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大舞台(18)  

2015-08-20 10:39:00|  分类: 广宁,玉米地,风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家三姐妹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 四月二十日,为期五天的保定首届杂戏魔术大赛最后一天。过去的四天里,保定城内万人空巷,热闹的像过年。

(年轻的读者别笑话保定人“土鳖”,那年月的“娱乐生活”实在提不起,没电视没春晚没电脑没游戏没手机没微信……也难得有个社火社戏找点儿乐子,能赶上看个挂名“全国”而且“首届”的杂戏大赛,家家户户自然喜出望外,不像过年像什么?)

只是……五天的赛事太短了点儿。

(人生就这样,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总是有条件地时空转换:倒霉了度日如年;高兴了则度年如日。既然赶上热闹了,那就且乐且珍惜……可劲儿嘚瑟吧。)

大戏押轴,行规常理。最后一天的大赛,应为更加精彩。

(遗憾没有弄个闭幕式。)

端的天公作美,大赛最后一日,仍是个春风融融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上午九时,杂戏比赛准时开始,赛场内座无虚席。上场顺序仍然按照抽签顺序,一对靓丽的年轻夫妻先上场,他们自报家门来自河南郑州,参赛项目是空中飞人。但看夫妻二人,相对站立在一块踏板的两端,此起彼伏各自起跳,在空中飞来荡去,时而置换站位,精彩处,二人竟用足尖勾挂住三丈余高的横梁,优雅地荡起了秋千。如此惊险的动作,招得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第二位上场表演的,是个来自云南的中年汉子,骑着一头卷毛狮子,还带上场一条丈余长的黑色巨蟒(不似道具,更像宠物,小声问一句:哥们办证了吗),在周身缠绕,观众们不时发出惊讶的喊声。卷毛狮子在场上撒欢儿飞奔,汉子稳稳地骑在狮子背上,还不时做出人蟒相搏的惊险动作,赢来好一阵喝彩。第三个上场表演的节目,是马术表演,但见四位骑手上场,皆是二十岁左右的精壮后生,各自牵着一匹黑马,依次报上自家名字,都是保定本土骑手:张才,刘啸尘,司定元,袁小柱。四人报过姓名,列两边站定,再上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但见此人剑眉虎目,唇上两撇浓厚的小胡须,中等身材,短衣打扮,外披一件黑大氅,甚是精神。手中牵着一匹枣红马,他自报家门:张老三(有大名吗)。张老三雄纠纠四下拱手致意,便扬鞭策马,那匹枣红马便飞奔去了,只看张老三箭步追赶,凭空来了一记旋风腿,便腾身跃上马背,张才四人当即纵步上马,紧紧追赶着张老三,围绕着赛场一路飞奔。但见几个人在奔跑之中,各自腾身飞跃,刹那间连续互换坐骑(哥儿几个,上场前买意外保险了吗?比赛不是酱紫玩命)。只听马蹄踏踏,五个人在操场上跑的风驰电掣。外行看的热闹,内行却看出这五个参赛者完全不着门道。他们竟然在马上做出各种舞枪挥刀的动作,还掺杂了近身格斗的招式。如此太过出位的表演,评委们侧目不满,一些杂戏选手纷纷提意见,这几位哪来的?懂不懂规矩?这是马术表演?还是骑兵格斗?或是混混儿们打架?正在皱眉议论,观众们的注意力,却突然被转移了。

但听操场上空,蓦然间响起了一阵尖利的鸣叫声,着实惹耳。人们纷纷被吸引着仰头观看,天空中竟是两只飞翔的老鹰。但见两只老鹰在空中前后追逐,悠然自得兜着圈子,忽高忽低,威武盘旋,两只鹰的鸣叫声越来越苍劲雄壮,辽阔高远。

老鹰如何鸣叫的这般响亮?人们大感突兀,心下惶然疑惑,别是什么不好的兆头?

(不会要地震吧?)

