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转载]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  

2011-03-28 21:18: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篇旧文,应该有二十二年了吧!真是的呢,还是有几个有心翻了出来,要争论。阿辉先生写一个评论,是否真知灼见,诸位上眼~谢了!!原文地址: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作者:阿辉 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 谈歌小说《桥》读后感之二 文阿辉 某种意义上说,阿辉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即不喜被别人管,也不喜管别人。潜意识里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左右了阿辉的人生轨迹。很多人不喜欢政府,是不喜政府代表的国家机器,或者组成国家机器的某些个体,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行为。全世界大约二百多个国家,就有二百多个国家政府,无一不是自称是为其人民谋福利的。事实上,很多人的感受中,与政府的自称与追求,相去甚远。 然而,无政府主义只是个人情绪,或者说,只能停留在精神价值层面,现实中,纯粹的无政府是不切实际的。比如说,各国的警察都干过不少坏事,很多人讨厌警察。那么能否没有警察呢?比如一个大十字路口,行人很少,从不会堵车堵人,就不需要警察。如果人很多,车也很多,就需要定出个规矩来,这就是交通规则。由警察安上红绿灯,如果大家都自觉遵守交规,也不需要太多警察。如果人多拥挤,大家有都不遵守规则,就不得不需要大量警察维持秩序。 阿辉在不同国家的十字路口,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在美国,警察都是开警车或直升机巡逻,很少在路口值班。那里的人民,有了红绿灯,就会严格按照红绿灯的指示行驶,严格遵守机动车让行人的规则。有无警察一个样。发现行人,不管行车多快,都停下来等行人先过。如果有人误操作,闯了红灯,立刻自觉无地自容。闯红灯极易车毁人亡,因为其它行驶的车辆,没有心理准备有人会闯红灯。 我们的路口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即使有红绿灯,也要几个警察忙活,每个路口,还要几个协警拉住硬闯的人和车。只要稍有情况发生,车流一慢下来,立刻有人逆流而上,谁也不让谁,都想自己先过去。结果是,几分钟就会堵成大疙瘩,谁也过不去!有人说,中国人多,你不挤,就没你的。说这话的人,应该去日本看看,日本大都市的人口密度,应该是全世界最高的了。可日本人无论是自驾车还是乘坐公共交通,那份井然有序不能不令人对这个民族心生敬畏。 华人社会,新加坡的交通秩序是最好的,一点儿不输于在美国驾车的感觉。新加坡的刑罚极为严厉,至今还保留着违法打鞭的法律。打鞭的程序是,把屁股露出来,由专业行刑手打,据说一鞭下去,就能令人屁股开花,疼的昏死过去。同是华人血统的新加坡人遵纪守法的良好社会秩序,究竟是靠政府严厉刑罚还是良好的国民素质造就的?不得而知,也许兼而有之吧。香港的拥挤与繁忙,也是世界著称的。走在香港的大街上,感觉虽然不像新加坡那么井然有序,但也忙中不乱。台湾的交通秩序,在海外的华人社会是最差的。不
