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2011-12-02 10:33: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 谈歌: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纽约时报》在199710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前几天——11——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戏子出书的牛逼理由 查看原图 戏子,是旧社会的称呼。新社会称呼文艺工作者,改革开放之后,称呼艺术家。可习惯确是难改,坊间仍然称呼戏子。跟“家”不“家”的搭不上调调儿。 “家”是个大词儿呀,言之凿凿,听之呆呆,让人尊重且热爱。比如,科学家、画家、作家、思想家种种。但这些“家”都赶不上艺术家。要不然,怎么现在挨个儿的家长哄着骗着,让自家孩子使劲儿学钢琴学唱歌、想方设法地成名成家呢!艺术家么,也成了莘莘学子们心想往之的最热门理想。 近些年,艺术家们热衷出书(如同《日子》《月子》之类),逛书店看看,目不暇接,热销! 却也有人说,戏子素质差。戏子出书,素质更差。 谈歌接着这个话题扯闲篇儿,不好说中国,说外国吧。 上个月(记不大准确了,似乎……应该是11月下旬),好莱坞有位女演员,黛安、基顿,出版了她的回忆录,标题用中文翻译即是:《又来一遍》。(梅开二度或者寡妇再嫁的意思?) 这本书在亚马逊书店上了三星,(三星?比五星差两星。也就是一般喽。)封面亮眼,图示:一位妙龄少女,伸长了双腿,使劲秀着!能让光棍了太久的爷们儿们砰然心动想入非非……您可别当真,这位20出头的妙龄少女,可不是黛安、基顿——现在的状态——时过境迁,老太太今年66了。如此秀自己的青春期照片,可以理解,为了销量么。她怎么可能登近照呢?跟腌了三年咸萝卜似的——好吃不好吃另说,皮相谁看? 经验告诉市场:一个演员出回忆录,肯定会被放到畅销榜前茅位置,甭管好看不好看——不好看也是好看! 中国的艺术家的自传,都是署名自己写(幕后多是找枪手)。或是外国戏子比中国戏子要脸?事先声明:自己不写,找人写。 将心比心,演员么,岁数大了,挣不了出场费,总得挣稿费。大都会找作家采访,写传记。为什么自己不写回忆录?不好意思么!自吹自擂臊的慌?好话让旁人说么。可临到了这位黛安、基顿,问题却来了,她要亲自出马搞宣传,她首选要上电视谈话节目,这,就意味着这位“亮丽甜姐”,要把她的当年不好言说欲盖弥彰的情史,在全美国电视网曝料、晒晒! 插一句,美国晚间谈话节目是个热门节目,如今还播着,谈歌估算了一下,大概有15个。热闹的呢?就3个!这3个,年年评大奖(比星光大道招眼)。主要热因:他们换着样儿请明星,每周播四回,每个明星就聊6分钟。有无数无数无数老百姓(宋丹丹讲话,相当壮观),一整天都巴望这6分钟。这三个最火的节目里,主持人老当益壮——最年轻的也50岁了。最短的,也主播了12年。都是阅历多多的江湖老梆子了。 黛安、基顿这位佳人,前天上了美国一个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谈歌没记住名字)了得!上至总统,下至杂耍,都采访过,于是乎,主持人老练地发问: “您当初和沃伦贝蒂(好莱坞当年男星)的关系很近?” “嗯,我们的关系着实很近”(靠!您就直接问床上的事儿吧!) “您这本书充斥的……” 谈歌英语一般般,意思却也能听个大概齐,之后的谈话内容,您也能猜个上下差不多,除了绯闻往事约会对象……没什么别的了。 这本书宣传到最后,就嚷嚷的有点儿恶心了。 打出来的广告是:“这不是一部傻了吧唧讲好莱坞娱乐业内幕的书。”副标题呢?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他也是上这个脱口秀节目,还把自己20多岁青葱小照,流芳百世似地糊在了背景上。 主持人客气的问一句:“有没有人,像您那样,联销冠军?” “应该是前无古人了,嗯,真的没有了” 本来是档搞笑类节目,可这位大师一直端着架子,端到最后连主持人都服软了,奉上恭维之词:“您……今天才让我们明白,您……也很了不起!” 中外明星的共同特点,就是专门到娱乐节目去摆架子谈文化, 明星么,当然越老越来劲。(再不来劲就没得机会喽!) 最近这个脱口秀节目,招来了一批老明星。 前几天——11月29号,来了个更老的——老太太下个月初就90整岁了。您想说话还能多利索?但是,她就利落地说了——出书! 书名叫啥?读者呀,您可得坐稳喽——《我和动物园》! 她也就真没羞没臊地放了张照片,也是真还残留嫩色的时候,那年,她40多岁,搂着只母猩猩,认真地看,或者……认真地说——那猩猩呀,比她年轻! 鼓掌! 没人夸我?猩猩捧我! 老太太穿着碎花大裙子,带着大耳环,抹着大口红,神采奕奕地迈着小猫步走到了现场。 主持人对她说“你有一部在拍的电视剧,还要做节目,还要去动物园,写书。您知道吗,我每天前前后后只在这儿坐20分钟,还累的要死,您不累吗?” 潜台词——您都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90岁了呀,还挂着大金链子,穿着红绿花纹相间的衣服,搂着母猩猩展示自己?相比之下,我的生活多他妈的不给力呀!

