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把过日子的心找回来——我们应该从邢台水灾中反思什么?  

2016-07-29 09: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过日子的心找回来——

我们应该从邢台水灾中反思什么?

李北方


【摘要】“瞒报”的指责不值一驳。官方的通报不能听风就是雨,不可以像个人听到个消息就随手发条微博那么简单,要经过统计核实,有些确认死亡的,列入“死亡人数”,联系不到的,列入“失踪人数”。失踪的人可能已经死亡,但得找到尸体才能确认。

  河北遭遇强降雨,形成洪灾,在我落笔写这一篇的时候,最新的统计数字是已致114人死亡111人失踪。

  重灾区有几处,最引人关注的是邢台。

  水灾又提供了一个左右合流表演“推墙”的机会。前天(22日)晚上开始,就从手机上看到水灾致多人死亡但政府瞒报的说法在大面积流传。结果,第二天就有官方的伤亡通报出来了。

  “瞒报”的指责不值一驳。官方的通报不能听风就是雨,不可以像个人听到个消息就随手发条微博那么简单,要经过统计核实,有些确认死亡的,列入“死亡人数”,联系不到的,列入“失踪人数”。失踪的人可能已经死亡,但得找到尸体才能确认。

  昨天(23日),关于大贤村上游水库开闸泄洪却没有疏散村民的说法又流传了一阵子。这个说法,我也没相信,因为炸开大堤淹百姓这种王八蛋的事儿,只有蒋介石干得出来。共产党是学了很多坏毛病了,但还没有坏到蒋介石那个份上。对此,我尚有点信心。

  大贤村为什么在水灾中遭遇了如此重大的损失,邢台方面在23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解释:“七里河上游仅有一座不可调控的东川口小型水库,没有节制闸,不存在人为调度泄洪问题,朱庄水库下泄洪水流入大沙河,不流入七里河。流入七里河的洪水有两路,一路来自东川口水库溢流,另一路来自西部山区,汇入南水北调西侧排水沟。7月19日凌晨3时到20日零时,两个区域降水量均超过360毫米,占全年降水量的六成,造成东川口水库水位暴涨,两路雨水同时流入七里河,在107国道形成大洪水。由于七里河在大贤桥迅速变窄,造成洪水漫过河堤决口,使开发区村庄进水。官方称,综上所述,开发区受灾属自然原因,非人为泄洪所致。”

  原因找到了,问责启动的速度也算比较快。据正式的报道,“经河北省委研究决定,对此次防汛抗洪抢险救灾中工作不力的邢台市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段小勇,邢台市经济开发区东汪镇党委书记张国伟,石家庄市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何占魁,井陉县副县长贾彦廷,作出停职检查决定,进行调查,分清责任,依法追责。”

  看到这个消息,我以为,问责还没有问抓到点子上,我不希望追责和反思停留在这个层次上。但毕竟水灾刚刚发生,救灾的阶段还没有过去,我们还没有理由现在就认为问责只会做到这个程度。

  这场灾害固然有短时降水量巨大的天灾的原因,也有河道被占用的人祸因素。从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七里河的河道到了大贤桥陡然变窄,桥的另一侧,河道上建起了房屋。还有消息说,大贤桥附件正在施工,挖出来的土方堆在河道中,把桥洞都堵了。如果七里河的河道是通畅的,没有发生现实中这种非法占用河道的情况,虽然不能保证洪水就能安全通过,但造成的损失肯定会小得多。

  所以,在这个事件中,仅仅问责“抗洪抢险救灾中工作不力”的几个干部肯定是不够,还要就河道被非法占用追责。

  但到了这一步,追责会变得困难。河道被占用的情况存在了多长时间了?这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才知道。很可能这种状况已经存在多年,应该为此负责的人,也许有的已经调离,有的已经退休。情况是怎么一步步发展成这样的,有些细节可能无法搞清楚了。

  换一个角度想,北方少雨,很多河都干了,七里河很少遇到这么大的洪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河道在大贤桥变窄并没有成为什么问题,也是就一直没人管。这好像也可以理解,也情有可原。

  但话可以这么说吗?让我们再后退一步,谈点更宏观的问题。我不想扔什么名词出来,倒是想到了一句老百姓的话,党和政府还“有没有过日子的心”?