下了光辉灿烂的篇章。这个英雄铸就的故事里,除了舍生忘死的支书老人外,还与一百号人在生死关头的井然有序有直接关系。这一百号人与支书老人之间的默契与信任,这一百号人之间互相的默契与信任,铸就了这个英雄的故事。设若任何一个环节被打破,阿辉改编版的《桥》里的悲剧,就会发生。 无从知道,编辑们是基于何种考虑把《桥》列入小学课本的。不过,这样一篇短小说,却包含了如此丰富的内涵,不能不佩服编辑们的眼力。有人在网上发帖说:这样的文章比三聚氰胺对孩子的毒害更大……不知为何做此比喻。是不相信关键时刻会有这样的老人站出来?还是不相信站出来的会是党支书?还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学了这个支书老人的“傻”气,将来自己在社会上吃亏? 阿辉会这样指导儿子读这篇小说:那个临危不惧的支书老爷爷,你要终生敬仰。他那种面临生死抉择时的镇定、无私与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是人类崇高的精神财富。作为人类社会中的普通一员,你可能永远也无法做出那样的英雄壮举来,那你至少应该做到像那一百号人那样,生死时刻,克制住恐惧,遵守秩序听指挥,跟着队伍,井然有序地通过那座桥。祝福你一生平安,永远不要遇到那样的生死桥。即便是每天必过的十字路口,你也应该做个好公民,认真遵守交通规则,不闯红灯,不乱丢垃圾,不张口骂人,不随地大小便……
原文地址:原文地址: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作者:阿辉 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 谈歌小说《桥》读后感之二 文阿辉 某种意义上说,阿辉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即不喜被别人管,也不喜管别人。潜意识里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左右了阿辉的人生轨迹。很多人不喜欢政府,是不喜政府代表的国家机器,或者组成国家机器的某些个体,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行为。全世界大约二百多个国家,就有二百多个国家政府,无一不是自称是为其人民谋福利的。事实上,很多人的感受中,与政府的自称与追求,相去甚远。 然而,无政府主义只是个人情绪,或者说,只能停留在精神价值层面,现实中,纯粹的无政府是不切实际的。比如说,各国的警察都干过不少坏事,很多人讨厌警察。那么能否没有警察呢?比如一个大十字路口,行人很少,从不会堵车堵人,就不需要警察。如果人很多,车也很多,就需要定出个规矩来,这就是交通规则。由警察安上红绿灯,如果大家都自觉遵守交规,也不需要太多警察。如果人多拥挤,大家有都不遵守规则,就不得不需要大量警察维持秩序。 阿辉在不同国家的十字路口,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在美国,警察都是开警车或直升机巡逻,很少在路口值班。那里的人民,有了红绿灯,就会严格按照红绿灯的指示行驶,严格遵守机动车让行人的规则。有无警察一个样。发现行人,不管行车多快,都停下来等行人先过。如果有人误操作,闯了红灯,立刻自觉无地自容。闯红灯极易车毁人亡,因为其它行驶的车辆,没有心理准备有人会闯红灯。 我们的路口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即使有红绿灯,也要几个警察忙活,每个路口,还要几个协警拉住硬闯的人和车。只要稍有情况发生,车流一慢下来,立刻有人逆流而上,谁也不让谁,都想自己先过去。结果是,几分钟就会堵成大疙瘩,谁也过不去!有人说,中国人多,你不挤,就没你的。说这话的人,应该去日本看看,日本大都市的人口密度,应该是全世界最高的了。可日本人无论是自驾车还是乘坐公共交通,那份井然有序不能不令人对这个民族心生敬畏。 华人社会,新加坡的交通秩序是最好的,一点儿不输于在美国驾车的感觉。新加坡的刑罚极为严厉,至今还保留着违法打鞭的法律。打鞭的程序是,把屁股露出来,由专业行刑手打,据说一鞭下去,就能令人屁股开花,疼的昏死过去。同是华人血统的新加坡人遵纪守法的良好社会秩序,究竟是靠政府严厉刑罚还是良好的国民素质造就的?不得而知,也许兼而有之吧。香港的拥挤与繁忙,也是世界著称的。走在香港的大街上,感觉虽然不像新加坡那么井然有序,但也忙中不乱。台湾的交通秩序,在海外的华人社会是最差的。不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作者:阿辉

