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转载]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2011-05-21 17:18: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友的一篇读书笔记,写我的,转过来友好一下!。在他老人眼里,这件事我能做好,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也是我至今仍然从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小说中齐晓明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可令人肃然起敬。他为刘双喜的小吃店宣传,刘双喜买烟酒感激他,他不收。到了刘双喜当了副省长,得知他儿子下岗,老伴有病,还被汽车撞了,肇事司机跑了。他主动跟老人说,可以让那个学中文而现在下岗的儿子到报社,老人坚决不同意,而刘双喜拿出一万元钱,坚执要他收下,他收后又要人送了过来,说这钱他老伴看到了,很高兴。这就够了,他不缺钱。如果我们这个社会,上有刘双喜,下有齐晓明和刘老根,那就稳定了。也正是后者的存在,刘双喜的两袖清风才有可能。我认为,腐败的土壤不仅在上层,也在民间。否则,在刘双喜当领导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找他办私事了。 谈歌在创作上,是不断有新突破的,90年代,他写出了《大厂》,直面国营企业改制的艰难;前些年,他以现代的笔墨诠释《水浒传》,其幽默风趣和思考的力度,使人佩服,而现在又奉献给我们这个精彩的中篇,令人赞叹。 文艺理论有一条原则,作家在描写生活和人物时,要让作品自身说话,切忌作者跳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豆腐脑年谱》中,谈歌时不时跳出来。比如,刘双喜当商业局长时,事前,刘双喜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于是,谈歌用了个括弧,说:“那时候的干部制度还是非常严肃的,提拔谁,当事者是根本不知道的。哪里有跑官儿的事情呢”。刘双喜在1991年不愿当官,要到高校当老师,谈歌又用了个括弧,说:“读者不要误会,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事儿。那时的学校,没有扩招,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教师们的收入寡寡的,很清贫的呢。”这种写法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它能使人从小说中抽身而出,与现实和已经过去的历史相比较,从而进一步理解作品中的人物以及所反映的生活。
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distanceyanxiang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distanceyanxiang

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distanceyanxiang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distanceyanxiang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distanceyanxiang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离婚后,刘双喜一直克制自己的感情生活。他手下一个会计名叫许燕燕,很能干,他将其推荐为副局长,双方的好感是不言而喻的,但双喜并没有向前进一步。方书记看他单身,为其做红娘,把他和中学吕老师牵线。这时他也有弄假成真,在城里找个女人的想法,就和吕老师来往,可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做到了“发乎情止乎礼仪”,和吕老师说清了原委,不再来往。这种“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做法,很得方书记赏识。 1989年,他考上了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坚持要到大学当老师,方书记慎重考虑,就派他到某大学经济系当党委书记兼副主任,正处级别。他陆续写了几篇有关经济改革的文章,引起了强烈反响,学校让其做校长助理。这时,他和李小兰自然复婚了,两个儿子都没考上大学,他要二儿子复读,大儿子重续他豆腐脑的手艺,而不是利用职权,把孩子弄进机关,不管家属和孩子怎样不理解,他都坚持这样做,政治立场和信念可谓坚定。 当校长助理期间,他考了博士研究生。1996年,他被提为大学副校长,1999年,成了省里最年轻的副省长,主抓全省教育。2000年,省里某大学的学生打架,一个致死,一个致残,他引咎辞职,省委不同意,让他去抓商业。 这时,他高中时期的恋人曹雪萍来了,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曹已是煤窑的大老板了,他本想和曹在一起吃顿饭,想了想还是算了。党校学习时的画家同学连起明送了他四张画,他打听到这些画市场行情是二百万,赶紧退了回去。 2003年春天,省城某中学食堂发生一起食物中毒事件,刘双喜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因为处理及时,所幸没有死人。事后,他还是写了辞职报告,省委当然不同意,他继续写,写到第四封,大有不同意就写到底的架式,省委只好同意了。省委安排他去做政协副主席,他请求去到大学当教授。就这样,刘双喜成了博士生导师,保留副省级待遇。 刘双喜几乎是个圣人,当领导期间,不收一笔贿赂,不利用职权为亲朋好友办一件事,只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过问了吕老师的职称问题。就这点事,他还向组织坦白,说自己好像是过去的贞洁烈女,到老了,却失身了。 刘双喜是成功人士,在他向人生高峰攀登的过程中,他父亲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入党时,母亲和爱人都认为没用,说一个农民党员还要交党费,开会还耽误事儿,刘老根对她们婆媳说,男人的事,女人少摻和。若干年后,刘双喜能进党校,就是党票起了作用,否则他只能在炊事班长的位置上止步不前。 当炊事员的事儿,老头子不仅赞同,还替他堵住老伴和媳妇的嘴,说当公家人比开铺子强。 刘双喜的母亲病重直到去世时,他已是校长助理,老头子坚持不给他信儿,他说,他娘糊涂,要是双喜死前和娘见一面,老伴肯定要他把双喜妹夫的儿子安排成干部,在那种情况下,刘双喜只能答应。到老伴走了,双喜要是回来了,单位上有人送礼,地方上也会有人送钱,不收不合适,收了就要犯错误。他认为儿子的本事不大,最大的本事是不贪,要是坏了这个品行,那就一钱不值。他还叮嘱儿子,他那两个孙子,也就是刘双喜的两个儿子都不会有大出息。他早年听书,先生说,学如牛毛,成如麟角。那两个孩子只能让他们做豆腐,方保平安。 一个农民有这样的见地,确实不凡。他让我想起自己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在我1979年高中毕业时,他就到处为我奔走,要我复读,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你是文人的命,哪朝哪代都需要文人 离婚后,刘双喜一直克制自己的感情生活。他手下一个会计名叫许燕燕,很能干,他将其推荐为副局长,双方的好感是不言而喻的,但双喜并没有向前进一步。方书记看他单身,为其做红娘,把他和中学吕老师牵线。这时他也有弄假成真,在城里找个女人的想法,就和吕老师来往,可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做到了“发乎情止乎礼仪”,和吕老师说清了原委,不再来往。这种“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做法,很得方书记赏识。

