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转载]2014年09月20日  

2014-09-20 18:58: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这其中折射的,是官员与民众之间深深的隔阂,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官场习俗在作怪:一旦为官即高高在上,即便你不想“从众”官场,也由不得你。公园里亮嗓的票友自然是“下里巴人”,身为上层建筑的林荣明怎能与他们为伍?在这种观念的束缚下,钓鱼、下棋、打百分等业余爱好也都被贴上下里巴人的标签,被强令改正,更不用说因此而不坐专车了。所以林荣明被重新架回专车,回到既定的官场规则中来,至于票友,则成为他为官生涯中一段密不可宣的插曲,永不再提。 应该说明的是,小至一个单位,大至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和社会,都需要一定的规则,来维护并保障其可持续发展。但规则不能被曲解,更不能被变相衍生成官场习气并程序化蔓延。并且,小说本就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钓鱼、下棋等常见的业余爱好,在小说中被拉入林荣明业余爱好的黑名单,也就不足为奇。 值得探究的是,在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的今天,再来品读《城市票友》这篇小说,是不是应该有一种力量,来解除后两种束缚,推动并改变这一格局呢?
原文地址:2014年09月20日作者:陨石雨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湖北陈江南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
原文地址:原文地址:2014年09月20日作者:陨石雨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湖北陈江南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2014年09月20日作者:了。这其中折射的,是官员与民众之间深深的隔阂,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官场习俗在作怪:一旦为官即高高在上,即便你不想“从众”官场,也由不得你。公园里亮嗓的票友自然是“下里巴人”,身为上层建筑的林荣明怎能与他们为伍?在这种观念的束缚下,钓鱼、下棋、打百分等业余爱好也都被贴上下里巴人的标签,被强令改正,更不用说因此而不坐专车了。所以林荣明被重新架回专车,回到既定的官场规则中来,至于票友,则成为他为官生涯中一段密不可宣的插曲,永不再提。 应该说明的是,小至一个单位,大至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和社会,都需要一定的规则,来维护并保障其可持续发展。但规则不能被曲解,更不能被变相衍生成官场习气并程序化蔓延。并且,小说本就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钓鱼、下棋等常见的业余爱好,在小说中被拉入林荣明业余爱好的黑名单,也就不足为奇。 值得探究的是,在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的今天,再来品读《城市票友》这篇小说,是不是应该有一种力量,来解除后两种束缚,推动并改变这一格局呢? 陨石雨

原文地址:2014年09月20日作者:陨石雨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湖北陈江南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不敢想象也承受不住后果,只能竭力挽回。所以,小黄会在多次试探之后,携妻子并带上礼品,诚惶诚恐上门赔罪。这无疑令林荣明很被动,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爱好,让小黄无端背包袱,害人家丢了饭碗吧,所以无奈之下,只得又被“架”上了小黄的专车。 三是林荣明没有做京剧票友的自由。开到晚七点才结束的市委常委会令他头昏脑胀,不胜其累。那次专车的偶然抛锚,使“年轻时是个戏迷”的林荣明在挤公交转车途经公园时,抛开官场与政治,以一位京剧票友的身份,以内行的指点,获得了一圈偶然相识的票友的赞许,自然而然成为票友群的一员,酣畅淋漓地过了一把京剧《空城计》的瘾,在“一片掌声连连爆起”之中,“进入了一种非常美好的状态”,以至于回家“胃口格外好”。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重做戏迷令林荣明找到了久违的彻底放松的感觉。所以回家后,他决定准备每天骑车上下班,借着下班时间,到那里唱一段,再过一把瘾。 “自从进了市委,什么钓鱼、下棋、打百分等所有的业余爱好,都被妻子让改正了”。所以,这次,林荣明不想让他人知道,只解释说“想锻炼锻炼”。 但其连续晚归和不坐专车的“反常”,引起了妻子和司机小黄的强烈反应。小黄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但妻子先是猜忌,继而跟踪。于是,林荣明当票友的秘密被揭穿,公园里的票友们也被在公安局工作的妻子派人以“不让有噪音”为由,“全赶走了”。他再次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笼子里”,被束缚得难以呼吸。 尽管妻子事后连着几个晚上,将“琴拉得很好”的市京剧团的张琴师请到家中,尽管小黄夫妇、秘书作为忠实听众极力为他的唱腔鼓掌叫好,但那种被“哄”的别扭,哪里比得上在公园里和一群票友无拘无束行腔咬字的快乐,也因此他兴致全无,到后来索性将“琴送给了琴师,主动放弃。 掩卷长思,如果说作为一个男人,一位市委副书记,在情与理的束缚下,不与初恋情人有太多的瓜葛尚情有可缘,那么作为一位市委副书记,想成为一名普通的城市票友,竟然如此之难,就令人匪夷所思

