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让孩子们怎么读书?(组图)  

2012-04-23 17:0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话读书节 谈歌 人类或是天性使然?自上而下重视节日。喜庆的、悲哀的、民俗的、政治的、科学的、迷信的、历史的、时下的……种种。余生也晚,从没想到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历中,拥挤着诸多节日以至不堪。于是乎,人们便似赶场一般的“闹节”了。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平均每天要过3、53个节日。天天过节,不亦乐乎?套句伟人的话,中国人连什么都不怕,还怕过节吗?我们大无畏地迎来了第17个“世界读书日”。 就像过年必要放鞭炮包饺子挂灯笼贴春联种种,连袂活动竞相上演,“国民阅读”“大众阅读”“阅读季”“评比书香家庭”“读书演讲比赛”“精品图书展销会”……等等也种种的一揽子与图书阅读有关的工程项目,万花筒似地迅速拼盘包装上市。庆祝“世界读书日”这一个挂着羊头的大幕,在可疑可贺的口水和灌水中,咣叽咣叽地拉开了。可是……真的……有这么热烈热闹么? 一:卖萌的数据 图省事儿,找几个数字说由头儿:2012年1月开卷监测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脚步。诸位切莫沮丧,还有几个虽败犹荣的数据:通过2011年多部畅销作品的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取得了一定的增长:即2011年的地面书店渠道,年增长率达到5.95%,网络销售渠道的码洋,增长率在50%以上。按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赖活着的精神计算,2008年至2010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地面渠道,增长速度曾连续3年低于5%,尤其是2010年,同比增长率不足2%。 严格说,这应该是一本自己哄自己高兴的糊涂账,好比说,今年白菜的低迷价格,虽然与前年再前年的价格无法比较,但是比十年前要好些么!有这么算账的吗? 在这个传统读书人都头大得似洗脸盆般的读图时代,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当然值得额手相庆。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呢?但是,小数点的提升,却掩盖不了阅读结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反目转身。公众关心的只是阅读率,却忽视了到底市场上在畅销什么书。好比菜市场只要品种繁华,管它转不转基因,管它残存农药有多少。不用数据也能显示,国民读书,严重日趋功利化,在物质性、实用性和身体性荷尔蒙勃发的同时,人文性、审美性与精神性则日益萎缩。阅读被统称为“功利性读书”。我们曾经沧海的单纯化理想化读书,已属凤毛麟角。所有的阅读行为,概莫能外地停留在身体发肤的层面,用灵魂和内心体察咀嚼文字的美感和阅读态度,早已荡然无存。 二,伤不起的功利性读书 既然揭开了伤口,那就接着往痛处说。时下对于读书这档子事儿,从头到脚,阅读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充斥着功利。纯粹的阅读,从小学生就弱爆了。中国目前国民教育的链条中,各个环节都与功利相濡以沫地挂钩。近乎所有的(客气点儿说吧)家长把教育视为投资,把孩子看成股票,别管未来有没有成长空间,即便是垃圾股,也花大钱、费大力气,悉心培养为潜力股。在这种嚣张势头的影响下,无论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信心满

