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读米勒…  

2010-09-13 01:28: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脑的娱乐擦拭着粘稠、密不透风的空虚,这就是作者全部的青春,太阳每天从东边生起,东边——崭新的无知和绝望。有人告诉我,归其艺术形象,米勒必定不是个“女子”,因为她绝不会蹙眉半晌愁情吐纳。 作者框架了一种建制。当文化被视为政治的替代物时,公共范围内的价值信条偏离,就很容易被接受了。作者识时达变,不论是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还是国家社会主义的文化魅力,都是为了向德国资产阶级和艺术家知识分子们,阐释纳粹意识形态的魅力。即使再含蓄,作者文中也灵性夹杂着老祖宗希特勒的品性和气势。文中有一个忧愤成疾的隐身作者。纠结扭动着,想变成迸裂气泡般崩溃着跳舞,纵情欢愉。又悯时病俗,垂青电光火石般透畅着生命,板起脸与黑暗相互倾轧。最终只能把绵绵而生的慵懒娇嗔,葬送于所谓的粗言鄙语中,这也是那些谈空说幻的小说所没有的。 看完触动精神最敏感的边缘,柔和的偏执和扭曲着。这个隐形遁迹的女人,冲击着读者一头雾水的大脑,款款而行却精彩绝艳。身置其中才会察觉,我们的轻盈竟然是那样的一种沉重的依赖。 总是需要这样一类将时间玩弄于掌股间作家。蒸腾跳跃在情感的偷梁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

 

《饥饿与丝绸》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读后

 

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 (读米勒笔记之六)

 

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满脑的娱乐擦拭着粘稠、密不透风的空虚,这就是作者全部的青春,太阳每天从东边生起,东边——崭新的无知和绝望。有人告诉我,归其艺术形象,米勒必定不是个“女子”,因为她绝不会蹙眉半晌愁情吐纳。 作者框架了一种建制。当文化被视为政治的替代物时,公共范围内的价值信条偏离,就很容易被接受了。作者识时达变,不论是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还是国家社会主义的文化魅力,都是为了向德国资产阶级和艺术家知识分子们,阐释纳粹意识形态的魅力。即使再含蓄,作者文中也灵性夹杂着老祖宗希特勒的品性和气势。文中有一个忧愤成疾的隐身作者。纠结扭动着,想变成迸裂气泡般崩溃着跳舞,纵情欢愉。又悯时病俗,垂青电光火石般透畅着生命,板起脸与黑暗相互倾轧。最终只能把绵绵而生的慵懒娇嗔,葬送于所谓的粗言鄙语中,这也是那些谈空说幻的小说所没有的。 看完触动精神最敏感的边缘,柔和的偏执和扭曲着。这个隐形遁迹的女人,冲击着读者一头雾水的大脑,款款而行却精彩绝艳。身置其中才会察觉,我们的轻盈竟然是那样的一种沉重的依赖。 总是需要这样一类将时间玩弄于掌股间作家。蒸腾跳跃在情感的偷梁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满脑的娱乐擦拭着粘稠、密不透风的空虚,这就是作者全部的青春,太阳每天从东边生起,东边——崭新的无知和绝望。有人告诉我,归其艺术形象,米勒必定不是个“女子”,因为她绝不会蹙眉半晌愁情吐纳。 作者框架了一种建制。当文化被视为政治的替代物时,公共范围内的价值信条偏离,就很容易被接受了。作者识时达变,不论是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还是国家社会主义的文化魅力,都是为了向德国资产阶级和艺术家知识分子们,阐释纳粹意识形态的魅力。即使再含蓄,作者文中也灵性夹杂着老祖宗希特勒的品性和气势。文中有一个忧愤成疾的隐身作者。纠结扭动着,想变成迸裂气泡般崩溃着跳舞,纵情欢愉。又悯时病俗,垂青电光火石般透畅着生命,板起脸与黑暗相互倾轧。最终只能把绵绵而生的慵懒娇嗔,葬送于所谓的粗言鄙语中,这也是那些谈空说幻的小说所没有的。 看完触动精神最敏感的边缘,柔和的偏执和扭曲着。这个隐形遁迹的女人,冲击着读者一头雾水的大脑,款款而行却精彩绝艳。身置其中才会察觉,我们的轻盈竟然是那样的一种沉重的依赖。 总是需要这样一类将时间玩弄于掌股间作家。蒸腾跳跃在情感的偷梁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冷漠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中。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满脑的娱乐擦拭着粘稠、密不透风的空虚,这就是作者全部的青春,太阳每天从东边生,东边——崭新的无知和绝望。有人告诉我,归其艺术形象,米勒必定不是个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女子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因为她绝不会蹙眉半晌愁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吐纳。