湖北  原文地址:2014年09月20日作者:陨石雨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湖北陈江南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陈江南

 

原文地址:2014年09月20日作者:陨石雨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湖北陈江南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不敢想象也承受不住后果,只能竭力挽回。所以,小黄会在多次试探之后,携妻子并带上礼品,诚惶诚恐上门赔罪。这无疑令林荣明很被动,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爱好,让小黄无端背包袱,害人家丢了饭碗吧,所以无奈之下,只得又被“架”上了小黄的专车。 三是林荣明没有做京剧票友的自由。开到晚七点才结束的市委常委会令他头昏脑胀,不胜其累。那次专车的偶然抛锚,使“年轻时是个戏迷”的林荣明在挤公交转车途经公园时,抛开官场与政治,以一位京剧票友的身份,以内行的指点,获得了一圈偶然相识的票友的赞许,自然而然成为票友群的一员,酣畅淋漓地过了一把京剧《空城计》的瘾,在“一片掌声连连爆起”之中,“进入了一种非常美好的状态”,以至于回家“胃口格外好”。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重做戏迷令林荣明找到了久违的彻底放松的感觉。所以回家后,他决定准备每天骑车上下班,借着下班时间,到那里唱一段,再过一把瘾。 “自从进了市委,什么钓鱼、下棋、打百分等所有的业余爱好,都被妻子让改正了”。所以,这次,林荣明不想让他人知道,只解释说“想锻炼锻炼”。 但其连续晚归和不坐专车的“反常”,引起了妻子和司机小黄的强烈反应。小黄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但妻子先是猜忌,继而跟踪。于是,林荣明当票友的秘密被揭穿,公园里的票友们也被在公安局工作的妻子派人以“不让有噪音”为由,“全赶走了”。他再次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笼子里”,被束缚得难以呼吸。 尽管妻子事后连着几个晚上,将“琴拉得很好”的市京剧团的张琴师请到家中,尽管小黄夫妇、秘书作为忠实听众极力为他的唱腔鼓掌叫好,但那种被“哄”的别扭,哪里比得上在公园里和一群票友无拘无束行腔咬字的快乐,也因此他兴致全无,到后来索性将“琴送给了琴师,主动放弃。 掩卷长思,如果说作为一个男人,一位市委副书记,在情与理的束缚下,不与初恋情人有太多的瓜葛尚情有可缘,那么作为一位市委副书记,想成为一名普通的城市票友,竟然如此之难,就令人匪夷所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原文地址:2014年09月20日作者:陨石雨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湖北陈江南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不敢想象也承受不住后果,只能竭力挽回。所以,小黄会在多次试探之后,携妻子并带上礼品,诚惶诚恐上门赔罪。这无疑令林荣明很被动,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爱好,让小黄无端背包袱,害人家丢了饭碗吧,所以无奈之下,只得又被“架”上了小黄的专车。