闲话读书节

满,家长们就是不上道儿。家长对于孩子的第一期货指数,莫过于考上一所名校,渴望将来有份大好或者小好的工作。与之相比,居高不下的房价、油价、菜价种种,神马都是浮云。天大地大,孩子最大。由此,中国教育成了全民参与的股市(难听点说叫赌场)。所有大学,都成了买卖不同价格文凭的店铺。学有所长学以致用的教育本义,近乎完全变成了买椟还珠。当学生作为这一链条的终端实现者时,书籍阅读承担的功用,早已南辕北辙了高尔基描述的“知识阶梯”,除了充当工具,还是烧钱机器。阅读不再是为了获取有用的人文或科学知识,提升文化素养的必备,而是“不考试的不必看”,在老师的悉心速成指导下,以高铁般速度,修炼出收效更快更强的应试绝杀秘籍。……还用再说下去吗?检阅我们文以载道的阅读传统,或是早已墙倒屋塌。 三:上位的阅读是什么 绝大多数国人对于国民阅读的现状与态度不满意。可是,畅销的、通俗的、流行的、实用的、功利的、消遣的种种书籍,久久盘踞在图书大厦最显赫位置,摇头晃脑。也恰恰是这些“见效快”的图书,构成了当今国民阅读的主流。升斗小民对于物质生活的渴求,也在不断推动“功利性阅读”可持续向前发展。踏入菜市场一样热闹喧嚣的书店,各种实用类书籍——具有实战指导性意义(有无意义另说)的书籍大行其道。如股市稍稍回暖,诸如《投资交易笔记》、《伟大的博弈》等等财经类书籍,就会一夜之间占领排行榜;自主创业热甫一兴起,《海底捞你学不会》、《谈判圣经》、《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等等便闪亮登场,商业巨擘们为你上好创业第一课;房价高位攀升,有关房产投资的书马上成为葵花宝典,如《问鼎房地产:房地产从业人士实战专业知识一本通》等等,迅速变成热书,图书局导购小姐会热情洋溢介绍:一书在手,即可炒房。(你信吗?你若相信,你就是猪头三!) 无论是怎么了或是肿么了,认真刨根问底,这种现象决不是“新上市”。“功利”与“读书”从老祖宗那儿就挂上钩了,今人不必藏着掖着羞羞答答。南宋文学家尤袤在《遂初堂书目》序中说道:“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古人读书的功效利益观,跃然纸上。宋真宗(赵恒)所作《劝学诗》:“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更是阅读功利化的直白叙述。 如此坦白揭底,只是为了不让我们为今天的功利阅读态度大惊小怪而已。 阅读的价值观念变化,与生活观念的嬗变如影随形,定晴去看时下大众阅读的标尺,逃不脱理想和现实诱惑、躲不开物质和精神的孰重孰轻谁先谁后的本能选择。绝对不是反应过度,当人们用实用主义的观念与尺度来评价图书与知识的作用时,陶冶精神、提升审美的人文书籍,在日益巨大起来的生活压力之下,传统的阅读方式,必定落荒而逃。放眼看去,所有媒体关于阅读的谈歌:让孩子们怎么读书?(组图)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栏目,传统阅读只是装饰餐桌的小菜,真正的满汉全席则是传授生活经验的实用阅读:养生保健类图书亲切地告诉你要如何保养身体、怎样才能延年益寿;生活常识窍门类图书指导你享受生活之道,获取治家之术;穿越玄幻类图书则让暂时你忘却烦恼人生,在纷繁世界中寻找另一片可容喘息与图腾的净土。凡此种种,物质生活本质的意义,在文学巨擘、哲学大师作品中难觅芳踪。民众还能静下心来阅读经典吗?有这空闲时间,还莫如熬碗绿豆汤、吃几口生茄子,让自己多活一天赚一天吧。如此说,大哥不必愤怒批判时下的阅读态度如何令人失望,理想的人文阅读,从来不是可以一蹴而就。说句老百姓过日子的话,我们的生活还不甚幸福,匆匆忙忙的芸芸读者还顾不及安排一张安稳的书桌,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经济社会里,阅读本身,真没更多的心力去阅读自己的精神家园。 四:读书节是一张旧船票 上了年纪的诸多读者依然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民众对于阅读的激情。真正的阅读,从不会在书中寻找理财良方,也不心心念念强身健体。《有病不用吃药》之类,绝对不会是真正阅读的案头必备。审美的愉悦与心灵的满足,应该是书籍给予阅读者的最大快乐。认真地去观察,且不论现在有关阅读率的统计,有着怎样可喜可贺的数据,当我们详细翻看大众阅读的范围,无论神马数据,即刻便被打回原形。漫漫人生,匆忙旅途,蓦然回首,却会发现我们对于阅读的忠贞与怀念,已经过早停留在童年的《安徒生童话》里,而这一过程,如此短暂,却那般辉煌。 阅读节或是一张旧船票,永远登不上昨天的客船?
谈歌:让孩子们怎么读书?(组图)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闲话读书节 谈歌 人类或是天性使然?自上而下重视节日。喜庆的、悲哀的、民俗的、政治的、科学的、迷信的、历史的、时下的……种种。余生也晚,从没想到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历中,拥挤着诸多节日以至不堪。于是乎,人们便似赶场一般的“闹节”了。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平均每天要过3、53个节日。天天过节,不亦乐乎?套句伟人的话,中国人连什么都不怕,还怕过节吗?我们大无畏地迎来了第17个“世界读书日”。 就像过年必要放鞭炮包饺子挂灯笼贴春联种种,连袂活动竞相上演,“国民阅读”“大众阅读”“阅读季”“评比书香家庭”“读书演讲比赛”“精品图书展销会”……等等也种种的一揽子与图书阅读有关的工程项目,万花筒似地迅速拼盘包装上市。庆祝“世界读书日”这一个挂着羊头的大幕,在可疑可贺的口水和灌水中,咣叽咣叽地拉开了。可是……真的……有这么热烈热闹么? 一:卖萌的数据 图省事儿,找几个数字说由头儿:2012年1月开卷监测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脚步。诸位切莫沮丧,还有几个虽败犹荣的数据:通过2011年多部畅销作品的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取得了一定的增长:即2011年的地面书店渠道,年增长率达到5.95%,网络销售渠道的码洋,增长率在50%以上。按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赖活着的精神计算,2008年至2010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地面渠道,增长速度曾连续3年低于5%,尤其是2010年,同比增长率不足2%。 严格说,这应该是一本自己哄自己高兴的糊涂账,好比说,今年白菜的低迷价格,虽然与前年再前年的价格无法比较,但是比十年前要好些么!有这么算账的吗? 在这个传统读书人都头大得似洗脸盆般的读图时代,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当然值得额手相庆。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呢?但是,小数点的提升,却掩盖不了阅读结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反目转身。公众关心的只是阅读率,却忽视了到底市场上在畅销什么书。好比菜市场只要品种繁华,管它转不转基因,管它残存农药有多少。不用数据也能显示,国民读书,严重日趋功利化,在物质性、实用性和身体性荷尔蒙勃发的同时,人文性、审美性与精神性则日益萎缩。阅读被统称为“功利性读书”。我们曾经沧海的单纯化理想化读书,已属凤毛麟角。所有的阅读行为,概莫能外地停留在身体发肤的层面,用灵魂和内心体察咀嚼文字的美感和阅读态度,早已荡然无存。 二,伤不起的功利性读书 既然揭开了伤口,那就接着往痛处说。时下对于读书这档子事儿,从头到脚,阅读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充斥着功利。纯粹的阅读,从小学生就弱爆了。中国目前国民教育的链条中,各个环节都与功利相濡以沫地挂钩。近乎所有的(客气点儿说吧)家长把教育视为投资,把孩子看成股票,别管未来有没有成长空间,即便是垃圾股,也花大钱、费大力气,悉心培养为潜力股。在这种嚣张势头的影响下,无论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信心满