越来越多的人被两只老鹰吸引,本无尿点的杂戏比赛,被逐渐冷落了。

梅三娘的二女儿梅天凤正津津有味地看杂戏,却也被这两只横空“出镜”的老鹰吸引了,她仰望着两只老鹰,不觉间入神儿了。她从没见过老鹰竟然能这般优雅地追逐翻飞,情不自禁地叫了声好,起身跑出了赛场。

梅三娘的徒弟陈五两几个,见状急忙跟着出来了。

(快跟上!走失了师父的千金,谁尼玛负责?)

两只老鹰各展大翅,在空中翻飞盘旋,张扬舒缓,悠然自闲。倏忽间,它们各自拧了两个漂亮的旋子,前后俯冲下来,一直奋力冲向了操场后边宽宽的护城河,一前一后,双双做出抓小鸡儿的姿势,生猛地扎进了水中。

(莫非水中有小鸡儿?)

人们蜂拥到护城河边,争相伸长了脖子盯看,两只老鹰竟然落叶般在河中飘浮。唉,人们登时泄气了,原来是两只鹰状的纸叠风筝。再看放风筝的,却是一个年轻英俊的后生,浓眉大眼身材魁梧,湖兰色短衣抱身儿,好利落!这后生微笑不语,站在护城河岸上,猿臂轻摇手扽筝线,凝神牵扯着河中两只风筝。

却有人认得,这后生名叫甄广宁,听口音是外埠人。曾见他在街中摆摊儿卖风筝,只是他的风筝要价太高,且不砍价,无人问津。他今天为何不卖风筝,却放风筝了呢?

(展销展销,只展不销?)

但见一只瘸腿的猴子,围着甄广宁绕来绕去。不时地翻跟头拿大顶,还左顾右盼,朝着围观的人们,做出种种怪样子。

人群中一阵嘈切,但见两只“老鹰”在河中缓缓浮游,再看甄广宁盯着河面,高喊了一声“起”,手中绳子猛地一扯、一紧、一扽,那两只风筝便颠出了水面。倏忽间那筝线又一收、再一抻、继一拧、随后猛地一放,两只风筝老鹰竟然翻身跳跃,重新鸣叫起来,同时冲天而起,扶摇直上,各自在空中拧了两个漂亮的旋子,再一个波浪式翻滚,便又重新盘旋在空中了。

人们看的眼呆,不觉间高声喝出彩来。

(这牛皮哄哄的风筝放的不落窠臼呀!点赞!小声儿问一句:能上今年春晚吗?)

那只瘸腿猴子也似受了感染,欢喜地又蹦又跳,又开始翻跟头,拿大顶,作出种种怪模样,惹得人们阵阵失笑。

甄广宁四下掠视,便笑呵呵地收了线,拎了风筝朝正积极卖力翻跟头的猴子喊了一声:“玉米地,走了!”甄广宁径直向操场大街去了,那只叫作“玉米地”的猴子,赶忙忙四下作揖,之后便一瘸一拐跟上了甄广宁,它边走边摇头晃脑,朝街道两旁的行人作着怪模样,招惹的满街人嘻嘻哈哈,一路追赶着观看。

(自来城里闲人多,不找乐子找什么?)

甄广宁脚步匆匆,去了操场大街“悦来小吃店”。饿了?唉,放了小半天儿风筝,他口渴的紧,急着要去喝茶。

(对不起,那年月街中不卖瓶装水,“农夫山泉”没上市。)

甄广宁早晨在“悦来小吃店”吃了两个驴肉火烧、一海碗豆腐汤、两碟子咸菜,吃喝的畅快,却是咸了,放风筝的时候,肚中干渴得直叫水,他直是耐不住了。

甄广宁挑帘进了悦来小吃店,先喊了一大碗粗茶(解放前,保定周遭老百姓饮用的粗茶,绝非茶叶,皆用当令的柳叶或枣叶、梨叶炒制),再给玉米地要了一个烧饼。他大口喝着茶,开心地看着玉米地吃烧饼。这只瘸腿猴子,是甄广宁去年夏天到房山县办事,从玉米地里拣来的。那天下着小雨,这只猴子在玉米地偷吃玉米,一条腿踩中了农户给野猪预备的铁夹,嗷嗷乱叫。甄广宁正走到路边,听到动静便进了玉米地,弄开铁夹子,把这猴子带回去了。一个月后,猴子的伤好了,只可惜一条腿瘸了。甄广宁便将这只瘸腿猴子留在了身边,并给它起了个有纪念味道的名字:“玉米地”。

