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歌的博客

 
 
 

日志

 
 

李甲才:民风缘何堕落到如此地步?——兼对有雨即成灾的原因探析  

2016-08-04 22: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风缘何堕落到如此地步?

  ——兼对有雨即成灾的原因探析

  李甲才

  2016.8.2

  有雨成水灾、无雨成旱灾已是见多不怪的新闻声音了。这是多年来“改开搞”支配的“中特社”违背自然规律的消极作为所酿成,同政治思想上的逆向选择结合在一起,人民战天斗地、人定胜天的进取精神被窒息。仅仅依靠权力机关掌控的那点社会资源抵抗自然灾害,种种不遂人意的现象接踵而来。民风颓废是 “中特社”全面推进私有化的必然结果。面对本能而未抵御的灾害,大众传媒的渲染,右翼势力恶意借此乘机反共反社的喧嚣,似乎天快要塌下来。其实大自然并没有爱谁恨谁的偏向,仅惩罚不遵规律者。

  2016年7月25日,湖北省应城市机关干部邓文明,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列举了许多令他愤慨的消极行为,深深反思,写了《我们国家、国民失去了什么——一个基层公务员的思考》的微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7月26日李北方有感而发文:《刁民是哪儿来的?——思考抗洪救灾中的群众表现》,他在文前按:“一篇干部和解放军忙着抗洪,老百姓看翻船,甚至借机勒索钱财的文章,从昨天开始被广泛传阅。我对此将信将疑,特地问了一位在湖北的参加了抗洪的学者朋友,他根据亲身感受说,大体属实。”从此“按”中可以肯定那些种种让人不屑的行为是真实的。

  一个常识性的说法: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按李文定性的“刁民”这样多则显得反常。“刁民是哪儿来的”问得好!有网友说“刁民哪里来,唯利是图也”,基本说出了要害。汶川地震时出了个“范跑跑”,不在于有此现象,而更为离奇的是在于多家报刊为这种极端自私的卑鄙丑恶行为,堂而皇之、大言不惭的公然辩护,混淆了本应发扬的道德操守底线,尽管没有明示,客观上亵渎了舍生忘死的高尚精神,那些不惜牺牲生命抗震救灾的勇士不是成了“傻冒”吗?如此而为就使好人好事失去了支持力。

  追溯得更远点,非毛化大潮煽起时,竭力狂嚎自由化奇谈怪论“解放思想”时,多渠道、多方位的放射性传播,连领袖倡导的学习雷锋都指指点点的谤诽,竭尽所能妖魔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的圣物。把行之有效的政治思想宣传工作污蔑成卖狗皮膏药,把歌颂体现社会主义新风尚的英雄人物,贬斥成假、大、空。几十年不遗余力的颠倒黑白,终于把社会主义时期被批判的、遭到人民唾弃的一切没落阶级腐朽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如瘟疫一样的弥漫到全社会。毁掉了党政军民应遵循的起码道德标准,使中国上上下下失去了判断是非的基本道义准绳,不言而喻的“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风气滚滚而来,那些不可思议的劣行由此滋长盛行。官风、民风恶化不是无源之水。

  二代领导集体得势上台后翻一切案,否定了1976年前一切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成就,公有制经济基础及其上层建筑日渐式微,私有制与其相适应的思想文化迅速重现。建国后的历次群众运动被重新解读,颠覆了千辛万苦确立的新思想、新观念、新文化、新风尚。为了把曾经推翻了的旧社会再翻过来,政治上、思想上大规模的造假行为波及到经济和文学艺术等一切领域,上行下效推波助澜,致全社会诚信丧失、公德沦丧,各类假冒伪劣如决堤的洪水浊浪翻滚。大范围出现了在台上是正气凛然、娓娓而谈的谦谦君子,在台下是卑鄙龌龊、寡廉鲜耻的坏人的现象;人前是衣冠楚楚、西装革履的领导、教授、名人,人后是劣迹斑斑、男盗女娼的禽兽,有了普遍性。群众眼睛是雪亮的,时间长了把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们还有啥不敢干的?‘第一副’敢把毛主席的夫人关进监狱”,“邓把放出他的华整倒,”“这一伙说的话那些是真实可信的?”许多人经常私下里这样议论。人民群众对党组织的无条件信任被野心家、阴谋家“透支”利用后被败溃,从牢不可破的团结整体趋向一盘散沙。继任者们继袭其衣钵、一脉相承,照念“一本黄历”,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人们怎能同党和政府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在抗洪救灾中出现那些不尽人意之事,体现了群众中存在的落后性一面,有其深刻的多方面原因。不是人民不爱国家,而是国家背离了人民的意愿。抹黑领袖不择手段之时,《东方红》歌曲停播,中央人民电视台去掉“人民”二字。