闲话读书节 谈歌 人类或是天性使然?自上而下重视节日。喜庆的、悲哀的、民俗的、政治的、科学的、迷信的、历史的、时下的……种种。余生也晚,从没想到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历中,拥挤着诸多节日以至不堪。于是乎,人们便似赶场一般的“闹节”了。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平均每天要过3、53个节日。天天过节,不亦乐乎?套句伟人的话,中国人连什么都不怕,还怕过节吗?我们大无畏地迎来了第17个“世界读书日”。 就像过年必要放鞭炮包饺子挂灯笼贴春联种种,连袂活动竞相上演,“国民阅读”“大众阅读”“阅读季”“评比书香家庭”“读书演讲比赛”“精品图书展销会”……等等也种种的一揽子与图书阅读有关的工程项目,万花筒似地迅速拼盘包装上市。庆祝“世界读书日”这一个挂着羊头的大幕,在可疑可贺的口水和灌水中,咣叽咣叽地拉开了。可是……真的……有这么热烈热闹么? 一:卖萌的数据 图省事儿,找几个数字说由头儿:2012年1月开卷监测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脚步。诸位切莫沮丧,还有几个虽败犹荣的数据:通过2011年多部畅销作品的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取得了一定的增长:即2011年的地面书店渠道,年增长率达到5.95%,网络销售渠道的码洋,增长率在50%以上。按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赖活着的精神计算,2008年至2010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地面渠道,增长速度曾连续3年低于5%,尤其是2010年,同比增长率不足2%。 严格说,这应该是一本自己哄自己高兴的糊涂账,好比说,今年白菜的低迷价格,虽然与前年再前年的价格无法比较,但是比十年前要好些么!有这么算账的吗? 在这个传统读书人都头大得似洗脸盆般的读图时代,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当然值得额手相庆。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呢?但是,小数点的提升,却掩盖不了阅读结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反目转身。公众关心的只是阅读率,却忽视了到底市场上在畅销什么书。好比菜市场只要品种繁华,管它转不转基因,管它残存农药有多少。不用数据也能显示,国民读书,严重日趋功利化,在物质性、实用性和身体性荷尔蒙勃发的同时,人文性、审美性与精神性则日益萎缩。阅读被统称为“功利性读书”。我们曾经沧海的单纯化理想化读书,已属凤毛麟角。所有的阅读行为,概莫能外地停留在身体发肤的层面,用灵魂和内心体察咀嚼文字的美感和阅读态度,早已荡然无存。 二,伤不起的功利性读书 既然揭开了伤口,那就接着往痛处说。时下对于读书这档子事儿,从头到脚,阅读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充斥着功利。纯粹的阅读,从小学生就弱爆了。中国目前国民教育的链条中,各个环节都与功利相濡以沫地挂钩。近乎所有的(客气点儿说吧)家长把教育视为投资,把孩子看成股票,别管未来有没有成长空间,即便是垃圾股,也花大钱、费大力气,悉心培养为潜力股。在这种嚣张势头的影响下,无论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信心满谈歌

 

    人类或是天性使然?自上而下重视节日。喜庆的、悲哀的、民俗的、政治的、科学的、迷信的、历史的、时下的……种种。余生也晚,从没想到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历中,拥挤着诸多节日以至不堪。于是乎,人们便似赶场一般的“闹节”了。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平均每天要过3、53个节日。天天过节,不亦乐乎?套句伟人的话,中国人连什么都不怕,还怕过节吗?我们大无畏地迎来了第17个“世界读书日”。

