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李旭之:严峻的民风问题  

2016-08-01 14: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旭之:严峻的民风问题

  这几天去江西休假,结束后乘车返回北京前,坐出租车到南昌站,再需转高铁一号公交线去南昌西站。我拉着行李,头顶烈日,汗已湿透。南昌站在装修,这里让人方向错乱,不知该如何去找需乘的公交车。问及旁人,有一位看似当地的老人,告诉说,去西站最好坐高铁一号,一个小时就到西站,如坐高铁二号,则需要两个小时,但他只告诉了某个方向不远处有二号线的车站,再问及一号线的乘车点,便只给我指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我拉着行李去找,施工区乱糟糟的,既看不到路标,也找不到路。我懵懵懂懂不得不再问旁人。一句问话,没想到招来十多个男男女女。有的说,离这有二里地,坐我的车去吧,有的说你去西站,指着我的背后方向说那里有站点,我说那边的人让我过来去坐一号线,你又让我过去。他们七嘴八舌地都冲我说坐车吧。我始终没有听到一句能告诉这路我该怎么走。在他们七嘴八舌的拉客中,我终于看到墙壁上有去一号线的箭头指示。我没有坐他们谁的车。到此,他们好像有点生意不成而恼怒,我感觉他们口中说出的话不太礼貌了。炎炎烈日下,一身汗的我,也气不打一处来,说,我问个路,知道的可以告诉我,也可以不告诉我,没必要这样拉客,不就是要我坐你们的车吗?他们中有几个女人,冲我摆手,是“去”的意思,不礼貌地说也是“滚”的意思,我感到受到了一种侮辱,回了他们一句,没想到在南昌问个路都问不出来。索性头也不回拉着行李沿着眼前的地下通道一路走进去。

  上车后,向列车长询问到北京的时间,她说河北那边大雨,应该要晚点了,并问我,你不知道河北暴雨吗?是有史以来的大暴雨。这几天一直在玩,没有关注新闻,真不知道暴雨的事。不过她所说的“有史以来的大暴雨”,我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虽然这几年来,在夏季汛期,全国范围内出现多地的暴雨洪涝,在新闻报道中经常看到,早先是某地暴雨五十年一遇,后是某地暴雨一百年一遇,二百年一遇,再后来是某某地下了五百年一遇、或者直追一千年一遇的暴雨,这次列车长说的是“有史以来”,感觉超越了大禹治水的久远年代了。她这样说,我也如此一听,一笑作罢。

  列车到北京只晚点了半个小时。7月22日回到了家中,打开新闻看,从网络上知道了河北暴雨的情况,也查看一下列车长所言的“有史以来”的暴雨究竟是个怎样的厉害情况。几日来,邢台暴雨洪灾造成村民死伤的新闻还在升温中,各种报道都集中在了邢台大贤村和政府水库泄洪是否有关。

  今天是25日,邢台市市长前日向社会开了新闻发布会,说明了洪灾情况,并鞠躬道歉救灾不力。事实是大贤村洪灾与政府水库泄洪没有直接关系,是河道在大贤村变窄造成洪水冲垮堤岸决口所致。事情虽然搞清,但是社会上对近些年城市一遇暴雨就内涝,以及这次邢台洪水造成死伤所引起的话题,很值得我们深思。

  昨天看到一位湖北应城的参加抗洪救灾的政府人员灾后总结反思的文章,当下群众在抗洪救灾中的表现,他看到这样几种现象:

  “这次湖区抢险,为了群众家园财产、人身安全,转移,疏散,发干粮,饮料。党员干部苦口婆心,他们问一句:‘除了发吃的,还有补助没有,多少钱一天?先给钱。’”

  “我们民政局一个刚参加工作姓徐的小伙子,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喝水,讨开水喝,群众打麻将,没有人倒开水!”

  “国家给这么多良种补贴,为了鼓励多种粮食,防汛为了保证作物不受损失,其实,可以说百分之四十撂荒了,防汛了,他们坐在家门口高谈南海局势,高呼抵制日本产品,不愿意出来帮忙抢险,义务烧开水。而是开着日系车,到处捞鱼,钓鱼,看大水,拿苹果相机到处拍照,刷朋友圈…… 有一个农民小伙子醉醺醺大言不惭:淹了怕什么,下半年到政府上访,总要解决。”

  “村头边的道场有些积水,一位大嫂居然说:你们这些人有些不作为,还不加快排涝,影响我们几天没有跳广场舞!”