  1976年前能想到那时的党组织和党的领导会成为目前这样的状况么?为什么曾经坚决跟共产党走的人民群众到了这个地步?也就不难理解了。从社会主义公有制倒退到私有化为基本经济制度的社会,又是由顶层领导自行而为,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与以往自然具有了不同的复辟倒退特征。

  民风之变日集月累。抗洪救灾中的不良行为,只是目前诸多社会弊病凸现的一种。老人倒地敢扶吗?遇到赖人的咋办?在哪里能讨个公道?扶不扶都有了理由。碰上各种丧尽天良之事,执法人员敢贸然制止吗?法无授权怎么办?那里明明是黄赌毒场所,谁敢去掀翻,有明确的法理依据吗?碰到了“暗礁”如何收场?所谓的许多法制成了坏人干坏事的保护伞。

  毛主席为领袖的党组织消灭了私有制,之后党的领导搜肠刮肚,寻找理由大力发展私有制经济,几十年仿效资本主义,还把国外资本家大张旗鼓、生拉硬拽进来,买办卖国势力内外勾结,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和意识形态被硬性封存在本本上,拜金主义无孔不入地填补了思想阵地的真空。涉及到广大农村的村组管理,多数成了恶人治下霸占的独立王国,动辄欺男霸女、堵路封门、寻衅滋事,按“闹”分配成了惯例,也果然都成为土豪暴发户,又在新形势下漂白染红,反过来又诱逼良者趣从。本本分分的农民只能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苦度时日,能怪群众不箪食壶浆、提茶送水犒劳“王师”?“中特社”对农村的管控几乎放任自流,土地确权进一步加剧了旧社会丑恶、落后现象死灰复燃。

  无可奈何的乡镇组织只能看见装没看见,还常常要妥协让步、低三下四才能落实一些行政作为。更有甚者相互勾结。赃官刁民恶性循环、狼狈为奸,同旧社会并无两样。2010年10月,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刀刺致死,理由是“城乡结合部的人难缠的很”,脑海的阴影发人叹息。刁民是黑社会的温床,黑社会是刁民的孽障,都是社会走向没落时段阶级对立的附产物。谁把黑恶势力惯成神了?毛主席时代是这样的吗?想一想就会明白。

  遍布城乡的黑恶势力在“西南”打黑除恶风起云涌时,鸡死猴惊、潜伏爪牙还有所收敛,之后又招摇过市,逍遥法外、复归如初,且有过之而无不及。走资派搞资本主义民心尽失,各级政府只能得过且过。

  包产到户、分田单干使农村的地痞流氓、黑恶势力卷土重来,猖獗、嚣张到不可一世的地步,几乎没有不敢干之事。农业社时代的水利事业被毁坏殆尽,临近农村的河道处于无政府状态,乱建乱堵乱开挖随处可见,正常的水流河道闭塞,暴雨来了只能是江河横溢,水患成灾。

  著名学者老田7月28日的《从长江防洪问题看“非毛化智障”——兼谈三十多年来“政治不认同”对于认识塑造的优先性》文章,阐明“可以肯定的是,在官学两界流行的关于长江洪水风险问题的‘共识’,如果得不到及时消除的话,我们还将为这一问题付出更多和更为惨重的代价”。“洪水是怎么来的?要怎样去合理面对?谁支付成本?光靠这一点点正能量宣传能够对付吗?是不是该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也说说如何抵御洪水的正事儿呢?”就可知诸多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附文:

中华民族亟应强化自身建设

  李甲才

  2016年4月15日

  民族的或者说国民的自身建设是百年树人的重大事业,具有基础性的深远意义,如同种地的土壤构成,没有造成良好的“基础”条件,什么好制度“拿来”都难以得到预期的结果。鲁迅先生是最早主张救治人灵魂的先驱之一,在风雨如磐的旧中国,最深刻地鞭挞痛斥了极端的自私自利、麻木不仁、迷信和看客行为。毛主席号召“斗私批修”、改造世界观、灵魂深处闹革命,是全面强化民族自身建设的革命运动。

  多年来各地频发翻车哄抢财物,而不是出自同情的救助;节假日城市装饰的鲜花不时被偷窃,均把潜藏的自私自利暴露无遗。经常发生节假日旅游敲诈游客,数千上万元的进餐资费,诉诸互联网,广播电视等媒体介入,引起轩然大波议论纷纷,有关部门处理后逐渐平息;为非作歹的抢劫者、行凶者在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扬长而去,难得见义勇为者出现。

  《人民日报》2015年10月16日刊发的评论透露,“截止2015年10月前,共发生149起因扶人引发的争议案件,其中诬陷扶人者84例,而对恩将仇报的讹人者和冒充好心人的肇事者处罚率基本为零。149起因扶人引发争议的案件中,80%左右的案件真相最终被查明,其中冒充好人推人者32例,诬陷扶人者84例。84例中仅有1例受到拘留处罚,因违法者年满70周岁,依法放弃执行”。如此处置,是用软刀子扼杀中华民族。诸种恶法的颁布实施同时起着推波助澜的火上浇油作用,南京彭宇案的判决当属典型例证。

  《北京日报》2013年9月9日第8版,《“有爱”救援是否浪费警力》报道:“北京市三分之一的119救助报警非紧急,是救猫救狗、开门取钥匙的闲事,耽误消防救援”。长此以往消防工作人员作何感受?低档次的人这样多,使“为人民服务”也蒙尘打了折扣。不是北京一地如此,全国各地估计都差不多。什么都想着别人替自己免费担责,何等低劣的精神状态!

