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2011-10-08 11:05: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谈歌: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

这本书介绍了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1%。堪称背水一战),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50年代和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1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1973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1俱来的优越感。 说到这里,扯句闲话,报纸的高贵感从来都是随报赠给订户的。一点儿都不假。近几年网络使得新闻透明度高了,报纸自恋的势头减弱了许多。倒退20年、30年,即是它们最嚣张跋扈的黄金年代。大星期天儿早上,人们起床喝咖啡摊开《纽约时报》浏览,跟咱们北京人看《北京晚报》,或是为了彰显自己有文化有品位必看《南方周末》一样,持有某种随刊附赠的正义感及优越感,还带有某种不可言明的种族感或阶层感的歧视色彩。 打住,接着说“水门事件”。 水门事件,显得《纽约时报》很仓惶,说白了,很没骨头。报社上下只有一位独挑大梁的,这个热情的男人名叫西摩赫什,为了不输给《华盛顿邮报》,他在新闻口述者家门口搭了个帐篷,日夜盯梢(容易么?),终于拿到第一手消息,他1972年搞到这篇报道。能气死人的是,《纽约时报》却把它压了整整2个月,几个总编老头儿抓耳挠腮,商议来商议去,就怕受诛连,拖到1月7日的时候,赫什担心这篇文章再不播就要过时了,打电话催促,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最后于1973年1月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14日勉强发表。(是呢,再不见报,黄瓜菜都凉了呢。)

在美国如何当记者? ——读《批评官员的尺度》的另类话题 这本书介绍了1960年美国的一场诽谤案。 起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纽约时报》两审失利之后,破鼓乱人捶——各地政府官员觉得有便宜了,相继对《纽约时报》提起索赔。渐渐被逼至绝境深感四面楚歌的《纽约时报》,也只有兔子蹬鹰——最后一拼了(记得有人曾统计,鹰捉兔成功率为99%;兔蹬鹰成功率为1%。堪称背水一战),以“实际恶意”的理由,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竟力挽狂澜,宣判“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这一个判决,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 本来板上钉钉的事儿,骂人,赔钱。纽约时报楞是诡辩出个新词儿——“实际恶意”。什么意思?即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儿,那么无知者无罪。说穿了,就是装傻,赖账。 如果是闲极无聊,争辩抬杠,这没啥大错,且有几分机智。如果就是一棵白菜两棵葱的事儿,也就嘻嘻哈哈一说,嘻嘻哈哈一听,拉倒。可《纽约时报》神马?媒介大鳄,为了不想赔钱,就唧唧歪歪?就装疯卖傻?汗! 为何如此小气?穷闹的? 报社的创始人名叫奥克斯(犹太移民)。此公做梦也想出版一份典雅严肃、富于教养的精英报纸。《纽约时报》建之初,全部家当如下:电话两部;打字机两台。当时大多普通记者仍习惯手写,时髦者则用打字机。打字机啪啦啪啦,干扰手写的记者。报社杂役心眼儿活泛手也勤快,做了张大桌子,上面铺张大毡子,减弱噪音(有条件讲究,没条件……将就吧)。 早先总有人说《纽约时报》是美国官方喉舌。两个常讲的故事了: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的巨头杰伊古尔德,为让政府放松黄金限制、从而控制财政部,1869年7月开始,此公平均每期花14000美金在《纽约时报》上登载谣言。什么谣言?黄金价格要膨胀。连续刊登了5期。当年9月黄金价格就涨了35美元,这是一个事儿。之后还有档子事儿:上世纪20年代或更早些时候,大多美国人确信拆除高架铁路是早晚的事,并说第六大道高架桥铁路“早应该在几年前就被拆除”,《纽约时报》则在1924年说,“曼哈顿高架建筑很快就会消失,因为像双层街道这样的城市,保养是非常昂贵的,”并断言政府撑不过3年。可当时纽约市长约翰F海兰,见到报纸则纠正说:纽约交通建筑业不久将要重点发展,且建设了独立的地铁系统。《纽约 《批评官员的尺度》告诉我们什么?即要么你相信记者,要么你淘汰记者。

这本书揭露了美国记者写文章的特点:雷声大雨点小,写完题目就跑。再说句不要脸的话:牛,我是偷了。至于橛子么,爱谁归谁了吧。

时报》便马上改口,说即使交通拥堵,但限制交通建筑业发展这种激进做法对城市毫无裨益。如此一份影响很大的报纸,在公众面前朝三暮四,大丢了颜面。 这两件事便锁定了报纸基调——热望做上等人的喉舌,最想引起有权有势有体面的人的注意。所以,它即不想得罪这个有权的张三,也害怕怠慢了那个有钱的李四。当时其他报纸,多是迎合大众口味与欲望的——很大程度上是这样。而《纽约时报》则不同,自诩不是一份滥用想象力的流行报纸。它保守、维持现状。为什么?即奥克斯对自己半移民身份异常敏感。整篇报纸从不搞党同伐异,多是夸夸其谈风月之事。说白了,它活脱脱是一份儿为美国百货公司服务的广告型报纸或传单,每期都有花里胡哨的奢侈品彩页。其主编常常说的一句很媚态的话:《纽约时报》不会弄脏订户早餐时的心情。 时下的许多中国的报业精英,多是《纽约时报》的纷丝儿,大拇指一竖:瞅瞅人家《纽约时报》《纽约客》(杂志)当年是怎么办的?嗯?这是件很悲催的事儿,我国诸多传媒“精英”,为何如此蜂拥一张美国百货商场促销传单呢?客观地讲,全美国最没骨气的作家们,齐聚在这两大红刊上。甚至美食作家——就是专门写吃喝的那种,都比他们货真价实。 谈歌详查了一下资料,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后期,《纽约时报》虽然雇佣了许多优秀青年记者,他们有才华、笔头儿快,严肃认真,聪明伶俐,多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可鲜见有记者对官方观点公开提出异议,甚至连私下表示怀疑都没有。《纽约时报》从不搞调查性新闻报道,多半是随声符合。应声虫儿而已。 但它仍然威严无比,似乎只有它能敲定历史记录! 它管理的倒挺严实。比如,下班得请安。编辑没道声“晚安”之前,甭想走人。否则就算你违规,扣钱没商量。为什么会有这种神神叨叨的做法呢,奥克斯吐露,只是为了证明犹太人并不卑微。一些有才情的记者,自然对它的狭隘厌烦,一些风华正茂的记者相继离开了《纽约时报》(在哪儿不能喝碗豆腐脑儿呢?非喝你这碗破豆浆?)。60年代《纽约时报》记者人数急速跳槽,主编只得减少此类“繁文缛节”。 不正经儿一点讲,这是一份全美最热爱“和平”的报纸。如果你现在打开他们的网页,光看图片就能知道,他们只喜欢开一些无伤大雅的“高贵”玩笑。正面性质的话题他们则噤若寒蝉。不妨找个例子说说:水门事件发生后,报社的头儿们急得抓墙。哥几个最怕的就是这种大事儿,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跟风报道显得很弱智。受损的还有他们的权威和尊严,以及似乎与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