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转载]谁人得似通说道——八论蒋晓淼的书法  

2016-07-09 15:41: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人得似通说道——八论蒋晓淼的书法

                        谈歌

数年前初见蒋晓淼先生的书法,因惊其异,遍而赏之。或可以这样形容,笔墨间宁有气,无滞气;有霸气,无市气。其用笔圆润含蓄,造型圆转奇诘。结体横不平竖不直,大气壮其魂,正气烈其魄。一位懂行的朋友曾对谈歌讲过:“汉隶中的横折不是以圆笔转折,以横竖二笔相接,蒋晓淼却超于汉隶,色笔嫩,干笔皴擦、力透而光,谓之明秀!”信也!除非造化,绝非人伦品藻之所能企及。由此开篇,浅论蒋晓淼之书法。

一说门:蒋氏之门,玄之门。毫不浮夸的讲,晓淼的书法的确笔墨积微,真思卓然,独得玄门。为什么?纵横放肆,出于法度之外。笔触冥契于神之变化以为变化,承传统之中却又安放不下任何传统。门者也,神门矣!他的神门是忘规矩,神则是超然于规矩。他的字气象幽妙,动用逸常,渊不可测。笔墨宛丽,气韵高清,巧写象成,亦动真思。笔迹甚精,笔于象,骨气自高。书法异于云雾烟霭,轻重有时,势霍银凤,象皆不定。书法,尤楷书,须去其繁章,极其大要,不可跳荡虚浮,涉丝毫闺阁气。不分轻重弥见萧疏。楷书不自篆、隶来,全在运笔转折活泼处论之取其意义取其意而不拘其形似,极缤纷离披之美。起笔逆锋而入,顿若安山,兔起鹘落,可为惊蛇入草、翼作美。是之为元气淋漓幛犹湿。

真正意义上的书家标准,从来就是雅俗共赏冰炭同炉。

此一者:门之门。

二说品:我曾试将蒋晓淼的字分为三品:曰神品、曰妙品、曰能品。若只能选一个,万难之际,我独选却是这不温不火的“妙”字。士大夫当穷工极妍,师友造化。能为摩诘。不落。这话当今说的太流畅,真正能配上“士大夫”这三个字的确是寥寥无几也!当今书家,必也颂其诗,读其书,却往往翰墨纤弱,讹替滋生,不足以得墨逸高风之万一。案旁有证,就拿他的金文说道,运笔潇洒,法在挑剔顿挫,大笔细笔,画皆如此,俗谓之动。然须辨得一种是萧洒,枯中求腴,其另一种是习气。笔顺起讫,带有金石气。他扎实的功底深深得益于帖学,补之于碑刻。称其笔墨,则以逸宕为上,咀其风味,则以幽澹为工。虽离方遁圆,却必造幽峻。

此二者:品之品。

三说气:谈歌目力窄浅,屈指数来,晓淼是我见过最入文人气的书家。如今有敬畏之心的书法家不是很多,而是很少。而晓淼通心明白,凡纷披大笔,先须格于雅正,静气运神,毋使力出锋锷,有霸悍之气。古之人寄兴于笔墨,自古学人,孰为备矣?一个学者应永远躬身而劳,不化而应化,无而有,身不炫而名立,因有蒙养之功,生活之操,载之寰宇,毋拘绳墨,非俗恶之目。字之格,最难其。笨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挥毫,我再换个说法,晓淼之字法,可谓是真返自然,礼不我设。

此三者:气当气。

四说意:六法精论,万古不移。然而骨法用笔却学来不易,身处营营苟苟之世态,能褪尽渣液,辄喜而不寐绝非小事。晓淼与各路书家不同之处在于,他旁搜博讨,得自天机,出自灵府。性灵廓彻,有谓大都古人不可及处,全在灵命洒脱,依仁游艺,探钩深。气韵有发于墨者,有发于笔者,有发于意者,有发于无意者。晓淼则属于有意和无意之间,秉于传统又沁于浪漫,点染渲晕,都无纤。而又以礼通融,备有万妙。其字非尘襟俗韵所能摹肖而得者。

此四者:意非意。
   
五说融:或是前年?我们曾探讨过一个问题:何谓发于无意者?写字,讲究融合自然,当其凝神注想,流盼运腕,初不意如是而忽然如是是也。何又谓发于意者?走笔运墨我欲如是而得如是,若疏密多寡浓淡干润。写字应有意识,谓之为足则实未足,谓之未足则又无可增加,人人想独得于笔情墨趣之外,谈歌见识也算广泛,而唯见蒋晓淼能盖天机之勃露也。然惟静者能先知之,稍迟未有不着于意而没于笔墨者。

此五者:融乾坤。

六说格:用墨之法,忽干忽湿,忽浓忽淡,有特然一下处,有渐渐渍成处,有淡虚无处,有沉浸浓郁处,兼此五者,自然能具五色矣。凡画初起时须论笔,收拾时须论墨。古人所谓大胆落笔,细心收拾也。就此发开去讲晓淼的墨迹,如仔细观察,会发现有体大学问。墨格独立今古,华轩沉沉,毫飞墨喷,掌如裂。禅家有五眼,谈歌则认为,观字又应别具一眼,不可以没骨律之也。书法界普遍存在一种娇态,毫无定见,利名心急,惟取悦人。扭捏满幅,实为俗笔。晓淼不俗,应试常心。

此六者:格致理。

七说道:写过几年书法的人或都知道,写得盘礴之时入心不能丝毫,这也应是一种大家的风道。临期结撰,必透入心之方寸,孤姿绝状,触毫而出。晓淼能写得如此气交冲漠,惊飙戾天、摧挫掣,绝须要安关恬适,扫尽俗肠,对素幅,凝神静气。后而濡毫吮墨,先定气势,次布密、别浓淡,转换敲击,东呼西应,自然水到渠成。我曾近观晓淼写字,如天然凑拍,其为淋漓尽致无疑矣。不取资生,聊用适意,既就之顷,字里露着一股君子之风,如流电惊飙,离合淌恍,风清匪歇,幽音凝空。亦自斐然,斯为上品。

此七者:道亦道。

八说逸:笔肥墨浓者,谓之浑厚;笔瘦墨淡者,谓之高逸;或是古人不曾说尽透,谈歌不妨把话再往下说道,浓不痴钝,淡不模糊,不溷浊。即像晓淼的字一样,既丰有正气,又心意配合结构,心手离,而字真遁矣。书法与山水向来有关乎,古家认定,若寻山涉岭,必造幽峻。泓峥则萧瑟,断山辄觉神超形越。若想写出个方寸湛然,必定要游于濠梁之上,瞥自由之飘。而晓淼不同,他天付劲豪,肇自然之性,泊造化之功。玄化无言。字人如一,搜奇抉奥。

此八者:逸心界。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得之苍苍,言之白白。不知是否说出晓淼一二?

人间弩骥漫征驰,一个书法家,在追求艺术嬗奇的同时,仍要不落畦径,飙然正气。晓淼是也。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