  我小时候住的是土房,八九岁的时候家里盖了砖房,但还是土房顶。每年春天,各家各户都有一项固定的活儿要干,到荒甸子上去拉碱土,和泥,把房顶抹一遍。碱土不吸水,这样下雨的时候水就会从房檐流下来,屋里才不会漏雨。这一年的雨季到底会下多少雨,会不会下雨,都不会妨碍这个活儿要如期完成,否则到了下雨的时候就麻烦了。也有不好好过日子的人家,得过且过,把时间错过去了,到了下雨的时候就抓瞎了,像郭德纲说的,外头小雨,屋里大雨,外头大雨,屋里暴雨,实在雨太大,就只能到外边避雨了。

  如果还是不明白什么叫没有过日子的心,看看何兵这个傻逼也就明白了。@何兵4月28日发微博称“半年没下什么雨了。北京还要防洪?”

把过日子的心找回来——我们应该从邢台水灾中反思什么?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以上说的是小家过日子的道理,国家是一个大家。大家跟小家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有很多“公共空间”,会发生经济学家们说的“公地悲剧”(他妈的,又扔名词了),七里河的河道被占用就是典型的“公地悲剧”。这个问题谁来管呢?党和政府。能不能管好,根本不是能力的问题,是态度问题,根子就在于党和政府有没有把中国这个“大家”当家,有没有过日子的心。

  可惜的是,“过日子的心”没有了,即便不是完全没有了,也丢得差不多了。从上到下,得过且过,只看眼前的GDP,不管子孙后代的长远利益。如果有“过日子的心”,当地政府就不会允许河道被占用的情况发生,而且存在那么多年,直到遭遇暴雨,酿成惨剧。

  没了过日子的心的情况存在于方方面面,大家都见过垃圾桶吧,就想图中这样的。

把过日子的心找回来——我们应该从邢台水灾中反思什么?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的口号喊得很响,可是谁当回事儿了呢?垃圾桶上写着“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字样,但那些连体的垃圾桶,你去看看,都是一体的,从哪边扔进去,都混在一块儿。没错,还有分体的垃圾桶,可是你观察一下垃圾收集车吧,稀里哗啦都装一起拉走了。就算你是个有环保意识的人,把垃圾分了类,但是,鸟用都没有。

  想想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产生多少垃圾,想想这种垃圾处理的方式,再想想我们自己用垃圾把自己埋起来的未来。垃圾分类回收处理是多么难做到的事情吗?不是。为什么日本垃圾分类回收做得好呢?很简单,是因为日本的精英集团有过日子的心,不像我们这里那些有今天没明天的“公仆”那般操蛋。

  再想想被污染的地下水和空气,想想癌症村,为了眼前的GDP增长,这些年毁掉了多少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基础。发展的成就摆在哪里,不容否认,但算算总账吧,到底是亏还是赚,真难说。

把过日子的心找回来——我们应该从邢台水灾中反思什么? - 谈歌 - 谈歌的博客

  “过日子的心”是什么时候丢失的?无需避讳,改革开放以后。大家是否还记得,汶川大地震之后,一座受损的桥被认为是危桥,决定炸毁重修,结果,第一轮爆破之后,桥竟然坚强地站立着,只好加大炸药量,再炸一次。那座坚强的桥,就是万恶的“文革”期间修的。那时候,技术不如现在,但那时候的人有为子孙万世谋福利的心,所以修的桥坚固。今天,技术发达了,可是各种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

  再直接一点,是路线的错误导致了上上下下把“过日子的心”给整丢了,把“抓住耗子就是好猫”、“有水快流”这种王八蛋的话奉为指导思想,还好得了吗?上梁不正,下梁才歪!

  以小见大。大贤村的水灾,放在各种灾害中,不算大的,但从中反应出来的问题却是大问题。如果仅仅处罚几个“救灾不力”的官员就完事了,那么,这个国家真的要完蛋了。

  我想问问党,这日子还想不想过了?这个家你们还想不想当了?如果想,那就好好反省一下,别老说改革开放以来的路线完全正确这种自欺欺人的鬼话了。有得有失,是太正常不过的了,凡事都可以一分为二,哪有完全正确的事情呢?况且那么明显的问题就摆在你我的眼前!承认错误,改正错误,一点也不丢人,对个人对政党来说,这都是最基础的德行。

  全国还有多少像七里河河道一样的河道?有多少大楼存在消防隐患,要到发生火灾才认识到?能否彻底排查一下,完善一下?说点最庸俗的,不是需要新的增长点吗?这也可以是增长点哪!(卢麒元先生早就谈过应该整理全国水系,利国利民,还能拉动经济增长。有远见。)

  辩证法用得多了,也会显得庸俗,所谓坏事变好事。可是,还是得说。如果从灾害中吸取了教训、改正了错误,那些死者也就算没白死,否则,就真的白死了。但白死的可能性很大,几千万烈士不都白死了吗?

  就说到这里吧,再说就搂不住了。写的匆忙,不当之处,请多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