1989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distanceyanxiang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年,他考上了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坚持要到大学当老师,方书记慎重考虑,就派他到某大学经济系当党委书记兼副主任,正处级别。他陆续写了几篇有关经济改革的文章,引起了强烈反响,学校让其做校长助理。这时,他和李小兰自然复婚了,两个儿子都没考上大学,他要二儿子复读,大儿子重续他豆腐脑的手艺,而不是利用职权,把孩子弄进机关,不管家属和孩子怎样不理解,他都坚持这样做,政治立场和信念可谓坚定。

当校长助理期间,他考了博士研究生。离婚后,刘双喜一直克制自己的感情生活。他手下一个会计名叫许燕燕,很能干,他将其推荐为副局长,双方的好感是不言而喻的,但双喜并没有向前进一步。方书记看他单身,为其做红娘,把他和中学吕老师牵线。这时他也有弄假成真,在城里找个女人的想法,就和吕老师来往,可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做到了“发乎情止乎礼仪”,和吕老师说清了原委,不再来往。这种“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做法,很得方书记赏识。 1989年,他考上了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坚持要到大学当老师,方书记慎重考虑,就派他到某大学经济系当党委书记兼副主任,正处级别。他陆续写了几篇有关经济改革的文章,引起了强烈反响,学校让其做校长助理。这时,他和李小兰自然复婚了,两个儿子都没考上大学,他要二儿子复读,大儿子重续他豆腐脑的手艺,而不是利用职权,把孩子弄进机关,不管家属和孩子怎样不理解,他都坚持这样做,政治立场和信念可谓坚定。 当校长助理期间,他考了博士研究生。1996年,他被提为大学副校长,1999年,成了省里最年轻的副省长,主抓全省教育。2000年,省里某大学的学生打架,一个致死,一个致残,他引咎辞职,省委不同意,让他去抓商业。 这时,他高中时期的恋人曹雪萍来了,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曹已是煤窑的大老板了,他本想和曹在一起吃顿饭,想了想还是算了。党校学习时的画家同学连起明送了他四张画,他打听到这些画市场行情是二百万,赶紧退了回去。 2003年春天,省城某中学食堂发生一起食物中毒事件,刘双喜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因为处理及时,所幸没有死人。事后,他还是写了辞职报告,省委当然不同意,他继续写,写到第四封,大有不同意就写到底的架式,省委只好同意了。省委安排他去做政协副主席,他请求去到大学当教授。就这样,刘双喜成了博士生导师,保留副省级待遇。 刘双喜几乎是个圣人,当领导期间,不收一笔贿赂,不利用职权为亲朋好友办一件事,只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过问了吕老师的职称问题。就这点事,他还向组织坦白,说自己好像是过去的贞洁烈女,到老了,却失身了。 刘双喜是成功人士,在他向人生高峰攀登的过程中,他父亲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入党时,母亲和爱人都认为没用,说一个农民党员还要交党费,开会还耽误事儿,刘老根对她们婆媳说,男人的事,女人少摻和。若干年后,刘双喜能进党校,就是党票起了作用,否则他只能在炊事班长的位置上止步不前。 当炊事员的事儿,老头子不仅赞同,还替他堵住老伴和媳妇的嘴,说当公家人比开铺子强。 刘双喜的母亲病重直到去世时,他已是校长助理,老头子坚持不给他信儿,他说,他娘糊涂,要是双喜死前和娘见一面,老伴肯定要他把双喜妹夫的儿子安排成干部,在那种情况下,刘双喜只能答应。