闲话读书节 谈歌 人类或是天性使然?自上而下重视节日。喜庆的、悲哀的、民俗的、政治的、科学的、迷信的、历史的、时下的……种种。余生也晚,从没想到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历中,拥挤着诸多节日以至不堪。于是乎,人们便似赶场一般的“闹节”了。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平均每天要过3、53个节日。天天过节,不亦乐乎?套句伟人的话,中国人连什么都不怕,还怕过节吗?我们大无畏地迎来了第17个“世界读书日”。 就像过年必要放鞭炮包饺子挂灯笼贴春联种种,连袂活动竞相上演,“国民阅读”“大众阅读”“阅读季”“评比书香家庭”“读书演讲比赛”“精品图书展销会”……等等也种种的一揽子与图书阅读有关的工程项目,万花筒似地迅速拼盘包装上市。庆祝“世界读书日”这一个挂着羊头的大幕,在可疑可贺的口水和灌水中,咣叽咣叽地拉开了。可是……真的……有这么热烈热闹么? 一:卖萌的数据 图省事儿,找几个数字说由头儿:2012年1月开卷监测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脚步。诸位切莫沮丧,还有几个虽败犹荣的数据:通过2011年多部畅销作品的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取得了一定的增长:即2011年的地面书店渠道,年增长率达到5.95%,网络销售渠道的码洋,增长率在50%以上。按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赖活着的精神计算,2008年至2010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地面渠道,增长速度曾连续3年低于5%,尤其是2010年,同比增长率不足2%。 严格说,这应该是一本自己哄自己高兴的糊涂账,好比说,今年白菜的低迷价格,虽然与前年再前年的价格无法比较,但是比十年前要好些么!有这么算账的吗? 在这个传统读书人都头大得似洗脸盆般的读图时代,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当然值得额手相庆。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呢?但是,小数点的提升,却掩盖不了阅读结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反目转身。公众关心的只是阅读率,却忽视了到底市场上在畅销什么书。好比菜市场只要品种繁华,管它转不转基因,管它残存农药有多少。不用数据也能显示,国民读书,严重日趋功利化,在物质性、实用性和身体性荷尔蒙勃发的同时,人文性、审美性与精神性则日益萎缩。阅读被统称为“功利性读书”。我们曾经沧海的单纯化理想化读书,已属凤毛麟角。所有的阅读行为,概莫能外地停留在身体发肤的层面,用灵魂和内心体察咀嚼文字的美感和阅读态度,早已荡然无存。 二,伤不起的功利性读书 既然揭开了伤口,那就接着往痛处说。时下对于读书这档子事儿,从头到脚,阅读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充斥着功利。纯粹的阅读,从小学生就弱爆了。中国目前国民教育的链条中,各个环节都与功利相濡以沫地挂钩。近乎所有的(客气点儿说吧)家长把教育视为投资,把孩子看成股票,别管未来有没有成长空间,即便是垃圾股,也花大钱、费大力气,悉心培养为潜力股。在这种嚣张势头的影响下,无论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信心满    就像过年必要放鞭炮包饺子挂灯笼贴春联种种,连袂活动竞相上演,“国民阅读”“大众阅读”“阅读季”“评比书香家庭”“读书演讲比赛”“精品图书展销会”……等等也种种的一揽子与图书阅读有关的工程项目,万花筒似地迅速拼盘包装上市。庆祝“世界读书日”这一个挂着羊头的大幕,在可疑可贺的口水和灌水中,咣叽咣叽地拉开了。可是……真的……有这么热烈热闹么?

    栏目,传统阅读只是装饰餐桌的小菜,真正的满汉全席则是传授生活经验的实用阅读:养生保健类图书亲切地告诉你要如何保养身体、怎样才能延年益寿;生活常识窍门类图书指导你享受生活之道,获取治家之术;穿越玄幻类图书则让暂时你忘却烦恼人生,在纷繁世界中寻找另一片可容喘息与图腾的净土。凡此种种,物质生活本质的意义,在文学巨擘、哲学大师作品中难觅芳踪。民众还能静下心来阅读经典吗?有这空闲时间,还莫如熬碗绿豆汤、吃几口生茄子,让自己多活一天赚一天吧。如此说,大哥不必愤怒批判时下的阅读态度如何令人失望,理想的人文阅读,从来不是可以一蹴而就。说句老百姓过日子的话,我们的生活还不甚幸福,匆匆忙忙的芸芸读者还顾不及安排一张安稳的书桌,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经济社会里,阅读本身,真没更多的心力去阅读自己的精神家园。 四:读书节是一张旧船票 上了年纪的诸多读者依然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民众对于阅读的激情。真正的阅读,从不会在书中寻找理财良方,也不心心念念强身健体。《有病不用吃药》之类,绝对不会是真正阅读的案头必备。审美的愉悦与心灵的满足,应该是书籍给予阅读者的最大快乐。认真地去观察,且不论现在有关阅读率的统计,有着怎样可喜可贺的数据,当我们详细翻看大众阅读的范围,无论神马数据,即刻便被打回原形。漫漫人生,匆忙旅途,蓦然回首,却会发现我们对于阅读的忠贞与怀念,已经过早停留在童年的《安徒生童话》里,而这一过程,如此短暂,却那般辉煌。 阅读节或是一张旧船票,永远登不上昨天的客船? 一:卖萌的数据

    图省事儿,找几个数字说由头儿:2012年1月开卷监测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脚步。诸位切莫沮丧,还有几个虽败犹荣的数据:通过2011年多部畅销作品的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取得了一定的增长:即2011年的地面书店渠道,年增长率达到5.95%,网络销售渠道的码洋,增长率在50%以上。按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赖活着的精神计算,2008年至2010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地面渠道,增长速度曾连续3年低于5%,尤其是2010年,同比增长率不足2%。

