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有两种说法的野鸡(读米勒笔记之二)  

2010-09-07 13:00: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读后

 

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读米勒笔记之二)

 

 

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一直以来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这种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却有着深入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思想——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大众媒体的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现实的过渡——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的微笑。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彼此心照不宣。

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立刻许——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在这一刻死去。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害的人,总是期望外交官的表情能表现出破裂的惊愕。他们知道,民主国家的政府正在用眼角瞄着罪犯。他们也知道,外交官的克制是一种顺受。他们不露声色的表情,他们喉头上那个圆圆的小阴影所忽视的,常常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们。 一切浸润在真实的臆想里,大天使与小天使们同声喊道:“选举就是背叛!”,电台提供谎言和无标题音乐——大众媒体的轻骑兵这会儿把它们的报道瞄准到心灵的柔美空洞,那是他们的家——甜蜜的空壳。历史走向疲惫,完美的罪行——绝对的幻觉——现实的过渡——虚无的继续:摇晃树枝的快乐——嶙峋的树枝上还钩挂着最后一批读者——这些都是征服琐碎历史时的微笑。 浮生若寄,整个时代变得神劳形疲。乌集之众是那个群盲时代纯真的尴尬,大家都噤若寒蝉、彼此心照不宣。 纳粹掌权后,流亡者发明了一句话自我安慰——“德国精神已经移居国外”。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类似作者的作者们一直翻箱倒柜、一遍又一遍的测试求证这种文化的存在。 根据德国的迷信说法,谁要是看见流星就应该立刻许愿——这个愿望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而罗马尼亚的迷信说法却认为,有流星滑落的时候意味着有人要在这一刻死去。有意思的是,在这两种语言中都用野鸡这一画面来比喻人。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在德语中人们用这个词来形容爱吹牛的人,罗马尼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飞,更惯于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亚语中,则指失败者。一种语言用这种禽的外表作为隐喻,另一种语言用它在猎人面前的无助性。因为野鸡不善高飞,更惯于跑路。而子弹却能飞,从而打中了它。德国的童话总是这么开篇:从前……,而罗马尼亚的童话则常常这么开头:从前有一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事…… 这种对比无处不在,大众触目可见。它们体现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照世界的标准及现实性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抵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与可能性。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罗马尼亚语提供的画面更加直白,也就是说更大胆,诗意中并不掺杂安慰。不惟德国人那样晦涩。

动荡不安的世界里,诗人的喊声永远是最响亮的,他们的眼睛如锐利的手术刀 两种说法的野鸡 《一颗热土豆和一张温馨的床》读后 (读米勒笔记之二)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我焦躁的情绪被这个单刀直入的段落吸附了。 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写作而言,这种词不达意、或叫做咿呀学语的段落,却有着深入浅出的意义,针对我们真实却常常子虚乌有的想象力,作者“念念有词”的笔触,可以将完美逻辑订刻在焦虑上,从而警心涤虑。 文本无处不洋溢着充满灵感的冗余性,这也是作者内向化符号,平直徐徐,深度却充塞胀溢。 诗人的灵感来自于残酷的现实。她以令人惊讶的思想和力量,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直接地表现自己对现实复杂而凌厉的看法。现实——思想——批判,一个纤弱的女人用她强悍的声音,获得了人们的注意与注视。 论及作者文字的性格,不禁令人想起1930年德国语言学家恩斯特写的那本《面临危机的德国精神》,那潜在的极其相似的论调:纯粹的历史主义渐渐对价值观持中立态度,非理性主义运动愈演愈烈,威胁到了德国精神的基础。米勒逐年变得冷峻的五官,充斥着对尼采的抱怨,因为野蛮冷漠的时代,让她的年华变得冷僻逼仄。她是冷冽的罗马尼亚裔德国人,言之凿凿和口诛笔伐之下,是彻骨纯然的热望。那种愤世嫉俗的不安。 凡是受过政治迫,一层层剥去了世俗的外衣,直世间万物的本质。

有轨电车没有固定的行车时刻表。 

  评论这张
 
阅读(7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