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大舞台(24)  

2015-08-22 09:30:00|  分类: 保定,小跑,掌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如仓

 

明清时代,保定东城是官府的草料场,咸丰十一年(1851年)秋天,遭一场雷火,几近烧成废墟,尔后有城外走商来此集散货物(不收场地费),逐渐蔓延成市,后官府允许于此民居,便有商贩在此盖房,不期发达繁华起来,取名双盛集。民国初年改名双盛街,双盛街有十几条胡同,都由当年货物集散发展而来,如劈柴胡同、针线胡同、鲜菜胡同、牛羊肉胡同等。且胡同比邻,如钱粮胡同与劈柴胡同,便是背靠背——你家的后墙即是我的后墙。

劈柴胡同7号,原是“冉记皮货店”,去年秋天,皮货店冉掌柜因与人起了债务纠纷,“冉记皮货店”关张,北平来了一个名叫富如仓的汉子,盘下这个皮货店,开了“塞北土产货栈”。货栈主要经营察哈尔坝上的特产,如蘑菇、发菜、燕麦、攸面、土豆、牛羊肉种种。

富如仓三十多岁年纪,中等身材,戴一副眼镜,表情和蔼,模样斯文。富掌柜手下有两名伙计,一个名叫张大会,一个名叫苏宝,二人皆长的身材魁梧,很是剽悍。

今天一早儿,货栈开门板,放进来一街阳光,两个伙计整理货架,富掌柜掸过柜台,随即坐下浅浅地喝茶,生意没等进门,却进来了一个小跑儿。

“小跑儿”是清末民初年代保定城中一道风景。

顾名思义,就是在城中跑来跑去的孩子。这些“小跑儿”,多是本地穷人家的孩子,也有外埠到保定流浪的孩子。据说,这是袁世凯当年任直隶总督时办的一件好事。袁在保定当政时,见到保定城内多是些小孩子当乞丐,满城乱跑,扰乱市场且不说,还经常发生孩子们成群结伙抢劫的事儿。都是一帮孩子么,若都关押了,保定的名声也不好听。怎么治理呢?袁世凯竟想了一个办法,派手下去组织这些孩子在街中当小伙计,即给街人跑腿传话送信什么的。挣些跑路的小钱儿(即小费)。由此,保定便有了“小跑儿”。小跑儿们分地片吃饭,比如大旗杆马号一带,有一片小跑,秀水街城隍庙一带有一片小跑,各自都有地盘,划分的明细清楚,彼此相安无事。偶有争执打斗,官府即会派人出面调停。

小跑名叫罗三儿,富如仓笑道:“罗三儿,照顾我的生意呀?”

罗三儿笑道:“富掌柜,我是来送信儿的。”说罢,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隔着柜台递给了富如仓。富如仓起身接过信,罗三儿的手却仍然伸着,富如仓笑吟吟从柜上摸了两个铜子儿,放到罗儿手里。罗三儿眨眨眼,笑呵呵地说:“富掌柜发财!”就欢欢儿地跑了。

富如仓打开信,只是一张字条,但见上边写着:

即到悦来茶馆见面

富如仓看罢,皱了皱眉头,即对苏宝和张大会说道:“我出去一下。”

两个伙计答应一声,富如仓即走出了店门。

行文至此,谈歌剧透一句,塞北土产货栈只是个幌子,它的真实身份是北平情报处安插在保定的情报站。富如仓则是这个情报站的站长(一说组长)。陈宝与张大会则是富如仓的两个情报联络员。富如仓刚刚接到的字条,是要他亲自去接头。

富如仓径直去了针线胡同里的“悦来茶馆”。茶馆里还没有生意,富如仓找个座位坐了,伙计笑逐颜开地迎上来:“先生用点儿什么?”

富如仓四下环顾,笑道:“来壶粗茶。”

伙计答应一声,四下环顾,低声道:“有客人留话,让您到玉石胡同的李记裁缝铺见面。”

富如仓点头起身,走出茶馆,他心里很是气恼,每次接头,大都是这般变换地点,如此繁琐,他觉的这些北平来的客人也过于小心谨慎了。

玉石胡同的李记裁缝铺是一个不起眼的店铺,富如仓走进去,但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已经坐在那里,正和身材瘦小的李裁缝说话呢?这中年汉子穿一件灰布长衫,扮相似某个店铺的账房。富如仓兀自笑了,他认的这中年汉子,此人名叫乔运典,是南京派来的。

李裁缝见富如仓进来,欠身招呼一声:“富掌柜来了。”

乔运典起身,笑道:“富掌柜来做衣服?”

富如仓颔首笑道:“前几天做了件衣服,不知道李师傅做好了没有?”

乔运典笑道:“巧了,我也是来取衣服的。”

李裁缝点点头:“二位后边请吧。”说罢,便把店铺的后门打开了。

乔运典与富如仓便去了店铺的后院。

《保定人物辞典》记载:乔运典,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邯郸人。出身于地主家庭,幼年读私塾,1917年考入燕京大学。“五四运动”中,乔运典上街集会被捕。出狱后,自行离校,经人介绍受聘保定育德中学任学监。曾与徐飞扬共同建立“保定童子军国术研究社”。1928年经人推荐,在北平政府任秘书。1929年加入国民党。先后调北平、南京任职,1933年,被时任复兴社特务处长的戴笠看中,即调南京特务处任政训组长……

乔运典此次来保定,是奉戴笠之命,一则与申胜虎有关。二则,要建立复兴社保定的特务情报组织。

二人到了后院,乔运典轻车熟路,径直进了屋子。

富如仓相跟进去,但见房间昏暗,房间中,一条桌案,应是李裁缝做活儿用的。还有几只椅子,一张茶几,墙壁空空。富如仓窃想,这李裁缝在如此一个房间如何做工呢?

乔运典向富如仓点头示意,二人相对坐了。

富如仓讥笑一声:“乔先生果然谨慎,先是茶馆,后又裁缝铺,富某这腿脚都走的累了。”

乔运典笑道:“还请富先生理解,这保定街面上,日本特务很多,乔某不得不加些小心。”

富如仓点头称是,又问道:“上峰有何指示?”

乔运典道:“时局紧张,上峰让我到保定再建立一个情报据点,以备不时之需,还要烦请富先生选择一个地处。”

富如仓问:“开什么生意?”

乔运典道:“名字已经想好,就叫保定青年文体俱乐部。”

富如仓点头:“俱乐部?好的,我立即着手选择地处。”

乔运典又问:“再有,申胜虎的事儿进行的怎样了?戴处长十分关注,此是瞒天过海之计,如露出什么马脚,就前功尽弃了。”

富如仓没说话,提到申胜虎这件事,富如仓有一肚子气恼,却又不可与外人道。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