闲话读书节 谈歌 人类或是天性使然?自上而下重视节日。喜庆的、悲哀的、民俗的、政治的、科学的、迷信的、历史的、时下的……种种。余生也晚,从没想到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历中,拥挤着诸多节日以至不堪。于是乎,人们便似赶场一般的“闹节”了。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平均每天要过3、53个节日。天天过节,不亦乐乎?套句伟人的话,中国人连什么都不怕,还怕过节吗?我们大无畏地迎来了第17个“世界读书日”。 就像过年必要放鞭炮包饺子挂灯笼贴春联种种,连袂活动竞相上演,“国民阅读”“大众阅读”“阅读季”“评比书香家庭”“读书演讲比赛”“精品图书展销会”……等等也种种的一揽子与图书阅读有关的工程项目,万花筒似地迅速拼盘包装上市。庆祝“世界读书日”这一个挂着羊头的大幕,在可疑可贺的口水和灌水中,咣叽咣叽地拉开了。可是……真的……有这么热烈热闹么? 一:卖萌的数据 图省事儿,找几个数字说由头儿:2012年1月开卷监测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脚步。诸位切莫沮丧,还有几个虽败犹荣的数据:通过2011年多部畅销作品的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取得了一定的增长:即2011年的地面书店渠道,年增长率达到5.95%,网络销售渠道的码洋,增长率在50%以上。按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赖活着的精神计算,2008年至2010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地面渠道,增长速度曾连续3年低于5%,尤其是2010年,同比增长率不足2%。 严格说,这应该是一本自己哄自己高兴的糊涂账,好比说,今年白菜的低迷价格,虽然与前年再前年的价格无法比较,但是比十年前要好些么!有这么算账的吗? 在这个传统读书人都头大得似洗脸盆般的读图时代,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当然值得额手相庆。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呢?但是,小数点的提升,却掩盖不了阅读结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反目转身。公众关心的只是阅读率,却忽视了到底市场上在畅销什么书。好比菜市场只要品种繁华,管它转不转基因,管它残存农药有多少。不用数据也能显示,国民读书,严重日趋功利化,在物质性、实用性和身体性荷尔蒙勃发的同时,人文性、审美性与精神性则日益萎缩。阅读被统称为“功利性读书”。我们曾经沧海的单纯化理想化读书,已属凤毛麟角。所有的阅读行为,概莫能外地停留在身体发肤的层面,用灵魂和内心体察咀嚼文字的美感和阅读态度,早已荡然无存。 二,伤不起的功利性读书 既然揭开了伤口,那就接着往痛处说。时下对于读书这档子事儿,从头到脚,阅读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充斥着功利。纯粹的阅读,从小学生就弱爆了。中国目前国民教育的链条中,各个环节都与功利相濡以沫地挂钩。近乎所有的(客气点儿说吧)家长把教育视为投资,把孩子看成股票,别管未来有没有成长空间,即便是垃圾股,也花大钱、费大力气,悉心培养为潜力股。在这种嚣张势头的影响下,无论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信心满

    严格说,这应该是一本自己哄自己高兴的糊涂账,好比说,今年白菜的低迷价格,虽然与前年再前年的价格无法比较,但是比十年前要好些么!有这么算账的吗?

栏目,传统阅读只是装饰餐桌的小菜,真正的满汉全席则是传授生活经验的实用阅读:养生保健类图书亲切地告诉你要如何保养身体、怎样才能延年益寿;生活常识窍门类图书指导你享受生活之道,获取治家之术;穿越玄幻类图书则让暂时你忘却烦恼人生,在纷繁世界中寻找另一片可容喘息与图腾的净土。凡此种种,物质生活本质的意义,在文学巨擘、哲学大师作品中难觅芳踪。民众还能静下心来阅读经典吗?有这空闲时间,还莫如熬碗绿豆汤、吃几口生茄子,让自己多活一天赚一天吧。如此说,大哥不必愤怒批判时下的阅读态度如何令人失望,理想的人文阅读,从来不是可以一蹴而就。说句老百姓过日子的话,我们的生活还不甚幸福,匆匆忙忙的芸芸读者还顾不及安排一张安稳的书桌,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经济社会里,阅读本身,真没更多的心力去阅读自己的精神家园。 四:读书节是一张旧船票 上了年纪的诸多读者依然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民众对于阅读的激情。真正的阅读,从不会在书中寻找理财良方,也不心心念念强身健体。《有病不用吃药》之类,绝对不会是真正阅读的案头必备。审美的愉悦与心灵的满足,应该是书籍给予阅读者的最大快乐。认真地去观察,且不论现在有关阅读率的统计,有着怎样可喜可贺的数据,当我们详细翻看大众阅读的范围,无论神马数据,即刻便被打回原形。漫漫人生,匆忙旅途,蓦然回首,却会发现我们对于阅读的忠贞与怀念,已经过早停留在童年的《安徒生童话》里,而这一过程,如此短暂,却那般辉煌。 阅读节或是一张旧船票,永远登不上昨天的客船?     在这个传统读书人都头大得似洗脸盆般的读图时代,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当然值得额手相庆。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呢?但是,小数点的提升,却掩盖不了阅读结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反目转身。公众关心的只是阅读率,却忽视了到底市场上在畅销什么书。好比菜市场只要品种繁华,管它转不转基因,管它残存农药有多少。不用数据也能显示,国民读书,严重日趋功利化,在物质性、实用性和身体性荷尔蒙勃发的同时,人文性、审美性与精神性则日益萎缩。阅读被统称为“功利性读书”。我们曾经沧海的单纯化理想化读书,已属凤毛麟角。所有的阅读行为,概莫能外地停留在身体发肤的层面,用灵魂和内心体察咀嚼文字的美感和阅读态度,早已荡然无存。