梅天凤刚才被老鹰风筝吸引,跑出赛场,站在人群中仰头观看。梅天凤还是第一回见到,竟有如此漂亮的纸叠风筝,而且放飞的如此精彩。梅天凤见甄广宁走了,她心下不舍那两只叠纸老鹰风筝,便带着陈五两几个一路跟着甄广宁,后脚也进了悦来小吃店。

(读者莫笑话梅天凤土老冒没见过世面,竟然追捧两只破风筝。旧年代可没有如今这么多玩具,既无变形金刚,也无芭芘娃娃,更无网上游戏。生活多是单调无趣,春秋两季放风筝,便是一件老少咸宜的群众广泛参与的民间游戏,谁能拥有一只漂亮的风筝,也真是件美事儿。更让梅天凤喜欢的是,竟然是两只纸叠风筝。何谓纸叠风筝?即用多张毛边纸或宣纸粘连在一起,而后裱糊多层,之后两面涂抹颜色,即成染潢纸,晾干之后,用手工折叠成各种造型。这工艺十分不易,需要精巧的技术折叠,不得剪裁,不得用浆糊和针线,就是折叠。聊备一说,中国叠纸工艺,始于南宋,盛于明末清初。当代德国叠纸艺术颇有声名,其作品若鬼斧神工,绝对能刷新你的想象。读者若有兴趣,自己考证。)

小吃店的掌柜名叫董德庆,赶忙欢欢地迎上来,欠身笑道:“天凤姑娘,您几位吃点儿什么呀?”

梅天凤笑着摆摆手,董德庆知趣退到一边。梅天凤盯了一眼放在桌上的两只风筝,再给身边的师兄陈五两递了个眼色,陈五两会意,便走过去,朝甄广宁拱拱手,笑呵呵搭讪:“这位小哥,人长的英俊,风筝也放的精彩。请问一句,小哥这两只风筝想卖多少价钱?”

甄广宁白了陈五两一眼,摇了摇头,不再理睬。

玉米地嗷嗷地叫了几声,朝着陈五两吹胡子瞪眼。

陈五两没搭理玉米地,皱眉看着甄广宁,提高了声音:“这风筝到底卖不卖?你哑巴呀?”

(擦,你说句话不费电!)

甄广宁的大碗粗茶正喝的畅快,皱眉看了陈五两一眼:“一边去!”

(这个真不卖,爷们儿不差钱!)

玉米地也瞪着眼朝陈五两“呸,呸”地吐口水。

陈五两脸上不挂,登时火了:“嘿嘿,你个小王八蛋,神气什么呀?”

甄广宁一口干了半碗茶,抹了抹嘴,站起身来,直视着陈五两,笑嘻嘻地问了一句:“你……骂谁呢?”

陈五两脖子一梗,撸胳膊挽袖子走上前:“骂你呢……”

没等陈五两话音儿落地,甄广宁已腾身跃起,谁也没有看清楚甄广宁是如何起脚的,只听“哎呀”一声,但看陈五两似一只倒空了的布袋,轻飘飘地飞出了门外,再听一声闷响,陈五两已跌落在当街了。

玉米地已吃完了烧饼,意犹未尽地舔舔两只手,跳将过去,抓了陈五两落在地上的帽子,欢欢地戴在头上,手舞足蹈起来。

甄广宁哼了一声,重新坐了,担上二郎腿,抄起桌上的粗茶碗,墩在桌上,高喊一声:“掌柜的,再来碗茶!”