不敢想象也承受不住后果,只能竭力挽回。所以,小黄会在多次试探之后,携妻子并带上礼品,诚惶诚恐上门赔罪。这无疑令林荣明很被动,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爱好,让小黄无端背包袱,害人家丢了饭碗吧,所以无奈之下,只得又被“架”上了小黄的专车。 三是林荣明没有做京剧票友的自由。开到晚七点才结束的市委常委会令他头昏脑胀,不胜其累。那次专车的偶然抛锚,使“年轻时是个戏迷”的林荣明在挤公交转车途经公园时,抛开官场与政治,以一位京剧票友的身份,以内行的指点,获得了一圈偶然相识的票友的赞许,自然而然成为票友群的一员,酣畅淋漓地过了一把京剧《空城计》的瘾,在“一片掌声连连爆起”之中,“进入了一种非常美好的状态”,以至于回家“胃口格外好”。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重做戏迷令林荣明找到了久违的彻底放松的感觉。所以回家后,他决定准备每天骑车上下班,借着下班时间,到那里唱一段,再过一把瘾。 “自从进了市委,什么钓鱼、下棋、打百分等所有的业余爱好,都被妻子让改正了”。所以,这次,林荣明不想让他人知道,只解释说“想锻炼锻炼”。 但其连续晚归和不坐专车的“反常”,引起了妻子和司机小黄的强烈反应。小黄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但妻子先是猜忌,继而跟踪。于是,林荣明当票友的秘密被揭穿,公园里的票友们也被在公安局工作的妻子派人以“不让有噪音”为由,“全赶走了”。他再次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笼子里”,被束缚得难以呼吸。 尽管妻子事后连着几个晚上,将“琴拉得很好”的市京剧团的张琴师请到家中,尽管小黄夫妇、秘书作为忠实听众极力为他的唱腔鼓掌叫好,但那种被“哄”的别扭,哪里比得上在公园里和一群票友无拘无束行腔咬字的快乐,也因此他兴致全无,到后来索性将“琴送给了琴师,主动放弃。 掩卷长思,如果说作为一个男人,一位市委副书记,在情与理的束缚下,不与初恋情人有太多的瓜葛尚情有可缘,那么作为一位市委副书记,想成为一名普通的城市票友,竟然如此之难,就令人匪夷所思

三是林荣明没有做京剧票友的自由。开到晚七点才结束的市委常委会令他头昏脑胀,不胜其累。那次专车的偶然抛锚,使“年轻时是个戏迷”的林荣明在挤公交转车途经公园时,抛开官场与政治,以一位京剧票友的身份,以内行的指点,获得了一圈偶然相识的票友的赞许,自然而然成为票友群的一员,酣畅淋漓地过了一把京剧《空城计》的瘾,在“一片掌声连连爆起”之中,“进入了一种非常美好的状态”,以至于回家“胃口格外好”。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重做戏迷令林荣明找到了久违的彻底放松的感觉。所以回家后,他决定准备每天骑车上下班,借着下班时间,到那里唱一段,再过一把瘾。

“自从进了市委,什么钓鱼、下棋、打百分等所有的业余爱好,都被妻子让改正了”。所以,这次,林荣明不想让他人知道,只解释说“想锻炼锻炼”。

原文地址:2014年09月20日作者:陨石雨 束缚 ——读谈歌先生小说《城市票友》有感 湖北陈江南 一个男人,官到市委副书记的份上,应该是位高权重,志得意满了,在世人眼里,或许都会这么认为。 品读知名作家谈歌先生的代表作《城市票友》才知道,其实,市委副书记也有很无奈的时候,甚至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更不自由,更受束缚。 与其他官场小说不同的是,小说避开市委副书记林荣明的官场生涯,只是选取他作为京剧票友的一个侧面,真实地展示了他的喜怒哀乐,读来让人深思。 首先,是林荣明不敢与昔日初恋女友、现任市纪委办公室主任的汪玉珍有半点私交。在常人看来,不成恋人,做朋友总该是可以的,何况是人生最美好的初恋。但直到儿子读初中了,其妻还在追问林与汪之间发展到什么程度,可见妻子对此事的耿耿于怀,与汪的私人接触必然会引发家庭矛盾,这是其一;林是公众人物,一旦与昔日恋人私交过多,便给人以口舌,成为机关大院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其自然要维护自身形象,因此“即便有那种浪漫的念头,也只能压在心底,不能见光了”,这是其二;再是汪玉芳夫妻感情并不大好,婚姻生活中自然会有许多委屈,林、汪二人又有旧,一旦林示好,其必成为汪倾吐的对象,关心了便有重温旧情之嫌,不关心又会落下埋怨,也因此权衡再三,林不得不对此避讳,“就更不敢单独跟汪玉芳接触了”。 其次,林荣明没有不坐专车的自由。身为副书记,每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这固然是一种待遇,是身份的一种象征,但对于林荣明而言,也未尝没有一丝无奈。 一次专车的偶然抛锚,林不得不自己乘公交车回家,这已让其专职司机小黄万分不安;此后,尽管他未置一词责怪,尽管是他想去公园唱一票而不再坐小黄的车,但“副书记宁肯自己骑单车也不愿意坐自己车”的实际情况,让小黄如坐针毡。身为领导司机,为领导提供专车服务,越忙,越说明自己被看重;反之,如果闲得没事做,在众人眼里,那肯定是他把领导得罪了,无论对错,那都是他的错,他