    满,家长们就是不上道儿。家长对于孩子的第一期货指数,莫过于考上一所名校,渴望将来有份大好或者小好的工作。与之相比,居高不下的房价、油价、菜价种种,神马都是浮云。天大地大,孩子最大。由此,中国教育成了全民参与的股市(难听点说叫赌场)。所有大学,都成了买卖不同价格文凭的店铺。学有所长学以致用的教育本义,近乎完全变成了买椟还珠。当学生作为这一链条的终端实现者时,书籍阅读承担的功用,早已南辕北辙了高尔基描述的“知识阶梯”,除了充当工具,还是烧钱机器。阅读不再是为了获取有用的人文或科学知识,提升文化素养的必备,而是“不考试的不必看”,在老师的悉心速成指导下,以高铁般速度,修炼出收效更快更强的应试绝杀秘籍。……还用再说下去吗?检阅我们文以载道的阅读传统,或是早已墙倒屋塌。 三:上位的阅读是什么 绝大多数国人对于国民阅读的现状与态度不满意。可是,畅销的、通俗的、流行的、实用的、功利的、消遣的种种书籍,久久盘踞在图书大厦最显赫位置,摇头晃脑。也恰恰是这些“见效快”的图书,构成了当今国民阅读的主流。升斗小民对于物质生活的渴求,也在不断推动“功利性阅读”可持续向前发展。踏入菜市场一样热闹喧嚣的书店,各种实用类书籍——具有实战指导性意义(有无意义另说)的书籍大行其道。如股市稍稍回暖,诸如《投资交易笔记》、《伟大的博弈》等等财经类书籍,就会一夜之间占领排行榜;自主创业热甫一兴起,《海底捞你学不会》、《谈判圣经》、《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等等便闪亮登场,商业巨擘们为你上好创业第一课;房价高位攀升,有关房产投资的书马上成为葵花宝典,如《问鼎房地产:房地产从业人士实战专业知识一本通》等等,迅速变成热书,图书局导购小姐会热情洋溢介绍:一书在手,即可炒房。(你信吗?你若相信,你就是猪头三!) 无论是怎么了或是肿么了,认真刨根问底,这种现象决不是“新上市”。“功利”与“读书”从老祖宗那儿就挂上钩了,今人不必藏着掖着羞羞答答。南宋文学家尤袤在《遂初堂书目》序中说道:“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古人读书的功效利益观,跃然纸上。宋真宗(赵恒)所作《劝学诗》:“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更是阅读功利化的直白叙述。 如此坦白揭底,只是为了不让我们为今天的功利阅读态度大惊小怪而已。 阅读的价值观念变化,与生活观念的嬗变如影随形,定晴去看时下大众阅读的标尺,逃不脱理想和现实诱惑、躲不开物质和精神的孰重孰轻谁先谁后的本能选择。绝对不是反应过度,当人们用实用主义的观念与尺度来评价图书与知识的作用时,陶冶精神、提升审美的人文书籍,在日益巨大起来的生活压力之下,传统的阅读方式,必定落荒而逃。放眼看去,所有媒体关于阅读的二,伤不起的功利性读书

    既然揭开了伤口,那就接着往痛处说。时下对于读书这档子事儿,从头到脚,阅读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充斥着功利。纯粹的阅读,从小学生就弱爆了。中国目前国民教育的链条中,各个环节都与功利相濡以沫地挂钩。近乎所有的(客气点儿说吧)家长把教育视为投资,把孩子看成股票,别管未来有没有成长空间,即便是垃圾股,也花大钱、费大力气,悉心培养为潜力股。在这种嚣张势头的影响下,无论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信心满满,家长们就是不上道儿。家长对于孩子的第一期货指数,莫过于考上一所名校,渴望将来有份大好或者小好的工作。与之相比,居高不下的房价、油价、菜价种种,神马都是浮云。天大地大,孩子最大。由此,中国教育成了全民参与的股市(难听点说叫赌场)。所有大学,都成了买卖不同价格文凭的店铺。学有所长学以致用的教育本义,近乎完全变成了买椟还珠。当学生作为这一链条的终端实现者时,书籍阅读承担的功用,早已南辕北辙了高尔基描述的“知识阶梯”,除了充当工具,还是烧钱机器。阅读不再是为了获取有用的人文或科学知识,提升文化素养的必备,而是“不考试的不必看”,在老师的悉心速成指导下,以高铁般速度,修炼出收效更快更强的应试绝杀秘籍。……还用再说下去吗?检阅我们文以载道的阅读传统,或是早已墙倒屋塌。