到老伴走了,双喜要是回来了,单位上有人送礼,地方上也会有人送钱,不收不合适,收了就要犯错误。他认为儿子的本事不大,最大的本事是不贪,要是坏了这个品行,那就一钱不值。他还叮嘱儿子,他那两个孙子,也就是刘双喜的两个儿子都不会有大出息。他早年听书,先生说,学如牛毛,成如麟角。那两个孩子只能让他们做豆腐,方保平安。 一个农民有这样的见地,确实不凡。他让我想起自己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在我1979年高中毕业时,他就到处为我奔走,要我复读,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你是文人的命,哪朝哪代都需要文人1996年,他被提为大学副校长,1999。在他老人眼里,这件事我能做好,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也是我至今仍然从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小说中齐晓明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可令人肃然起敬。他为刘双喜的小吃店宣传,刘双喜买烟酒感激他,他不收。到了刘双喜当了副省长,得知他儿子下岗,老伴有病,还被汽车撞了,肇事司机跑了。他主动跟老人说,可以让那个学中文而现在下岗的儿子到报社,老人坚决不同意,而刘双喜拿出一万元钱,坚执要他收下,他收后又要人送了过来,说这钱他老伴看到了,很高兴。这就够了,他不缺钱。如果我们这个社会,上有刘双喜,下有齐晓明和刘老根,那就稳定了。也正是后者的存在,刘双喜的两袖清风才有可能。我认为,腐败的土壤不仅在上层,也在民间。否则,在刘双喜当领导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找他办私事了。 谈歌在创作上,是不断有新突破的,90年代,他写出了《大厂》,直面国营企业改制的艰难;前些年,他以现代的笔墨诠释《水浒传》,其幽默风趣和思考的力度,使人佩服,而现在又奉献给我们这个精彩的中篇,令人赞叹。 文艺理论有一条原则,作家在描写生活和人物时,要让作品自身说话,切忌作者跳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豆腐脑年谱》中,谈歌时不时跳出来。比如,刘双喜当商业局长时,事前,刘双喜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于是,谈歌用了个括弧,说:“那时候的干部制度还是非常严肃的,提拔谁,当事者是根本不知道的。哪里有跑官儿的事情呢”。刘双喜在1991年不愿当官,要到高校当老师,谈歌又用了个括弧,说:“读者不要误会,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事儿。那时的学校,没有扩招,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教师们的收入寡寡的,很清贫的呢。”这种写法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它能使人从小说中抽身而出,与现实和已经过去的历史相比较,从而进一步理解作品中的人物以及所反映的生活。年,成了省里最年轻的副省长,主抓全省教育。2000年,省里某大学的学生打架,一个致死,一个致残,他引咎辞职,省委不同意,让他去抓商业。

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distanceyanxiang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这时,他高中时期的恋人曹雪萍来了,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曹已是煤窑的大老板了,他本想和曹在一起吃顿饭,想了想还是算了。党校学习时的画家同学连起明送了他四张画,他打听到这些画市场行情是二百万,赶紧退了回去。