但其连续晚归和不坐专车的“反常”,引起了妻子和司机小黄的强烈反应。小黄自然是不敢多说什么,但妻子先是猜忌,继而跟踪。于是,林荣明当票友的秘密被揭穿,公园里的票友们也被在公安局工作的妻子派人以“不让有噪音”为由,“全赶走了”。他再次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笼子里”,被束缚得难以呼吸。

尽管妻子事后连着几个晚上,将“琴拉得很好”的市京剧团的张琴师请到家中,尽管小黄夫妇、秘书作为忠实听众极力为他的唱腔鼓掌叫好,但那种被“哄”的别扭,哪里比得上在公园里和一群票友无拘无束行腔咬字的快乐,也因此他兴致全无,到后来索性将“琴送给了琴师,主动放弃。

掩卷长思,如果说作为一个男人,一位市委副书记,在情与理的束缚下,不与初恋情人有太多的瓜葛尚情有可缘,那么作为一位市委副书记,想成为一名普通的城市票友,竟然如此之难,就令人匪夷所思了。这其中折射的,是官员与民众之间深深的隔阂,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官场习俗在作怪:一旦为官即高高在上,即便你不想“从众”官场,也由不得你。公园里亮嗓的票友自然是“下里巴人”,身为上层建筑的林荣明怎能与他们为伍?在这种观念的束缚下,钓鱼、下棋、打百分等业余爱好也都被贴上下里巴人的标签,被强令改正,更不用说因此而不坐专车了。所以林荣明被重新架回专车,回到既定的官场规则中来,至于票友,则成为他为官生涯中一段密不可宣的插曲,永不再提。

了。这其中折射的,是官员与民众之间深深的隔阂,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官场习俗在作怪:一旦为官即高高在上,即便你不想“从众”官场,也由不得你。公园里亮嗓的票友自然是“下里巴人”,身为上层建筑的林荣明怎能与他们为伍?在这种观念的束缚下,钓鱼、下棋、打百分等业余爱好也都被贴上下里巴人的标签,被强令改正,更不用说因此而不坐专车了。所以林荣明被重新架回专车,回到既定的官场规则中来,至于票友,则成为他为官生涯中一段密不可宣的插曲,永不再提。 应该说明的是,小至一个单位,大至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和社会,都需要一定的规则,来维护并保障其可持续发展。但规则不能被曲解,更不能被变相衍生成官场习气并程序化蔓延。并且,小说本就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钓鱼、下棋等常见的业余爱好,在小说中被拉入林荣明业余爱好的黑名单,也就不足为奇。 值得探究的是,在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的今天,再来品读《城市票友》这篇小说,是不是应该有一种力量,来解除后两种束缚,推动并改变这一格局呢?

应该说明的是,小至一个单位,大至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和社会,都需要一定的规则,来维护并保障其可持续发展。但规则不能被曲解,更不能被变相衍生成官场习气并程序化蔓延。并且,小说本就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钓鱼、下棋等常见的业余爱好,在小说中被拉入林荣明业余爱好的黑名单,也就不足为奇。

了。这其中折射的,是官员与民众之间深深的隔阂,是一种由来已久的官场习俗在作怪:一旦为官即高高在上,即便你不想“从众”官场,也由不得你。公园里亮嗓的票友自然是“下里巴人”,身为上层建筑的林荣明怎能与他们为伍?在这种观念的束缚下,钓鱼、下棋、打百分等业余爱好也都被贴上下里巴人的标签,被强令改正,更不用说因此而不坐专车了。所以林荣明被重新架回专车,回到既定的官场规则中来,至于票友,则成为他为官生涯中一段密不可宣的插曲,永不再提。 应该说明的是,小至一个单位,大至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和社会,都需要一定的规则,来维护并保障其可持续发展。但规则不能被曲解,更不能被变相衍生成官场习气并程序化蔓延。并且,小说本就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钓鱼、下棋等常见的业余爱好,在小说中被拉入林荣明业余爱好的黑名单,也就不足为奇。 值得探究的是,在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的今天,再来品读《城市票友》这篇小说,是不是应该有一种力量,来解除后两种束缚,推动并改变这一格局呢? 值得探究的是,在深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的今天,再来品读《城市票友》这篇小说,是不是应该有一种力量,来解除后两种束缚,推动并改变这一格局呢? 

    

  评论这张
 
阅读(8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