满,家长们就是不上道儿。家长对于孩子的第一期货指数,莫过于考上一所名校,渴望将来有份大好或者小好的工作。与之相比,居高不下的房价、油价、菜价种种,神马都是浮云。天大地大,孩子最大。由此,中国教育成了全民参与的股市(难听点说叫赌场)。所有大学,都成了买卖不同价格文凭的店铺。学有所长学以致用的教育本义,近乎完全变成了买椟还珠。当学生作为这一链条的终端实现者时,书籍阅读承担的功用,早已南辕北辙了高尔基描述的“知识阶梯”,除了充当工具,还是烧钱机器。阅读不再是为了获取有用的人文或科学知识,提升文化素养的必备,而是“不考试的不必看”,在老师的悉心速成指导下,以高铁般速度,修炼出收效更快更强的应试绝杀秘籍。……还用再说下去吗?检阅我们文以载道的阅读传统,或是早已墙倒屋塌。 三:上位的阅读是什么 绝大多数国人对于国民阅读的现状与态度不满意。可是,畅销的、通俗的、流行的、实用的、功利的、消遣的种种书籍,久久盘踞在图书大厦最显赫位置,摇头晃脑。也恰恰是这些“见效快”的图书,构成了当今国民阅读的主流。升斗小民对于物质生活的渴求,也在不断推动“功利性阅读”可持续向前发展。踏入菜市场一样热闹喧嚣的书店,各种实用类书籍——具有实战指导性意义(有无意义另说)的书籍大行其道。如股市稍稍回暖,诸如《投资交易笔记》、《伟大的博弈》等等财经类书籍,就会一夜之间占领排行榜;自主创业热甫一兴起,《海底捞你学不会》、《谈判圣经》、《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等等便闪亮登场,商业巨擘们为你上好创业第一课;房价高位攀升,有关房产投资的书马上成为葵花宝典,如《问鼎房地产:房地产从业人士实战专业知识一本通》等等,迅速变成热书,图书局导购小姐会热情洋溢介绍:一书在手,即可炒房。(你信吗?你若相信,你就是猪头三!) 无论是怎么了或是肿么了,认真刨根问底,这种现象决不是“新上市”。“功利”与“读书”从老祖宗那儿就挂上钩了,今人不必藏着掖着羞羞答答。南宋文学家尤袤在《遂初堂书目》序中说道:“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古人读书的功效利益观,跃然纸上。宋真宗(赵恒)所作《劝学诗》:“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更是阅读功利化的直白叙述。 如此坦白揭底,只是为了不让我们为今天的功利阅读态度大惊小怪而已。 阅读的价值观念变化,与生活观念的嬗变如影随形,定晴去看时下大众阅读的标尺,逃不脱理想和现实诱惑、躲不开物质和精神的孰重孰轻谁先谁后的本能选择。绝对不是反应过度,当人们用实用主义的观念与尺度来评价图书与知识的作用时,陶冶精神、提升审美的人文书籍,在日益巨大起来的生活压力之下,传统的阅读方式,必定落荒而逃。放眼看去,所有媒体关于阅读的

    三:上位的阅读是什么

    绝大多数国人对于国民阅读的现状与态度不满意。可是,畅销的、通俗的、流行的、实用的、功利的、消遣的种种书籍,久久盘踞在图书大厦最显赫位置,摇头晃脑。也恰恰是这些“见效快”的图书,构成了当今国民阅读的主流。升斗小民对于物质生活的渴求,也在不断推动“功利性阅读”可持续向前发展。踏入菜市场一样热闹喧嚣的书店,各种实用类书籍——具有实战指导性意义(有无意义另说)的书籍大行其道。如股市稍稍回暖,诸如《投资交易笔记》、《伟大的博弈》等等财经类书籍,就会一夜之间占领排行榜;自主创业热甫一兴起,《海底捞你学不会》、《谈判圣经》、《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等等便闪亮登场,商业巨擘们为你上好创业第一课;房价高位攀升,有关房产投资的书马上成为葵花宝典,如《问鼎房地产:房地产从业人士实战专业知识一本通》等等,迅速变成热书,图书局导购小姐会热情洋溢介绍:一书在手,即可炒房。(你信吗?你若相信,你就是猪头三!)

    无论是怎么了或是肿么了,认真刨根问底,这种现象决不是“新上市”。“功利”与“读书”从老祖宗那儿就挂上钩了,今人不必藏着掖着羞羞答答。南宋文学家尤袤在《遂初堂书目》序中说道:“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读之以当金石琴瑟也”,古人读书的功效利益观,跃然纸上。宋真宗(赵恒)所作《劝学诗》:“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更是阅读功利化的直白叙述。

    如此坦白揭底,只是为了不让我们为今天的功利阅读态度大惊小怪而已。

    阅读的价值观念变化,与生活观念的嬗变如影随形,定晴去看时下大众阅读的标尺,逃不脱理想和现实诱惑、躲不开物质和精神的孰重孰轻谁先谁后的本能选择。绝对不是反应过度,当人们用实用主义的观念与尺度来评价图书与知识的作用时,陶冶精神、提升审美的人文书籍,在日益巨大起来的生活压力之下,传统的阅读方式,必定落荒而逃。放眼看去,所有媒体关于阅读的栏目,传统阅读只是装饰餐桌的小菜,真正的满汉全席则是传授生活经验的实用阅读:养生保健类图书亲切地告诉你要如何保养身体、怎样才能延年益寿;生活常识窍门类图书指导你享受生活之道,获取治家之术;穿越玄幻类图书则让暂时你忘却烦恼人生,在纷繁世界中寻找另一片可容喘息与图腾的净土。凡此种种,物质生活本质的意义,在文学巨擘、哲学大师作品中难觅芳踪。民众还能静下心来阅读经典吗?有这空闲时间,还莫如熬碗绿豆汤、吃几口生茄子,让自己多活一天赚一天吧。如此说,大哥不必愤怒批判时下的阅读态度如何令人失望,理想的人文阅读,从来不是可以一蹴而就。说句老百姓过日子的话,我们的生活还不甚幸福,匆匆忙忙的芸芸读者还顾不及安排一张安稳的书桌,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经济社会里,阅读本身,真没更多的心力去阅读自己的精神家园。

