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谈歌:行走在汉字丛林中的吟唱  

2016-03-24 23: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在汉字丛林中的吟唱

 

 

谈歌

 

有几句话要讲在前边。

直言不讳:诗歌自《诗经》走到今天,诗人们倍感孤独。其责任归属,媒体上总在认真讨论或者激烈争论。无论怎样讨论争论,大家都基于一个共识,诗歌热度近年渐渐冷却。这种说法的根据,在于各个书店里,诗歌位置(或叫做摊位),越来越逼仄了;各个城市的报刊亭里,也很难发现诗歌的位置。这种认识对吗?如果我们把目光转向民间,我们就会发现,诗歌仍然健康地生存着。同样,诗人张德义也在健康地创作着。

说正题。

谈歌拜识张德义先生多年,总是奇怪,张先生的创作速度,时有时无,若隐若现。谈歌很难相信,这些激情如何燃烧成桌案上这些滚烫的文字。摆在案头的这本《字韵诗魂》,页码不多,而十分厚重,谈歌不得不重视。不得不小心翼翼认真打量。曾有人对谈歌讲,德义的诗文,略显得通俗了些。甚至还有人对我讲,德义的诗歌似乎缺少了些文气。是不是这样?我认为:《字韵诗魂》写得如何?读者自己去读去想,无论你们读得激情万丈,无论你们读得意气风发,无论你们读得如何如何。

一个简单但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写汉字不是写中国诗歌,写中国诗歌必定要写汉字。

汉字与中国诗歌,这是张德义长久执念的主题,在他众多的诗篇中,那些精灵般的汉字在其想象中如神灯一般闪烁,万事万物于汉字的明暗之间,焕发出温暖的灵性之光。张德义此本诗选对时下文学一个重要贡献,即在于他重新建构的汉字,继而重新建构的诗歌,成为了当代诗歌的另一种可能,另一个希望的面向。

怎么样读张德义的诗歌?仅内容而言,它或许没有我们常常见到的那种风花雪月、那种低吟婉约、那种愁肠百结,也没有我们已烂熟于心的那种近代诗歌的套路。就我眼前这本《字魂诗魂》,应该是一本很特殊的诗选。所以,必须用一种特殊的目光去打量它,去端详它,去理解它。通读之后,我们会感觉到,张德义的诗歌是可靠的,是激情的也是诗情的,是诗歌的也是文学的。这是我们在读这本诗选之前必须固定的一个视点。否则,我们将无话可说。

多少年来,诗歌的中国读者,已非常习惯走进唐诗宋词的房间,以及“五四”前后的中国诗歌房间,四下打量,找出参照数据,去诠释诗歌这种东西的意义和形式。或者说,当我们从熟悉的房间里走出来时,我们还习惯地走进与之相关的房间里去看看别的什么,比如外国诗歌,以及热闹一时的当代诗歌。似乎我们对于诗歌的视野,仅仅限于我们在这些房间里所能看到的。但是,我们在这里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即我们局限的目光,见到的并不是全部。换句话说,这些房间外面的风景也是精彩纷呈的。如果我们真正的、诚实的把目光投向窗外,那么我们就会惊奇地发现,在我们的诗歌世界里,还有张德义这样的诗人,和《字韵诗魂》这样的诗歌。

象牙塔之外的景色,从来风光旖旎,从来别有一番情致,因为,它是多彩民间的。我们必须站在民间的立场,去研究,去通读张德义的诗歌。正如高明的摄影师在取景之前,必须有一个事先预期的取景框架。观察张德义的取景框架是什么呢?

接着说。

近年来,这种东西我们见到了少了些,以至于使得我们的欣赏习惯过于挑三拣四起来了。这是僵化吗?我不好说。但至少是一种艺术上的不宽宏。这势必影响我们的正常的阅读与欣赏。讲一个浅显的道理:所谓百花齐放,并不是指一种花中的一百朵花比谁开得更大些。百鸟争鸣,并不是指一种鸟中的一百只鸟比谁叫得更响些。在诗歌的王国里,许可有李白杜甫的存在,就许可有张德义的一席之地。李白或杜甫与张德义是三个不同的诗人。这无可争议。我这样讲,完全是文学化的观点。

我们不能忘记的一个常识是,诗歌的基本特点是什么?是激情?是错综复杂的诗词情节?是充满活力的细节韵律?的确应该有这些东西。有人讲,是内涵——也应该有内涵。如果我们站在这个基本特点上去分析,张德义的诗歌并没有走出去。如此一个角度去讲,只是为了证明,张德义还是成长和存活在诗歌的框架里。

事实确凿的是,张德义为自己的诗歌创作划定了一个特定的疆域。这是一个神奇的疆域。汉字与思考,及有关现实生活的话题。仅以我的视野看去,或许这是第一次如此集中地体现在一个诗人的笔下。我们不好去硬说张德义开了什么之先,或填补了什么空白,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张德义的确在诗歌创作上别出心裁了一次,别开生面了一回。通读这本诗选之后,使我联想起诗人的前一本诗选。它也是新鲜的,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也是非常之“这一个”。初读时的生硬,只是因为我们的习惯;掩卷后的陌生,只是因为我们的固执。

张德义的诗歌里除却大量被我们忘却的汉字,他还引用了大量的地方口语,见仁见智。我想,这或许是诗人的聪明之处。口语从来都是流传的。正是在这个问题上,我可以放心地讲,张德义的诗歌是可以流传的。一个存活在汉字和口语中的中国诗人,应该是杰出的。对于一个诗人来讲,这种特定的杰出,是一件勇敢而自信的事情。张德义是一个自信的诗人。这种自信的前提,首先是我们应该信的,张德义就是这样一个信者。多年来,他一直自信地游荡于诗歌中,这些诗歌,不仅是传统浪漫主义的诗歌,更是民间的诗歌。现在,他正气宇轩昂地行进在汉字的丛林中,勇敢而自信地向我们大声吟唱着古老而长新的中国诗歌。

欲知内情如何,且看诗选分解。

是为序。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