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

谈歌小说《桥》读后感之二

/阿辉

某种意义上说,阿辉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即不喜被别人管,也不喜管别人。潜意识里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左右了阿辉的人生轨迹。很多人不喜欢政府,是不喜政府代表的国家机器,或者组成国家机器的某些个体,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行为。全世界大约二百多个国家,就有二百多个国家政府,无一不是自称是为其人民谋福利的。事实上,很多人的感受中,与政府的自称与追求,相去甚远。

然而,无政府主义只是个人情绪,或者说,只能停留在精神价值层面,现实中,纯粹的无政府是不切实际的。比如说,各国的警察都干过不少坏事,很多人讨厌警察。那么能否没有警察呢?比如一个大十字路口,行人很少,从不会堵车堵人,就不需要警察。如果人很多,车也很多,就需要定出个规矩来,这就是交通规则。由警察安上红绿灯,如果大家都自觉遵守交规,也不需要太多警察。如果人多拥挤,大家有都不遵守规则,就不得不需要大量警察维持秩序。

阿辉在不同国家的十字路口,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在美国,警察都是开警车或直升机巡逻,很少在路口值班。那里的人民,有了红绿灯,就会严格按照红绿灯的指示行驶,严格遵守机动车让行人的规则。有无警察一个样。发现行人,不管行车多快,都停下来等行人先过。如果有人误操作,闯了红灯,立刻自觉无地自容。闯红灯极易车毁人亡,因为其它行驶的车辆,没有心理准备有人会闯红灯。

我们的路口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即使有红绿灯,也要几个警察忙活,每个路口,还要几个协警拉住硬闯的人和车。只要稍有情况发生,车流一慢下来,立刻有人逆流而上,谁也不让谁,都想自己先过去。结果是,几分钟就会堵成大疙瘩,谁也过不去!有人说,中国人多,你不挤,就没你的。说这话的人,应该去日本看看,日本大都市的人口密度,应该是全世界最高的了。可日本人无论是自驾车还是乘坐公共交通,那份井然有序不能不令人对这个民族心生敬畏。

华人社会,新加坡的交通秩序是最好的,一点儿不输于在美国驾车的感觉。新加坡的刑罚极为严厉,至今还保留着违法打鞭的法律。打鞭的程序是,把屁股露出来,由专业行刑手打,据说一鞭下去,就能令人屁股开花,疼的昏死过去。同是华人血统的新加坡人遵纪守法的良好社会秩序,究竟是靠政府严厉刑罚还是良好的国民素质造就的?不得而知,也许兼而有之吧。香港的拥挤与繁忙,也是世界著称的。走在香港的大街上,感觉虽然不像新加坡那么井然有序,但也忙中不乱。台湾的交通秩序,在海外的华人社会是最差的。不按规矩驾驶的现象有时跟大陆相差无几。

原文地址: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作者:阿辉 英雄主义与公民意识 谈歌小说《桥》读后感之二 文阿辉 某种意义上说,阿辉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即不喜被别人管,也不喜管别人。潜意识里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左右了阿辉的人生轨迹。很多人不喜欢政府,是不喜政府代表的国家机器,或者组成国家机器的某些个体,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行为。全世界大约二百多个国家,就有二百多个国家政府,无一不是自称是为其人民谋福利的。事实上,很多人的感受中,与政府的自称与追求,相去甚远。 然而,无政府主义只是个人情绪,或者说,只能停留在精神价值层面,现实中,纯粹的无政府是不切实际的。比如说,各国的警察都干过不少坏事,很多人讨厌警察。那么能否没有警察呢?比如一个大十字路口,行人很少,从不会堵车堵人,就不需要警察。如果人很多,车也很多,就需要定出个规矩来,这就是交通规则。由警察安上红绿灯,如果大家都自觉遵守交规,也不需要太多警察。如果人多拥挤,大家有都不遵守规则,就不得不需要大量警察维持秩序。 阿辉在不同国家的十字路口,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在美国,警察都是开警车或直升机巡逻,很少在路口值班。那里的人民,有了红绿灯,就会严格按照红绿灯的指示行驶,严格遵守机动车让行人的规则。有无警察一个样。发现行人,不管行车多快,都停下来等行人先过。如果有人误操作,闯了红灯,立刻自觉无地自容。闯红灯极易车毁人亡,因为其它行驶的车辆,没有心理准备有人会闯红灯。 我们的路口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即使有红绿灯,也要几个警察忙活,每个路口,还要几个协警拉住硬闯的人和车。只要稍有情况发生,车流一慢下来,立刻有人逆流而上,谁也不让谁,都想自己先过去。结果是,几分钟就会堵成大疙瘩,谁也过不去!有人说,中国人多,你不挤,就没你的。说这话的人,应该去日本看看,日本大都市的人口密度,应该是全世界最高的了。可日本人无论是自驾车还是乘坐公共交通,那份井然有序不能不令人对这个民族心生敬畏。 华人社会,新加坡的交通秩序是最好的,一点儿不输于在美国驾车的感觉。新加坡的刑罚极为严厉,至今还保留着违法打鞭的法律。打鞭的程序是,把屁股露出来,由专业行刑手打,据说一鞭下去,就能令人屁股开花,疼的昏死过去。同是华人血统的新加坡人遵纪守法的良好社会秩序,究竟是靠政府严厉刑罚还是良好的国民素质造就的?不得而知,也许兼而有之吧。香港的拥挤与繁忙,也是世界著称的。走在香港的大街上,感觉虽然不像新加坡那么井然有序,但也忙中不乱。台湾的交通秩序,在海外的华人社会是最差的。不