闲话读书节 谈歌 人类或是天性使然?自上而下重视节日。喜庆的、悲哀的、民俗的、政治的、科学的、迷信的、历史的、时下的……种种。余生也晚,从没想到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历中,拥挤着诸多节日以至不堪。于是乎,人们便似赶场一般的“闹节”了。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平均每天要过3、53个节日。天天过节,不亦乐乎?套句伟人的话,中国人连什么都不怕,还怕过节吗?我们大无畏地迎来了第17个“世界读书日”。 就像过年必要放鞭炮包饺子挂灯笼贴春联种种,连袂活动竞相上演,“国民阅读”“大众阅读”“阅读季”“评比书香家庭”“读书演讲比赛”“精品图书展销会”……等等也种种的一揽子与图书阅读有关的工程项目,万花筒似地迅速拼盘包装上市。庆祝“世界读书日”这一个挂着羊头的大幕,在可疑可贺的口水和灌水中,咣叽咣叽地拉开了。可是……真的……有这么热烈热闹么? 一:卖萌的数据 图省事儿,找几个数字说由头儿:2012年1月开卷监测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了脚步。诸位切莫沮丧,还有几个虽败犹荣的数据:通过2011年多部畅销作品的拉动,图书零售市场,取得了一定的增长:即2011年的地面书店渠道,年增长率达到5.95%,网络销售渠道的码洋,增长率在50%以上。按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赖活着的精神计算,2008年至2010年,我国图书零售市场地面渠道,增长速度曾连续3年低于5%,尤其是2010年,同比增长率不足2%。 严格说,这应该是一本自己哄自己高兴的糊涂账,好比说,今年白菜的低迷价格,虽然与前年再前年的价格无法比较,但是比十年前要好些么!有这么算账的吗? 在这个传统读书人都头大得似洗脸盆般的读图时代,图书零售市场的增长,当然值得额手相庆。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呢?但是,小数点的提升,却掩盖不了阅读结构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反目转身。公众关心的只是阅读率,却忽视了到底市场上在畅销什么书。好比菜市场只要品种繁华,管它转不转基因,管它残存农药有多少。不用数据也能显示,国民读书,严重日趋功利化,在物质性、实用性和身体性荷尔蒙勃发的同时,人文性、审美性与精神性则日益萎缩。阅读被统称为“功利性读书”。我们曾经沧海的单纯化理想化读书,已属凤毛麟角。所有的阅读行为,概莫能外地停留在身体发肤的层面,用灵魂和内心体察咀嚼文字的美感和阅读态度,早已荡然无存。 二,伤不起的功利性读书 既然揭开了伤口,那就接着往痛处说。时下对于读书这档子事儿,从头到脚,阅读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充斥着功利。纯粹的阅读,从小学生就弱爆了。中国目前国民教育的链条中,各个环节都与功利相濡以沫地挂钩。近乎所有的(客气点儿说吧)家长把教育视为投资,把孩子看成股票,别管未来有没有成长空间,即便是垃圾股,也花大钱、费大力气,悉心培养为潜力股。在这种嚣张势头的影响下,无论我们的教育制度如何信心满    四:读书节是一张旧船票

栏目,传统阅读只是装饰餐桌的小菜,真正的满汉全席则是传授生活经验的实用阅读:养生保健类图书亲切地告诉你要如何保养身体、怎样才能延年益寿;生活常识窍门类图书指导你享受生活之道,获取治家之术;穿越玄幻类图书则让暂时你忘却烦恼人生,在纷繁世界中寻找另一片可容喘息与图腾的净土。凡此种种,物质生活本质的意义,在文学巨擘、哲学大师作品中难觅芳踪。民众还能静下心来阅读经典吗?有这空闲时间,还莫如熬碗绿豆汤、吃几口生茄子,让自己多活一天赚一天吧。如此说,大哥不必愤怒批判时下的阅读态度如何令人失望,理想的人文阅读,从来不是可以一蹴而就。说句老百姓过日子的话,我们的生活还不甚幸福,匆匆忙忙的芸芸读者还顾不及安排一张安稳的书桌,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经济社会里,阅读本身,真没更多的心力去阅读自己的精神家园。 四:读书节是一张旧船票 上了年纪的诸多读者依然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民众对于阅读的激情。真正的阅读,从不会在书中寻找理财良方,也不心心念念强身健体。《有病不用吃药》之类,绝对不会是真正阅读的案头必备。审美的愉悦与心灵的满足,应该是书籍给予阅读者的最大快乐。认真地去观察,且不论现在有关阅读率的统计,有着怎样可喜可贺的数据,当我们详细翻看大众阅读的范围,无论神马数据,即刻便被打回原形。漫漫人生,匆忙旅途,蓦然回首,却会发现我们对于阅读的忠贞与怀念,已经过早停留在童年的《安徒生童话》里,而这一过程,如此短暂,却那般辉煌。 阅读节或是一张旧船票,永远登不上昨天的客船?     上了年纪的诸多读者依然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民众对于阅读的激情。真正的阅读,从不会在书中寻找理财良方,也不心心念念强身健体。《有病不用吃药》之类,绝对不会是真正阅读的案头必备。审美的愉悦与心灵的满足,应该是书籍给予阅读者的最大快乐。认真地去观察,且不论现在有关阅读率的统计,有着怎样可喜可贺的数据,当我们详细翻看大众阅读的范围,无论神马数据,即刻便被打回原形。漫漫人生,匆忙旅途,蓦然回首,却会发现我们对于阅读的忠贞与怀念,已经过早停留在童年的《安徒生童话》里,而这一过程,如此短暂,却那般辉煌。

    阅读节或是一张旧船票,永远登不上昨天的客船?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