真是个气定神闲呀。

董德庆看着不是事儿,忙颤着声儿答应了,惶惶着再端上一碗热茶。甄广宁欠身接过,吹了吹,又细细地喝起来。

嘿嘿,还真傲慢呀!梅天凤咣地火了,起身拍响了桌子,桌上那只空茶碗,惊慌地跳起来,跌到地上摔碎了。

梅天凤几个手下立刻冲了上来,围住甄广宁,就要动手。

梅天凤摆手拦住了他们。

梅天凤径直走过去,看了看甄广宁:“浑小子听着,我摆两条道儿,你挑一个。”

“说来听听。”

“你打了我的手下,你陪情走人,我不再追究。”

“二呢?”

“这二么,把你的风筝卖给我,咱们两下清了。”

甄广宁端着茶喝了一口,看也不看梅天凤,摇了摇头:“你这两条道儿,我要都不走呢?”

梅天凤冷笑一声:“好硬的口气,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甄广宁瞪着梅天凤,讥讽地笑道:“我真没见过闪舌头的,只见过闪了腿脚的。”

二人正在横眉对峙,门帘儿一挑,梅立春梅可心进来了,董德庆忙迎过来:“立春姑娘可心姑娘,你们赶紧劝劝吧!”

姐妹二人见状皱眉,双双凑上前来。

(唉,一个梅天凤已经够难缠的了,梅家姐妹全到场了。不是三个萌妹子,而是三条女汉子,甄广宁麻烦大了。小甄呀,你算是摊上事儿了!)

甄广宁打量姐妹二人,但见梅立春梳一条大辫子,亭亭玉立,十分端庄。梅可心则穿一身红衣裳,梳着两条小辫儿,一双大眼睛,四顾流盼,两只浅浅的酒窝儿,甄广宁暗自称赞:好俊俏的女子。

(甄广宁注意些喽,公共场合看美女,目光高一点是欣赏,目光低一点就是流氓。)

梅立春看了一眼甄广宁,刚要问话,梅可心却抢先上前,讥笑着挑衅一句:“怎么,想打架呀?”

甄广宁不屑地摇摇头:“好男不跟女斗。”

梅天凤冷笑:“怕你不敢呢。”

梅可心看了看在一旁愤怒吼叫的玉米地,不禁看看甄广宁,好奇地笑了:“你原来……是个耍猴儿的?”

甄广宁喝完了茶,将茶碗墩在桌上,打量了一下梅家三姐妹,哼了一声:“保定城里的女人名不虚传,果然野生呢,想打群架呢?看样子今天是躲不开了。”

梅立春皱眉问道:“你是不是……”

梅可心却没有耐心,张口朝甄广宁骂上了:“你是从哪儿钻出来的浑蛋王八蛋呀,跑到这儿撒野来了?找打呀?”

写到这里,谈歌摘录一则旧闻。民国二十年(1931年)《保定时报》九月二十三日(星期三),刊登了一则消息:“保定东大街78号院内,有少女梅可心,于昨日傍晚,与三男士骑乘一辆自行车,在东大街至西大街一段兜圈子,沿途在车上说说笑笑,并做出多种惊险动作,招摇过市。更有多数市民随后拍掌胡调。西大街巡长罗士方正率警在该处检查行人,当下拦截,梅氏却与罗巡长发生争执。梅氏曰:她本魔术家传,与同门三个师弟在演习车技,巡警拦截,属狗逮老鼠之举。藉此理由,与罗巡长吵闹无休。罗以梅仿佛率众游行,究竟有伤风化的理由,遂命将梅氏等四人连人带车拘送至区警署。经署长判罚五元以儆。

读了这则消息,谈歌哑然失笑,如此泼辣调皮,梅可心真是个任情率性。梅立春梅天凤二人也必定各有千秋,今日遇上了,都是让甄广宁难纠缠的狠角色。友情提示:小甄小心上头条!

甄广宁不屑的目光看了看梅家三姐妹,嘿嘿冷笑道:“怎么?你们三个要一起动手?”

梅天凤哼了一声:“用不着别人帮忙,我就能打得你个浑小子学狗叫。”说着话,拔拳就要动手。

董德庆一张脸被唬得黄里泛白了,忙上前向梅天凤连连作揖:“天凤姑娘,您可别在小店动手呀,我这小本儿生意,禁不住呢!”