好像用钢筋水泥包装出来的一句话,秒杀全场:“我——不累!”

节目最后,主持人摆着一张近乎笑烂了的脸,对她说了一句五体投地话:“您……真行!”

唉,能出书的戏子,都牛逼呀!怎么说呢,能把您逼——上梁山!?

三生有幸或不幸,我们赶上了戏子时代。

——这是一部家族血泪史。 什么血泪史呀?无非是小时候姐妹之间为了件衣服打架之类。可这样字数不够啊,粉丝觉得不实惠啊!硬皮精装书,至少要3厘米厚才够得上自传。还得凑字数!没关系,把老妈搬过来,还有三个兄弟姐妹。还有家族奋斗史。还不够?没关系,我把所有旧情人隐私都得瑟了,全是大腕私密空间,整本的八卦野史。可劲儿得瑟吧! 洋洋得瑟之中,这位年近七旬老太婆撩了一缕头发,热情满满地说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过很多人的,我都记不起来了,呵呵呵!比如……”(此处黛安、基顿做欲说还羞的纯情少女状了) 谈歌替她交待一句:她年轻的时候和大导演伍迪艾伦交往过。年轻时伍迪艾伦就对她说,“我觉着,靠你们家我都能发,因为你把它说得忒乱了。还有你的情史。” 乱吗?没办法,不乱不红啊。(中国现在许多戏子也这样!?没有绯闻也要制造绯闻!没绯闻哪来戏子?没戏子哪来明星?) 明星有什么令人着迷的地方?粉丝们各说各的吧! 《纽约时报》在1997年10月16日正式开始以彩版印刷,而到1998年年初,报纸才给明星私生活一点地方。才能在头版上占据一点儿面积。以前不能上头版?能是能,除非你是国际大腕,而且多数情况下还得死了。渐渐地从犄角旮旯挤到头版(不容易!),明星可以大张旗鼓的上头版。以前的头版,几乎都是政界人士。如今头版上运动娱乐明星,脸的尺寸都越来越大喽。 这就令那些过了气的艺术家们泪流满面捶胸顿足。靠!我怎么就没赶上好时候呢? 没办法,老太太都是大姑娘变的! 放下黛安、基顿,再扯闲篇儿——讲个典故。 美国从前(或者叫从前的美国),都是导演拿法儿着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时,拍《唐人街》女主角,一撮头发滑下来,挡着镜头一点儿了。导演大喊一声:“停!”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射箭的速度?),冲上去就把那撮头发揪掉了。女主角疼的半死,屁也不敢高声放一个。然后呢,她还得乖滴滴的找导演“探讨”问题:“导演呀,您能指点一下角色的行为动机吗?” 导演来了一句:“喊他妈的脏话就行了,动机?吃饱饭就是动机!” 好玩儿事在后面,这位女主角渐渐熬成了明星,某一次接了一个片子,还是和这个导演合作,这次拍戏,又遇到情况了,女明星在片场上突然内急(早上稀得喝多了?)。 导演大吼一声:“忍着!” 这位女明星温润如玉地点了点头,款款拿了个杯子往裙子底下一伸,现场尿满一杯(乖乖!),全场工作人员都傻了(写到这里,谈歌也傻了),然后呢,女明星迈着猫步,端着尿杯,直眉瞪眼朝着导演走过去,一扬手,一杯尿呀,就满坑满谷地泼在了导演脸上。 从此之后,戏子里的明星,也要拿架子了! 有人喜欢老明星,老的就德高望重?这行就没“实着”这一说。 顺手再举个例子,还是美国的。老的有个唱爵士乐的,名叫托尼班宁特,愣说自己是大师。 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前后,出生了一拨爵士乐大师,可都死得差不多了,相当于他是仅剩的存货,虽然当初他就是个小跟班儿的,比不过人家,但他却时常拿自己和大师们相比——谁让他活得长久呢?活得长久就成了大师——中国外国都这风俗(所以出现了不少虚报岁数的)。其实呢,他比那些大师们至少小一个辈分。 这位也出新书。上个月

如此说来说去,黛安、基顿出书,就《又来一遍》牛逼!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