阿辉经历的最糟糕的交通秩序,是在印度的孟买。从机场附近的酒店到市里,二十公里的路程,从上午九点走到下午一点才到。各种机动车,自行车,行人拥挤在狭窄混乱的街道上,各种声音嘈杂一片,搅得人头痛欲裂,脚下却是寸步难行。晚上回到酒店,看着电视里,印度的精英们做着形式上跟美国一样的竞选辩论时,突然想吐。与其条条是道地在那里口灿莲花,为什么不去替你的人民做点什么?让孟买城里几百万住在贫民窟的人民过上有点体面的日子呢?

看来,一个十字路口的交通秩序问题,却蕴含了众多社会治理的理论与细节。甚至和政府的产生过程是否符合民主的程序与教条无关。首先,大家都有这样的共识,既然不得不作为一份子生活在社会群体中,就必须接受这个社会的公共规范。当个人利益与公众利益有冲突时,应该优先公众利益。不能以一己之私,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为了实现这个有序,需要有政府出面来组织管理。现实中,往往掌握了权力的团体或个人,会利用职权谋私。而不掌握权力的人,便会因此失去对掌握权力的团体或个人的信任,从而不遵守秩序,以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却又损害了公共利益。结果是,社会治理的共识丧失,造成个人与政府间的不信任,乃至人和人之间的不信任。果如是,则把整个社会引向了一个死结。在交通秩序良好的社会里,人民都有持建设性态度的公民意识,公民之间存在良好的信任关系,约束自己遵守规则,也相信别人同样遵守。这便是社会治理的良性循环,其结果是,社会有序,而治理的成本也大大降低。在人人都不相信别人会遵守交通规则,自己因此也不遵守的社会里,到底需要多少警察才能看得过来呢?

扯远了,打住。

回来接着说说谈歌的小说《桥》的读后感。作者在小说中给这个木桥赋予了一个特殊的情景意义:那不是一座普通的桥,而是一座架在生死的十字路口上的奈何桥。时间紧迫,过去生,留下死。一个普通的十字路口,人们争抢拥挤的结果是堵车几小时,而这个桥上的拥堵,将是全体在洪水中毁灭。这个时候,什么是公众利益?尽量多的人活下去。可问题是,如果不得不有先有后,谁肯留在最后?

按规矩驾驶的现象有时跟大陆相差无几。 阿辉经历的最糟糕的交通秩序,是在印度的孟买。从机场附近的酒店到市里,二十公里的路程,从上午九点走到下午一点才到。各种机动车,自行车,行人拥挤在狭窄混乱的街道上,各种声音嘈杂一片,搅得人头痛欲裂,脚下却是寸步难行。晚上回到酒店,看着电视里,印度的精英们做着形式上跟美国一样的竞选辩论时,突然想吐。与其条条是道地在那里口灿莲花,为什么不去替你的人民做点什么?让孟买城里几百万住在贫民窟的人民过上有点体面的日子呢? 看来,一个十字路口的交通秩序问题,却蕴含了众多社会治理的理论与细节。甚至和政府的产生过程是否符合民主的程序与教条无关。首先,大家都有这样的共识,既然不得不作为一份子生活在社会群体中,就必须接受这个社会的公共规范。当个人利益与公众利益有冲突时,应该优先公众利益。不能以一己之私,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为了实现这个有序,需要有政府出面来组织管理。现实中,往往掌握了权力的团体或个人,会利用职权谋私。而不掌握权力的人,便会因此失去对掌握权力的团体或个人的信任,从而不遵守秩序,以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却又损害了公共利益。结果是,社会治理的共识丧失,造成个人与政府间的不信任,乃至人和人之间的不信任。果如是,则把整个社会引向了一个死结。在交通秩序良好的社会里,人民都有持建设性态度的公民意识,公民之间存在良好的信任关系,约束自己遵守规则,也相信别人同样遵守。这便是社会治理的良性循环,其结果是,社会有序,而治理的成本也大大降低。在人人都不相信别人会遵守交通规则,自己因此也不遵守的社会里,到底需要多少警察才能看得过来呢? 扯远了,打住。 回来接着说说谈歌的小说《桥》的读后感。作者在小说中给这个木桥赋予了一个特殊的情景意义:那不是一座普通的桥,而是一座架在生死的十字路口上的奈何桥。时间紧迫,过去生,留下死。一个普通的十字路口,人们争抢拥挤的结果是堵车几小时,而这个桥上的拥堵,将是全体在洪水中毁灭。这个时候,什么是公众利益?尽量多的人活下去。可问题是,如果不得不有先有后,谁肯留在最后? 小说里的交代是,人人都想逃生。多亏那个支书老人,关键时担负起领导责任,把慌乱的人群瞬间组织起来,使一百号人顺利脱离死亡。代价是,自己和儿子的生命。在老人站出来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但是,他还是没有任何犹豫拖沓地站了出来。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在许多国家民族的生死关头,有多少人曾经这么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正是这些大英雄的行为,为人类精神宝库中书写 小说里的交代是,人人都想逃生。多亏那个支书老人,关键时担负起领导责任,把慌乱的人群瞬间组织起来,使一百号人顺利脱离死亡。代价是,自己和儿子的生命。在老人站出来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但是,他还是没有任何犹豫拖沓地站了出来。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在许多国家民族的生死关头,有多少人曾经这么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正是这些大英雄的行为,为人类精神宝库中书写下了光辉灿烂的篇章。这个英雄铸就的故事里,除了舍生忘死的支书老人外,还与一百号人在生死关头的井然有序有直接关系。这一百号人与支书老人之间的默契与信任,这一百号人之间互相的默契与信任,铸就了这个英雄的故事。设若任何一个环节被打破,阿辉改编版的《桥》里的悲剧,就会发生。