梅天凤笑笑:“董掌柜,你放心!”说罢,再冷冷地看了一眼甄广宁,冷笑道:“小子,到街上去?别砸坏了这店里的家什,都是老辈子物件了,古董呢,你赔不起!”就率先出去了。

甄广宁点点头:“行!”又喝了一口茶,也起身跟出去了。

玉米地嗷嗷叫着跳到桌上,惶惶地取了两只风筝,朝梅可心做了个鬼脸儿,便颠颠儿小跑着跟出去了。

梅可心被玉米地逗的哈哈地笑了。

梅立春却皱眉看了看甄广宁的背影,若有所思。

(大姐就是大姐大,淡定!)

梅可心开心地对梅立春嘻嘻笑道:“大姐呀,你信不信?真不用咱俩帮忙呢,这浑小子狂妄得不识相,他哪儿是二姐的对手呀,片刻工夫就得满地找牙,哭天抹泪了,今天可真有热闹看了……哎呀!”她突然怔住,脸色变了:“有事了,一挂马车惊了。”就匆匆跑了出去。

(《保定传说》记载:梅可心天生耳朵听力超常,传说她不仅能听到针落地的声响,而且,她能听到距离很远的响动,她甚至能听到牲口的低语声,如在秋天,一片虫鸣声中,她能分辩出有多少只秋虫在叫。如在山野行走的时候,她能听到蛇在草中爬行的声音。这或是一种超常的自然能力。此记载是否可信,谈歌暂且存疑。)

梅立春也忙跟出去,张紧了目光向街中看去。

梅天凤与甄广宁已经相对站到街上,各自亮了架式。

梅天凤抱拳拱手,冷笑了一声:“请了!”

甄广宁也拱手抱拳,神色不屑地投去一瞥:“得罪了!”

二人刚要动手,但看梅可心跑到了街中,凭空大喊了一声:“快闪开!马惊了!”梅可心话音未落,街道东边开始大乱,众人放眼看去,果然是一挂马车惊了,三匹马拉着的一挂车,由东向西,疯撞过来。街中行人惊得四下散开,却见一个几岁的小男孩儿,呆立在路中间,或是惊吓的傻了,一时动弹不得。说时迟那时快,梅天凤已飞身上前,抢了小孩儿,做了个惊蛇入草的式子,滚出了街道,须臾之间马车轰然驶过去了。甄广宁称赞了一声:“这丫头好身手!”话音未落,他已箭步纵身,跃上了马车,伸手捉住了头马的缰绳。马车的冲力太大了,甄广宁裂空般大喝一声,死死拖住缰绳。玉米地也一蹿两蹿上了马车,骑在了辕马的背上。

甄广宁大吼一声:“玉米地,快下去!”

玉米地却欢喜的嗷嗷吼叫,朝着甄广宁做鬼脸儿。

这当口,梅天凤已将小男孩儿交给了梅可心,腾身跃起,飞步追了上去,闪电般出手抓住马车尾部的拖挂,拼力扯住。但看马车渐行渐滞,碎石子铺就的路面响起了刺耳的摩擦声,似有弓弦在人们心头奋力撕扯。马车又滑出去十几步,终于站住了,街道里登时响起一片喝彩之声。车把式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他适才被颠下了马车,一路仓惶追赶过来,早已惊得满头大汗,一张小脸儿都惨白了。他连连朝着甄广宁梅天凤鞠躬致谢。

小男孩儿的家长也匆匆跑过来,哆嗦着从梅可心手里接过孩子,连声感谢,言语之间依然惊魂未定。

街人们蜂拥过来,纷纷拱手向甄广宁梅天凤致谢。

“哎呀!这位大哥,多谢了!真是多谢了呢!”

“天凤姑娘,多亏了你们呢!”

“谢了……”

“谢了……”

“真是好身手呢……”

甄广宁对还站在身旁连连致谢的车把式笑道:“老哥呀,不用谢了。你实在要谢的话,就把茶钱替我付了吧。咱们两清。”

梅天凤掸了掸身上的灰土,对小男孩儿的家长笑道:“我刚刚打了小吃店两个茶碗,你替我赔了吧。咱们也就两清了。”

车把式与小孩儿的家长连声说道:“好说,好说呢!”

