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大舞台(30)  

2015-08-26 10:03:00|  分类: 广宁,立春,掌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头

 

张宗民与甄广宁信步出了旅社,张宗民要请甄广宁到望湖春饭庄吃饭。甄广宁却摆手笑道:“张大哥呀,你若要真请客,今日便让小弟说个去处。”

张宗民一拍胸脯:“这保定城里的饭庄,听凭你甄老弟挑着花样吃。”

甄广宁低声说道:“操场大街有一家‘悦来小吃店’,那里的驴肉火烧味道别有滋味。”

张宗民听的皱眉,连连摆手:“哎呀,甄老弟,你这是什么道理吗?你是看不起你大哥了。我请你吃顿饭,却去个不起眼儿的小破店儿,传出去便是笑话呢。不行,不行!”

甄广宁呵呵笑了:“张大哥,有道是,好吃不如爱吃,爱吃不如想吃。小弟就偏爱那小店呢。”

“这……不像话么!”

“张大哥,你也跟我去吃吃穷人的地方。”

张宗民眼睛一瞪:“甄兄弟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大哥也是穷人出身么。”

甄广宁摇头笑了:“大哥现在不是有钱了么,有钱就不是穷人么!”

二人说说笑笑,身后跟着张宗民的两个随从司定元刘啸尘,便一路到了操场大街,寻到“悦来小吃店”门前,甄广宁抬头看了看字号,笑道:“张大哥,就是这里。”便挑帘子先进去了。

张宗民摇头苦笑:“奇怪了呢,这里能有什么好吃的?”转身对身后司定元刘啸尘说道:“你们就去旁边的店里吃点儿吧,我与甄老弟聊会闲天儿。”便跟着甄广宁进去了。

张宗民走进来,但见店内只有三张桌子,名符其实的小店儿。靠窗子有两个赶脚模样的汉子正在狼吃虎喝。

掌柜董德庆正在柜上算账,怔了一下,便高兴地迎上来,拱手对甄广宁笑道:“原来是您呀!快快请坐。”

甄广宁拱手笑道:“董掌柜,那天多有惊扰。再次道歉了。”

董德庆摆手笑:“您就客气了,您那天街中奋身拦了惊马,真是好汉呢。今天又光临小店,真是老汉荣幸。今天我请客了,二位快请坐啊!”

甄广宁呵呵笑道:“掌柜的客气了。我若天天来白吃,还不得把您这小店吃黄了?不说笑了,这位是我大哥。您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端上来吧。”就与张宗民拣一张桌子坐了。

董德庆忙笑道:“承蒙二位赏光,小店当竭力奉承。”便转身去忙了。

甄广宁四下打量了一下,看那两个汉子已经吃喝完了,正在柜上会账。甄广宁讪笑道:“小弟自作主张要了菜,大哥莫怪呀。”

张宗民摆手讪笑:“甄兄弟,你莫非担心大哥腰里没揣着钱吗?”

甄广宁笑道:“我若天天去吃望湖春,大哥也请的起?”

“当然请的起。”

“那我就真要怀疑大哥吃了太多的空饷呢。”

“哎,兄弟,这话可就难听了。”

“好!痛快,人生难得一知己,我跟大哥喝几杯。”

“什么?人生难得一只鸡?这容易呀,干嘛一只呢?掌柜的,来两只卤煮鸡。”

甄广宁忙摆手拦了,苦笑道:“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呀。”

“兄弟什么意思?不就两只鸡么,掌柜的,上!”

(一知己?两只鸡?张宗民端的可爱。)

甄广宁瞪着张宗民,无奈地摇头。

张宗民则哈哈笑了。

片刻工夫,董掌柜端上来几个凉菜和两只卤煮鸡,随后是四个热腾腾的驴肉火烧。转身再取来一坛陈年老枣窖。启开酒封,酒香四溢出来。张宗民嗅了嗅,称赞了一声:“这枣酒真香呢。”

甄广宁端碗尝了一口,点头笑道:“这枣酒味道好。陈年的!”

董德庆笑道:“先生是行家,说的是行话,这是有名的孙氏烧坊的老枣窖呢!”

甄广宁笑道:“曾听人说过,绍兴的黄酒如谦谦君子,山西的汾酒似凶狠光棍,保定的枣酒像美艳泼妇。”

张宗民笑问:“怎么讲?”

甄广宁笑道:“黄酒么,喝到最后,仍然彬彬有礼,不温不火,不是谦谦君子是什么?汾酒么,力道十足,凶猛非常,饮者若无体力,必定降服不了。不是光棍是什么?枣酒么,初饮时,美艳无比,飘飘欲仙,喝到最后,即变如泼妇当街使性子,纠缠不休,让人头疼呢。”

张宗民惊讶:“那要小心醉倒呢。”

董德庆点头笑道:“说的是,说的是。真看不出,这位小哥年纪轻,学问却大呢。二位慢用。”

甄广宁起身倒了两碗酒,先自端起一碗笑道:“张大哥,今日咱们兄弟结识了,前世有缘呢。干一碗吧。”

张宗民哈哈笑道:“有缘,有缘呢!”便捉起一碗饮尽了。

三碗酒下肚,张宗民对甄广宁说了他想买风筝的缘由。

或是因了草原上天高地阔,张宗民小时候就喜欢放风筝。当年贩牲口,他也随身带着风筝,旅途寂寞了,便一路走着放放,解解愁绪。放久了,便知道了有关风筝的一些知识。他看了甄广宁纸叠的风筝,觉的甄广宁应该是个制作风筝的高手,勾起了张宗民当年的兴趣,他找甄广宁,即想让甄广宁给做他一只纸叠风筝。

甄广宁听明白了,便呵呵笑了:“张大哥呀,区区小事,兄弟自家出的物件,只要您不嫌弃就是。”

张宗民笑道:“那就先谢谢兄弟了!”