离婚后,刘双喜一直克制自己的感情生活。他手下一个会计名叫许燕燕,很能干,他将其推荐为副局长,双方的好感是不言而喻的,但双喜并没有向前进一步。方书记看他单身,为其做红娘,把他和中学吕老师牵线。这时他也有弄假成真,在城里找个女人的想法,就和吕老师来往,可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做到了“发乎情止乎礼仪”,和吕老师说清了原委,不再来往。这种“糟糠之妻不下堂”的做法,很得方书记赏识。 1989年,他考上了北京某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后,坚持要到大学当老师,方书记慎重考虑,就派他到某大学经济系当党委书记兼副主任,正处级别。他陆续写了几篇有关经济改革的文章,引起了强烈反响,学校让其做校长助理。这时,他和李小兰自然复婚了,两个儿子都没考上大学,他要二儿子复读,大儿子重续他豆腐脑的手艺,而不是利用职权,把孩子弄进机关,不管家属和孩子怎样不理解,他都坚持这样做,政治立场和信念可谓坚定。 当校长助理期间,他考了博士研究生。1996年,他被提为大学副校长,1999年,成了省里最年轻的副省长,主抓全省教育。2000年,省里某大学的学生打架,一个致死,一个致残,他引咎辞职,省委不同意,让他去抓商业。 这时,他高中时期的恋人曹雪萍来了,他们谈了两个多小时,曹已是煤窑的大老板了,他本想和曹在一起吃顿饭,想了想还是算了。党校学习时的画家同学连起明送了他四张画,他打听到这些画市场行情是二百万,赶紧退了回去。 2003年春天,省城某中学食堂发生一起食物中毒事件,刘双喜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因为处理及时,所幸没有死人。事后,他还是写了辞职报告,省委当然不同意,他继续写,写到第四封,大有不同意就写到底的架式,省委只好同意了。省委安排他去做政协副主席,他请求去到大学当教授。就这样,刘双喜成了博士生导师,保留副省级待遇。 刘双喜几乎是个圣人,当领导期间,不收一笔贿赂,不利用职权为亲朋好友办一件事,只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过问了吕老师的职称问题。就这点事,他还向组织坦白,说自己好像是过去的贞洁烈女,到老了,却失身了。 刘双喜是成功人士,在他向人生高峰攀登的过程中,他父亲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入党时,母亲和爱人都认为没用,说一个农民党员还要交党费,开会还耽误事儿,刘老根对她们婆媳说,男人的事,女人少摻和。若干年后,刘双喜能进党校,就是党票起了作用,否则他只能在炊事班长的位置上止步不前。 当炊事员的事儿,老头子不仅赞同,还替他堵住老伴和媳妇的嘴,说当公家人比开铺子强。 刘双喜的母亲病重直到去世时,他已是校长助理,老头子坚持不给他信儿,他说,他娘糊涂,要是双喜死前和娘见一面,老伴肯定要他把双喜妹夫的儿子安排成干部,在那种情况下,刘双喜只能答应。到老伴走了,双喜要是回来了,单位上有人送礼,地方上也会有人送钱,不收不合适,收了就要犯错误。他认为儿子的本事不大,最大的本事是不贪,要是坏了这个品行,那就一钱不值。他还叮嘱儿子,他那两个孙子,也就是刘双喜的两个儿子都不会有大出息。他早年听书,先生说,学如牛毛,成如麟角。那两个孩子只能让他们做豆腐,方保平安。 一个农民有这样的见地,确实不凡。他让我想起自己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在我1979年高中毕业时,他就到处为我奔走,要我复读,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你是文人的命,哪朝哪代都需要文人2003年春天,省城某中学食堂发生一起食物中毒事件,刘双喜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因为处理及时,所幸没有死人。事后,他还是写了辞职报告,省委当然不同意,他继续写,写到第四封,大有不同意就写到底的架式,省委只好同意了。省委安排他去做政协副主席,他请求去到大学当教授。就这样,刘双喜成了博士生导师,保留副省级待遇。

刘双喜几乎是个圣人,当领导期间,不收一笔贿赂,不利用职权为亲朋好友办一件事,只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过问了吕老师的职称问题。就这点事,他还向组织坦白,说自己好像是过去的贞洁烈女,到老了,却失身了。

刘双喜是成功人士,在他向人生高峰攀登的过程中,他父亲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入党时,母亲和爱人都认为没用,说一个农民党员还要交党费,开会还耽误事儿,刘老根对她们婆媳说,男人的事,女人少摻和。若干年后,刘双喜能进党校,就是党票起了作用,否则他只能在炊事班长的位置上止步不前。