董德庆挤上来,四下拱手笑道:“都用不着呀,这账都记在我老董的柜上了。天凤姑娘,刚才你真是了不起,这后生也是身手过人呀。”

梅立春梅可心上前看看梅天凤没事儿,始才放下心来。

梅可心歪头看了看甄广宁,称赞一句:“看不出,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呀。”

玉米地叉腰站在甄广宁身旁,朝着街人嗷嗷叫着。

玉米地把梅可心逗得直乐,她上前问甄广宁:“你这猴子真好玩呢。”便学了两声玉米地的叫声。

玉米地听得怔住,呆呆地望着梅可心。

甄广宁仔细打量了梅可心一眼,逗趣地笑了:“我看你也像只猴子呢。”

梅可心登时翻了脸:“你小子说什么呢?”

梅天凤拦了梅可心,她瞪眼看着甄广宁:“刚才的事儿怎么说呢?”

甄广宁拱手笑道:“在下甄广宁,适才操切了,出言无状,多有得罪,三位姑娘包涵了。请教三位姑娘芳名。”

梅天凤也笑了,拱手道:“在下梅天凤,这位是我大姐梅立春,这位是小妹梅可心。天风刚才也失礼了,还望甄先生原谅了。”

甄广宁笑了笑,对玉米地说:“把风筝送给这姑娘吧。”

玉米地听的愣神了,忙把风筝藏到了身后,并嗷嗷叫着,做出一副极不愿意的表情。

甄广宁眼睛一瞪:“玉米地,小气了。拿过来!”

玉米地不情愿地把风筝递给甄广宁。

甄广宁接过风筝,扬手扔给了梅可心:“归你们了。”就转身走了。

玉米地赶忙跟上了甄广宁。

梅可心没提防,忙伸手接过了两只风筝,呆了一下,大声喊道:“嘿,你小子还没有说个价钱呢。”

甄广宁头也不回,挥了挥手:“白送了!”

玉米地则回过头来,连连朝着梅家姐妹摆手示意。

梅可心被逗的开心大笑。

梅天风怔了一下,急忙喊道:“甄先生请回来,我们不能白要人家东西啊!”

梅可心也高声喊起来:“看你这人呢,聋了?我们从来不白要别人的东西!”

甄广宁站住,回过头来皱眉看看梅家三姐妹,兀自笑了:“如果你们心下不落忍,若再见面,请我喝杯茶就是了。”说罢,拱手道:“后会有期!”

梅可心登时开心地笑了,拱手喊道:“后会有期,不仅喝茶,还得喝酒呢!”

(后来的事了,梅可心问甄广宁:“你为什么送我们风筝呢?”甄广宁敞亮地笑道:“我也想不起当时怎么想的了,只是记的你们姐妹身手好,说话也仗义,就想交往你们姐妹了,主要是想交往你呢。”)

梅可心拿着那两只风筝,欢喜地细看,称赞说:“二姐呀,还别说,这风筝果真做的好呢。”

梅天凤转身看梅立春,梅立春看着远去的甄广宁正愣神儿。梅天凤问道:“大姐呀,你们怎么来了?找我有事?”

梅立春回过神儿来笑道:“咱娘让我们来找你,许师伯在望湖春饭庄请咱娘吃饭,娘不想去了,却要咱们三个去陪许师伯呢。”

梅天凤听罢,便对陈五两说:“五两呀,你们几个回去吧。”说着话,从梅可心手里拿过风筝,交给了陈五两。

陈五两接过风筝,带着几个人便走了。

梅可心讥讽地笑道:“二姐果真是看上那两只风筝了?别不是看上了放风筝的人吧?”

梅天凤无奈地看着梅立春:“哎呀!大姐,你管不管啊?可心这阵子总说疯话了。”

梅立春笑道:“别闹了,快走吧,许师伯或许已经到了,若让他等着咱们,就真不像话了呀。”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