无从知道,编辑们是基于何种考虑把《桥》列入小学课本的。不过,这样一篇短小说,却包含了如此丰富的内涵,不能不佩服编辑们的眼力。有人在网上发帖说:这样的文章比三聚氰胺对孩子的毒害更大……不知为何做此比喻。是不相信关键时刻会有这样的老人站出来?还是不相信站出来的会是党支书?还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学了这个支书老人的“傻”气,将来自己在社会上吃亏?

下了光辉灿烂的篇章。这个英雄铸就的故事里,除了舍生忘死的支书老人外,还与一百号人在生死关头的井然有序有直接关系。这一百号人与支书老人之间的默契与信任,这一百号人之间互相的默契与信任,铸就了这个英雄的故事。设若任何一个环节被打破,阿辉改编版的《桥》里的悲剧,就会发生。 无从知道,编辑们是基于何种考虑把《桥》列入小学课本的。不过,这样一篇短小说,却包含了如此丰富的内涵,不能不佩服编辑们的眼力。有人在网上发帖说:这样的文章比三聚氰胺对孩子的毒害更大……不知为何做此比喻。是不相信关键时刻会有这样的老人站出来?还是不相信站出来的会是党支书?还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学了这个支书老人的“傻”气,将来自己在社会上吃亏? 阿辉会这样指导儿子读这篇小说:那个临危不惧的支书老爷爷,你要终生敬仰。他那种面临生死抉择时的镇定、无私与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是人类崇高的精神财富。作为人类社会中的普通一员,你可能永远也无法做出那样的英雄壮举来,那你至少应该做到像那一百号人那样,生死时刻,克制住恐惧,遵守秩序听指挥,跟着队伍,井然有序地通过那座桥。祝福你一生平安,永远不要遇到那样的生死桥。即便是每天必过的十字路口,你也应该做个好公民,认真遵守交通规则,不闯红灯,不乱丢垃圾,不张口骂人,不随地大小便……

阿辉会这样指导儿子读这篇小说:那个临危不惧的支书老爷爷,你要终生敬仰。他那种面临生死抉择时的镇定、无私与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是人类崇高的精神财富。作为人类社会中的普通一员,你可能永远也无法做出那样的英雄壮举来,那你至少应该做到像那一百号人那样,生死时刻,克制住恐惧,遵守秩序听指挥,跟着队伍,井然有序地通过那座桥。祝福你一生平安,永远不要遇到那样的生死桥。即便是每天必过的十字路口,你也应该做个好公民,认真遵守交通规则,不闯红灯,不乱丢垃圾,不张口骂人,不随地大小便……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