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穷人为什么不吃面包呢(读米勒笔记之…  

2010-09-11 10:33: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穷人为什么不吃面包呢?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五) 玛丽皇后被杀之前曾提出过一个疑问:“穷人为什么会饿呢,他们可以吃面包啊!”理想主义因“国王”的存在而腐蚀殆尽,这是一个象征性的意向。历史大部分是存在于想象中的,但作者不是参照性的挪用,而是构建了一个可以放荡的森严领域。文学并不是几成滥调的吟风弄月,浮光掠影下的历史,少了冷峻克制的皱纹,大概就不复存在了。 米勒的小说总是未待人参透其肌理论道之时,情感却已森然盘踞。措辞萧瑟流动,涤荡其中的语意经脉,虽没动辄万词,却使风格理性的呼啸起来。书中不乏老气横秋的语言,不乏飘渺魅惑的字句。脑海中出现的是一幕奇异的景象,书中那种不疾不缓、不温不火、娓娓道来却又分外风诡云异的笔触,令人羡慕。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德国精神没有倾塌,的确歌德战胜了俾斯麦。 弗洛伊德的观点,负罪感在文明的发展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他还认为,文明的进步和负罪感的增强有关。作者的一半血统也有着实验性的负罪感,国家渗透打破了负罪感的世袭结构。小说同作者的脸一样,有一种压倒一切、 穷人为什么不吃面包呢?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五)

 

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

玛丽皇后被杀之前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提出过一个疑问:穷人为什么会饿呢,他们可以吃面包啊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理想主义因国王的存在而腐蚀殆尽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这是一个象征性的意向历史大部分是存在于想象中的,但作者不是参照性的挪用,而是构建了一个可以放荡的森严领域。文学并不是几成滥调的吟风弄月,浮光掠影下的历史少了冷峻克制的皱纹,大概就不复存在了。

穷人为什么不吃面包呢?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五) 玛丽皇后被杀之前曾提出过一个疑问:“穷人为什么会饿呢,他们可以吃面包啊!”理想主义因“国王”的存在而腐蚀殆尽,这是一个象征性的意向。历史大部分是存在于想象中的,但作者不是参照性的挪用,而是构建了一个可以放荡的森严领域。文学并不是几成滥调的吟风弄月,浮光掠影下的历史,少了冷峻克制的皱纹,大概就不复存在了。 米勒的小说总是未待人参透其肌理论道之时,情感却已森然盘踞。措辞萧瑟流动,涤荡其中的语意经脉,虽没动辄万词,却使风格理性的呼啸起来。书中不乏老气横秋的语言,不乏飘渺魅惑的字句。脑海中出现的是一幕奇异的景象,书中那种不疾不缓、不温不火、娓娓道来却又分外风诡云异的笔触,令人羡慕。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德国精神没有倾塌,的确歌德战胜了俾斯麦。 弗洛伊德的观点,负罪感在文明的发展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他还认为,文明的进步和负罪感的增强有关。作者的一半血统也有着实验性的负罪感,国家渗透打破了负罪感的世袭结构。小说同作者的脸一样,有一种压倒一切、 米勒的小说总是未待人参透其肌理论道之时,情感却已森然盘踞。措辞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萧瑟流动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涤荡其中的语意经脉,虽没动辄万词,却使风格理性的呼啸起来。书中不乏老气横秋的语言,不乏飘渺魅惑的字句。脑海中出现的是一幕奇异的景象,书中那种不疾不缓、不温不火、娓娓道来却又分外风诡云异的笔触,令人羡慕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德国精神没有倾塌,的确歌德战胜了俾斯麦

弗洛伊德的观点,负罪感在文明的发展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认为文明的进步和负罪感的增强有关。作者的一半血统也有着实验性的负罪感,国家渗透打破了负罪感的世袭结构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小说同作者的脸一样,有一种压倒一切、傲视群雄的具体性 穷人为什么不吃面包呢? 《国王鞠躬,国王杀人》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五) 玛丽皇后被杀之前曾提出过一个疑问:“穷人为什么会饿呢,他们可以吃面包啊!”理想主义因“国王”的存在而腐蚀殆尽,这是一个象征性的意向。历史大部分是存在于想象中的,但作者不是参照性的挪用,而是构建了一个可以放荡的森严领域。文学并不是几成滥调的吟风弄月,浮光掠影下的历史,少了冷峻克制的皱纹,大概就不复存在了。 米勒的小说总是未待人参透其肌理论道之时,情感却已森然盘踞。措辞萧瑟流动,涤荡其中的语意经脉,虽没动辄万词,却使风格理性的呼啸起来。书中不乏老气横秋的语言,不乏飘渺魅惑的字句。脑海中出现的是一幕奇异的景象,书中那种不疾不缓、不温不火、娓娓道来却又分外风诡云异的笔触,令人羡慕。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德国精神没有倾塌,的确歌德战胜了俾斯麦。 弗洛伊德的观点,负罪感在文明的发展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他还认为,文明的进步和负罪感的增强有关。作者的一半血统也有着实验性的负罪感,国家渗透打破了负罪感的世袭结构。小说同作者的脸一样,有一种压倒一切、理性被生活拖到最后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并不是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不会有任何变化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怪力乱神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感舞弊的仪式,没有引经据典的之乎者也,也没有谈天说地的怪力乱神。文章角落里死灰槁木的气息,透过纸张洞穿肌肤,放下书本仍如影随形。 以欧洲的悲剧精神来看,文明就取决于对最强烈的幼时愿望——即弑父愿望的遏止。而作者的小说却站在欲望的边缘,匿身藏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影,离世绝俗。作家与诗人不再是先知和预言家,为世界政治提供真理,他们承担了一部分公民的角色,风平浪静之后,在政治建设中作者淡然的渗透着——渗透着青春亏欠她的那些不透气的躁动遥遥望去,知识应该是沽名钓誉且垂涎于高贵的,恍悟,是太平盛世里仍能信手拈来的傲视群雄的具体性,理性被生拉活拖到最后,并不是某种愚蠢呆板的表现,而是心悸虑焦,那种芜杂的冷冽,的确是无畏的。 德国人虽称不上有文化洁癖,但也多少有些神经质了。早在1930年,他们就宣布希特勒那种没有文化底蕴的精神一定要在1945年消失,但绝对不能被苍白空虚抽象的世界大同主义思想代替,作者口中,那是单向度的严酷精微的乌托邦。 真正的政客表情即便和独裁面对面,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因此裂痕每次出现的总是突兀,而且太迟。齐奥塞斯库活着的时候,也就是他是独裁的时候,从来没有被称作过是“独裁”。在他被推翻之前,“嗜杀成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敢冒险用过。裂痕本应可以挫败独裁的企图,但是却被耽搁了。就连媒体也和政府一样用词谨慎。 极权的阴影下,神圣的纳粹美学仪式对德国大众和文化精英也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但他们并没有再一次变得像1800年一样只有天马行空的思想却行动力匮乏。相反,作者虽着重渗透那种超我的荒诞,却陈杂交织出行动上的通透感,紧绷而坚硬。孤独桀骜一直是德国人比较欣赏的思想状态。纳粹政治希望德国在统治世界保持这种孤独。 整本书像是一种情绝望在干燥的空气里颐指气使。

 

  评论这张
 
阅读(9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