人的钱,而不自己挣饭吃呢?今天,郑老师发财了,有钱了,有能力捐出100万而眼不眨心不跳的时候,别的作家,依然没有能力捐这么多钱。捐钱给灾区,是个极好的题材,但不是人人有这个能力做到郑老师的水平。当100万捐款成为一个题材,四处夸耀的时候,也失去了其圣洁的光环。有网友写博文说,你们这些姓曹的姓郑的作家呀,原本在我心目中的极受尊敬的作家呀,从此以后,不再给自己的孩子读你们任何的所谓童话!

中国作家协会,是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仿照苏联模式成立,存在了半个多世纪的半官方半民间的行业组织。在苏联解体后,恐怕是世界主要国家中,唯一一个保持半官方色彩的作家协会了。其存在与运作,既有符合中国特色,服务于中国社会发展的一面,也肯定像我国任何一个其他机构一样,存在许许多多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改革,与时俱进的地方。其实,除了作家协会,中国有千百家各行各业的协会,这些协会,均与国外的纯民间组织不同,全部是半官方半民间的性质。比如中国钢铁协会,中国证券协会,中国建筑协会,等等,等等。其级别,因协会影响力的不同,从处级、局级乃至部级不等。作协是国家意识形态管理领域的特殊组织,生产的产品是整个民族精神家园的食粮,地位极其特殊,所以,从一成立,历史就赋予了这个协会与其他协会极其不同的意义。中国是否应该,能否马上实行其他国家的协会那样纯民间,自负盈亏的管理运作模式,确实是个需要认真探讨,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却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何改革,何时改革,均需极为精准与专业地把握。目前,连作协之外的其他经济领域的协会,其半官方半民间的性质如要改变,均有很多难题,要改变作协这样特殊工种的性质,恐怕需要考虑的东西更多。作家是个极为特殊的职业,其管理也极为地困难与不同。从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角度,一个物质产品是否需要其生存下去,尚且不能完全由市场来决定,如果这种产品,这种物质是极为特殊的,国家也应该提供补贴,提供特殊政策,来限制或者鼓励其发展。比如高科技的产品,国家财税政策就是积极鼓励其发展,而不仅仅由市场竞争来决定。比如稀土,国家最近刚刚颁布法令,严格限制其开采和出口,为什么?因为,稀土是极为重要的战略物质,航空航天、火箭等所有的高科技的产品,均需要这些稀有金属,国家重大的安全利益所系。那么,生产精神产品的特殊群体,作家们的管理与待遇,更是一个特殊的难题。让所有作家的作品完全由市场来定好坏,让所有的作品都由卖的多少来分高低,也公平,也不公平。不是所有的作家都有郑渊洁那样的机遇和市场运作的天份,也不是所有的作家的作品,能像郑渊洁那样,拥有那么多的儿童读者群,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们民族的精神家园里,绝对不仅仅需要皮皮鲁和鲁西西。记得几年前报纸上报道过,四川有诗人为了几百元钱的生活费,公开声明,愿意被女大款包养。2006年曾经发生过先锋文学的代表人物洪峰因为领不到工资在沈阳街头公开乞讨的新闻事件。他接受采访时说,其未婚妻需要治病,两千元的工资,在别人眼里这是小事,但对他不是小事。以他在文坛的成绩,写书也曾有收入,但大部分都资助了别人,现在家人治病需要钱的时候,却拿不出来。这个诗人和洪峰这样的作家,显然没有郑氏的财运和市场运作能力,但由此就断定,我们不需要这样的作家,由他们因为几块钱而自生自灭,沿街乞讨或公开寻求包养,真不知道是国家的进步还是悲哀?这个时候作协如果有能力,有财政预算,给这些作家们一些适当的帮助,使他们能够有机会不为明天是否还有饭吃发愁,可能是一件有着非常意义的事情。因为,他们从像郑渊洁这样的慈善家那里,是绝对得不到一点资助的。郑老师资助的是有新闻价值的灾区灾民,却不会资助活该倒霉的同行作家们。