二人酒喝的亲切,话说的稠密。一会儿的工夫,一坛酒就见底了,桌上吃的如横遭洗劫,一片狼藉。

甄广宁笑道:“张大哥,喝好了,今日至此为止如何?”

张宗民点头笑道:“这次喝的不大尽兴。实不相瞒,哥哥还有正事要办,若喝的醉了,如你说再喝的头疼起来,怕是耽误正事呢。”

甄广宁笑了:“说的是,张大哥是个官长,掌管着上千号弟兄呢,不能误了事呀。”

张宗民摆手笑了:“我这正事不是队伍上的事,是私事呢。

甄广宁哦了一声,看着张宗民。

张宗民放低了声音,笑嘻嘻地说:“兄弟呀,哥哥看中了一个姑娘,我想着晚上去拜访呢。”

“好事呀,哪家姑娘?”

“这个么……大哥暂且不能说。”张宗民脸色泛红,摇头哈哈笑了。

“那好,大哥若是定了亲事,兄弟请大哥喝酒。”

张宗民笑道:“好,一言为定,下次再喝!”

董德庆一旁凑趣道:“二位,再来一坛酒如何?”

张宗民哈哈笑道:“开饭馆的不怕肚子大的。再来一坛?店家你付账吗?”

董德庆笑道:“老汉付账又怎样?我真是敬仰这位甄家后生呢。”

甄广宁忙摆手:“不敢再喝了,我刚刚说过,这枣酒如当街泼妇呢,老鼠喝过两坛,也敢拎着菜刀找猫拼命呢。掌柜的,是不是?”

张宗民听的哈哈笑了:“甄兄弟真会讲笑话。掌柜的,会账。”说着话,起身去了柜上。

甄广宁倒了一碗茶水,四下打量,笑道:“董掌柜,你这店里的生意却见清冷呢。”

董德庆还未答话,门外有一个细细的声音接了话:“谁说冷清了?”

甄广宁听了一怔,放下茶碗,扭身去看。

但见门帘一挑,闪身进来一个年轻女子,她朝董德庆微微一笑,拱手道:“董掌柜,生意兴隆!”

甄广宁一看,也乐了,这个女子他认的。

董德庆忙欠身应道:“立春姑娘来了。”

梅立春笑道:“路过呢。都说您这店里的驴肉火烧不错,我来尝尝。”说着话,便四下打量,瞄了一眼甄广宁。

董德庆忙道:“您稍坐。我这里一下就好。”就忙着给张宗民会账。

梅立春的目光就与甄广宁对接了,梅立春拱手笑道:“巧呢,是放风筝的小师傅呀,今天又遇上了。”

甄广宁也拱手笑了:“大姐说的是,真是个巧呢。”

梅立春笑道:“今天没带风筝来?或是个‘梅花雪中尽’?”

甄广宁一怔,旋即笑了:“‘处处闻啼鸟’,风筝没带在身上。”

梅立春呵呵笑道:“果然是‘君自故乡来’”

甄广宁点头:“真个是‘春风柳上归’,大姐夸奖了。”

梅立春点头一笑,转身走出饭庄,在从甄广宁擦身而过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羊肉胡同见。”

甄广宁目送梅立春出门去了。

张宗民结了账,董德庆抬头,却不见了梅立春的踪影,疑惑道:“立春姑娘呢?”

张宗民也疑惑地看着甄广宁:“老弟,刚刚……那个女的跟你说什么呢?”

甄广宁笑道:“没说什么,走吧。人家或是个女秀才,张嘴就是诗词,我附庸风雅,胡乱对了两句。”

张宗民哈哈笑起来:“真看不出呀,甄老弟除了会做风筝,还是个读书人呢。”

二人携手揽腕嘻嘻哈哈地走出“悦来小吃店”。

司定元与刘啸尘赶紧过来。张宗民笑道:“喊两辆车来,我们都喝多了,得坐车走了。”

司定元和刘啸尘便分头儿去叫车。

张宗民跟两个随从说话的时候,甄广宁四下里张望,就看到了街西“羊肉胡同”的路牌。甄广宁收回目光,对张宗民拱手笑道:“张大哥,看我这脑子,刚刚想起来,我还有点事儿忘记办了,你先回旅社,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张宗民疑惑道:“甄老弟有什么事儿……”他话没说完,甄广宁已经跑的没了踪影。

两个随从喊了两辆三轮车过来,张宗民摆摆手:“就要一辆。”

司定元跑过来,低声道:“司令。”

张宗民讥讽地笑道:“你们两个兔崽子也想坐车?”

司定元摆手笑道:“我们可不敢坐车,我是跟您说,那个梅三娘的家里有人了。刚刚张才过来报告了。”

张宗民大喜过望,哦了一声:“真的呀!咱们赶紧回旅社,我得先洗个澡,去去这浑身的酒气,晚上登门拜访。对了,咱们不能空着手呀,你们赶紧去西大街‘稻香村’,装两个点心盒子。要上好的草籽糕。”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