。在他老人眼里,这件事我能做好,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也是我至今仍然从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小说中齐晓明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可令人肃然起敬。他为刘双喜的小吃店宣传,刘双喜买烟酒感激他,他不收。到了刘双喜当了副省长,得知他儿子下岗,老伴有病,还被汽车撞了,肇事司机跑了。他主动跟老人说,可以让那个学中文而现在下岗的儿子到报社,老人坚决不同意,而刘双喜拿出一万元钱,坚执要他收下,他收后又要人送了过来,说这钱他老伴看到了,很高兴。这就够了,他不缺钱。如果我们这个社会,上有刘双喜,下有齐晓明和刘老根,那就稳定了。也正是后者的存在,刘双喜的两袖清风才有可能。我认为,腐败的土壤不仅在上层,也在民间。否则,在刘双喜当领导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找他办私事了。 谈歌在创作上,是不断有新突破的,90年代,他写出了《大厂》,直面国营企业改制的艰难;前些年,他以现代的笔墨诠释《水浒传》,其幽默风趣和思考的力度,使人佩服,而现在又奉献给我们这个精彩的中篇,令人赞叹。 文艺理论有一条原则,作家在描写生活和人物时,要让作品自身说话,切忌作者跳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豆腐脑年谱》中,谈歌时不时跳出来。比如,刘双喜当商业局长时,事前,刘双喜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于是,谈歌用了个括弧,说:“那时候的干部制度还是非常严肃的,提拔谁,当事者是根本不知道的。哪里有跑官儿的事情呢”。刘双喜在1991年不愿当官,要到高校当老师,谈歌又用了个括弧,说:“读者不要误会,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事儿。那时的学校,没有扩招,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教师们的收入寡寡的,很清贫的呢。”这种写法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它能使人从小说中抽身而出,与现实和已经过去的历史相比较,从而进一步理解作品中的人物以及所反映的生活。

当炊事员的事儿,老头子不仅赞同,还替他堵住老伴和媳妇的嘴,说当公家人比开铺子强。

刘双喜的母亲病重直到去世时,他已是校长助理,老头子坚持不给他信儿,他说,他娘糊涂,要是双喜死前和娘见一面,老伴肯定要他把双喜妹夫的儿子安排成干部,在那种情况下,刘双喜只能答应。到老伴走了,双喜要是回来了,单位上有人送礼,地方上也会有人送钱,不收不合适,收了就要犯错误。他认为儿子的本事不大,最大的本事是不贪,要是坏了这个品行,那就一钱不值。他还叮嘱儿子,他那两个孙子,也就是刘双喜的两个儿子都不会有大出息。他早年听书,先生说,学如牛毛,成如麟角。那两个孩子只能让他们做豆腐,方保平安。

一个农民有这样的见地,确实不凡。他让我想起自己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在我1979年高中毕业时,他就到处为我奔走,要我复读,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你是文人的命,哪朝哪代都需要文人。在他老人眼里,这件事我能做好,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也是我至今仍然从文的一个重要原因。

小说中齐晓明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可令人肃然起敬。他为刘双喜的小吃店宣传,刘双喜买烟酒感激他,他不收。到了刘双喜当了副省长,得知他儿子岗,老伴有病,还被汽车撞了,肇事司机跑了。他主动跟老人说,可以让那个学中文而现在下岗的儿子到报社,老人坚决不同意,而刘双喜拿出一万元钱,坚执要他收下,他收后又要人送了过来,说这钱他老伴看到了,很高兴。这就够了,他不缺钱。如果我们这个社会,上有刘双喜,下有齐晓明和刘老根,那就稳定了。也正是后者的存在,刘双喜的两袖清风才有可能。我认为,腐败的土壤不仅在上层,也在民间。否则,在刘双喜当领导时,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找他办私事了。

谈歌在创作上,是不断有新突破的,90年代,他写出了《大厂》,直面国营企业改制的艰难;前些年,他以现代的笔墨诠释《水浒传》,其幽默风趣和思考的力度,使人佩服,而现在又奉献给我们这个精彩的中篇,令人赞叹。

