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大舞台(19)  

2015-08-20 10:43:00|  分类: 股票,三娘,保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寻找

 

按照时间推算,甄广宁站在军校操场的河堤上,满脸微笑放风筝的时候,赵元初正皱着眉头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地点:保定警备司令部会议室。

参加会议人员:警备司令部的侦缉处与保定警察局主要警员。

(唉,放着热闹的杂戏魔术比赛不去看,这可是最后一天的热闹了,不看就看不上了。开屁的会吗?真是当差不自在。)

会议室拉着窗帘,光线昏黄。赵元初一脸郑重之色,他在会上宣布,奉北平司令部之密令,暗中搜捕可能潜逃到保定的——北平司令部情报处副处长申胜虎。赵元初当即让副官把申胜虎的照片逐一发给众人,并再次抹下脸黑着声音强调,此事严格保密。如有泄密者,军法从事!

(嘴上都安个站岗的,别跟老婆孩子亲戚朋友瞎叨叨。)

会散了,赵元初目送与会者鱼贯走出会议室,便请出了坐在里间等候的龙成立。

二人相对坐了,赵元初笑道:“此事由赵某出面办完了,龙秘书还满意吗?”

龙成立忙欠身说道:“赵司令,此事在下的确不好抛头露面,这才劳烦您的大驾呀!在下回去一定向秦长官汇报,给赵司令请功。”

赵元初摆手笑了:“龙秘书不必客气,赵某能为秦长官分忧,也是份内之事。”

“都知道赵司令与秦长官的交情深厚。”

“不说这个,龙秘书还有什么吩咐但请直言,赵某必当效力。”

龙成立忙起身摆手:“赵司令客气了,此番不情之请,已经烦劳了大驾,岂敢再打扰,在下告退。”

“我派辆车送龙秘书吧。”

“谢过赵司令,在下不好招摇过市呢。”

赵元初点点头,笑呵呵地送龙成立出门。

龙成立拱手笑道:“赵司令请留步。刚才说下的事情,还望要赵司令抓紧。”

赵元初呵呵笑了:“龙秘书,赵某自知轻重缓急,请走好。”

龙成立喊过一辆人力车坐上,沐着傍午的春阳,一道烟地走了。

望着龙成立的背影,赵元初兀自皱眉,申胜虎失踪这件事,他并非从龙成立这里知道的,昨天夜里,唐行一从北平回来了,他告诉赵元初。北平当局麻烦不断,端的是摁到葫芦起来瓢,或说是驴病未去马病来。“来无影”的事儿已让他们心烦意乱,这个“申胜虎事件”必定更让他们惊慌失措了。中日两国军队时下在北平周遭对垒,摩擦不断,态势一触即发。北平政府却当局者迷,许多政要一味樽俎折冲,企寄希望于谈判桌上,这无异于与虎谋皮。申胜虎掌握着北平周遭中国军队的部署资料,此人若落入日军手里,后果之严重可想而知。唉!北平当局这回算摊上大事儿了!

(这真是个事妈儿叠出人艰不拆的年代啊!)

赵元初想的出,南京政府肯定骂娘呢。南京能不骂吗?北平当局真是一班白吃干饭的行尸走肉。北平司令部形同虚设,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成菜市场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似申胜虎这么一个满脑子装着军事机密的人物,怎能随便让他走出去呢?

世界上有些事情,根本没办法预测。谁能知道这个申胜虎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呢?或应了那句经验之谈:姓申的这粒老鼠屎,真要坏了北平政府这锅汤啊!

赵元初尽管态度严厉地要求下属们尽快缉拿申胜虎,可他心下疑惑,这个申胜虎果真躲在保定吗?他回到了会议室,兀自拿起桌上的照片,正在端详,一个卫兵喊了声报告,即跑进来说:“司令,梅师傅来了。”

赵元初笑了:“快请进来。”

卫兵匆匆出去了,片刻工夫,梅三娘款款走进来了。

梅三娘莞尔笑道:“赵司令忙什么呢?”

赵元初起身迎了,也笑道:“三娘快请坐。”说着话,便给梅三娘倒了杯水。

梅三娘即在赵元初对面坐了:“我刚看你送客人出去了,这才过来。”

“三娘今天怎么闲在了?”

“我是忙里偷闲呢。”

“有道是,忙里偷闲则个,须先向闲处寻个把柄;闹中求静些许,要早从静里立个根基。三娘却都不像。”

“我说不过你,你却不像是忙里偷闲的样子呀。”

赵元初苦笑:“我哪有闲下来的命呀。找我有事儿?”

梅三娘摇摇头:“没事儿。许师兄今天中午请我吃个饭。我本来答应了,可我临时又改了主意,不想去了,便派了三个孩子去陪他吃了。本想到街中逛逛,可是我这腿脚就跟认路似的,鬼使神差跑到你这儿来了。”

赵元初狐疑:“三娘呀,许师傅请你吃饭,你怎么躲了?怎么回事?”

梅三娘苦笑:“许师兄来保定几天了,总是要我买他的收藏呢,我躲他,是想杀杀他的价钱。”即摆摆手:“先不说这个了。看你脸色不好,又出了什么麻烦了?”

赵元初轻轻摇头,放低了声音:“北平国军司令部出事了,一个情报处长失踪了。南京也慌神儿了。都担心这人若落到日本人手里,那可真有大麻烦了。”

梅三娘惊讶了:“堂堂的情报处长失踪了?这个人肯定知道不少机密呀!”

赵元初叹气:“是呢。”

“你刚才就开这个会?”

“北平司令部派来了龙成立秘书,奉命到保定寻找这个申胜虎,按照他的要求,我刚给警察局和侦缉处开过会,协助北平寻找这个人。”

“怎么就断定这人一定跑到保定来了?又怎么知道他投奔谁了?谁又敢收留他呢?如果说他真的投靠了日本人,他又何必跑到保定来呢?”

(三娘说的是,此时日本人还没有在保定掌权呢,假如申胜虎想到保定当汉奸,谁敢出头给他办暂住证?)

赵元初叹道:“唉,八宗事,理不清呀。”

梅三娘看看墙上的挂钟:“这都快中午了,我得……”

赵元初笑道:“别走呀,今天中午你就在我这儿吃饭吧,我让厨子做几个拿手好菜。这厨子今天刚换的,我还没尝过他的手艺呢。他自夸自说白斩鸡做的不错呢。你一下尝尝.

梅三娘笑道:“我给你推荐个厨师吧,蔡元师傅,手艺不错呢。”

赵元初笑道:“光手艺好还不行,人怎么样?”

“人么,老实厚道。”

“好呀!哪天让他过来,做几个菜先尝尝。”

赵元初哈哈笑了。

窗外,积蓄了一夜精神的春风,舒展了腰身,欢畅地在街中奔跑。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