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大舞台(20)  

2015-08-20 10:47:00|  分类: 情感,三娘,大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敬豪

 

梅三娘所说许师兄即许敬豪。许敬豪是赵旺才的大弟子,梅三娘同门学艺的大师兄。

许敬豪,祖籍南京,祖父一代迁至北平定居。自幼喜爱魔术,12岁经人介绍,拜在魔术大师赵旺才门下,成为赵旺才第一个开门弟子。赵旺才去世后,许敬豪成立“许家班”,他的手彩戏法在南京一带声名暴起,人送绰号“翻天手”。许敬豪一时红遍了京津沪。许多保定人都知道,而今威风八面的赵元初,当年落魄江湖的时候,也曾在“许家班”里混过窝窝头呢。人生么,总是一波三折多有磨难,民国十六年(1927年)春天,正在魔术圈内人气暴涨一票难求的许敬豪,却突遭飞来横祸,他带许家班去济南演出,赶上个雨天道滑,许敬豪乘坐的马车翻进了沟里,车夫当场毙命,许敬豪受了重伤,一双手被石头砸坏了,龟裂(粉碎性骨折)。几经医治,虽有效果却不能恢复如初,许敬豪便不再登台了。同年秋天,他在北平做了最后一次演出,便解散了“许家班”,并登报声明,告别魔术演出。他改行做起了收藏生意。

许敬豪这次来保定,一为观摩杂戏魔术大赛。二是找方千明和梅三娘谈件生意。许敬豪收藏着师父赵旺才的一件心爱之物:玉龙杯。这只杯雕刻精美,用材为新疆优质和田玉,是当年赵旺才表演魔术的一件道具。赵旺才去世后,这只杯传给了从骏。后从骏夫妇获罪入狱,这件东西被北平警察局当做赃物抄走,不见登记入册,必是饱了某人私囊。后来,这玉龙杯流落到了江湖上。许敬豪八年前从古玩商人手里买出,本想留下做个纪念,可是近年许敬豪的日子逐渐窘迫每况愈下,钱上着急,便想把这件东西出手给方千明或梅三娘。一则,许敬豪能换些钱派上急用;二则,这件东西也不会再度流失到外人手里。却没想到,方千明忒小气,给的价钱太低。梅三娘也嫌价钱过高,一直没有答应。许敬豪今天中午请梅三娘吃饭,就是想再谈谈这件事。可他没料到,梅三娘避而不见,却派了三个女儿来陪他吃饭,许敬豪到了饭桌上,必定气恼呀?

唉,许敬豪气恼也是瞎气恼。有分教:兄弟喝酒千般好,说到钱字就不亲。

写到这里,闲扯几句许敬豪。

许敬豪不仅是个名头响亮的魔术师,他做古董生意在保定收藏行当也有些名声。只是他经验不够,难免打眼上当,但有时也真能淘到让人羡慕的好东西。只是他脾气乖张,业内送他一个绰号“许疯子”,之所以有这个绰号,因他时常能做出些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比如1929年秋天,保定古玩商人穆桂良组织了一场字画生意洽谈会。这种洽谈会,不似拍卖会那样三槌定音,只是一些朋友们坐在茶室里讨论价钱。许敬豪那次带来了八大山人的四张画(四扇屏)。经在场行家鉴定,确是真迹无疑。许敬豪要价每张五千大洋。四张画合计两万大洋。当下穆桂良便与许敬豪砍价,许敬豪哈哈一笑:“穆先生嫌贵呀。这可是孤品呢。”穆桂良也笑道:“孤品确是孤品,只是价钱高了些。”许敬豪微笑,掏出纸烟吸,就着火柴就烧了一张画。全场看的目瞪口呆,穆桂良被唬的心惊肉跳,险险跳起来:“许先生呀,您疯了呀?”许敬豪不理穆桂良,虚斜着目光,看了看大家:“现在还有人说价钱高吗?”穆桂良忙说:“好了,好了,许先生。五千大洋我全收了。”便喊随从取一万五千的银票来。许敬豪哈哈笑了:“穆先生呀,一万五千怕是不行呢。我说过,这四张画一共是两万大洋。烧了一张,仍然是两万大洋。”穆桂良皱眉:“许先生呀,您说好的是每张五千块么!”许敬豪讥讽地看看穆桂良,摇头讪笑:“穆先生,您真是的呀。”说罢,便掏出火柴,又烧了两张画(行里规矩,这种事情旁人不能上前阻拦。或如同而今街上有人跌倒,你岂敢上前见义勇为?缘由怕沾包儿)。这一次,全场人都吓的如雷轰顶,谁也不敢说话了,茶室里一时静若坟场,只听到彼此之间的呼吸声。许敬豪烧完了,让徒弟收起最后一张,哈哈一笑,就起身下楼。穆桂良醒过来,起身上前拦住:“许先生留步,这最后一张我收了。”许敬豪笑道:“价钱上怎么讲?”穆桂良苦笑道:“这最后一张八大山人,我出两万大洋。”许敬豪点头:“成交。”这一个故事,在 1929912日《保定时报》头版登载。一时被炒的滥觞热闹。穆桂良是民国时期中国北方的收藏大家,他曾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感慨:“许敬豪确是个有性格的收藏家,不愧有“许疯子”这个称呼呢。”