  “大堤上,都是村干部搭棚子轮流值守,我们查岗,问怎么不派群众来换班啊,村干部苦笑,他们首先要130元一天,现钱,我们付不起。再说也不敢叫,怕说增加农民负担乱摊派。”

  这位干部在调研总结会上提出这些现象后,大家都沉默了,但都不愿意说。

  一个问路问不出来,一个抗洪救灾群众坐看旁观,已很好地说明我们中国当下的民风状况了。走到今天这种状况,其过程我也是一路有感受的。记得二三十年前,出行依靠自行车,一旦车子少气了,在路边可找个修车摊打打气。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借气筒打气必须给两毛钱,否则别想借出来。头几次遇到,心里总感到很不舒服,但也无奈,毕竟气筒是人家的,有求于人家,但那两毛钱在拿出去的时候,感觉人心上的一种冰冷。之后,再借个扳手螺丝刀什么的也需要给钱。那时指路也成了一种生意。记得那时有新闻报道说,有人在火车站专门干起了指路的生意,据说生意不错,既帮了别人,自己也挣到了钱,传媒并且当成了一种发家致富的创新来宣传的。

  民风不知不觉地改变着,我们每个人都自然地接受着这些改变。终于接受下来的是,中国自古传承下来的古道热肠在发财致富的引导下丢失了,假冒伪劣增多了,有毒食品出现了,乐于助人不见了,互帮互助听不到了,大家明显感受到的是人们唯利是图,民族道德大滑坡,美德沦丧,老人倒地不敢扶,有人落水要花钱找人救,冲着要跳楼的大喊你怎么还不跳啊,………

  在金钱的指挥下,我们的群众各个都忙着手头上的自己怎么赚钱,怎样来钱快,没有人再愿意为大家着想,不再为看不到好处的未来着想,一切都盯着追求眼前的那点利益。城市里如此,农村里也是如此。拿这次邢台大贤村的洪灾来说,造成洪灾的一个主要原因,没有人出于公心维护河道建设,造成河道的狭窄堵塞。这种现象比较普遍。我是北方人,因北方常年少雨,习惯了之后,我所见到的一些北方河道,常有人在河堤上挖土,河道里挖沙,河床上种庄稼建房屋,河道被两边挤占,河道变的狭窄,河床变浅,很多河道已经不像河道了,如果附近没有桥梁的话,很难判断那会是一条河流。

  今年湖北地区和武汉城市的内涝,跟人们私自侵占湖区应有很大的干系。楚地自古是“千湖之国”,湖泊纳水容水作用巨大,但现在湖泊填埋了,一遇暴雨,无处行洪,只能内涝了。

  天有不测风雨,不知哪年就会遇到暴雨洪灾。水利建设上,从报道中看到,我们国家应该还是很重视的,但是在执行上,很多地方却是打了不小的折扣,官僚们偷工减料的应付工程不少,豆腐渣工程不少,这些骗不了人,一遇暴雨洪灾,即刻显出原形。也许为了掩盖水利工程上的腐败,“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甚至“有史以来”的托词就出现了,其意就是,不是我们不行,是老天爷太厉害,责任一股脑地推给了不会说话的老天爷了。不过今年还好,这几场暴雨洪灾,在随后的新闻报道中,至今还没有看到“多少年一遇”的说法,也许今年谁都不好意思说了,否则年年“千百年一遇”,那是连自己都要笑起来了。

  唯利是图、自私自利的民风是社会存在的最大隐患。

  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培养起来的大团结精神可以从湖北这名干部看到的民风中感到无存了,出现了官民两张皮的现象。从政治要求和职责上说,我们的各级干部还有为民的心,行动有的依旧感人,人民军队仍是最可爱的人。但是民众却成了看客,抗洪救灾是干部的事,于己无关了,受灾伸手找政府成了民众的普遍心理。对民众的这一点心理,必须要赞扬我们的党和政府对人民是负责的,是不忘初心的。也正因为政治上的担当,使得民众依赖政府的心很重。如果放到古代的任何一个朝代,受灾的灾民只能背井离乡讨生活去了,天灾能去怨谁呢?而今,一句“人祸”,共产党的各级干部谁敢撒手不管呢?仅此一点,我们的社会主义政府就比历朝历代都强。

  再思考下去,也要必须反思当今的民风不正问题了,虽然如湖北抗洪救灾干部所言的是“谁都不愿意说”。

  我们不得不被迫承认一个历史事实,也许这也是反思的干部们“不愿意说”的根源所在。历史事实就是如此。从中国近现代中印证,比如晚清政府,国民党政府领导的军队和民众在对外敌斗争中表现的是一盘散沙,失败再失败,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却一下子变成了凝聚起来的勇敢无畏的人民,民族还是那个民族,民众还是原来的民众,但是领导者的不同,民众表现却完全相异。

  当今问路问不出来,抗洪救灾全成了政府一家的事,问题就出在我们党和政府虽然没有明说却是实实在在在倡导的“向钱看”的导向上,只求“经济发展”,“追求GDP”,而放弃了对民众的思想道德建设,虽然对这个问题有所认识,出台了一些加强公民道德建设的制度条例,但是已经掀起的汹涌的经济潮水,这些停留于文字上的堤坝完全无法使得已经漫流的经济洪流归流入道,民众仍似随意流动的一片汪洋。

  没有浚畅的河道和牢固的堤坝,不足以引导洪水行泄,同样,不建设正气的民风,不束民心,也不足以团结民心民力,不足以官民一体、党群密切,而首要者,该是我们的政府从中须调整一下“事实上以钱做导向”的政策了,最该做的,加强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和文化建设,唯有公有制才能为大多数人谋利益,唯有为大多数谋利益才能真正把绝大多数群众的心和力凝聚起来,团结在一起。

  2016年7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