别的国家的作家协会都是没有官方背景的纯民间组织,自负盈亏,我们国家的为什么不能?别的国家所有的协会都是没有政府背景的纯民间组织,自负盈亏,我们国家的为什么不能?问题问得好。发现问题,提出质疑,是促进社会文明与进步的源泉,是成熟公民社会的标志。但问题的提出者与参与者,如果是为了做出贡献,为了解决问题,则应该是以建设者的态度。郑老师所表达的,恰恰相反,对某个人看不顺眼,对某个协会看不顺眼,老子不干了,老子不跟你玩了,老子要把你的老底揭穿。把自我塑造的潇洒大方,刚直不阿,传导出巨大的感召力和传染力。把其他的作家和作家协会,置于虚构出来的道德耻辱柱上。不爽就退出,本无可非议,我们的国家肯定已经文明进步到能够接受不爽就退出的程度了。但如果郑渊洁不是郑渊洁,而是中国建筑协会的一名会员,则极为正常。就算退出作家协会的是郑大王,适当地书面提出申请,履行退出的手续,也极为正常。但作为公众人物,通过商业营销的手段,以制造新闻事件的方式,利用广大粉丝,广大追随者,广大不明真相的同情者,从而达到左右舆论,混淆视听,抬高自己,打击别人乃至一个组织的目的,则令人深感忧虑。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简单的事实,由于郑的成功运营,居然使一个部级的半官方的组织,百口莫辩。那么一个谈歌的那么一篇博文,就更因为其身份的特殊,显得左右支吾,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不说又觉得不对,觉得憋屈。憋屈是小,其巨大的社会影响,却极为深远。今天的不满与不负责任的发泄,引导着公众舆论的火焰,烧的是一个作协,明天将会烧向何方?今天一个郑大王站出来,明天会有千百个张大王李大王等等各路王爷的公众人物效仿,谁来,如何引导愤怒的追随者们的情绪?这些愤怒的火焰,四处蔓延的时候,将会严重地考验我们社会许多脆弱神经的承受力。

现代企业营销方式的普及,互联网技术的推广,使一些人,一些组织,与过去相比,极易取得非常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这种影响力,甚至非常轻易地超过政府组织。那么,如何利用这些影响力,则是所有公众人物必须学习面对的一课。美国总统奥巴马恰恰是正确有效地利用微博这样的网络工具,迅速地在竞选中获取了青年选民的心,取得了选战的胜利。本拉登的基地组织,也恰恰是通过网络,来传播仇恨思想,招募恐怖份子的。不禁想起好莱坞大片里的一个故事,一个掌握巨大资源的传媒大亨,为了达到其近乎神经质的商业目的和其个人私欲,在中国南海,几乎挑动起中国与某大国的核战争。当郑大王除了满足于做童话大王,对社会的方方面面均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的时候,当郑大王不仅写童话,还每天一搏,对新闻时政发表评论,并透过博客微博及时发布信息,并影响其几十万粉丝的思维逻辑的时候,当郑大王不仅自己,还通过其管理团队每天作着媒体发布的实质工作的时候,如何正确地使用其影响力这一有力武器?如何对待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这一课,显得刻不容缓,必须要上了。

作为公众人物到底如何对待自己的社会责任?还是建议郑先生最好向成龙大哥请教。成龙大哥比您的财富只多不少,成龙大哥的影响力比你只大不小,成龙大哥捐出去的款,参加过的慈善活动都远远地超过您。不要跟那些连您自己都看不上,为了几个钱就去学校讲课卖书的穷作家们比烂了。您现在是中国排名第一的首富作家,论名头和财力,尽管与成龙大哥还有差距,但人要有上进心呀,活到老学到老呀。这些情操都应该是童话里教给孩子们的。作为公众人物应该有哪些社会责任?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公众人物的社会责任?如何利用好公众人物的影响力,为社会做出贡献?如何避免公众人物的不当言行,给社会带来伤害? 等等,等等,相信成龙大哥会有很多心得介绍给您。其中,有一条,相信成龙大哥会给您讲的非常清楚,就是:公众人物必须谨言慎行,以建设性的态度对待你所认为的公与不公,建设性的态度来建设我们的社会。受害者的心态,平民百姓有,发发牢骚宣泄一下没什么,对建设和谐社会有益无害,但是公众人物是不行的。因为您的行为会有公众影响力。您想想,温总理七十多岁的人了,当他深一脚,浅一脚,第一时间出现在地震灾区的时候,他要是心存委屈,如何还做得下去?当胡主席远在万里之外,中断国事访问,长途跋涉,不顾辛劳,回国后连夜赶到灾区的时候,如果他心存委屈,跟一些不负责任的官员比烂,他怎么还坚持的下去?要是......哦,不是一条,成龙大哥一定有很多条要告诉您。


    相关博文:

郑渊洁100万捐出的是什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50ff370100i0qr.html

为嘛郑渊洁捐了钱还该挨骂?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50ff370100i1n6.html

爱与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50ff370100i12v.html

爸爸,我还会见到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50ff370100h7sx.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