  无处不有的假冒伪劣、诈骗、盗窃之类的不法行为已见怪不怪到了普遍化地步。“正是文革后政治生活中大规模的历史造假行为,才造成了后来经济生活中大规模的假冒伪劣现象”(宏良语)。中国“制造文革上的谎言,比地球本身还要厚重,”任何人都一时难以打扫干净。

  这些都是国民劣根性的表现,怎能与经常炫耀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协调一致,如此群体会孕育出怎样的下一代?由此看来,一些人民群众也应改进、提升起码的道德、素质标准。作全球的横向比较,不知国外有无此规模范围的问题?有了上述前因就必然酿成下列悲惨的后果。现在权力部门蛮横无理,群众受到种种欺压,也与那些作为不无关联。一个高质量的群体,就是再凶残的强盗也得收敛自己的暴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8旬老人洪雪青回忆历史,情思非常沉重。认为旧思想、旧文化、旧习惯、旧风俗熏陶的中华民族,在一些生死存亡关头,把悲哀悲惨演绎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他说:“特别是多数人在被几个人屠杀时,几乎是伸着脖子等着挨刀,没有一个人反抗;‘扬州十日’被清军屠杀,南京被日军屠杀均是这样。死到临头还在等着别人替自己反抗以保住生命,结果谁也没有逃过死亡”。

  针对目前工农受二茬罪、吃二遍苦,洪老十分痛惜并指明:“一个民族自己不想当家作主,不愿反抗争取,而是等着别人来给自己安排当家作主。让别人作出牺牲来争取自己的主人翁地位,这样的民族不可能当家也不可能做主”。见解深刻形象。正因为如此,才使走资派轻松的解散了农业社贱卖了国企,拆毁了公有制经济基础。步步推进的“改开搞”使绝大部分资金转入非生产领域,流向虚拟经济,向高利贷演变。对外无限开放市场、引进外资,使其拿走利润获得大量物质财富;错误的货币政策和出口退税政策导致国家财产、货币巨量流失,透支了国家的宝贵资源。

  有了如此的群众基础,就会产生极为恶劣的上层统治者和领导者,形成了相互作用的上行下效、下行上效的恶性连锁反应。同慢性毒药性质的旧意识形态结合在一起,愈演愈烈,遂使中华民族数度丧失了发展前进机遇必然带来的幸福美好。

  毛主席经天纬地、“敢教日月换新天”,曾改变了这一现状,在战争废墟的烂摊子上建成了社会主义,化腐朽为神奇,将枯木朽株打造成天兵天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27年使旧貌变新颜,不可一世的帝国主义也成了纸老虎。同样是那些人,用毛泽东(思想)主义武装起来,就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创造出按常规难以想象的辉煌成就。丢掉了毛泽东(思想)主义一切又复归如前,出现上列和未列的丑恶的种种社会弊端也就在所难免了。

  国家不关心人民的疾苦,人民也不关心国家的兴亡。当年的八国联军不足二万人侵略中国如入无人之境,打进京城火烧圆明园,沿途群众不去阻拦,而是趁火打劫取得好处。不是他们不爱国,而是满清政府罪恶远远超过了八国联军对人民的洗劫。日本侵华无数青年当伪军,甚至有的地方民众为日军带路消灭国军,因为民国政府恶贯满盈。当今的社会正在重蹈覆辙,如遇外敌侵略,难以猜测将是怎样的局面?

  目前中国的问题已经处于严重的危局状态,内忧外患蜂拥而至,都和多年闲置了毛泽东(思想)主义,强力弃社走资、肆意破公立私,推行市场经济紧密相关。致使各级党政军官员为人民币服务,无数人在“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思想的诱导下,不分是非曲直的捞钱成了唯一目的,将毛主席时代多年苦心积累的“无形资产”踢踏殆尽,荒芜了先进的思想文化阵地。酿成了今日的四面楚歌。

  在如此令人不堪的社会环境下,承受苦难的不是作恶者,而是无辜的群众自己。还得要人民群众自己强化自身建设,自觉摒弃自己的缺点、弱点,为新社会的诞生创造社会基础这个根本性条件。条件成熟时追随先进势力,一扫因自身的不足之处酿成当权派胡作非为的阴霾,把失去的光明美好再次找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