原文地址: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作者:distanceyanxiang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 ——谈歌的《豆腐脑年谱》 生产队社员、国营单位的炊事员、副省长、博导,这些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却统一在谈歌的《豆腐脑年谱》(《当代》2011年第3期)中刘双喜这个人物身上。读刘双喜的生活史,我们觉得是在接触一部生活的传奇,可细想,它有几份必然。对刘双喜这个人物,我们既尊敬,又有些亲切。 刘双喜,1948年出生,他爹刘老根这年刚分得地主三间房子,又喜得贵子,故为儿子取名双喜。 刘双喜读到高二,老师认为他能上大学,刘老根很高兴,可文化大革命来了,大学梦破灭了。在一番串联的热闹后,刘双喜卷铺盖回家种地。他父亲有做豆腐的手艺,但那时,好多地方的手艺人也是生产队的一员,只能为队里做豆腐,生产队给记工分。刘老根是个精明的庄稼人,他送了两包一角二分一包的“红满天”的香烟给大队支书,儿子就跟着自己做豆腐。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步非常重要,可以说是刘双喜的立身之本,他能在人生中有许多光彩的故事,皆源于他有这点手艺,而这份手艺是汗水和勤劳的标志,这就使得读者非常认同这个人物。 刘双喜当了农民,或许是因为他写的信,自己爱恋的同学曹雪萍没收到,也或许是曹雪萍的父母从中作梗,他那点念书时的风花雪月就随风而逝了。因为他人不赖,还有手艺,农村姑娘李小兰嫁给了他。给他做媒的媒人会说,彩礼收得不多。刘老根一高兴,把节省下来的彩礼钱全用在喜酒上,让大家敞开肚皮喝地瓜烧,出席婚礼的大队书记乐了,就要介绍刘双喜入党。 刘双喜入党后,两个儿子相继来到人间,到了1978年,刘双喜到城里买豆腐,做豆腐脑儿,炸油条,生意红火,市报社记者齐晓明来吃他的豆腐脑,觉得好,便在报纸上登文,盛赞刘双喜的豆腐脑。这下来的人更多了。市文化局李少波局长看了宣传,也来吃了一回,就要招他到文化局食堂当炊事员。那时这种招工就是农转非,吃商品粮,是国家职工,那是天大的好事。刘双喜考虑了一下,就把做豆腐和小吃的一应家伙处理掉了。 在文化局食堂,刘双喜任劳任怨。炊事班长,党小组长这样的好事接踵而来。1983年,国家提倡干部知识化,刘双喜坚持要去考学,文化局正好有一个报考省委党校的名额,因为难度大,没人去,局里就给了刘双喜。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考上了。从小说看,刘双喜虽然只有高中文凭,可他是“老三届”啊,这批人好多在文革后都大有作为。 李少波局长在刘双喜考学时就退居二线了,就是这样,刘双喜在党校学习期间还每个星期回来,做豆腐脑给他吃,主要是陪老局长说说话。党校毕业后,刘双喜从总务副科长到科长,他的人生步入星光大道。为了儿子能到城里来上好学校,他与李小兰假离婚,把两个儿子的户口办到城里来了。 1987年,全市召开科级以上的干部大会。一个科长能做可口的豆腐脑儿,这本身就是新闻。新任市委方书记知道刘双喜是文化局李顾问从大街上捡来的干部人才,就要吃一次刘双喜做的豆腐脑,一吃,果然名不虚传。事后就让他做商业局副局长,也算对口安排。不久,刘双喜又被任命为局长。这下真的是个人物,亲朋好友找他来办事的人多了起来。妹夫李占水想承包市水产门市部,给他送了五千元,他打了借条,钱收了,事情不办。

文艺理论有一条原则,作家在描写生活和人物时,要让作品自身说话,切忌作者跳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在《豆腐脑年谱》中,谈歌时不时跳出来。比如,刘双喜当商业局长时,事前,刘双喜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于是,谈歌用了个括弧,说:“那时候的干部制度还是非常严肃的,提拔谁,当事者是根本不知道的。哪里有跑官儿的事情呢”。刘双喜在1991年不愿当官,要到高校当老师,谈歌又用了个括弧,说:“读者不要误会,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事儿。那时的学校,没有扩招,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教师们的收入寡寡的,很清贫的呢。”这种写法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它能使人从小说中抽身而出,与现实和已经过去的历史相比较,从而进一步理解作品中的人物以及所反映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