作者框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了一种建制。当文化被视为政治的替代物时,公共范围内的价值信条偏离就很容易被接受了。作者识时达变,不论是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还是国家社会主义的文化魅力,都是为了德国资产阶级和艺术家知识分子们,阐释纳粹意识形态的魅力。即使再含蓄,作者文中也灵性夹杂着老祖宗希特勒的品性和气势。文中有一个忧愤成疾的隐身作者。纠结扭动着,想变成迸裂气泡般崩溃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跳舞,纵情欢愉。又悯时病俗,垂青电光火石般透畅生命,板起脸与黑暗相互倾轧。最终只能把绵绵而生的慵懒娇嗔葬送所谓的粗言鄙语中,这也是那些谈空说幻的小说没有的满脑的娱乐擦拭着粘稠、密不透风的空虚,这就是作者全部的青春,太阳每天从东边生起,东边——崭新的无知和绝望。有人告诉我,归其艺术形象,米勒必定不是个“女子”,因为她绝不会蹙眉半晌愁情吐纳。 作者框架了一种建制。当文化被视为政治的替代物时,公共范围内的价值信条偏离,就很容易被接受了。作者识时达变,不论是法西斯主义的美学吸引,还是国家社会主义的文化魅力,都是为了向德国资产阶级和艺术家知识分子们,阐释纳粹意识形态的魅力。即使再含蓄,作者文中也灵性夹杂着老祖宗希特勒的品性和气势。文中有一个忧愤成疾的隐身作者。纠结扭动着,想变成迸裂气泡般崩溃着跳舞,纵情欢愉。又悯时病俗,垂青电光火石般透畅着生命,板起脸与黑暗相互倾轧。最终只能把绵绵而生的慵懒娇嗔,葬送于所谓的粗言鄙语中,这也是那些谈空说幻的小说所没有的。 看完触动精神最敏感的边缘,柔和的偏执和扭曲着。这个隐形遁迹的女人,冲击着读者一头雾水的大脑,款款而行却精彩绝艳。身置其中才会察觉,我们的轻盈竟然是那样的一种沉重的依赖。 总是需要这样一类将时间玩弄于掌股间作家。蒸腾跳跃在情感的偷梁

看完触动精神最敏感的边缘,柔和的偏执和扭曲着。这个隐形遁迹女人冲击着读者一头雾水的大脑,款款而行却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精彩绝艳。身置其中才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察觉,我们的轻盈竟然是那样的一种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重的依赖

总是需要这样一类将时间玩弄于掌股间作家。蒸腾跳跃在情感的偷梁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 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的意义 《饥饿与丝绸》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六) 每张床下面大概都会立着一个箱子,里面是乱成一团的长统棉袜——专利叫做长统袜。这种专利长统袜是给那些想要光滑、薄雾般的连袜裤的女孩们穿的。女孩们还想要发蜡、睫毛膏和指甲油。 床上枕头底下大概还放着六个睫毛膏盒子。六个女孩子吐一口唾沫到盒子里,拿牙签搅一搅,搅到烟炱糊糊粘到牙签上为止。然后她们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牙签在眼帘上摩刮着,睫毛变得又黑又粗。可是一个小时后,睫毛上就显现灰色的缝隙。唾液干了,烟炱落到了颊上。 女孩们要颊上的烟炱、脸上的睫毛烟炱,可是再也不要工厂的烟炱了。只想要很多很多薄雾般连袜裤,因为这种袜子太容易抽丝了,女孩们不得不在脚踝和腿部将漏针捉住——用指甲油将漏针捉住、粘住。 米勒为什么要详尽地告诉我们这些呢? 罗马尼亚的乡下并不是万马齐喑的动乱,但百无聊赖的苍白却极端挑逗着作者的安全底线。她对于群体符号有着相对较弱的遵从感。崩溃和稳定的基调,冷漠地游浮于作者渊厚的孤独感之中。 这种子虚乌有是真实的,肥肠,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换柱里,肥头满脑的世俗间,冷峻而温柔的痉挛中。与德国的土特产之废墟文学相比,更令人寻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苦闷凄惶、重峦叠嶂的追溯。而是静止的态度。挣扎在繁乱小小的乌托邦里,伪声呓语般吟诵着:“死亡是幸福的,因为毁灭充满了新奇。” 她款款而来,带着迸裂的希望,长篇累牍的平淡落拓和慢条斯理的语速,让这个神魂缭乱的世界变得冷肃。可诡异的是,读者释卷之后,会明白人生真的会电光火石般的过去。这种鼓噪而空洞的仪式不断升温,累词拖延通篇,张力愈显复杂。最后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变成源源不竭的激情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

作者控制读者,实在不是一件易事呢。

  评论这张
 
阅读(9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