闲话。打住。

梅家三姐妹去了东大街的望湖春饭庄。

梅天凤皱眉问道:“大姐呀,许师伯穷兮兮的,请什么客吗?”

梅可心摇头笑起来:“二姐呀,你别担心许师伯的钱袋子,许师伯请客,必定是咱娘会账了。咱娘不去,咱们会账么。大姐,不过我可没装着钱呀!”

梅立春笑了:“我带着钱呢。娘说了,拣好的吃,要让许师伯吃的心满意足才行。

梅天凤问道:“许师伯与咱娘那件生意谈妥了吗?”

梅可心抿嘴笑了:“咱娘忒有些小气了,许师伯开口两千大洋,咱娘却要还价,一千五百大洋,这两下里说不下来呀。不就是五百大洋么,虽然也不是个小数目,可他们毕竟是同门兄妹呢。咱娘也真是有点儿过于了呢。”

梅立春叹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或是娘有娘的难处吧。”

梅可心讪笑:“话说回来,这位许师伯也是,既然是同门兄妹,也不至于为这五百大洋跟咱娘计较吧。他当师兄的,也总要谦让一下,有点儿风度么。”

梅立春摇头:“可心呀,你说的太过容易了,许师伯的日子一定困顿。人穷志短这话,或是应验在这里了。”

梅天凤笑道:“要不咱们私下给许师伯凑上五百大洋?”

梅立春急忙摆手:“那可不妥。娘若是知道了,咱们三个私下做好人,咱们还有好过的日子吗?再则,许师伯那种刚烈脾气,也不会答应的。”

梅天凤笑道:“不过呢,我昨天听娘的口气,似乎软了些。那玉龙杯毕竟是咱师爷留下的物件呀。”

梅可心说:“我还有个不解呢,许师伯为什么不找方师伯去问问价钱呢?或许方师伯出的价钱更高呢。”

梅立春一笑:“你不知道,许师伯先找的方师伯,可是方师伯搪塞敷衍,一句瓷实话儿也没有,说了归齐,就是不想买。许师伯也就只能是咱娘这一家了。他真不愿意把这物件卖给别人啊。”

梅可心苦笑:“我看这方师伯和咱娘都有些乘人之危了。”

梅天凤眼睛一瞪:“可心要掌嘴了,你怎么乱讲呢。”

梅可心讥讽道:“他们是同门师兄弟,为何闹到这般地步呢?”

梅立春笑道:“为什么?你去问咱娘呀。”

梅可心吐了吐舌头:“大姐净出好主意,我去问咱娘?她不得骂我吃饱了多事呀。”

梅天凤哈哈笑了:“你就是多事又多嘴呀!行了,快走吧,许师伯要等急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